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无谅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有意敲打

    如果是在今日之前,蔺相如大概会觉得,秦国有嬴政这个雄主,或许能和汉国抗衡一番,但是今天的所见,让蔺相如的想法动摇了……。

    大汉的强不仅仅是国力上,更是在刘协深不可测的修为上。

    普天之下第一帝境强者啊。

    “蔺上卿为何不说话?”

    刘协看着蔺相如,嘴角微微一翘。

    “我…外臣心中震撼,不知说何为好…”

    蔺相如一脸苦涩的摇了摇头,这让他说什么,说我觉得你迟早能统一天下?

    太恐怖了,如此的国家,如此的君主,不管谁成为他的敌人,都将寝食难安啊!

    “呵呵。”

    刘协也是淡淡的笑了笑。

    两人继续走着,刘协一脸的淡然,而蔺相如则是越看越心惊。

    他亲眼看到一个外来的富商因为殴打小贩,而被巡逻队当场逮捕,任凭富商的小厮如何求情,如何塞银两都不管用。

    他也亲眼看到一个衣着锦贵的世家子,被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乞儿撞到,却只是怒骂了两句,没有动手,更没有他所常见的,那种乞儿活活打死的场景出现。

    蔺相如越发的沉默了,两人继续走着。

    ……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蔺相如抬头望去,却见那是一处空地,有官府的人在维持秩序。

    那空地上,插着一杆大旗,红色的大旗迎风招展,上面写着两个遒劲有力的两个大字“招生”!

    “汉王,这又是……”

    蔺相如有些不解的问。

    刘协闻言,往那处看了一眼,笑了笑,说道:“朕要在全国各地开设学院,分文武两道,朕要让全天下的孩童,都读书,都识字,都习武!”

    “这!!……”

    听到刘协的话,蔺相如瞳孔骤然一缩,这…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何为读书?

    何为习武?

    这些都是被世家大族所把控的啊,如若让天下所有平民百姓都读书习武了,那诸多世家门阀不得直接翻天啊!

    这若是放在赵国,那是绝不可能的,甚至连赵王自己都不会首肯,因为诸国的王室本身,就是最大的世家。

    但,汉王竟有如斯魄力?

    敢宣称让全天下的孩童都能读书习武?

    这等政策若是传出去,那便是站在了全天下的世家门阀对面,如果汉王真的想统一天下,那绝不该给自己设置如此强大的阻碍啊!

    不过若是再想想,汉王对待自己国内的诸多世家,不就是如此强硬的手段么?

    或许……汉王并不在意与全天下的世家,门阀为敌?

    蔺相如不禁高看了刘协一眼,至此,那股由衷的佩服之情,方才自心底涌现而出,这该是有多大的魄力与雄心啊?!

    “或许,在百年之后,这片大地上,便不会再有世家与门阀了吧?”

    蔺相如心中暗暗想着,没有了知识与武力的垄断,世家门阀生存的土壤,便也不复存在了。

    一念及此,蔺相如心底,甚至…升起了希望汉王能一统天下的期望,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

    ……

    两人,嗯……就这么如同一对好友般,在这城中逛了许久。

    但是,一封八百里加急的战报,打断了两人继续走下去的想法。

    ……

    莫云是贾诩手下的暗部一员,实力在大宗师境,此刻的他,一袭玄黑紧身衣,身下是一匹毛色漆黑如墨的战马。

    战马在城内的驰道上飞奔着,速度之快,连影子都模糊了,驰道两旁的普通百姓,甚至只能来得及看到一个漆黑的身影掠过,然后便消失在了视线中。

    ……

    此时,一队四人的城防军,刚例行完了巡逻,下了差,坐在路边的小摊上,打算来碗牛肉面。

    却突然,见一人一马在驰道上飞一般的掠过,城防军的修为比普通百姓高,所以,倒是能清楚的看到那人马的身影。

    “妈的,敢在天子眼皮底下赛马啊!”

    一名正在吃着面的城防军士卒见状,大怒,“砰”的放下了手中的面碗,站起身,当即就抽出背上的长弓,欲搭箭射去。

    因为城中一直有燕国余孽作祟,所以城防军配备的武器也比较高端,而这名为追魂的长弓便是之一。

    这追魂弓,一旦锁定了气机,便是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能追上你。

    且实力低于宗师者,中箭即死,即便是大宗师,也逃不开重伤的下场。

    自追魂弓在城防军中配备以来,死于弓下的燕国余孽,以及许多魑魅魍魉之徒,可谓不止几何。

    “啪!”

    就当这名军士搭好弓,正欲上箭之时,一个硕大的巴掌落在了他的脑袋上。

    军士搭箭的动作一下就被打歪了,那黑色骑士的气机,也是消失在了他的感知中。

    “谁呀!”

    军士大怒,猛然一瞪,然后瞬间就怂了下来,有些蔫蔫的喊了一声:“队长……”

    “瞎了你的狗眼!这他娘是暗部的缇卫!你要是把他给射下来,你老娘就得给你去大牢里送饭!”

    那年龄稍大的队率,先是瞪了这军士一眼,然后坐下身,一边继续嘬着牛肉面,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

    “暗…暗部?!”

    那军士也是脸色勃然大变,满脸的惶恐,这要真是暗部,那自己差点就犯下大错了!

    一想到那后果,军士就心有余悸的打了个寒颤。

    ……

    “哒哒哒!!”

    青石街道上,墨黑色的战马飞驰而过,带起响亮得马蹄声。

    “汉王小心!”

    蔺相如与刘协正缓步走在街头,却只听得背后突然有剧烈的马蹄声响起,蔺相如脸色一变,下意识的便挡在了刘协身前!

    “吁!”

    那名暗部缇卫,在距离二人不到五步远的地方,猛的勒住了马,黑色战马整个人立了起来,引得旁边许多百姓惊呼瞩目。

    “蔺上卿,无妨”

    刘协却是淡然的拍了拍蔺相如的肩膀,示意后者不必紧张。

    “陛下,边境急报!”

    那缇卫稳住了战马,一个翻身下来,快步走到刘协面前,“哗啦”一声,单膝跪下,向刘协呈上了一份由火漆封口的战报。

    “边境?”

    刘协闻言,眉头一皱,接过了那人手中的战报,迅速的拆开,视线在战报上扫过,眉头陡然紧皱了起来。

    半晌,刘协合上了战报,叹了叹气,转过身看向蔺相如,有些可惜的说道:“蔺上卿,看来今日,朕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