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无谅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挟韩王

    而且刚刚所见的那股惊天异象,也是让韩王明白了大韩的国运已去。

    “王上!”

    暴鸢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却被韩王直接栏了下来。

    “暴鸢,谢谢你。”

    一句话,直接就让暴鸢闭上了嘴巴。

    堂堂一个君王,竟然会对自己的臣子亲口说谢谢。

    再看向韩王那副落寞寂寥的双眼,暴鸢也是明白了过来。

    “好,臣依王上所言!”

    见两人如此,鬼谷子也是缓缓的将暴鸢给放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韩王也是将自己腰间的玉玺拿出。

    随后踏步向前,单膝跪地,双手捧上玉玺。

    向天说道:“韩国十代君主,恒惠王后人,降于汉国!”

    此言一出,原本是晴空万里的天气,一瞬间便是变的叱咤风云。

    滚雷闪电疯狂涌动,韩王的话如同触动了天罚一般,竟引发了天地异象。

    而此时的韩国上下,所有百姓都出门向外看去。

    所有人都是一脸惊慌的看向上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也没有人察觉到,他们身上和这个国家的联系,已经开始缓缓的发生了变化。

    说完这句话后,韩王整个人也是大口喘着粗气。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国运之力在疯狂的流逝,而自己捧着玉玺的双手也是变得沉重了起来。

    身后的青鸾白鸟厉声狂叫,整个皇宫之上天摇地动。

    见得如此异象发生,鬼谷子也是眯起了眼缝。

    玉玺乃是承国运之气,非一国之帝王者绝不可能承受的起。

    而韩王刚才那一番话,也就相当于主动剥离了自己帝王的身份,所以才会引得天地异象。

    想到这里,鬼谷子也是从自己胸口间,将刘协赐予他的那张帝符给抓在掌间,随后才是伸出手去想要接住玉玺。

    “万万不可!”

    就在鬼谷子快要接触到玉玺之时,两旁却是同时传来响声。

    察觉到自己两旁的攻击动向后,鬼谷子也是疾步向后倒退了几步。

    下一秒,两柄三尖两刃刀便是分别从鬼谷子刚才所在位置的左右两边刺出。

    鬼谷子抬头向前望去。

    只见左右两边分别站着一头形似猎豹头的花纹男人,和一名秃鱼嘴红色脖子的男人。

    毫无疑问,这便是韩国的另外两名大将,申差和鱼叟,两名准皇境之人。

    看这两柄三尖两刃刀刃上滚动的真元,鬼谷子也是知道这两人是起了杀心。

    “速速退下,孤已准备降了!”

    韩王眉头一皱,倒是没有想到这两名开国元将会在最后关头过来解救自己。

    不过这两人终究还是来的晚一些,他已经准备投降于汉国了。

    “如果没将刚才没有听错的话,韩王应该是已经自行退让王位了吧。”

    鱼叟拿下巴顶着韩王,不紧不慢的说道。

    而一旁的申差也是握着自己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和面前的鱼叟站在了一起。

    “你们两个莫非想造反不成?!”

    暴鸢自然也是看出了其中的不对劲,连忙赶到韩王的面前,拿剑护在胸口喝道。

    “造反?”

    “他亲自退出的王位,与我们何干!”

    鱼叟向前踏出一步,暴喝道。

    而申差也是,紧跟着在后面念道。

    “现在就连青鸾白鸟都已飞天而去,先王累功积世所打下的江山,就这样败在了他的手中!”

    说罢,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也是毫无顾忌的指向韩王,争鸣作响。

    “你!”

    暴鸢涨红着脸,想要维护韩王,却不知该从何处开口。

    毕竟这两人所说的,也不全无道理。

    “虽然你现在已经退下王位,可是接下来你还是得跟我们走一趟!”

    鱼叟说罢,申差便是早就先他一步,向前夹住了暴鸢。

    而鱼叟则是趁此机会,一下子就带走了韩王。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便是顺利的带走了韩王。”

    随后一发真元弹冲向地面,趁着浓烟滚滚两人也是顺利的逃了出去。

    “韩王!”

    暴鸢拿着手中的大剑横扫一番,却是发现两人早已是逃之夭夭。

    “不用追了,这两个人怕是蓄谋已久了。”

    鬼谷子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青鸾白鸟,也是早已经不知去向。

    而这种国运神兽一般只会跟随着开国玉玺。

    所以鱼叟和申差两人会将韩王给拐走,多半是要其手中的玉玺掌控。

    想到这里,鬼谷子也是继续说道。

    “来之前我便是算了一卦。”

    “原本是以为能够阻止下这一场争端,可是现在看来却是天命如此。”

    鬼谷子摇头轻语道。

    他和文侯有着半世之交。

    那个时候的韩国还是处在三晋时代,最为强盛的时期。

    而鬼谷子也是在那个时候结识了韩文侯。

    所以这一次他才会主动的对汉王提出要前来充当使者一职,就是为了想劝降韩王,避免争端。

    可是现在看来,事情怕不能如他所愿了。

    “鬼谷子先生,我家韩王他……”

    暴鸢也是没有想到在这最后关头,另外两名将军竟然会做出如此之事,当即也是慌了。

    “放心吧,韩王是有福相之人。那两名将军应该只是看中了皇权,并不会对他如何。”

    听得鬼谷子这么一解释,暴鸢也是安下心来。

    而两人身后的朝廷正门前,也是早就聚集了朝廷上的文武百官。

    见着鬼谷子从后院走来,众文武百官也是齐身俯下身去,低声念道。

    “汉王万岁……”

    一阵阵祈声不断的从大殿响起。

    刚才韩王在后面投降时,众文武百官也是听得清清楚楚,韩国现在已经是归降于汉国了。

    而他们这些文武百官,自然也是变成了汉国的附属官员。

    所以现在他们祈福汉王,也是正常操作。

    只是暴鸢倒是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熟悉的百官,念着他国君主的名字。

    ……

    而鱼叟和申差这边,在挟持韩王之后。便是火速地乘坐着青鸾白鸟来到了韩国的边境之地。

    要知道韩国的军队范围大致就分为:朝中,朝北和边境大军。

    其中朝中大军是由冯亭带队的朝廷禁卫军,朝北大军是由暴鸢带队常年抵抗边境的军队。

    而剩下的边境大军便是由他们两个掌控,目的就是为了防范周边国家的入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