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特种岁月 严七官

第192章 突然集合

    风从山间吹来,扑到三班士兵身上却是热滚滚的,横在迷彩背囊上的81自动步枪摸在手里就像一根灶膛里的烧火棍一样烫手。

    一个学员忽然把背包一脱,扔在地上,崩溃了:“没水了,前面没路了,我们要完蛋了……”

    他的举动像病毒一样传染着,一个、两个、三个……

    一个接一个的学员坐倒在杂草中,沉默的、沮丧的、绝望的、听天由命的,表情各不相同。

    刘向东咬了咬牙,腮边的肌肉抖动了一下,他感到一阵晕眩,水,他的水已经喝完了,超常的体力透支让他感到无比的疲惫,四十多斤的负重,中午吃的少得可怜的干得可恶但却能救命的压缩饼干如今让胃一阵阵泛酸,感觉想吐。

    他吞了一口气,压住胃部的蠕动。

    朝许远和陈斌看去,两人已经被残酷的事实打垮了自信,把一个班带进如此的境地,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除了愧疚、痛苦和绝望,在陈斌和许远的脸上找不到别的表情。这个队伍已经完全陷入绝境,无论哪一个方面,包括精神。

    “许远,我们折返吧,慢慢走回去,回到山泉那里补水,有水了一切就好办,我们不能在这拖下去,否则真的要出事。”

    刘向东走过去,扯了扯地上的许远。

    许远目不转睛盯着断崖下的灌木林,没说话。

    边上的一个学员忽然骂道:“你妈逼,要抄捷径的时候不是很多道理么?一条又一条,现在怎么屁都不放了!”

    许远回过神,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又一个学员骂道:“许远、陈斌,你们害死人了!平时牛皮烘烘的,现在整个班都陪你们完蛋,你们爽了吧!”

    许远忍不住吼道:“你骂谁!你骂谁!我操,我决定走捷径的时候你们不都同意的吗?现在来怪我?!”

    那两个学员被针刺一样跳起来,大喊道:“骂你就骂你,都他妈怨你!”

    许远转头面向他们,眼里火焰一样烧起来,拳头捏得紧紧的,两个学员不示弱,同样的表情对峙。

    “你们吵什么吵!?都什么时候了,死到临头了还瞎搅和!省点力气走路还好!”一向最不起眼的刘向东此时却边说边背起了装具,“走啊!在这里等死么!?折返!我们只要回到山泉那里,就有水,有水我们就死不了,大不了是迟点回到集合点,成绩差点而已!活命比什么都重要!”

    这话犹如一盘冷水,把心烦意躁的学员们都惊醒了,大家重新回到目前的形势里来。

    确实,在这个时候再去追究谁对谁错似乎没有任何的意义,前进无路,粮水告急,没有什么比解决这些问题,摆脱目前的困境更重要。

    十多个学员毕竟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许多人迅速地冷静下来,大家再一次背起装具,跟在刘向东的身后按原路折返。

    从这里回到山谷的路口距离15公里,再从山谷路口到壶镇集合点20公里一共35公里的行军距离,相当于几乎重走一次今天的路程。

    整个班的水已经基本告罄,炎热和干渴折磨着每个士兵,走出5公里,所有人的嘴唇都有一种被石化了的感觉,即使用舌头去舔,也不敢长大嘴巴,只能微微开口,蛇吐信一样伸一下舌头。

    大家不得不再一次停下来。

    昨天晚上至今,大家粒米未进,没有水,根本煮不了饭,难以下咽的压缩饼干也所剩无几。

    大家默默拿出干粮,想吃,却无从入口,闭着眼睛往嘴里一塞,被牙齿嚼碎的压缩饼干跟沙子没什么分别,简直是一种折磨。

    不知道谁吃得太急,被呛着了,一边咳嗽一边喷出粉末一样的饼干。

    陈斌走到一片茅草边,这里的茅草许多年没人砍过,郁郁葱葱一大片,他把茅草砍倒,挖起根,拨了拨上面的泥土。

    粗大的茅草根白白嫩嫩像棵大葱,视觉上算过了关,放在嘴巴里一嚼,先是一阵清凉和甘甜,然后就是一阵怪怪的生涩味。

    他冲大家举了举手里的茅草根说:“这玩意,能顶一阵子。”

    茅草很快被砍倒一大片,许多人顾不得被茅草割伤的脸颊和手掌,迫不及待学着陈斌嚼起茅草根。

    一些未除净的泥土混合着唾沫粘在嘴角,士兵们的眼睛里燃起求生的火焰,只要这里有水份的植物,都是一个希望的火种。

    半小时后,每人除了从茅草根上得到补充,还割了一些放在挎包里。

    队伍再一次站起来,十一个副坚强的脊梁背负着失败、彷徨、饥渴、恐惧,却依然挺拔。

    刘向东在队伍的最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强打起精神背起所有装备,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感觉原本夺目刺眼的光线竟然有点发黑和昏暗。

    他以为自己坐久了导致脑部供血不足,想走几步活动一下。

    忽然,嘴里一阵发咸,胃里涌动了一下,他哇地吐了一口胆汁,人开始天旋地转,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霎时,黑暗把一切都笼罩。

    ……

    壶镇的中心小学里,七班今晚绝对是最耀眼的主角。

    今晚不光有足量的猪肉,每个中队的炊事班今天都煮了一大锅的绿豆汤,里面放了糖,随便喝。

    今晚,七班的学员们放开肚皮吃,放开肚皮喝。

    洗了澡,挂了胡子,庄严在学校传达室的一面镜子前检查了一下军容,觉得镜子里的自己虽然黑了点,瘦了点,不过却变得男人多了。

    正当三中队的学员们在学校操场上端着自己的饭盆狼吞虎咽的时候,大队部的临时指挥所里,教导大队长温志兴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地图,足足十几分钟,目光都没有挪开过一刻。

    一中队长敲了敲本来就敞开的木门,没等温志兴从地图上抬起头,人已经急匆匆走到了桌前。

    “大队长,三班还没有回来。”他的语气里,充斥着一种担忧喝焦急。

    温志兴看了看手表。

    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钟了。

    之前四天,从未试过有一个班迟到这么长时间没有归队。

    “你问过你们中队其他班的学员没有?”

    “问过了,没人在途中遇到过三班。”一中队长刘建伟说:“按理说,三班是早上第三个出发的,虽然各班路线会有些许差异,可是如果他们落后那么多,后面出发的班应该有人会在途中遇到他们才对。”

    温志兴长长地吸了口气,又问:“也没有人听到求救的哨声和看到信号弹吗?”

    每个班都配备了两个哨子和一支信号枪,外加五发红色信号弹。

    因为每个中队的路线虽然不同,可是每个中队有十二个班,中队的班与班之间路线差异不算大,相遇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有的班遇到危险,或者迷路迷失方向,可以不断吹响哨子,尖锐的哨声在宁静的山区中能传出2-3公里。

    红色的信号弹的光非常亮,一发中口径照明弹发出的光,亮度可达40—50万烛光,持续时间为25—35秒,能照明方圆1千米内的目标,夜间视线良好的情况下,十公里都能看到。

    刘建伟摇头道:“没有,我问过了所有的班,包括二中队和三中队的,没有一个班说自己看到求救信号了。”

    温志兴思考片刻,立即说道:“马上把肖克成和其他所有的教员叫来。”

    肖克成是大队部的军事教员,地形学就是他主讲的,这方面,他是高手。

    “是。”

    刘建伟刚转身,温志兴又叫住他:“等等。”

    “大队长,什么事?”

    “另外,通知二中队长和三中队长都到我这里来,这种情况,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怕是要出事了……”

    刘建伟的心咯噔一下。

    他何尝不知道有问题了?只是他不愿意往那个方向去想而已。

    三班是自己手下的兵,谁出了问题,都是自己难以接受的事。

    “好,我马上去!”

    等刘建伟走后,温志兴快步走到门口。

    “小李!过来!”

    一直在大队部临时指挥部旁边的树下傻坐的通讯员小李立即弹了起来。

    “到!”

    “你马上联络师部值班室,我这里有紧急情况要马上汇报!”

    ……

    十多分钟后,吃得小肚子滚圆的庄严回到了由教室临时改成的寝室,三区队里的其他人正在打扑克,有些在吹牛抽烟。

    庄严回到自己的床铺旁,脱了鞋子躺了下去。

    今天他可累坏了,没心情打扑克吹牛,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刚躺下,他就开始迷迷糊糊地很快进入昏睡的状态。

    突然,班长罗小明的声音在寝室里爆响起来:“七班的,不要带背囊,只带作训小包和枪支、水壶,出门口紧急集合!”

    庄严下意识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朝门口望去,已经看不到老七罗小明了。

    “发生了什么事?”他转向其他战友,询问道。

    八九班的其他学员一脸懵逼,纷纷摊手。

    严肃和其他七班的战友则按要求正在收拾东西。

    徐兴国从门外闪进来,神秘兮兮地说:“咱们班集合了,外面大队长和教员他们都在操场上,好像出什么大事了!”

    大事?

    庄严怔了一下,感觉有些不祥的预感正在朝自己袭来……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