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特种岁月 严七官

第228章

    天,很快亮了。

    决口处的水,似乎终于堵上了!

    “教导大队的听着,留下值班人员,一二三中队休息半个小时,吃早饭!”

    温志兴手里拿着电喇叭,站在大堤下喊着。

    炊事班又蹬着三轮车,将稀饭和包子送到了大堤下。

    终于可以吃东西,休息以下了。

    十几小时,庄严没吃过一口热乎的,觉得整个人从身体内开始发冷,手脚都有些发麻。

    几分钟后,坐在大堤不远处的草地上,庄严捧着一盆稀饭,上面放着三个硕大的瘦肉韭菜包子。

    可他的手在抖,怎么都抓不住筷子。

    类似于之前在教导队参加投弹突击队每天扔一千颗手榴弹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足足十三个小时。

    中途庄严喝了不知道多少口别人喂的水,不过只吃了一颗鸡蛋。

    “我艹!”

    旁边的王大通突然骂娘了。

    “我拿不动筷子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庄严,嘎嘎地笑了。

    “你也是……”

    庄严只好苦笑一下,将饭盆放在膝盖上,然后用筷子将一个包子戳起来,两只手巍巍颤颤地把包子举到嘴边,咬了一口。

    “还行,手没废。”他说。

    王大通左右看看,几乎所有人都在学庄严的模样吃东西。

    坐在草地边长长的队列里,竟然没有一名士兵能将手里的筷子用麻利。

    王大通忽然不笑了。

    他觉得自己笑不出来了。

    一向最爱笑的王大嘴,有了种心酸但又自豪的感觉。

    “能和你们一起当兵,真好!”

    他突然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庄严闻言一愣,旋即点点头道:“大嘴,我也是,能和你一起当兵,我觉得很自豪。”

    “兄弟们!快点吃!吃完了,咱们继续干他娘的洪水!”王大嘴生生地嚎了一嗓子。

    大家伙都笑了。

    “对!快点吃!干他娘的洪水!”

    “有我们在,大堤就一定在!”

    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

    突然,远处的泥浆路上,驶来了十几辆各式各样的车子组成的车队。

    其中一辆,是墨绿色的切诺基吉普车。

    庄严怎么看都觉得眼熟。

    “起立!”

    现场最高军衔的黄副团长拿着电喇叭,下达了命令。

    所有兵懵懵懂懂地端着将自己的饭盆放下,站了起来。

    庄严忽然脑海里灵光闪过。

    对了!

    那辆切诺基,不就是蔡副师长的专车吗!?

    庄严化了灰都能认出!

    之前自己打柴,散在教导队外面的水泥路上,就是这辆切诺基,还有那个可恶的志愿兵司机,将自己毫不留情地奚落了一番,让自己哇哇地痛哭了一场。

    最后要不是老七过来帮忙,兴许自己都要崩溃了。

    从其中一辆吉普车里下来一个穿着迷彩服、身材高大的军人。

    王大通在旁边嘶地吸了口凉气,低声道:“乖乖,是个少将,军长来了!”

    “不光是军长,咱们师王师长和蔡副师长都到了……”

    “妈哟,他们来干嘛?”

    “老蔡头可不好惹……有干部要倒霉呢!”

    蔡副师长,绰号黑老蔡,皮肤是师级干部离最黑的一个,就像从火塘里扒出的一颗炭,因此而得名。

    他是全师出了名的黑脸。

    在1师里,大多数的高级军官都上过战场,所以大多数都有着哪种凌厉的作风。

    不过,庄严听老兵说过,黑老蔡这人挺有特色,他从不训兵,只训军官。曾经,黑老蔡在全师营以上军官大会上将一个团的副团长训得直掉泪,呜呜地哭得像个孩子。

    所以,全师军官都怵黑老蔡,但兵不怕他。

    “你就是这里的临时指挥员黄少涛?”叶军长问。

    黄副团长赶紧立正:“是!273团副团长黄少涛向军长报到,请指示。”

    “不要搞这一套!”叶军长脸色一沉,指着黄副团长说:“现在是抗洪抢险,不是休息时间,按照条例规定,不需要停下向我敬礼!”

    黄副团长被批得老脸一红。

    叶军长转身朝着周围的官兵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坐下,微笑地说道:“大家伙都坐下,该干嘛干嘛,在大堤上的兵给我盯着点,没必要盯着我看,也没必要站得笔直的,也就是个挂了个高级点军衔的老兵而已,没什么好看的。何况这里是抗洪抢险的现场,不是在你们师的大操场上,没必要那么拘束。”

    黄副团长赶紧下达命令:“坐下。”

    所有的官兵本来就很累,听说能坐,也不客气了,立即坐下。

    “军长,怎么来之前不提早通知?”黄副团长问。

    叶军长说:“提早通知什么?等你铺红地毯?还是组织欢迎仪式?我说黄少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搞表面功夫那套了?”

    “我这不是……”黄少涛刚想申辩,忽然碰到叶军长身后蔡副师长犀利的目光,赶紧认错:“是,是我的错……”

    从车队后面的几辆卡车里,陆陆续续有地方干部将一个个大铝桶搬下车。

    叶军长说:“地方政府知道昨晚你们在这里鏖战了一整夜,他们将电话打到了龚副司令员那里,说是要慰问一下这里的抗洪部队。副司令员让我带带队……”

    说罢,目光一转,回到了黄少涛身上。

    “昨晚你干的不错,是值得表扬的,不过不能掉以轻心,这里位置险要,还有几个小时,第四次洪峰就要通过这里,务必严防死守!守好了,我亲自为你请功;守不住,你这个副团长别干了,年底卷铺盖转业!”

    “是!我保证完成任务!”黄少涛挺起胸膛,立正说道。

    “好,我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记住,两小时汇报一次水情,今晚要寸步不离大堤!”

    “是!军长!”

    “好吧,说完正事,说说慰问的事。”叶军长转过身,指着身后一个中年人说:“这位就是地方政府的邓书记,他给咱们抗洪官兵送来了姜炖猪脚,又驱寒,又能补补筋骨。”

    邓桂海上来和黄少涛握了握手,连声道:“辛苦你们了!解放军同志!”

    没等黄少涛回答,邓桂海对自己带来的慰问队大声喊道:“给解放军同志分猪蹄子!”

    三十多个地方干部每俩人抬着一桶满满的猪脚,开始一个个给那些坐在地上如同泥猴子一样的兵和军官……

    反正也分不出兵还是官了,都是浑身泥浆,只有两只眼眶还算干净些。

    每人两只猪脚和一碗姜汤。

    庄严问道猪脚的香味,馋得差点流出了口水。

    不过,怎么吃这俩猪脚,实在又为难自己了。

    筷子夹不住,用手去拿,也拿不稳……

    不光是他,旁边的人也是。

    到最后,大家干脆喝汤吃粥,也不急着去吃猪蹄子。

    很快,站在不远处的叶军长似乎看出了问题。

    他朝着三中队走了过去。

    王大嘴用胳膊肘碰了碰庄严,说:“喂喂!庄严,我看到军长过来了。”

    三中队的兵,都立马紧张起来。

    中队长周湖平也不知所措,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

    “起立……都起来……”

    他低声提醒旁边的人。

    然后一个传一个,很快,整个三中队都站了起来。

    “你们坐下!坐下!”叶军长见此情形,赶紧示意大家坐下:“我说了,我就是个挂了一副高级军衔的老兵,跟你们没啥不同,我也当过兵,也是从战士做到现在的军长位置,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有兵都笑了。

    叶军长走到庄严面前,盯着他看了一下。

    庄严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停滞,心脏跳动的频率都在加快。

    他很想从地上站起来,可是偏偏刚才军长说不需要起来。

    叶军长忽然蹲了下去。

    庄严吓了一跳。

    叶军长伸手轻轻捏住庄严迷彩服的肩膀位置。

    列兵军衔的黄条已经彻底磨断,墨绿色的绒毛被蹭了个七零八落,还有一片破了。

    掀开来,里面的皮肤蹭掉了一大块。

    军长的目光凝重起来。

    他忽然抓住庄严的一只手,将它拉到自己的面前,翻过来。

    庄严的右手上,全是小伤口,都是被装沙袋的石块划伤的。

    “为什么不吃猪蹄?不饿吗?”军长问。

    庄严紧张地看了一眼军长身后的温大队长,还有自己的中队长周湖平。

    “你不要看他们,是什么说什么。”军长吩咐。

    庄严舔了舔嘴唇,说:“其实是因为手太累了,拿不起筷子……”

    叶军长没说话,站了起来,走到了王大通面前。

    又和刚才一样,检查了王大通的手和肩膀。

    一个个走过去。

    军长不断蹲下,又不断起身。

    一连检查了十几个兵。

    叶军长调头回到大堤高处,伸出手,从黄少涛手里拿过电喇叭。

    “同志们……”

    他语气深沉地开了个头。

    大堤周围,全部人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在等着军长说话。

    可是叶军长的目光,从这一头扫到那一头,连续扫了几个来回,几乎从面前所有部队官兵的身上扫过。

    终于,他接着说了下去:“很好……”

    他第二次开口,仅仅说了两个字。

    接着又道:“我是一个老兵,上过战场,之前我总有一种偏见,在改革开放之后,兵越来越不好带,也越来越不如从前,我固执地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没有了我们那一辈吃苦耐劳和艰苦奋斗、顽强作战的意志力了。”

    “但是!今天你们给我上了一课!我很欣慰,我手下的这支部队”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有些湿润。

    “你们一点不比当年的我们差!在你们的身上,我又看到了属于我们这支军队最最珍贵的品质和传统,能攻善战,吃苦耐劳,勇往直前,不怕牺牲!你们昨晚至今的表现绝对配得上一枚军功章!但是,我不能为你们每一个人都请功,这就是现实……”

    “不过,我请求你们,在这里收下一个将军的敬礼,一名南疆老兵的敬意!”

    说罢,将军违反了条令规定,主动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堤下,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两千多名官兵齐刷刷回礼。

    黄少涛向前一步,高喊道:“请集团军首长放心!”

    全体官兵:“请集团军首长放心!”

    “请军区首长放心!”

    全体官兵:“请军区首长放心!”

    “请军委首长放心!”

    全体官兵:“请军委首长放心!”

    “请中央领导放心!”

    全体官兵:“请中央领导放心!”

    “请全国人民放心!”

    全体官兵:“请全国人民放心!”

    “严防死守,誓保大堤!人在堤在,堤亡人亡!”

    全体官兵:“严防死守,绝不后退!人在堤在,堤亡人亡!”

    声音响彻云霄,如雷霆震动。

    庄严那一刻的血,是滚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