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特种岁月 严七官

第251章 晴天霹雳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距离大比武还有一个多礼拜的时候,庄严出事了。

    事情来得很突然。

    机械体操是庄严其中一个参加比武的科目,毕竟在铁八连的时候,庄严是新兵里器械最好的一个,比起部分老兵来都不遑多让。

    来到教导队,庄严的器械水平突飞猛进。

    现在单双杠八练习对于庄严来说早已经不在话下。

    按照规定,师一级的比武,单双杠只要能完成标准的八练习就可以获得一枚尖子奖章。

    而到了集团军比武,也是同样的标准。

    传说明年是五年一次的军区级大比武,所以集团军今年组织比武其实也是在为来年比武储备人才。

    要知道,在军区级比武上拿到前三名次的,二等功是没跑的。

    拿到二等功,意味着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军官的队伍。

    所以,教导队最近这一个月,基本不用班长去管,自己管自己,自己给自己施压,一个比一个猛。

    军事训练,总是少不免事故。

    庄严只是没想到这次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器械场里都是三三两两的尖子苗子在练单双杠。

    “庄严,敢不敢来比比看,看谁的单杠八练习大回环转的次数多。”

    二中队一个学员看到庄严在单杠旁,连忙过来挑战。

    士兵之间相互来点儿小比赛,在部队也是很常见的。

    二中队是271团的兵,三中队是273团的兵,本来团与团的兄弟部队之间都会暗中较劲,何况是荣誉感极强的教导大队预提班长呢?

    庄严当然不能认输。

    “来就来,输的请喝汽水。”

    俩人杠上,旁边的兵就跟着起哄了。

    哗啦啦围上了一大群人。

    庄严平常在单杠八练习上随便能转十个大回环,这一次,当他跳上单杠,远处的夕阳刚好将红通通的脸对准了器械场。

    略微刺眼的光线让庄严微微皱了下眉头,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不过,他还是没将这种预感放在心上。

    并拢,收腿,前摆,后摆,然后加大腰部和腿尖的力量,用力朝前荡了出去。

    终于,在第三次后摆过后,庄严的身体获得了足够的动能,整个人如同一只飞翔在单杠上行的小鸟。

    他开始不停地绕着那根单杠旋转,身体就像一根木棍一样直。

    这是标准的八练习大回环动作。

    轻盈、飘逸……

    单杠下,有人叫了声:“好!”

    接着其他人也跟着纷纷叫好。

    视线中,整个世界正在不断地旋转。

    八练习大回环对于一个人的身体协调性和平衡力要求极高,而且对于手部力量也有很大的要求。

    看起来简单,实际上没有经过扎实的基本功练习,基本上不可能做出来。

    更为重要的是,这需要极大的胆量。

    正当所有人在数着数,当数到“十二”的时候,庄严的手忽然一滑,人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我艹!”

    底下的人惊呼。

    反应快的士兵甚至朝着庄严飞出去的方向追去,像凌空将他抱住。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庄严直接飞出了六米的器械场,像一口装满沙子的麻袋一样重重地摔在长着二十多厘米高的杂草地上。

    庄严感觉自己的左侧身体先着了地,然后又翻滚了两下,听到自己的左侧大臂关节处发出瘆人的“咔”的脆响。

    趴在地上,几个学员冲上来想把他扶起,刚抱住庄严,就听见他惨叫一声。

    “疼……右手……”

    有经验的老兵赶紧对其他人说:“别碰他,让他躺在地上,赶紧去医务室叫医生!”

    俩个兵撒腿朝大队部方向跑去。

    庄严躺在地上,额头上遍布冷汗。

    他小心翼翼拧过头,朝自己的左肩看了一眼。

    大臂关健的位置塌陷了下去,左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好像废了一样。

    “我的左手……没力气了……”

    老兵说:“你别急,得让医生来看看,看看你有没有内伤。”

    庄严仰面躺下,看着已经依稀可以看到弯月的天空,心里一顿我艹,不知道自己伤得怎样了。

    还有十天左右就要比武,自己偏偏受了伤……

    完了。

    世界顿时变得暗淡下来。

    大队部的军医李尚悦很快挂着个急救箱跑了过来,一顿检查下来,松了口气说:“还好,只是大臂脱臼了,我可以给你接回去,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你得去医院拍片子做个详细的检查,我怕你有内出血,那会要了你的命。”

    李尚悦已经是少校军医,他在部队里待了快二十年,见过的事情并不少。

    几年前曾经见过一个兵,仅仅是跑独木桥摔了下来,腹部磕在了桥面上,接过没注意,又没外伤,班长让他回排房休息。

    没想到到了中午,士兵越来越疼,而且脸色白得像纸。

    最后是一个志愿兵发现事情不妥,赶紧叫来车,将人送到了野战医院。

    检查结果出来下了一跳,原来是腹部磕在独木桥上,脾脏当场已经破裂,只是破裂的创口小,并不是大量出血,而是在慢慢渗血。

    野战医院紧急为那个倒霉的士兵动了手术,整个大队都过去排队鲜血,从伤兵的腹部抽出了足足2000CC的血液,已经是极端危险的情况,再耽误一点点时间,恐怕就得去马克思那里报到了。

    到了医院,仔细做了检查。

    到临了,医生们终于有了答案不幸中的大型,仅仅是左大臂脱臼,其余没有任何问题。

    躺在病床上的庄严拉住李尚悦,问这个将自己接来部队的医生,说:“李医生,十天后我就要参加比武了,还能参加器械项目吗?”

    “你是说八练习?”李尚悦立即否决了庄严的想法:“不行!虽然过一个礼拜你的疼痛感就会消失,但是脱臼是要慢慢恢复的,不能做高强度的手部运动,否则会再次脱掉,你还是好好歇着吧,明年再考虑了。”

    听见李尚悦给自己的器械比武项目判了死刑,庄严的脑袋嗡一下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