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特种岁月 严七官

第707章 抓舌头?还是不抓?

    时间:上午九点四十分。

    4号小组终于接近了#2号目标。

    接近目标之前,队员进行了分散。

    之前行进过程中,由于山路狭窄,所有人都是保持一字纵队,拉开距离行进。

    现在,进入了目标范围之内,队形已经散开成了左梯形队形。

    左梯形队形等同有一名小组内的尖兵在最前面,左侧后方每隔20米左右跟进一名队员。

    这样的好处在于前方如果遇到况,可以及时示警,并且在发生接敌交火的况下不至于视线受阻而导致火力支援不及时。

    走在最前面的闫明举起了左手,握拳,右手仍然持枪,保持向前警戒姿势。

    后面的人全都迅速蹲下,利用周围的树木和灌木进行隐蔽。

    闫明在原地观察了一阵,小心翼翼拿出望远镜,找了棵树躲在后面又看了一阵,这才蹲下来,慢慢地鸭子走路回到了安全处,招手让所有人过来。

    “有人警戒。”

    “啊?”庄严朝目标方向看了一眼。

    距离太远,什么都没看到。

    “是个仓库。”闫明说:“看起来像是军用仓库,可能是附近部队的物资仓库。”

    “真会挑地方,让我们侦察这个。”庄严觉得侦察这些也合适,渗透嘛,不就是对重要目标进行破袭或者侦察,引导炮火或者导弹精确打击吗?

    “我看教官他们是已经通知了附近的部队我们要来。”闫明说:“仓库人不少,普通仓库一般不会那么多人,而且警戒线都拉到了山上。”

    他指了指前方:“我看到有哨兵在那边山路上巡逻。”

    庄严说:“随便了,反正他们又发现了我们,找个好地方,伪装一下,然后观察记录资料就好,任务又没要求我们破袭对吧?”

    闫明点点头,同意庄严的说法:“现在问题是,容易观察的点,都有人在把守。”

    “有那么多人把守吗?”严肃有些吃惊。

    其实也难怪他吃惊。

    一般的侦察只需要将距离拉到600-800米左右就可以,如果设备更好,这个距离会进一步拉大。当然,也要看地形,如果都是山,一公里之外你都翻到了山的另一面反斜坡上去,还观察个毛。

    “要不,找个好的点,把哨兵摸掉,捆起来,我们占那个地方进行观察,做完资料记录就走。”苏卉开已经摩拳擦掌,这家伙是老侦察,最喜欢就是摸哨那一。

    现在有机会让他一显手,当然迫不及待。

    “任务是进行目标资料卡登记,还有模拟一个狙击前的资料准备。”闫明看了看几个上等兵。

    “你们都是狙击手吧?”他说:“这样,庄严、严肃,你们俩搞狙击资料卡记录,我和苏卉开负责侦察资料记录。”

    侦察资料记录实际上就是目标坐标、建筑物数量、火力设置、人员配备、巡逻路线和换班时间等等。

    其实最麻烦的就是要手绘一个地形图,在上面画出简单的目标外貌和建筑构成等。

    而狙击记录反而相对会更麻烦一些。

    因为狙击记录分为击前记录和击时记录,记录这些,是意对这个目标内的某个人或者设备进行精准狙击,将资料数据留作登记和以后任务参考数据的一种记录。

    所以有一的记录卡片,例如程卡、手绘地形图、目标区域素描和观察文字记录。

    在狙击手训练条件下的资料卡一般要填写狙击步枪型号、编号,还有目标距离、击期、时间、弹种和批次、光度。

    还有就是狙击现场的湿度、风速、风向等数据。

    当击的时候,还要记录仰角、风偏、击序号、目标摧毁况等等。

    没种数据都有特定的符号进行标记。

    例如目标被摧毁一个,可以用“x”来表示……

    “行,我负责做狙击材料,师傅你做侦察资料登记。”庄严觉得这个安排不错,毕竟现在需要抢时间。

    时间是很重要的。

    按理说,现在还不到10点,按照任务的要求,夜里12点前赶到签到点即可。

    现在距离夜里12点还有14个小时,走50公里应该没问题。

    按照平常老白毛对所有预备队员的训练强度,要求50公里的山岭道路是要在9小时内完成才算优秀,10小时只是及格。

    14个小时,足够让人在相对轻松的况下到达目的地。

    但渗透、侦察任务要考虑的东西太多。

    例如,天气会不会变化造成阻碍?入夜之后行进速度会否降低?

    还有就是整个侦察的过程本就需要时间。

    例如一个岗哨换班时间和明暗哨交班时间,还有一个巡逻路线,这就需要等。

    目标内兵力部署,也是潜伏侦察时间越长,掌握的数据越多。

    要快?

    当然有办法。

    知道什么是抓舌头吗?

    知道侦察兵为什么喜欢抓舌头吗?

    无非就是目标报。

    这一点,倒是可以考虑。

    “师傅,时间看起来有些紧,我建议抓舌头。”庄严笑嘻嘻地指指苏卉开:“让大块头去,他在行。”

    闫明思索了一下。

    很显然,庄严的提议不错。

    停留在这里的侦察时间是越短越好,可以为后面的50公里奔袭腾出不少的机动时间。

    但是,抓舌头是有风险的。

    舌头不是死物,你抓他,只要一失手,就会打草惊蛇。

    一旦打草惊蛇,任务就会宣告失败,然后老白毛会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借口,让4组的这四个人卷铺盖滚回原部队去。

    而且抓舌头还有一个要命的地方,抓到的舌头肯不肯说出报?

    如果真在战场上,暴力和体伤害都可以bī)问报,可现在这是训练任务,恐怕那些接到通知的哨兵都知道是训练。

    万一人家忽然坚贞不屈,这不完犊子了?

    没时间跟哨兵磨蹭吧?

    所以,相比起潜伏侦察,抓舌头固然快,但是风险也大。

    风险和收益永远是成正比的。

    是要保险,还是要时间?

    闫明作为小组的指挥员,必须做出抉择。

    他还没做出选择,苏卉开已经忍不住了。

    “六连副,我们抓舌头吧,能省不少事。”苏卉开说:“我怕保证手到擒来,绝对不会让他叫出一声。”

    求月票!

    三更保底完成了。

    精彩更会在后面!

    投票给我吧,我会让你们看爽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