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知识能卖钱 我渴望力量

093 神仙对局

    一夜,无事发生。

    清晨甄雯五点多钟起床的时候,听到了厨房那边传来了细微的动静。

    客厅里的灯光都是亮着的,在走过去看了下后,就见潘安正在厨房里忙着什么。

    “这么早就起来了,昨天晚上有没有睡好?”甄雯走向了潘安,趴在厨台边上和潘安聊了起来。

    潘安微笑着说道:“早饭还要一会儿,昨天晚上睡的很好,我习惯早睡早起,李妍六点半起来的时候可以赶上早餐。”

    甄雯昨天晚上睡的并不安稳,毕竟家里来了一个男人,一个各种方面都给人期待的男人。

    看着正在做饭的潘安,甄雯就感慨的说道:“你妻子的运气真好,能够遇到像你这般优秀的男人,不仅是温柔体贴,才貌双全,还会做饭。”

    甄雯说的没错,地球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谢谢夸奖,我要等的人今天应该会过来,到时候我要出发去日本那边,谢谢昨天和今天的招待。”

    潘安客气的和甄雯道谢,他不是一个归人,只是一个过客。

    甄雯愣了一下,随即便是深深的失落,“这么快就要走了……不多住几天吗?”

    “这次是有事情才过来,原本以为要耽误几天,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开始了。”潘安看向了甄雯,“早点把工作上的事情解决,也好早点回家。”

    甄雯感觉很失落,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啊,那什么时候走?”

    “等下就走,李妍下来吃早饭的时候,麻烦你替我和她打声招呼。”潘安说完,微笑着补充了一句,“李妍和我爱人有很多一样的地方,看到她,我就想起了我爱人。”

    都是叫李妍,而且其实差不多也算是同一个人,潘安这么说没有问题。

    甄雯一直都觉得潘安的妻子是那种文雅稳重,姿容端丽,美貌和智慧并存的温柔女性,因此在知道潘安的妻子和李妍有很多一样的地方后,就感觉有些接受不了。

    自家的女儿,自己很清楚,李妍的性子非常闹腾和任性,甄雯想不通潘安为什么会有一个和李妍相似的妻子。

    潘安看向了楼上李妍的卧室,此时的李妍正藏在被子里呼呼大睡,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成为被议论的焦点。

    甄雯想要询问潘安的联系方式,但昨天就知道潘安没有携带手机,就好像是从事某些特殊的工作一样。

    像是这么优秀的男人,就像是电影里的男性特工一样,有着电影里那些主角都无法媲美的迷人魅力。

    潘安将早餐端到了餐桌那里,和甄雯一起安静的吃着早晨。

    甄雯沉默的吃着早餐,在早餐即将结束的时候,抬起头注视着潘安,“为什么……你当时为什么会上我的车?”

    潘安笑了笑,“因为你散发着迷人的魅力,我远远的看到你,就决定和你一起度过这无聊的时光,所以,为什么选择你这种迷人的女性,还需要理由吗?”

    这动听的话语,配合着潘安那高额的魅力,和大众脸的普通人所说出的威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甄雯非常享受这种恭维,甚至是到了感动的地步。

    “真羡慕你的妻子。”甄雯叹了口气,潘安越是优秀,她就越是明白自己没有机会。

    若是潘安有着很多的缺点,甄雯反倒是能够说服自己去接近这个有老婆和女儿的甜心男人。

    潘安没有反驳这一点,李妍自己都羡慕她自己。

    在一顿安静的早餐结束后,潘安就从这个熟悉的小别墅内走出。

    身体在行走的时候,化作了不可见的光芒。

    潘安出现在了东方的海面,身体安静的停留在没有船只和人类存在的海域。

    一天的时间,潘安就了解到了这个世界和自己所在那个世界之间的不同点。

    这个世界有一个叫长坂山的地方,也有一个叫青山银次的少年人。

    正确的来说,是一个今年刚成为大一新生的青年,长坂山真正的主人!

    通过网络所得的讯息,潘安了解到了这个世界那个青山银次的作为。

    从上高中开始,就整合了所在地区的垃圾混混,然后整天和一群小太妹和不良女一起厮混,或者是去人妻家里做客之类的。

    这些还只是小事情,真正要命的是这人的影响力和计划力。

    他只在那个长坂区,一个泥塘局里肆意妄为,并不干涉其余地区的事情。

    除了玩女人,自己给自己分到了一个只有漂亮女生和女老师的班级里之外,还入赘了女校长家里。

    指使手下去放贷收贷,而且暗地里摧毁农业和经济,把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往落后的地区发展,往地里埋橘子,往河里倒牛奶,让全村人吃不起饭,给他打白工。

    简单点来说,就是一个肆意妄为的男人,但格局出奇的小。

    潘安理解对方的所作所为,也理解对方是乐在其中,但不认同这种乐趣。

    两人之间不仅是观点的不同,也是做人的不同。

    潘安自己是带动所在世界的进步,让科技和人类的生活水平大幅度的提升。

    青山银次则是做着土皇帝,把自己的乐趣建立在别人之上,让周围那些人都深陷于水深火热,对比出幸福。

    潘安的世界进步非常快,科技升级迅速,这个世界则是稳定的后退,越活越回去。

    潘安无意改变这个世界,任何世界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不需要评价。

    没有干涉的必要,但是干涉的话,也没有什么。

    潘安看向了前方,一个穿着休闲服的青年已经站在了前方的空中,和自己视线平行。

    “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会等我过去。”潘安看着青山银次,许久不见,对方比当初那个时候成熟了不少,从高中生变成了大学生,也没有穿那身长坂高中的校服。

    青山银次一脸不耐的看着潘安,“本想等你过去,然后顺便解决你,但想了想,我还是有些不想等一个苍蝇接近我再动手,今天早晨起来后就感觉心情不爽!”

    潘安点了点头,理解对方的想法,“我也是,早点解决比较好。”

    停顿了一下,潘安对着青山银次温和的询问道:“素子还好吗?”

    “很好,吃饭睡觉躲猫猫,又胖了一些。”银次随口回了一句,“两边的时间不一样,其实这边也就是半年的时间。”

    “这样啊。”潘安有些感慨,在不同的时间里穿梭,对时间的感觉越来越模糊了。

    青山银次不是一个耐心强的人,此时攥紧了拳头,“你应该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既然一个人过来送死了,那么我就不客气的打碎你,让你无法复活!!”

    潘安平静的注视着青山银次,“我不反驳你的观点,这确实是合理的看法,我也承认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也清楚,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货色。”

    青山银次露出不屑的表情,“货色……确实是。”

    潘安说道:“我其实一直都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复活手段,毕竟我的身体吸收了太多的能量,想要重新获得新的身体,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哪怕是再献祭一个宇宙,都无法充实我的身体和思想,所以复活的手段,我一直都不具备。”

    青山银次有些烦闷,也越来越暴躁,“反正只要把你打碎了,让你无法出现在我的世界就可以!”

    潘安平静的解释道:“这个也不可能,当你出现在我的记忆之中,就证明你进入了我的思想之中,哪怕是我死了,我的思想依旧是会存在于你的记忆,你的生活,会让你在寂寞或者高兴的时候,偶尔想起我。”

    “所以说啊!你这种人就是恶心,扭曲!”青山银次用恶心的表情看着潘安,这家伙简直是比一坨那啥都要恶心。

    潘安继续说道:“我记得当年你在将我的记忆卖给我的时候说过,原来大贤者也有那样的时候,也就是说你至少是见证过我的未来。”

    青山银次没有说话,潘安也不需要对方的确认,他们都是那种不会轻易下结论,一旦下结论就不会受影响的存在。

    “我的过去受到诸多世界的保护,是一切开始的地方,而我的未来反倒是不受保护,因为你所遇到的那个未来,只是我人生路线的亿万分支之一。”

    “我能站在这里,就证明我的过去不受影响。”

    青山银次冷眼看着潘安,“那你的未来呢?今天你的未来掌握在我的拳头和射程之内。”

    潘安双手摊开,目光深邃,“不问过往,不想未来,想我所想,做我所做!”

    “少说废话,不要命了,尽管来!”青山银次不是一个能长久说话的人,此时已经完全没有耐心了。

    潘安摇了摇头,“杀戮非我所愿,我这一生,甚少与人争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青山银次被气的捂脸仰头大笑,笑的非常开心。

    潘安说的不是假话,除了必要的争斗之外,潘安很少与人动手,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解决各种问题。

    他一直都是一个好脾气的男人,但这种时候说起这个就有些好笑了,至少青山银次觉得这话非常可笑。

    “那你过来是为了什么,为了和我好好说话,让我把素子交给你?!”银次突然间狠声的看向了潘安。

    潘安解释道:“没有,素子在你这里还是在我那里,其实没有区别,在哪里都可以生活的很好,我和你不同,将来也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由你这个更像是人类的人来照顾素子,其实也挺好的。”

    被潘安说是更像人一样,青山银次也没有辩解,他确实是比这个脑子有问题的男人更像是人。

    “所以你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恶心我?”

    “是的,就是这个目的。”

    青山银次和潘安对视着,两人都清楚大家没有说谎。

    “我觉得你是不是脑子真的有问题?”青山银次皱着眉头看着潘安,“我把你打成碎片,让你永远陷入物质状态,把你打成傻逼植物人,一点难度都没有!”

    潘安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可是你同样清楚,你攻击的只是其中一个我。”

    “只要把这个你从我的世界里抹除就可以了,我告诉你,我平常都没有认真,我若是认真专注的做一件事情的话,绝对超乎你的想象!”青山银次非常的认真。

    潘安神态平静,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神色忧郁,“在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就在想一个问题,也意识到我以前是思维受到了限制。”

    “哈?”青山银次无法理解这个中二的姿势,同样无法理解这个人的发言。

    要杀潘安很简单,但这人确实是很恶心,是死了也能污染一地的那种扭曲灵魂。

    潘安依旧是保持着双手摊开的姿势,仿佛是要将整个世界都给拥抱住。

    “爱,理解,换位思考。”潘安缓缓的说了三个词,同时一脸诚恳的看着青山银次,“我放弃将素子带回去的一个关键性改变,就是我意识到了一种可能,我,为什么不能成为你呢?”

    青山银次一脸的迷茫,“哈啊?你在说什么?”

    这家伙以前就是性格扭曲,现在脑子终于不正常了吗?

    果然,追逐知识的人,很容易成为神经病啊!

    潘安明白青山银次那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依旧是诚恳的解释道:“世界千千万万,每个世界都有着万万亿的存在,不可计数,而我为什么不能是你呢?我以前是在不同的世界里观察和行走,作为故事的主人公去掀开那个世界的崭新一页,由我来推动我所在世界的故事发展,但是我并不仅仅是主人公,我也是任何一个配角,任何一个路人、怪物、配角、反派。”

    “所以啊,既然一切都有可能,那么全世界都是我的亿万分身之一,也是有可能的,不仅是月球人、外星人、普通人类。”潘安看着银次,握紧右手,然后食指指向了青山银次,“也包括你!所有人,都是我的马甲!所有人都是我,我就是所有人!”

    “我靠啊!你脑子有问题吧?!”青山银次不想继续和这家伙废话了,在明白自己无法和一个精神病人说话后,就直接握拳打向了潘安。

    潘安并不躲闪,那耀眼的双眸发动了时间的魔法,将一切都减速到了最低程度的流速。

    “我理解你!”潘安兵不动手,他全程都是在动口,“我理解你的愤怒,你认为自己无法和一个精神病人沟通,我理解你的愤怒和焦躁,也理解你的感受!!”

    青山银次怒到了极点,他这一拳是百分百必中的攻击,遇到就能秒杀潘安的身体和意志。

    但潘安完全不躲闪,在将结果注定之后,直接修改了规则,在符合结果和规定的前提下,把这一过程放大了!

    编故事的潘安,完全有能力在一秒的世界里填塞一段他所创造的世界!

    在时间慢速到了极点,接近时停的状态下,建立只有自己和青山银次,并且让对方速度和自己速度降低到万分之一蜗牛速度,全凭眼神和意志交流的静止世界!

    只要青山银次自己不撤销那个结果,那么两人就要在这个接近结果的世界里,朝着结果行进现实世界一秒,但实际上对两人来说时间超过一个星期的“过程”!

    “我理解你的想法,理解你的身体和愤怒,告诉我你的初衷,让我更加了解你!”

    潘安和银次都能够直接通过灵魂对话,此时青山银次听着潘安的絮叨,那愤怒的眸子和紧握的拳头,仿佛是要将时间都给打碎一样,不断的朝着潘安的脑袋靠近!再靠近!

    潘安的双眸静静的注视着青山银次,没有丝毫的畏惧。

    “我现在的思想,就是在重复着你这个世界,以及你的过去,正在形成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世界与一个和你一样三观的主角,所以即使是我死了,也会在另外一个宇宙出现一个和你一样的人,那个青山银次便是从此刻的我身上,诞生出去的分支。”

    “即使我死亡,即使我的思想和灵魂都被你粉碎,但在现在这个我依旧存在的时间点上,我因为你而产生了一片火花,一颗从你身上诞生的思想火花。”

    “思想的火花,绚烂缤纷。”

    青山银次的拳头都在颤动着,他所看到的不是一个正常人类的灵魂,而是一个扭曲的没有形状的灵魂。

    那个灵魂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模样,但它可以化作任何人!

    也许不需要几分钟,在眼前这个潘安死亡之后,就会出现一个从另外世界来找自己的“潘安”,不,是另外一个“青山银次”!

    像是这种扭曲的追逐知识的存在,尤其是继承了潘安思想的扭曲物,它们都会好奇自己的过去,也会悍不畏死的完成之前没有走过的道路。

    没人关心潘安的未来是怎么回事,只要无法干涉潘安的过去,也就是最初的那个时刻,那么击杀潘安没有任何意义。

    初心不改,每一个时间点的上的潘安都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所以杀死任何一个点上潘安的存在,都会被其余的潘安当作是研究对象,去克服!

    “烦死了!!!!”

    青山银次收回了拳头,撤销了注定会必中的进攻。

    “要找就去找那个没收拳的青山银次算账去,别她妈的在这里烦我了!”

    青山银次发出了怒吼,他的个攻击是必中,且必定会杀死自不量力的潘安,但因为怕麻烦,青山银次修改了自己的未来,走进另外一个平行世界。

    必中的攻击,算是另外一种结果的世界,而青山银次做了和原本不相符的世界,自然和那个世界不一样了。

    潘安见状,就点了点头,“那再见。”

    “不见!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青山银次一脸的厌恶,潘安能用另外一个潘安来威胁他,他同样可以把麻烦推给另外一个自己。

    潘安知道自己和这个世界的青山银次,以及做出这个选择的青山银次没有交集了。

    “我要走了,这一次肯定会被另外一个你杀死,大家也相识一场了,今天解决了我这个麻烦,就给素子加餐吧。”

    潘安挥了挥手,和青山银次告别,两人之间的交集,点到为止。

    ***

    另外一个时间点上的青山银次。

    “不打了,你找另外一个我去吧!”青山银次一脸的厌烦,他还要回家玩女人,哪里有时间陪这个疯子玩什么对手戏。

    “不打了!”

    “不打……”

    “滚!不想再看到你!”

    ……

    长坂山的故事到此为止,潘安寻找了无数个世界,每一个世界,每一个时间点的青山银次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那必定会中的必杀攻击,永远都无法到达既定的事实。

    潘安留了一个时间线上的自己去追逐那无限死循环,但又有可能就在下一个点上的结果。

    点到为止,真实世界路线的潘安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