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知识能卖钱 我渴望力量

127 棋局

    外界的波澜影响不到潘安,在逐渐展现出无法理解的神迹,以及赐予能力的神力之后,他被誉为现人神,这个时代的象征,被现世和未来所传颂之人。

    自发的,盲目的相信的潘安所有关系的人,许许多多。

    被现代科学冲击的迷信观念,也在快速的复苏。

    倘若真的有神明存在,那么迷信也不能说是迷信了。

    潘安并不是不管事,有些打着他名义的行为,都会被制止,他不喜欢麻烦事情。

    很多人都是私下里进行集会宣扬潘安的神力,潘安管不着,人们总是愿意相信他们相信的事情。

    很多人认为只要对潘安足够的忠诚和资助,就能获得赐予。

    这些都是无聊的事情罢了。

    一切都平息了下去,当失去能力的事情已经成为定局,当潘安不在乎那些人的反抗,那些人的反抗就没有意义。

    长坂山又来了新的学员,由高年级的那些学生负责代替老师的职责,为那些刚刚获得能力,但是并不熟练的人提供一个教导。

    花开花谢,日出日落,新旧更替便是如此往复。

    “院长,张静静在门外请求您的指点。”拉尼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让正躺在藤椅上面对着花园午睡的潘安睁开了双眼。

    “不是请求!我是找他有事情,你自己愿意当狗,不要把别人也说的那么卑微!”静静大小姐的声音很不客气。

    潘安笑了笑,说道:“请进。”

    “不用,我自己开!”静静的声音有些蛮横。

    在潘安的注视下,自己推开门的静静一脸不高兴的沉着脸走了进来。

    在静静的身后,是同样对静静的态度有些不满的拉尼娅。

    在潘安温和的目光下,双手插在口袋里,脖子上挂着一个无线耳机的潮流少女走到了许许多多人都想要站到的位置潘安的面前。

    “找我有事情?”潘安看着静静,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很会打扮,或许是女人的天性吧。

    静静不客气的走到了潘安的对面,坐在了潘安对面的椅子上,“我想找你下盘棋,你现在也没有事情,闲着也是闲着,来和我下一局。”

    “注意你的态度!”拉尼娅严肃的注视着张静静,若不是因为这人是潘安的女儿的话,根本就不会让她接近潘安的房间。

    静静瞥了一眼拉尼娅,然后看着潘安说道:“你主人都没有说什么,你着急什么?”

    潘安无奈的说道:“拉尼娅,我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生气,你安静一些,在我面前就不要替我做决定,也不需要特意履行自身的本份。”

    “是!”拉尼娅走到了潘安的身边,不再看张静静,就好像眼前的人是空气一般。

    静静也当作是没事情发生一样,对着潘安催促道:“你答应和我下棋?”

    潘安点了点头,“是,想要下什么棋?据我所知,有很多种不同规则的棋类游戏。”

    “围棋。”静静早就有了决定,“我想要看看你的计算能力。”

    拉尼娅没有说什么,恭敬的退下去拿道具。

    静静看了一眼离去的白发美女,又看着潘安,“你不可以直接把东西拿来,还要她去费劲?”

    潘安解释道:“什么都做的太快的,就没有意思了,比如静静你明知道不可能胜过我,为什么还要做无意义的事情?”

    静静当然知道自己不是潘安的对手,但和潘安的较量,每一次都会对自己产生巨大的帮助。

    这种事情她不想说出来,此时摆出一副骄横的表情,“哼!你和李妍甄雯她们也是这样?明明是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还用鲸鱼一样的体积和那些弱的像是虾米的女人玩情趣游戏?”

    “女孩子不要说这么让人讨厌的话。”潘安并未生气,劝解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我看到的是丈夫和妻子之间的情趣,和家人之间的互动,而你看到的就是蛮横的力量对比,我和李妍晚上做什么,和你无关,我拒绝回答这种隐私方面的问题。”

    静静就是想不通,此时说道:“你的力量比她们强一万倍,稍微动一下都能引发巨大的灾难,你觉得这样不别扭吗?”

    “我乐意。”潘安不想解释太多,询问道:“一的一万倍是多少?”

    静静被潘安的回答呛到了,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想了一下,感觉不是那么简单,但思考之后,还是老实的回到:“是一万。”

    潘安点了点头,“一万,是一的一万,这个一是万的一部分,对于我而言,我的力量是那个万,或者是亿、兆之类的更大单位,单位就是单位,我是一,李妍也是一,我们之间不存在障碍。”

    静静露出羡慕又嘲讽的愁闷表情,靠着椅子轻声说道:“说的轻巧,你这个【一】,可是无穷大,大到了所有的一都加起来也大不了的地步。”

    潘安不否认这种事实,“个体与集体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力量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这世界有很多人,但成为那个一的只有我,而我与别的一,没有缺少,我享受我的一生,与我后面的单位,没有关系。”

    静静不耐烦的说道:“整天就和我说什么大道理,真烦!”

    潘安轻轻的说道:“我除了在你们小的时候教育过你们,让你们相亲相爱之外,其余时候你们所选择的道路,不都是自己定下来的吗?人生哲理这种事情,我其实很少对你们说,这些东西对物质生活丰富的你们来说,没有用,听不进去的。”

    这种态度,让静静更加的讨厌。

    “我知道你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那你知道不知道你自己的命运?你将来会有什么下场。”

    这个问题潘安也想过,应该是每个人都会去想的问题,潘安回答道:“我的人生一直都在延伸,我的思想还未曾到达过我的终点。”

    从十年前潘安就对自己的未来很好奇,但思想跨越时间的速度太慢,即使是跑到了现在,也无法以更快的速度看到终结的那一幕。

    他的人生将会漫长无比,预知类法术所能达到的极限纪元,也触碰不到那宽广之地。

    静静不信这个,继续说道:“你就没有想过改变一些事情?”

    “没有。”潘安笑了笑,伸出一手慢慢握住,“一切都合乎我心意,为何要改变?”

    静静直接说道:“我觉得你当初不和李妍好,和我妈妈好的话,不就是更加完美的未来了?”

    潘安笑着说道:“那第一个降生的你就成为了安平了,你觉得你妈妈是喜欢安平那样的孩子,还是喜欢你这样可爱又活泼,喜欢粘着妈妈的乖女儿?”

    这个说法太有说服了,静静无法反驳,第一次觉得张琪雨和潘安结婚的话会非常不幸,会有安平那种傻儿子。

    这个时候,拉尼娅端着棋盘走了过来,为两人放好棋盒。

    围棋讲究的是计算能力,能够在一个棋子落下之后计算出后续的所有步骤和可能。

    每当棋局中多出一个棋子,所需要计算的步骤就会少许多。

    一手对一手的吃子方式在这里显得太肤浅,需要的是更加长久的布局,等到对方发现隐藏的杀机时,已经无力回天!

    这种事情对潘安来说非常简单,他的计算能力早就超过了眼下最精密的计算工具。

    平局是不可能的,哪怕静静是努力的想要用打出残局。

    看着在棋盘山绞尽脑汁思考和计算的张静静,拉尼娅面无表情,她看的非常清楚,潘安与其说是在和静静下棋,不如说是自己和自己下棋。

    胜负在落子之时就已经定下,棋局却不会因为静静认输而终结。

    棋子落子的声音清脆而燥人,这一局不仅是为现在而下,也是为在静静未来迷茫时能回想起此时,灵光一闪,顿悟。

    毕竟是亲女儿,潘安不论是在容忍还是帮助上,并不比萍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