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穿越地球

第六百九十章 歌者文明

    歌者并没有名字,他其实是一名清洁工,只因在工作时喜欢哼唱歌谣,所以被称为歌者。

    他乘坐着一艘飞船,被称作种子,离开母世界来到低熵世界中执行清理工作。

    这项工作也很简单,翻阅坐标数据,判断哪些坐标是有诚意的,对有诚意的坐标进行清理。

    藏好自己,做好清理,就是在这片宇宙的生存法则。

    这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就像看到地上有一个点燃的烟头把它踩灭,或是捡起一张废纸扔进垃圾桶,就是仅此而已的事情。

    种子仓库里有大量的光粒,至今为止毁灭过多少星系,歌者自己已经不记得了,反正种子上的主核都有记录。

    如今这件事显得更加微不足道,因为歌者文明的母世界与边缘世界的战争开始了,更多的精力要被投入到这场战争中,歌者的工作逐渐变得无人问津。

    不过这并无所谓,歌者文明并不是唯一一个会清理低熵世界的文明,在亿万个低熵世界中有亿万万个清洁工,你不做永远会有别人来做。

    再说清理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宇宙中到处都有潜在的力量,只需诱发它们就行了。

    例如一个光粒就能引爆一颗恒星,几乎不耗费什么资源。

    如果歌者有耐心等待,有诚意的坐标最后都会被其他未知的文明清理。

    但这样对母世界和种子都不利,毕竟他收到了坐标,这就与那个世界建立了某种联系。

    如果认为这种联系是单向的那就太幼稚了,要记住伟大的探知可逆定律:

    如果你能看到一个低熵世界,那个低熵世界迟早也能看到你,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什么事情都等别人做是很危险的。

    歌者看到一个有诚意的坐标,就在种子航线附近。

    这是一个用引力波广播的坐标,奇怪的是,它标记的居然是广播者本身的位置。

    这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行为,就像在宇宙的黑暗森林中生了一堆火,并在旁边高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不过就算是自杀,歌者也要成全这个幼稚的低熵文明,正如前面所说的那样,什么事情都等别人做是很危险的。

    歌者从种子仓库取出一个光粒,然后把目光投向坐标所指的星星,主核指引着歌者的视线,像在星空中挥动一支长矛。

    他用力场触角握住光粒,准备弹出,但当他看到那个位置时,力场触角放松了。

    这个星系中并没有行星,只有三颗运动规律混乱的恒星,形成一个地狱般的世界,完全不适合低熵文明生存。

    奇怪,是被清理过了吗?

    虽然摧毁掉行星也是清理,但这样反而更加费劲。

    恒星是一个极其精细和敏感的能量平衡系统,如果计算得当,一个微小的扰动就能在恒星表面和相当深度产生连锁反应。

    这种连锁反应扩散开来,使其局部平衡被打破,就能进而产生更大规模的爆炸,足以摧毁掉整个星系。

    所以一般光粒打击的目标都是恒星,直接攻击行星反而效果不佳。

    摧毁行星需要更大的光粒,对资源完全是一种浪费。

    清洁工往往不允许这样浪费资源,没有必要刻意去针对某个行星。

    歌者仔细观察了一下,试图找到被摧毁行星的残骸,无论是怎么样的攻击,多少也会留下残骸,哪怕只是一团稀薄的星尘。

    然而并没有,这个星系中完全没有被摧毁行星的痕迹,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这就奇怪了,文明不可能直接诞生于恒星上,怎么这个坐标就指向一个没有行星的星系呢?

    难道是自己估计错误,这是一个没有诚意的坐标?

    但是很快他就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看到了那个世界附近的那一片曲率驱动轨迹。

    如果单独看这片曲率驱动轨迹,确实难以判断其来源,但与被广播的坐标联系起来,一眼就看出它是属于那个世界的。

    曲率驱动轨迹表面这是一个危险的低熵文明,所以歌者才会第一时间认为这是有诚意的坐标。

    歌者不得不怀疑是这个文明把自己的行星给隐藏了起来,某些文明确实拥有这样的技术,远远地看一眼是无法观察到的。

    歌者启动了大眼睛的进程,他很少这么做,这是越权行为。

    “你干什么?大眼睛现在很忙。”母世界的长老说道。

    “有一个低熵文明,我想靠近些看看。”歌者回答道。

    “你的工作,远远地看一眼就足够了。”

    “只是为了确认清理的目标。”

    “大眼睛有更重要的目标要观测,没时间满足你的要求,做你的事去吧。”

    歌者没再继续请求,清理员是种子中地位最低的岗位,总是被轻视,认为这是容易做的琐碎工作。

    那么就只能直接清理了,不能放任这样危险的低熵文明不管。

    歌者再次从种子仓库中取出那个光粒,准备弹向星系中三颗恒星的其中之一。

    他突然又想到,既然这个文明已经聪明到学会隐藏自己,那么是否也预料到会遭到光粒打击。

    假如这样用光粒可能清理不干净,甚至白费力气,这要用二向箔才行。可是歌者没有从仓库里取二向箔的权限,需要向长老申请。

    “我需要一块二向箔,用来清理。”歌者对长老说道。

    “给。”长老随手给了歌者一块。

    二向箔马上被传输过来,悬浮在歌者面前,是封装状态,表面晶莹剔透。

    但歌者有些不安,“你这次怎么这样爽快就给我了?”

    “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可这东西如果用得太多了,总是······”

    “宇宙中到处都在用。”

    “是,到处都在用,可我们以前还是多少有些节制的,现在······”

    “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长老在歌者的思想体中翻找起来,让歌者感到一阵战栗。

    这倒也不是什么罪过,都是母世界中公开的秘密。

    关于母世界与边缘世界的战争,以前不断有战报传来,后来就没有了,说明战事不顺利,甚至陷入危机。

    但母世界与边缘世界不可能共存,必须消灭边缘世界,否则自己将被毁灭。

    如果战争无法取得胜利,就只能·····

    “是不是母世界已经准备二向化了?”歌者终于开口问道。

    长老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歌者感到莫大的悲哀,如果母世界彻底二向化,那么他就真的成为漂泊在外的种子,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回归母世界。

    但他很快就把这种想法从思想体中删除了,那不是他该想的,只是自寻烦恼罢了。

    歌者又再次轻轻哼起歌谣,用力场触角拿起二向箔,漫不经心地把它掷向三体星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