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名著之旅 凉凉的西瓜

第389章 遗传性性吸引

    夏洛克福尔摩斯在伦敦的废墟中穿梭奔行。

    他不关心什么邪神,也不在意那些所谓“神盾局”、“九头蛇”之类的人到底想做什么。

    虽说凭借他大侦探的直觉,一听就知道那些人在瞎扯,但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只想赶紧找到自己和华生的孩子,然后回去跟老婆团聚。

    他来自地球,本名周明硕,是家里的独子,家族里还有个叫周明瑞的堂哥。

    在某次帮同学使用塔罗牌占卜时,突然在抽牌的瞬间,莫名其妙地就穿越了。

    穿越后,他来到了这个诡秘世界里,最先经历的几年充满了黑暗与绝望,完全是一名溺水挣扎的过客。

    他当过侦探、做过赏金猎人,穷困潦倒过,也一夜暴富过,见过许多超凡者堕转,更见过许多普通人惨死。

    他以为,他再也无法感受到在地球过着日常生活时的那种平静与安宁了。

    他将在这个异常的世界,经历一番无畏的挣扎后,最终走向疯狂和灭亡。

    直到他遇到他现在的妻子,乔安娜华生。

    在某家俱乐部会员制的饭店听到华生钢琴演奏的瞬间,福尔摩斯就再也忘不了她和她的曲子了。

    他每天晚上都会去那里用餐。

    而华生也每天都会去那里当钢琴师赚取生活费和奥术研究的开支。

    谜语变奏曲、幻想交响曲、英雄交响曲、悲怆奏鸣曲、自新大陆交响曲……

    全部都是周明硕在地球时耳熟能详的旋律,被华生编写成了钢琴琴谱。

    乔安娜华生!

    她一定和我一样来自地球!

    周明硕心中在激动地呐喊。

    找到机会和对方相遇相知之后,周明硕终于忍不住暗示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如周明硕猜的一样,华生不,或许这里应该叫夏雨更为合适,夏雨和他一样,是一名来自地球的穿越者。

    和他不同的是,夏雨没有成为超凡者,而是在大陆机缘巧合学会了魔法,表面以音乐家的身份维持着生计,历经艰辛辗转来到了魔法议会总部所在的伦敦,以求学到更加高深的魔法。

    互相表明身份后,两人很快就老乡见老乡,晚上闹洞房。

    两颗心渐渐靠近,化作负的距离,再无隔阂与间隙。

    所以,对于福尔摩斯来说,在这个冰冷陌生的世界上,只有华生,才能让他有熟悉的感觉,只有华生,才能给他丝丝温暖。

    当然熟悉啦,但熟悉的原因绝不只是因为两人都是来自地球的穿越者,这终究是名著世界给他们编织的设定,真正的深层原因是,华生就是他本体《闺蜜之主》作者会潜水乌贼的娘化版啊!

    夏洛克周明硕福尔摩斯是乌贼的闺蜜化身。

    《闺蜜之主》的主角穿越前本名叫周明瑞。

    乔安娜夏雨华生是乌贼的奥术化身。

    《奥术神作》的主角穿越前本名叫夏风。

    自己喜欢上自己,有什么奇怪的?

    自己和自己生自己,又有什么难理解的?

    福尔摩斯和华生的相恋其实并非完全由主神系统所操控的剧情,而是命中注定、有理论支撑的

    遗传性性吸引:

    幼年时分离,成年后才相识的亲兄妹、姐弟之间会出现强烈的性吸引,这是双方有着相同的遗传基因,并且没有共同成长,缺乏亲缘检测机制所导致的。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韦斯特马克效应:

    两个童年共同长大的儿童,在成年后通常不会对彼此产生性吸引,无论有无亲缘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小说、动漫中青梅竹马敌不过天降少女的科学解释。

    福尔摩斯和华生虽然在这个世界中的肉身没有亲缘关系,但他们来自同一个故乡,同为地球人的文化基因自会相互吸引;而他们的灵魂甚至本就来自同一人,彼此之间的吸引可以说是字面意义上的“灵魂共鸣”。

    福尔摩斯最后会和华生走进婚姻的殿堂,每天甘之如饴地被骑在身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他对此是一无所知的。

    于他而言,没有什么作者化身,没有什么遗传性性吸引,这就只是甜甜的爱情而已。

    “汪!”

    在福尔摩斯身前撒欢跑着的,是他用序列4“发明家”的超凡能力制作出的机械狗,正遁着他身上蹭到的乌鱼子的味道进行追踪。

    “达尼兹的速度变快了,看来离孩子已经很近了!”

    虽然只是临时用一下的工具狗,但福尔摩斯还是给它取了名字,给发明物命名能让他有种鲜活的感觉。

    他加快脚步,追上了狗子。

    一人一狗前方不远处,已经能看到天空之城宏伟的阴影。

    突然,达尼兹一个刹车停下了脚步,四条腿矗得直直的,伸长了脖子抬头望天。

    福尔摩斯举起手杖,警惕地抬头看去,却见一个襁褓就这样笔直地朝着他掉了下来。

    眼熟。

    好像是我家宝宝……

    是我家宝宝啊!

    福尔摩斯二话不说,完全没有心思考虑是不是陷阱,纵身一跃抱住了襁褓,紧张地看去,却只见乌鱼子在襁褓中香甜地睡着。

    他稳稳地落地,看着孩子的睡颜,终于露出了笑容。

    这是他几个小时来第一次笑。

    笑着笑着,他突然觉得不对劲,骂了一句:

    “特么的,谁把我家崽从天上扔下来的?”

    然而,还不等他多享受下怀抱骨肉的幸福,还不等他多骂几句马子,达尼兹又放声大叫了起来:

    “汪汪汪!”

    这一次,达尼兹是向着北方偏西,发出了充满警戒的吠叫声。

    福尔摩斯一边轻轻摇晃着怀里的乌鱼子,一边远目眺望。

    只见一间残破的卧房居然在半空中快速向自己飘了过来,地板下森森鬼气将其平稳地托起,房间里则有一名少女躺在床上睡觉,床边冰帘漫卷,另有几人坐在地上瞅着自己,除了一名少年,其他皆是戴着面具,看不清面容和神色。

    其中一人站了起来。

    “是时候让你知晓这个世界的真相了。夏洛克福尔摩斯,侦探小说的滥觞,同时也是文学史上人气最高的侦探,就由你来做名著世界第一名觉醒的主角吧!”

    老司机宣言道。

    “还好你没说‘组织已经决定了’,蛤蛤蛤。”

    可乐傻乐呵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