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对冲 月影梧桐

第125章:全军出击(3)

    小琴,要你的话肯卖么?”

    小琴摇摇头:“我赞同玲姐意见,不卖!倒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你和我说的那个……那个……哦,是公司产品的战略矩阵需求……”

    常天浩笑着点头:“难为你们两个学这么拗口的名词,但我要和你们说,如果我遇到这问询,我的答复是卖!”

    “卖?”两人吓了一跳,异口同声道,“为什么?”

    “因为我们在一个商业社会中,归根到底可以估价,人家开口说买,不能直接回绝,那样太生硬。”常天浩笑笑,“要有礼貌地婉拒,就像有男生追你们,就算你不喜欢,也不要直截了当说不行,而要提个条件比如你年薪太低,什么时候年薪10万我可以考虑;比如你事业太差,什么时候你升职了我们再谈……这样不管谈不谈至少没伤害人家,甚至还提供了促进他进步的动力,将来他醒悟过来会感谢你。至于不醒悟的,正好也不谈……”

    两女啐了他一口,觉得这种想法真是匪夷所思。

    “那该怎么报价?”

    常天浩想了想,憋出一个数字:“3000万,给25%的股份。”

    小琴吓了一跳:“这岂不是说估值1.2亿?这怎么可能?”

    “你不能用简单的资产法,要学会用互联网思维估值。”常天浩举例道,“去年年底,以色列Mirabilis公司的ICQ被美国在线以4.07亿美元(包括直接购买的2.87亿美元和视表现而定的1.2亿美元)收购,此时ICQ用户数已超过1000万。换算成人民币大约就是33亿,每个用户值330块。而汇智世界现在有多少人?”

    “注册人数突破20万了!”

    “你算算值多少钱?”

    “6000多万?”

    “对啊,现在就值6000多万,再过2个月翻一倍很正常吧?那时候估值1.2亿出入不大吧?”常天浩小声道,“其实我就是不想卖,但话不要说那么难听,万一真有冤大头愿意来谈,你们好好接触,这可是大新闻,对推动公司知名度大有好处!”

    两女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小琴,你迟早要被这家伙带坏,我已被他带坏了。现在出门都是一套接一套忽悠。”王慧玲乐道,“特别是见记者更是满嘴跑火车,以前我多老实一个人呐!”

    小琴没附和这句评论,但从表情来看证明她赞同。

    投入工作三礼拜后,小琴迅速适应了公司节奏,虽然对具体互联网产业细节还一窍不通,但对日常行政工作已完全可以拿起,王慧玲将装修工程、网吧布置、服装形象店开设乃至办公室日常管理都交给了她,出门办事见记者、谈合作也经常带着她。

    有她在旁边帮衬,王慧玲算是从事务性工作摆脱出来,可更好地思考全局管理能力,而小琴则从一个只知道接收上级指令的小员工快速变成能调度手头资源进行经办落实的主管这是她的进步。

    “现在我再和你们谈谈战略矩阵需求……”常天浩道,“3月是公司全军出击的一个月,用各种各样的产品保持了连续曝光度,出一个产品,人家就知道是通天科技,出一个产品就知道是我们。从常理来说有点贪多嚼不烂,不够聚焦,但对互联网文化和产业矩阵而言,全军突击很有必要,能让我们有个很高的起点和平台。”

    常天浩办事从来不是单方面的,因为与汇智世界联手打通的还有TICQ和支付通。

    TICQ有个卖点是游戏互动,当你的游戏朋友上线后,TICQ会收到一条提醒你的朋友××××已上线!

    不要小看这条提醒,对当时习惯于跑棋牌游戏的人来说,和素不相识的网友一起游戏当然是一大乐趣,但和熟悉的人一起玩更是乐在其中,所以提醒和联系非常重要,免得双方互相傻等。

    在两个陌生而又有点想法、试图网恋的人之间这点更为重要,围棋、象棋过于严肃你不玩,飞行棋可一起玩吧?再不行还有五子棋和跳棋吧?再不爱玩还有接龙吧?总有一款游戏适合情侣间对战哪点不比干聊有趣?

    这对两个软件起到了迅猛的推广作用,一般棋牌游戏只有坐入对局室才可聊天,TICQ上线后,游戏与聊天紧密结合在一起,更不必说还有在线时间更长的《水浒群英传》,TICQ简直就是合作利器。

    支付通是打通电子商务的关键一环,让支付账户在潜移默化中建立起来:比如这次参加通天杯入围需实名认证;兑换银币奖品需实名认证;报名参加汇智世界围棋名人道场需要支付并实名认证……假如没有其他场景配合,光出台支付通让人使用不可能,有了其他场面配合,支付通推进就不那么令人诧异。

    这就是战略矩阵、联合发力的用意。

    按常天浩设计,通天令左手连着支付通那是电子商务,右手连着TICQ那是聊天社交,上游还有碧游宫各游戏和汇智世界,是丰富并吸引人进入场景使用的具体应用,当用户在里面接受完一站式服务后,整个互联网社区、生态和闭环就实现了。

    当然他现在还不能说这个,在发展壮大前必须用矩阵、业态联动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来应付媒体。

    计算出来的330块成本一个人头用于汇智世界当然过于夸张了,如果这个人头还包括支付通、包括TICQ,包括碧游宫游戏人群,那还贵么?

    显然不贵!

    所以他现在舍不得卖汇智世界,现在卖出去就是在割肉,卖一个汇智世界等于把其他打包客户也卖出去了。所以哪怕估1.2亿也最多只同意出让25%这只是给识货者的一个信号!试探的是诚意,不代表真实价格。

    你连这价格都不能理解,如何谈得上成为通天科技的战略投资者?而联众世界目前就是孤零零一个在线棋牌游戏,他的估值仅在于此。

    当常天浩在畅谈产品矩阵时,在遥远的深圳,腾讯公司内部也在议论通天科技。

    “波尼,市场出现了竞争者,通天科技发布了TICQ,人数增长很快……”作为技术专家,张志东一开始不关心其他公司,因为在OICQ前已有好几家汉化的ICQ公司,他都不认为他们是威胁,但等TICQ起来,到员工甚至周围朋友都谈论这个时,他感受到了具体威胁。

    波尼马笑笑:“我也看到了这个产品,我认为他们很有创意,虽然大部分功能与OICQ相似,但多了群聊功能,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学习。”

    “你不在乎用户竞争么?”

    “用户?竞争?”波尼马笑了,“中国这么大,难道只有一个OICQ?我们才几万客户,他们恐怕也就这么多,中国有多少人?十多亿啊!”

    张志东对软件运营比较敏感,他跑去观察了华军软件园下载情况,从2月10日到3月2日间,腾讯软件下载量近1万,公司发布了7个版本,几乎等于每2-3天一个,那是飞速发展的时期,速度大大超过预期波尼马原定3年的目标在三礼拜内就实现了。

    他们时不时跑到二楼那间网吧现场观察用户使用状况,当嘀嘀声从不知哪个黑暗的角落传出时,他们认为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太美妙、太陶醉了。

    但3月3日TICQ上线后,下载量就开始增加,等通天杯消息铺天盖地传开后,TICQ下载量猛增,增长速度甚至可达OICQ的5成,而这只是华军软件园的下载量,不包括官网部分。

    “我们官网的下载两几乎等于零,但通天科技官网下载很可观,比华军软件园多很多!”

    波尼马关注焦点还在技术上:“他们软件有1.2M,比我们大3倍还不止?”

    “最新版本有1.4M,下载并解压缩安装后展开更大,但我试验了下,他们官网下载速度飞快,用56k猫接入的下载速度能达到4K/s。”

    下载当然要看本地网络情况,但也不能忽视服务器端,腾讯就一台服务器,带宽也不够,所以下载速度伤不起,通天科技这时已启动4台服务器,光公司官网和下载界面就有2台,速度很大,用56k猫接入一分钟也能下载200k左右,1.4M也就是8-9分钟时间,相对OICQ不到5分钟的水平虽然还是慢,但却在可容忍的范畴内。

    波尼马点点头,他意识到问题在哪里:腾讯没钱这么烧,而通天科技向棋院赞助就有300万,两者肯定比不起。

    “群聊天会更加拖慢服务器的速度。”

    对这个提醒,波尼马没想这么多,他原来认为服务器撑到年底不成问题,加上新功能至少可以熬到9月份,他认为自己还有时间。

    他一咬牙:“我们也把群聊功能做进去,不管怎么样,技术上不能落后,只有好产品才有客户,想办法再加一台服务器,升级下用户体验!”

    张志东叹息道:“似乎也只能如此。”

    两家的暗中较量由此正式拉开帷幕……

    “康总,通天科技回复来了,他们倒很爽快地愿意引入战略投资者,不过……”

    “不过什么?”

    “价格开的很高!”

    “很高?1000万?2000万?就算再高,也有个确切数目吧?”

    “3000万!”

    “确实有点高,不过可以谈嘛,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但3000万不是全部股份,甚至也不是51%控股权,只是25%的战略投资股份。”

    “25%?”康总皱了下眉头,显然对这数字出乎意料,更对这做法没有料到。

    “你有没有说清楚,我们并购过程中不要房子这样的固定资产?他们那个通天大厦可剥离出去……”

    “说了,对方也表达得很清楚,不含固定资产,只包含汇智世界拥有的知识产权、软件环境、配套服务、互联网经营许可、服务器线路和相关人员及用户资料和数据,不包括其他任何固定资产……”

    “那为什么要这么贵?毫无道理,简直乱来!”

    “对方说美国人并购ICQ的代价折算下来每个用户价值330元,目前汇智世界注册账户将近20万个,他们有信心在通天杯结束后扩展到40万个以上,按300元一个用户定价就值这价格。”

    “嘶!”康总被噎住了,听上去就觉得不对劲,但好像从逻辑上反驳又没有明显错误,很不高兴道,“别说3000万只能拿到25%的股权,我就是重新建设一个在线棋牌网站并收获50-100万用户也用不了3000万!”

    “我在电话里也这么表达了,不过对方说他们与联众不同,汇智世界账号后面还连带拥有通天令、TICQ、支付通等账户,彼此间相互打通,获取一个真实账号就等于拥有多重账号,用户在互联网社区内粘性更好,所以价值更大,价值还在ICQ之上……”

    “那也用不了3000万!”

    汇报人耸耸肩表示对此无能为力:300元一个人的价格可以砍,但如果承认这种估值逻辑,哪怕就是砍到30元一人,估值也最终会超过1200万,这大大超过心理预期。

    “先不要和通天科技谈了,尽可能把联众拿下来,我要控股权!”康总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几个年轻人,以为有点成绩就可以漫天要价,简直在侮辱我的智商,等等……”

    他忽然停顿下来,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笑道:“对方不一定就是不诚心或者愚蠢,他们只不过在借势宣传自己,他们可借势,我为什么不可以借?”

    “您是指?”

    “通过其他渠道把消息透露出去,让联众知道我们不仅在接触他们,也在接触汇智世界……后者是目前国内在线棋牌综合网站第二名,且明显势头更猛、实力更雄厚,联众要想不被超越,必须重组合作,目前有能力也有意愿资助联众的,就只有我们。在拖延下去,一旦联众被汇智世界反超,他们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了。与通天科技这次接洽能反过来成为我们对联众施压有力的筹码!”

    “明白!”

    常天浩很清楚,这次业内试探性并购动机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