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风月

第一百六十三章 厨师王,我当定了!

    “是油。”

    哥布林微笑着,继续口吃说道:“我用、用了潲水油,用绿毛毒酒勾、勾兑的潲水油!”

    一瞬间,评委们错愕,旋即惊叹,鼓掌。

    “绝妙的搭配!”

    “出色的味道!”

    “可谓用心良苦!”

    很快,评委们放下空碗,擦了擦嘴,然后彼此看了一眼,河马开口说道:“可惜,不合格!”

    枯瘦男人举手,“三分。”

    独眼触手怪抬起牌子:“四分。”

    脸色惨白的半透明女妖摇头:“两分。”

    坐在最后面的一个巍峨黑影发出浑厚的声音:“一分。”

    十分满分制,竟然没有一个裁判给出了及格分。

    “不可、可能!”

    哥布林呆滞地摇头,踉跄后退:“我、我、我……”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问我们为什么刚刚会给出好评,对不对?”河马淡然地拿着丝巾擦着门牙上的银耳碎片,随意地吐了一口:“很简单,因为你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档次,看得出,花了大价钱,厨艺勉强说……及格吧。

    反正只要材料够好,什么破厨艺都能做得差不多,但有一点,你完全没有。”河马抬起一根手指,肃然说道:“在你的食物里,我感受不到你的心意!”

    他说:“你的料理中没有心!“

    “放、放、放屁!“

    哥布林大怒,接受不了这种扯淡的借口,竟然气的爬上桌子指着河马的脸大骂:“什、什么狗屁心意!什么狗屁的心!吃个破饭,难道厨师心情不好味道会不一样么!”

    “愚昧。”

    “浅薄!”

    “可怜……”

    评委们并不大怒,反而怜悯地看着哥布林,就像是看着井底之蛙那样。

    在最后面,那个神秘的黑影发出了冷漠的声音:“太愚蠢了,执着于表象,却忽略了本质……我问你,所谓的食物,究竟是什么?”

    哥布林愣住了。

    “答案,只有一个。”

    黑影抬起了一根手指:“食物,是存活的基础,是所有活物的需求,是生命中先天的需要和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正因为如此,它才被赋予了众多价值和寄托了众多的期望!”

    那黑影的声如雷鸣:“倘若品尝美好的食物是所有生物先天而有的渴求的话,那么,厨魔大赛所需求的黑暗料理,便是这最原始最古老而最残忍的恶意精髓!”

    “我们所需要的难道是帮厨一样的加工者么?是只知道按照菜谱来按部就班的机器么?”

    黑影环顾着四周反问,在观众们沸腾的咆哮中,他肃然说道:“我们所等待的,便是这灾厄和绝望所铸造出的精髓!我们所渴望的,便是能够让我们在咀嚼中尽兴的恶魔料理!”

    “而你,不合格!”

    就在黑影的所指之下,哥布林委顿地跪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可依旧心怀不甘:“我不服!凭什么说我的料理没有心!”

    他气得连口吃都好了,“我不服!”

    黑影微微摆手,示意上场的警卫退到一旁。

    很快,便有冷漠的侍从走上前来,放下了一个盘子。

    “这是上一轮参赛者所留下的余料,倘若你真得怀有厨师之心的话,便尝尝看吧!”

    哥布林愣了许久,看着面前破碎的巧克力千层,不可置信,无法理解这种东西怎么会超越自己的作品。

    可当它伸手捏起一块碎片,放入口中的时候,便愣住了。

    惨白的面色变作铁青。

    不可置信。

    如遭雷击,又仿佛得到了什么恍然的领悟。

    自呆滞中,留下一行浑浊的血泪。

    “为什么?”他仰天呐喊:“为什么我的儿子不是我亲生的!我究竟哪里比不上隔壁的地精……苍天啊,为什么!”

    流着血泪,他嚎啕大哭,哽咽着,猛然扯下了自己的裤腰带,缠在了围栏上,蹬腿把自己挂了上去。

    没过多久,就不动了。

    死了。

    槐诗呆滞地看着这一切,看到地上那一盘残存的巧克力千层,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们黑暗料理界的厨师之心这么厉害的吗!

    怕不是光明一些还可以延年益寿哦!

    可瞬间,他愣了一下,又反应过来。

    等等,延年益寿?

    这不就是炼金术吗?

    也就是说……

    瞬间,他眼睛亮了起来。

    而就在观众席上,乌鸦忍不住摇头叹息:“现在才反应过来,这孩子的神经究竟有多迟钝啊?”

    没错,在这所谓的厨魔大赛之上,做得难吃的食物只不过是表象而已。

    真正本质上的竞争,乃是源自料理者本身的恶意和黑暗。

    称之为‘黑暗料理界’,简直实至名归!

    而在这方面,你这一台负能量创造机……应该是如鱼得水那样才对! .

    随着时间缓慢流逝,十五分钟的时间一闪而过。

    选手们纷纷提交了自己的作品,或是成功晋升,或是一败涂地被扫出门外,迎接失败的恶果。

    渐渐地,到最后,场内只剩下了铁锅之前抱怀而立的槐诗。

    就在观众们不耐烦的声音里,槐诗掀开锅盖,抄起漏勺将里面煮沸的芋圆尽数抄起,倒在冰块,然后从冰箱里搬出了一大块冰块,双手展开,抓起两把菜刀噼里啪啦一阵乱剁。

    轰鸣声竟然连观众的倒彩都压制了。

    当无数碎散的冰晶飞迸之后,留在原地的,乃是四个大小均匀的冰碗。

    而被剁碎成粉末的冰粉,则堆在了案板上,形成了一座小山。

    河马忍不住逗笑了:“小年轻还挺有仪式感。”

    “反正都是失败的下场。”枯瘦男人毫无兴趣地收回视线:“冰沙这种东西,没什么新意。”

    几乎踩着倒计时的铃声,槐诗麻利地承装着冰沙,放好芋圆,然后撒上了奶油、巧克力酱和抹茶粉等等作料。

    四碗散发着凉气的冰沙就已经做好了。

    摆在了评委们的面前。

    女妖冷冷地看着他:“小鬼,如果你指望着那一手不入流的刀术想要拿名次的话,你可走错地方了……装模作样这么久,端一碗烂玩意儿上来,就别想拿分数。”

    “稍安勿躁。”

    槐诗后退了一步,露出微笑:“它还没有注入灵魂……”

    说着,槐诗右臂在胸前竖起,拇指食指无名指轻轻搓起,宛如跳舞那样地扭腰轻柔地搓动了指尖,一缕灰色的尘埃便从指尖簌簌落下。

    那姿态神圣地仿佛在祈祷一般。

    在评委们错愕的目光中,劫灰划过手肘,均匀地撒在了冰沙之上。

    瞬息间,无声地没入到了层层冰霜之中,仿佛消失不见。

    可转瞬间,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这一碗冰沙,不一样了!

    就好像,拥有了灵魂一样!

    “福报冰沙,请。”

    槐诗微笑着,引手说道。

    河马错愕了瞬间,很快,皱起眉头,拿起勺子,铲起了一勺冰沙,送入口中,表情就呆滞了期待。

    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直接端起了冰沙的碗,疯狂饕餮,到最后,甚至将碗都塞进了嘴里,咀嚼地嘎嘣脆。

    那清脆的口感和富含冲击性的味道瞬间随着味觉的同步扩散在整个会场之中。

    再无喧嚣和倒彩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都呆在了原地。

    好像被冰封了一样。

    脸色变得铁青,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到最后,渐渐失去血色,好像在漫长的苦行和劳作之中失去了力气,充满疲惫。

    “这是……这是……”

    许久,河马缓缓地抬起头,眼角落下一滴感怀的泪水:“啊,这种冷酷的冲击感以及满满的恶意,无法逃避的沮丧和悲伤……如同无止境的加班和苦役一般,在自我欺骗而诞生的虚假鸡血里,身体渐渐被掏空……可内心中却忍不住涌现了一种奇妙的幸福感。”

    他拿起餐巾,缓缓地擦了擦眼角,恢复了平静,发自内心地评判道:

    “绝妙!”

    “精纯的绝望和恶意!多么纯粹的厨心!”

    枯瘦的男人吃了一口便没有再吃了,双眸之中却仿佛燃起了兴奋的火焰,令人不寒而栗:“啊,仿佛能够看到一个996的上班族回到家之后看到陌生的男人躺在自己老婆床上一样!从愤怒到疲惫,到最后,选择了原谅……我竟然感受到了‘这不也挺好嘛’一般的解脱感。”

    女妖凑到冰碗的面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旋即仿佛磕了药一样地哆嗦起来。

    而冰碗,无声地融化为水。

    “哦哦哦,这种由厨师的内心直接流溢出的幸福感,太令人怀念了!”她抿着嘴唇:“通过冰霜巧妙地冲淡了它的烈度,可是却让这一份幸福变得更加的绵长……没错,这样的满足感,无愧福报之名,虽然手法稚嫩,可这一份创意却令人赞叹。”

    在漫长的寂静里,只剩下最后面传来的咀嚼声。

    那个庞大的黑影不紧不慢地品尝着槐诗的料理,一勺又一勺,慢条斯理,到最后,轻柔地放下了碗。

    在点出哥布林的缺陷之后到现在,他终于发出了声音。

    只有一个字儿。

    “可。”

    四个分数牌举起。

    七分、七分、八分、六分。

    初赛,通过!

    十六强的名单之上,再次出现了一个新的名字。

    槐诗,晋级!

    “招待不周!”

    槐诗一把扯下了身上的围裙,微笑着转身走向休息室。

    不同于十五分钟之前的茫然和不安,此时此刻,他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平静和信心,倘若要用语言来表示的话,那么大可一言概之!

    厨师王,我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