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风月

第三百四十章 狗咬狗

    或许是御剑术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感太过强烈了,巨犀瞬间了账之后,所有人都愣在原地,没有说话。

    死寂之中,只有一派高手风范的狼兽昂首站在原地,沐浴血风,拖着哈喇子,画风分外清奇。

    无人知晓只存在于意识之中的无奈对话。

    “傅依,你这么抢我人头是不是过分了点?”

    “哎呀,眼看它太近了,就忍不住掰了一下……”

    “下一个不准这样了啊……”

    傅依翻眼震声:“下一个我还抢!”

    “……行行行,都给你。”

    人生不易,槐诗叹气。

    反正人头惨遭被抢又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就已经习惯。

    现在的问题是……接下来再去哪儿找另一个?

    “诶!有人么?”

    他仰头,看向对面城头:“再来一个好不好?”

    沉默里,巨兽们冷漠地看着下面撒欢儿的哈士奇,没人说话。

    谁知道这破玩意儿除了叫做天翔龙闪的大宝剑之外,还有没有藏着一把叫做狗头龙闪的火箭炮啊。

    玩战术的心都脏!

    永世之战才刚刚开始呢,在没看清楚对面底细之前,谁都不愿意下去躺雷。

    于是,哈士奇越发地得意了起来,随口吐掉了嘴里的剑,伸着脖子喊了三声:“谁敢杀我?谁敢杀我?谁敢杀我!”

    铃铛里的傅依忍不住捂脸,“你还不如喊一声’吾尚有余勇可贾呢’……”

    “也对吼。”

    槐诗眼珠子一亮。

    人中赤兔,狗中吕布,自己如何就当不得吕布了。

    “小心这里叫做白门楼……求求你换个正常点的画风行么?”

    “可怎么他们都不下来啊。”

    槐诗叹息,环顾四周,在那些暗含冷意的视线里歪头想了想,忽然说:“不如我给大家表演个节目吧?唱首歌怎么样?”

    “够了!”

    在斜刺里的城头上,一只趴在边缘的琥珀鳄鱼终于忍不住了,张口说:“既然那边的丢人玩意儿不愿意打的话,干脆由我们这边来好了!”

    听声音,好像还是个霸气大姐。

    “丹妮,不要着急。”在城墙下面,缓缓升起的城门之后,有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就让老夫会会它好了。”

    伴随着沙哑的语调,洞开的城门之后,一个矫健的身影缓缓浮现,倒映着黄金一般的光芒。

    那一瞬间,槐诗愣在了原地。

    emmmm……

    这黄白分明的标志毛色,璀璨的短毛,还有卷起来的尾巴……竟然还是个槐诗的本家。

    “但话说回来,这不是个柴么?”

    巨大狼兽的表情抽搐了一下,瞪大眼睛,趴下来端详着这位颇为沉稳的老前辈:“你这个咋整的啊,老大爷?能不能给我也整一个?”

    老柴的表情抽搐了一下,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槐诗究竟是羡慕还是嘲讽。

    “那个……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吗?”

    槐诗眨巴着眼睛,抬起爪子:“晃来晃去,还真得挺可爱。”

    “够了!”

    柴犬大怒,苍老的语音里满满的都是克制不住的怒火:“你就不懂得尊重一下老前辈么?”

    “可你长得真得很可爱啊。”

    巨型哈士奇抬起爪子拍了拍他的狗头:“我们都是狗,让摸一下又有什么关系么?”

    崩!

    钢铁碰撞的尖锐声音迸发。

    槐诗眼前一花,只感觉到电光一闪而逝,脖子上的鳞片和甲壳就凭空多了一道深邃的划痕。

    升腾着电光的柴犬伫立在槐诗的身后,漠然的说:“下次的话,可不是这种打招呼的程度了,小鬼,拿起你的剑来。”

    好快的速度。

    槐诗愕然回头,端详着好像身披雷电之衣的柴犬:“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有技能啊。”

    是人是鬼都在秀。

    就只有自己除了随地吐痰之外什么都不会!

    是不是过分了点?

    他的尾巴一挥,带着锋锐棱角宛如长鞭的尾巴轻巧地缠绕在了剑柄之上,拔出,挥洒了两下,迸发破空的尖锐呼啸。

    这才是这把剑真正的用法。

    毕竟用嘴叼着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还容易淌口水,实在不符合槐诗预想之中的高手风范。

    就在泥潭之中,槐诗深吸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筋骨。

    鳞片宛如钢铁一般的摩擦在一起,火花迸发中,尖锐的声音此起彼伏,却无法盖住骨节伸展的低沉声音。

    柴犬微微愣了一瞬,好像是幻觉一样,眼前的狼兽好像又大了一点。

    这是哪儿来的怪物?

    喝风都能长个头的么?

    究竟是用了什么遗骨,几次蜕变之后才强化到这种程度的啊?

    一般来说,蜕变之后的巨兽们会根据遗骨属性的不同和自身的发展方向从而产生不同的特长。

    要么变大,要么变硬,要么速度变快,要么就具有种种源质运用的能力……甚至更诡异的念动力之类的力量随着特殊器官的发育也不是不可能。

    但哪里来了这么一个六边形战士?

    体格大得好像重卡,力量恐怖,体质强得足够抗住巨犀的冲击,甚至防御还夸张的吓人。

    刚刚它是准备趁着槐诗不注意,以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速度和雷电攻击直接割开槐诗的喉咙。

    可是一击下去之后才发现,这个家伙哪怕是最薄弱的地方都覆盖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鳞片,更不用说下面青灰色泛着铁光的皮肤了。

    完全就是一只金属铸就的巨狼!

    难道说……是某个创造主的手笔?

    柴犬心思电转,瞬间恍悟。

    倘若探索者是工具的话,那么创造主就是摆弄这些工具的真正掌控者,也是这一场魔女之夜主力的推动与破解者。

    真正同那一位缔造魔女之夜的创造主博弈的人。

    这些日子以来他不乏看到过被界外的创造主们进行过修改和试验探索者,其中有着诸多惨烈的失败品和在蜕变时就直接被深渊侵蚀凝固的怪物,但成功的人无一例外都具有着相当不可思议的力量和专长,远超其他靠着本能胡乱蜕变的探索者。

    倘若眼前这个家伙是哪个创造主所专门缔造出的代言人的话,倒也说得通了……

    “嘿,大爷……”

    在他耳边,突兀地传来好奇的声音:“你在想什么呢?”

    一瞬间,柴犬悚然而惊。

    远处的庞大狼兽竟然在瞬间破空而之,来到了它的面前,近在咫尺。

    好奇地歪着头,端详着他失神的面孔,令他毛骨悚然。

    为什么,自己会在临阵对敌的时候胡思乱想,竟然将敌人都忽略掉了……

    它迅速后退,迅捷如电光,重新拉开了距离,紧接着,猛然向前扑出在瞬息间,好像刺目的电光在虚空中勾勒出了一个尖锐的棱角,笔直地向前眼神,刺向槐诗的眼瞳。

    只要一击,就能够废掉这只破狗的眼睛!

    可是……如果我杀掉它的话,会不会引来创造主震怒?

    心中突然浮现的念头令他的动作迟缓了一瞬,紧接着,就好像撞在了铁墙上一样,尖爪剧痛。

    因为槐诗闭眼了。

    那样子,好像是苍蝇砸在玻璃上,就连一声轻响都没有……就连眼皮子的硬度都好像装甲一样么?

    它心中大惊,可身上的电光却越发地狂暴,再度向着槐诗发起猛攻。

    既然刚刚的速度不够的话,那就再加速……

    轰!

    飓风呼啸。

    未等柴犬所有动作,狼兽竟然踏破了空气,呼啸而至。

    哪怕没有雷电加速,竟然也死死地追上了柴犬的速度……

    怎么会,这么快!

    柴犬毛骨悚然,奋力发起反击,可心中却忽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今晚吃什么?

    不,今晚吃什么都无所谓吧?反正都是肉,不过是不是最近吃肉太多了不适合养生呢?偶尔也吃吃菜吧?但这种地方真的有新鲜蔬菜么?说起来,地底世界那群人不是搞了深渊植物和生物的结合么?不知道进度怎么样了……

    不对,为什么会想这些!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看到槐诗一个潇洒的转身,前腿蹬地,甩出自己的身体,连带着挂在尾巴上的那一把锋锐大剑!

    铁光一闪而逝,凄啸的风声如女妖咆哮炸响。

    柴犬狼狈的滚落在泥潭之中,惊险地喘息:刚刚只差一点,就被那一把比自己还要的大剑腰斩了!

    要是在外面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怕这种东西,区区钢铁……但这种纯度的钢铁究竟是怎么搞出来的,难道对面竟然也会冶金么?还是说用什么其他的办法?

    这里并没有煤炭啊,自己应该已经勘探过的,能够作为燃料的只有兽血和几种为数不多的含油植物而已,但那个家伙又是怎么搞出一身装甲的?他在作弊还是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办……

    轰!

    柴犬倒飞而出。

    在战斗中走神明显就是自寻死路,就连城头上的巨兽们都察觉到了不对。

    “怎么搞的,老李那个家伙不是考古队出身的么?”

    “好像不在状态?”

    “如果发挥的好的话,它的速度没有人能奈何得了才对。”

    “被压制住了?”

    “没注意到么?那个家伙恐怕也在使用念动力吧?”

    双月的话音一落,顿时一片恍悟。

    念动力本身就是这么恶心的效果,哪怕是作为灵魂能力在升华者身上出现的次数也寥寥无几。

    根据其本质的不同,表现方式也完全不一样。有的是为物体凭空增加一个矢量,而有的却好像是将意志从无形化作有形,凭空拉扯和运动,如是种种……还有更诡异和奇特的用法,根本防不胜防……

    刻意放大的声音也被城下的柴犬听见了,顿时老人心中一片紧张。

    如果运用得当的话,这么接近的距离就连自己的心脏都能够从内部捏爆吧?那个家伙好像没有注意到,不,究竟是难以进行如此精密的操作还是刻意的戏弄自己呢?

    不对,如果只是念动力的话……

    他的心思电转,忽然从无数涌动的杂念里扑捉到了一线灵光。

    这是灵魂攻击!

    他在控制自己的意识和想法!

    瞬间惊悚带来的迟滞令他慢了一瞬,紧接着,便在槐诗的利爪之下倒飞而出,口鼻中喷出了鲜血。

    重创。

    可肉体的重创却难以和心灵所受到的冲击相比,他的心中一片冰冷。

    一只近乎六边形战士的巨兽竟然还擅长灵魂攻击,太可怕了!

    哪怕死在这里退场也没关系。

    它必须告诉所有人才行……

    就在半空之中,它下定了决心,忍痛反转着,跃起,躲避槐诗的飞扑。双爪在它的背脊之上灵活撑起,跳跃,冲着不远处城墙上的同伴嘶哑呼喊。

    “大家听我说”

    柴犬瞪大眼睛,奋力咆哮,喊出了就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话语:

    “我们,都是狗!!!”

    「暗示指令·其之二」:你不可说出傅依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