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风月

第三百八十五章 出发之前

    “绝了!”

    傍晚时分,槐诗端详着候车室外面张贴的通知,目瞪口呆:“豪华列车也会晚点?”

    “只是晚点而已,又不是爆炸,总有一些大家都不想的事情会发生。”

    肩头的乌鸦淡定的说:“况且,如果真要准点发车的话,昨天人家就走了。你今天买票怎么来得及啊?”

    “说实话,我有一种这破车真得会炸的预感。”

    槐诗揉了揉眉心,推门而入,然后,感受到星辰号专属候车厅里那诡异的气氛。

    和预想中完全不同,没有和煦的气氛,也没有轻松的谈笑声,更不存在什么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一起出行的场面。

    只有一片彼此提防的一片肃冷。

    “这怎么回事儿?”

    槐诗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愣在了门口.

    十二个小时之前,在毫不愉快地决定了这一场临时起意的‘甜蜜’旅行之后,槐诗就拿出手机在天文会内部的app里请了假。

    顺带看到了他惨不忍睹的出勤率……这要是能扣工资的话,他明年的工资都要给扣光了。

    但槐诗不在乎。

    谁叫他口袋里揣着那么多净金,有钱了呢!

    出乎预料的是假期很快就批下来了,这一次金陵那边批假批得异常慷慨,哪怕槐诗在理由那边随便填了一个边境旅游,也足足给了十天。

    难道是考虑到槐诗刚刚出生入死整了一趟大活儿,特地给他放个假吗?

    这么一想,天文会也没有自己想得那么无血无泪,偶尔也是会体恤一下底层员工的嘛。

    然而,没过多久,远在金陵的柴菲就从微信上发了一个饭店的坐标过来。

    并附带了一个微笑的表情,问他。

    “可以请帮你批假的好心人恰个饭吗?”

    槐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可以请你把我刚刚对组织的感动还给我么?

    如果说槐诗对金陵分部有什么印象的话,那么绝大多数的部分都是来自于这一位自称好闺蜜但艾晴从来都没有承认过的大姐了。

    盖因这位大姐在划水一道的功力简直让人高山仰止,发自内心地尊她为最强。

    不但自己摸鱼,还能带着人一起摸,跟下本似的……就差开个摸鱼培训班,成为每个群的摸鱼提醒小助手了。

    最重要的,特别好说话!

    只要请她吃饭,什么流程上的活儿都好搞定!

    她发来的那家饭店人均倒是不贵,唯独从图片上都快满溢出来的热量让槐诗眼角狂跳。

    行吧。

    柴菲都不怕,自己替她操什么心啊。

    一单外卖下完之后,成功地得到了柴菲的好感度提升,还有不定期更新的摸鱼小贴士:年底是统计之月,统辖局的会计师们会迎来漫长的加班。

    而在那之前,请记得赶快把今年的预算花完……

    于是,槐诗毫不客气地公款预定了接下来现境所有的行程,动作娴熟,速度飞快,没有半分犹豫。

    直到订完之后,才察觉到旁边乌鸦的古怪视线。

    “嗯,怎么了?”

    “不,我只是在疑惑……”乌鸦摇头叹息:“以前那个清爽又正直的少年去哪儿了?”

    “我想想啊,大概是被一只乌鸦气死了吧?”槐诗翻了个白眼,看向她:“我们也正在寻找犯人,请问你有什么线索吗?”

    “没看到,可能是你找错地方了吧?”

    “是吗?”

    “是呀是呀。”

    ……

    如此,一夜无话。

    第二天槐诗大清早爬起来,拎起行李出门,开始了长达一天的赶路时间……先坐车去火车站,然后高铁去金陵,然后在金陵搭乘专门的地下线路,前往最近的公共边境‘石城‘。

    对,就是当初槐诗决定带着自己上司跑路的那个。

    石城作为一个大型的开放边境,内部的开发程度已经相当先进了,现境有得这里一样不少。同时,位置也处于大密仪的笼罩范围之内,安全和秩序有所保证。

    经过这些年不断的移民之后,人口数量也成功超过了三十万,几乎可以看成金陵的一个周边城镇。

    虽然少数普通人来到边境之后,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水土不服。但这么多年下来,不论任何状况都已经有了应对的措施和预案,不会出什么大事儿,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就能适应了。

    因此街道人来人往,看上去活力十足。

    和现境并没有多少不同。

    最显眼的差别……就是头顶那一片永远灰暗的无尽之海了吧?

    槐诗站在入口处,抬头看向头顶遥远的波涛和风帆。

    天地倒悬一样的荒谬错觉令他有些发飘。

    不论看多少次都适应不了。

    “真的不会塌下来么?”

    槐诗忍不住挠了一下下巴,满心忧虑。

    “虽然有点杞人忧天的嫌疑,但你可能还没有搞清楚,这里已经不是现境了……在这里的框架中,重力这种现象只是一组数值你明白么?”

    “……”

    “对,哪怕你能够看到头顶的无尽之海,但这也不过是通行框架中所显示出的相对位置而已。

    它确实存在于那里,作为一种因为深度变化而形成的介质存在于亚洲区域所有边境之间,但这只是一种现象而已就算它有一天会塌下来,也砸不到这个边境,就算会砸到,只要调整一下重力数值就可以轻易弹开。“

    乌鸦解释道:“况且,它存在的益处是多于弊端的多亏了这玩意儿的存在,才会有各个边境之间的航线和航班存在。

    好像欧洲那一块的地下高速、美洲的天空滑索还有俄联能够在铁雨中使用的巨大陆行都市一样……”

    看到槐诗依旧不解的样子,她忍不住摇头:“你就当作背景设定就行了,好像游戏里的动态贴图一样,不必深究。”

    槐诗恍然大悟:“你早这么说不就得了!”

    “不,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的契约者这么没有文化……”

    乌鸦叹气。

    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的鸟生不易。

    可惜的是,由于时间紧迫,没有机会去详细感受一下边境风情

    在匆匆地看了两眼之后,槐诗就打车前往了乘车卡上所说的乘车点一座样式看上去分外古老的车站。

    一路畅通无阻,连个检票的都没有。

    根据乌鸦的分析,就连这一座车站本身都是假设在这一座边境里的投影,好像海市蜃楼一样,存在于虚实之间。

    因为没有乘车凭证的话,恐怕连这一座车站都看不到,更别说进来了。

    而槐诗入站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超不专业的晚点通知。

    虽然槐诗能赶上车也是拜其所赐,但作为花了钱的尊贵顾客,看到这张通知还是难免不爽。

    太不专业了!

    “你要往好处想。”乌鸦在他耳边低声说:“总比限免强,是吧?”

    槐诗目瞪口呆。

    “这玩意儿都有限免活动的么?”

    “当然有啊,运营公司也是要恰饭的嘛!唔,倒不如说万古投资不差钱,偶尔也会发生这种事情来着。

    让广大往日趴在车顶的乘客也感受一下豪华列车的魅力,而且还有其他地方绝对看不到的留言簿,享受前所未有的乘车体验。

    虽然到时候乘车评价区会有很多‘一般货色’之类的留言,会令人感觉好得快就是硬气,你也没办法……”

    “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槐诗叹息一声,瞥了一眼候车室内部诡异的气氛:“还有……这究竟是什么状况?”

    在候车室内,一片肃冷。

    没有任何柔和的氛围,甚至没有一丁点大家出门去旅游的欢快气息。

    当槐诗推门而入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的人顿时齐刷刷地看过来,平静的神情中隐隐带着戒备。

    看到来者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年之后,大部分人都收回了视线。

    而剩下的一小波人则看向他的脸,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很快,其中有的人好像触电一样收回了视线,还有几个人眼神就变得越发危险和戒备了起来。

    好像将槐诗当作潜在敌人一样。

    ……刚刚进门就被大部分乘车同行的人讨厌了?

    槐诗一头雾水。

    这特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是不是对自己出名的程度还没有自觉?”

    乌鸦摇头:“像你这种有编制、有单位、有五险一金而且还有每年固定年假、年底双薪以及额外年终奖而且还上过电视的天文会走狗,简直人人得而诛之好么?”

    槐诗听完,感觉这群人讨厌的好他妈有道理。

    他自己都有点想要打自己。

    “总之,先找个位置坐下吧。”乌鸦收回视线,“再过几分钟,车也快到了,等上了车慢慢跟你解释。”

    槐诗环顾了一圈,

    发现装饰和陈列仿佛咖啡厅一样的豪华候车室里大部分地方都已经坐满了人,而槐诗又不想去和那些对自己有敌意的人坐在一起。

    只有角落里的桌子旁边还有一个位置,只不过那里还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槐诗。只能够看到他面前放着一碗面,椅子下面靠着一个用了有些年头的公文包。

    身着并不算十分高档的灰色西装。

    那也是唯一一个听见槐诗推门的声音没有回过头来看的人。

    他正全神贯注的吃面。

    好像享受什么美味一样……

    槐诗走过去,轻声问:“我可以坐在这儿么?”

    “嗯?”

    正在吃面的男人缓缓地抬起头来,令槐诗倒吸了一口冷气。

    吓了一跳。

    这扑面而来的油腻感、没精打采的麻木气息,好像随时准备倒毙街头的苍白脸色,以及醒目的黑眼圈……

    这究竟是加了多少班!

    明明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只有三十岁的样子,可是头发根子都已经有些斑白的痕迹。

    大哥,你是哪儿来的地狱社畜么?

    而看到槐诗之后,对面好像也愣了一下。

    似是错愕,灰西装的男人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又看了一眼他肩头的乌鸦,很快,便礼貌地拉开了一点椅子。

    “两位请坐。”

    连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挥之不去的疲惫。

    然后他继续低头吃面。

    吃得专注又香甜,慢条斯理地品尝,好像面前摆着的是什么绝世美味,能够吃二十四小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