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风月

第四百二十九章 外道王

    面对着满怀盛怒的牧者之杖,玛瑟斯,终于后退了一步。

    可他的影子却诡异的留在了原地。

    粘稠的鲜血源源不断的从影子中喷涌而出,紧接着一条条鲜红的血肉筋膜迅速生长而出,彼此交织纠缠在纯白的骨架之上,转瞬间,形成了一道人形的轮廓,背后骨质四翼展开,纯白的羽毛迅速生长而出。

    神圣的光环从它的头上升起,洒下纯白的光明。

    然后,照亮了一片血肉狰狞。

    就在那一具堪称完美的躯壳之上,五脏俱全、肌肉匀称,源质波动旺盛的燃烧着。

    可是从头到尾,却未曾有一寸皮肤覆盖。一切筋肉都鲜血淋漓的展露在光环的照耀之下,好像被什么东西凶狠的剥下的皮肤,只留下如此狰狞的模样。

    伴随着灰白的眼球迅速转动,两颗金色的眼眸亮起,看向近在咫尺的奥西里斯,筋肉分明的手掌抬起,五指展开。

    轰!

    无形的屏障在手指前方浮现,硬撼着牧者之杖的冲击。

    紧接着,剥皮天使向前走出了一步,抽取着双螺旋密仪洒下的血水,迅速生长,三步走出之后,已经化作了不逊色于奥西里斯的巨人。

    抬起覆盖着粘稠血水的双臂,猛然抓住了他钢铁的双腕。

    与钢铁角力。

    “不好意思啊,蝇王,我可没有时间陪小朋友做游戏。”

    玛瑟斯漠然地摘下了帽子,冷声说:“就让这一具人造天使·卡西莫拉尔陪你玩玩吧……我还有事情要忙。”

    那一刻,优雅的中年绅士骤然崩解,化作了无穷尽的黑色血水,朝着倒悬巨树席卷而出,瞬间无孔不入的将它吞没在其中。

    瞬息间,双螺旋水晶的碎片从空中如暴雨坠落。

    它们在迅速生长,疯狂增殖,形成纵横交错的长矛,裹挟着来自无何有之乡的恐怖加持,将玛瑟斯一生所缔造的定律和框架深深地楔进了存世余孽的躯壳之中。

    水晶的牢笼瞬间将存世余孽封闭在内。

    远方,副校长的手腕再次抬起,剪刀裁落,所有人的眼前一花,可紧接着又花了一次。

    崩的一声巨响,副校长手中的剪刀已经裂开了一道惨烈的缺口。

    远在深渊中的无何有之乡里传来冷漠的笑声。

    时序剪裁终究有所极限,有的时候甚至就连次序都无所谓,只要确保几个关键的阶段不会给干涉的话,结果就永远会站在他们这边。

    水晶囚笼的血水之中,玛瑟斯的面孔浮现,漠然地向着奥西里斯的方向看了一眼。紧接着便有无数双螺旋水晶从血肉天使的背脊之上穿刺而出。

    丝丝缕缕的光芒在其中涌动着。

    好像瞬间经过了漫长的时光,剥皮天使的血肉迅速腐烂,散发出恶臭,可从血肉之下渐渐显露出的兽面却越发的狰狞。

    它高高的昂起头,向着奥西里斯的脑袋猛然砸下。

    槐诗的眼前骤然一黑。

    感觉到恐怖的震荡从奥西里斯的传动感应中延伸而来,令他的口鼻中流下一行行漆黑的鲜血。

    只是源质反馈。

    槐诗就已经在如此庞大的体量之前支撑不住。

    归根结底,还是他这个驾驶员和奥西里斯本身的格位不相匹配,难以完全发挥出他的能力。

    腐烂的天使浑然无事的抬头,松开手,从腐烂的双翼之间拔出了一柄修长的骨刀,向前,猛然贯入了奥西里斯的腹部。

    槐诗的眼前再度昏花。

    头晕目眩,双耳嗡鸣。

    “槐诗,撑得住么?”别西卜紧张的声音传来。

    “别吵,烦死了!”

    槐诗怒喝:“区区撞一下你就要喊两声,我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吗?”

    “呵呵,这时候还逞强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别西卜说。

    “管那么多干嘛?”槐诗咽下一口铁锈味的血,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恢复了清醒:“乖乖看我表演!”

    又不是要死了,况且他死都死习惯了区区的头晕而已,简直是毛毛雨。

    在剧烈的痛楚之中,奥西里斯咆哮,不顾腹部的创口,竟然硬顶着腐烂天使向前开始了狂奔。

    “喜欢捅人?”

    槐诗端详着那一张腐烂的面孔,伸手按在腹部那一柄刺入躯壳的骨刀上,连带着腐烂天使的手掌一同抓住了。

    猛然握紧。

    破碎的声音迸发,那一只手掌连带着骨刀的握柄一同被捏成了粉碎。随手将腹部的断刃拔出,抛到了一边,槐诗抬起手,对准了腐烂天使的脑门。

    左勾拳!

    雷鸣呼啸中,腐烂天使巨震,无数破碎的腐肉飞起,展露出下面狰狞的兽面。

    踉跄后退。

    “来啊,兄弟!”

    槐诗握紧双拳,步步紧逼的向前:“咱俩练练!”

    右勾拳!

    轰!

    巨响之中,腐烂天使的两粒眼珠从眼眶中飞出,它抬起手,阻拦在了面前,无形之墙重现。

    而奥西里斯的牧者之杖再度抡起,对准了面前的墙壁,横扫!

    巨响轰鸣,虚空一震,无形之墙崩裂缝隙。紧接着,不等它开始修复,牧者之杖便再次砸落,在同一个位置。

    好像挥舞着球棒那样,槐诗粗暴地挥洒着奥西里斯这一份过于庞大的力量,丝毫不介意它带来的反馈和冲击。

    第三次,横扫而出!

    无形之墙分崩离析,恐怖的气浪扩散,牧者之杖砸到了腐烂天使的脑门上,在它的颅骨中砸开了一道缝隙。

    冥府巨人嘶吼着,踏前,脚掌向下践踏而出。

    将它的一条腿彻底踩成了粉碎,另一只脚死死地踩在了它的胸口之上,牧者之杖垂落,对准那一张疯狂扭动挣扎的兽面。

    “别动。”

    槐诗冷声说,“审判开始了,怪物。”

    在奥西里斯的手中,牧者之杖抡起,自动乱中稍微比划了两下之后,举至脑后,对准了腐烂天使的头颅雷鸣呼啸,挥洒而出!

    破空的巨响迸发。

    一颗破碎的头颅便已经飞向了无尽的深渊,再看不见落下来。

    好球!

    在原地,无头的尸首迅速崩塌,化作无数血水飞洒。

    而猩红的奥西里斯回眸,看向水晶囚笼中的倒悬巨树,狞笑。

    “你想要这个?”

    冥府巨人一步步踏前,践踏着群星号,手中的双杖缓缓的展开,“你怎么不早说,我来帮你……”

    在阴影之中,蜘蛛一样的巨兽猛然弹射而出,纠缠在了奥西里斯的身上。

    可紧接着,便被整个撕扯成了粉碎。

    只剩下几节残肢落在地上,被践踏成泥。

    奥西里斯步步逼近。

    “不要碍事,蝇王。”

    一只漠然的巨眼从血水中浮现,冷眼睥睨着那个渐渐走进的身影:“只是一具奥西里斯的残影,又能做得到什么?”

    “再怎么不识抬举,也应该够了”

    伴随着玛瑟斯肃冷的话语,在混沌之中,轩然大波再度迸发。

    在他们头顶深渊的黑暗中,有恐怖的光焰如流星那样迅速向着此处轰击而至。

    万丈刺眼的雷暴其中迸发而出。

    枯瘦的老者从天而降。

    赤裸着上身,浑身的肌肉宛如铁丝那样纠缠在骨架之上,佝偻又狰狞。

    三十六轮狰狞的漆黑光背高悬在他的身后,随着他的手指随意挥洒,天鼓动荡,凌驾于天崩之上数十倍的恐怖力量和雷光一同在这消瘦的躯壳中宣泄而出。

    曾经的受加冕者‘因陀罗’,再度显现在人世之间。

    可这一次他再不是天竺谱系中举足轻重的首领,而是被深渊染化凝固的‘外道王’!

    在来自黄金黎明的层层加持之下,只此一人就将四位天文会的五阶升华者死死地压制,尤有余暇的抬起另一只手,对准远方统辖局的战舰,打了一个响指。

    一道细若游丝的电光自指尖迸发,瞬间绵延千万里,笔直的贯穿了战舰,又向着远方的深渊延伸出了千万里。

    紧接着,恐怖的烈光才从那细细一线的雷霆中迸发,迅速膨胀,吞没了沿途的一切,在所有人的眼眸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残影。

    一击之下,彩虹桥位于边境的中转站已经被彻底击碎,哪怕备用舰正在迅速上浮,但依旧战场上的支援出现了短暂的空隙。

    最后,他回头,看向了奥西里斯的方向。

    瞬间,无数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槐诗悚然而惊,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死亡气息哪怕是隔着奥西里斯的装甲,依旧不寒而栗。

    他看到老者缓缓抬起的双眸。

    看不见眼白和眼瞳,只有一片盛怒的深渊雷光。

    当槐诗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槐诗。

    老者抬起一只手,在眼前结印,嘴唇无声开阖。

    “哞!”

    槐诗眼前一黑。

    感觉有一道雷霆强行塞进了自己的脑子里。

    隔着审判机装,外道王的神威毫无任何阻碍的施加在了槐诗的灵魂之上,令他的意识瞬间分崩离析,灵魂重创。

    恍惚之中,大口地吐出了鲜血。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奥西里斯仰天倒下。

    外道王面无表情的上前,正准备彻底决除后患,却听见背后玛瑟斯的声音:“跳梁小丑而已,放着不管也无所谓,况且……总要让欧顿留下点什么东西。”

    外道王漠然地收回了视线。

    “那就走吧。”枯瘦的老人挥手:“你耽搁的时间已经太久。”

    伴随着他的话语,一道宛如天梯的光芒从无何有之乡中飞落,笼罩在群星号之上,将水晶囚笼连带着里面的存世余孽,以及奄奄一息的腐梦锁定。

    拉扯着他们开始迅速上升。

    打包带走。

    于此同时,一只白色的鸽子好像迷路了那样,窜入了战场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