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风月

第六百七十三章 苦海无边·解脱自在

    他妈的,傻逼,你想做什么?

    走啊!

    座头市想要这样咆哮。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的话,他几乎想要用麻醉枪把这个蠢货射程筛子,然后狠狠的揍他一顿,瘫痪了最好,不要再惹上麻烦了,求求你!活着不好么?

    作为曾经的同伴,作为一见如故的挚友,他本应该这样做的。

    可现在,他却无法阻拦佐佐木的行为。

    作为武士,他甚至忍不住因这位友人的忠贞和坚定,而感到……骄傲。

    沉默里,座头市按住自己的刀柄:“既然是这样的话,让我……”

    “不。”

    佐佐木打断了他的话,轻声说:“接下来的事情,请你务必不要插手这是我的职责,是我的使命才对。”

    “……我知道了。”

    座头市不甘的颔首,递上佩剑:“那就用它吧,佐佐木,你配得上它。唯独这个,不要拒绝。”

    那是历代的盲剑客·座头市所持有的宝刀,被誉为与瀛洲的侠骨同存的名剑。

    在落入佐佐木手中的瞬间,被称为‘纯刃’的长刀便嗡嗡震颤起来,迸发低沉的鸣叫,好像在欢呼那样。

    此刻正是践行侠道、了断恩怨之时!

    久静的神情依旧平静,凝视着那一双充满杀意的眸子,恭敬而礼貌的颔首。

    “好久不见啊,佐佐木先生,真是……久疏问候。”

    “不是之前才刚刚见过么,久静阁下。”

    佐佐木撑着断腿上前,站在他的十步之外,轻声问:“何必那么虚伪?事到如今,也没有称呼‘先生’的必要了吧?”

    “您曾经可是我剑术的启蒙教师呢,称一句‘先生’并不过分吧。”那个年轻的武士眯起眼睛,忽然笑了起来:“您好歹是曾经效忠里见家的武士吧?有什么向我动手的理由吗?

    “因为你的臭味已经掩盖不住了啊,介错杀人魔!”

    佐佐木缓缓拔剑,平静的告诉他:“如果不在这里将你杀掉,任由你将里见氏毁掉,我一定会抱憾终生。”

    “这样有什么不好么?就连佐佐木先生这样的忠贞之士也会为了存续而放逐的家族,就这样被毁灭了,难道不好么?”

    久静耸肩,环顾着他化自在的狰狞盛景里见家隐藏在黑暗中不为人所知的丑陋面目,“这种只会藏污纳垢的地方,干脆毁灭掉好了。难道佐佐木先生你没有这样想过么?”

    “自从被流放之后,没有一天不这样想。”

    佐佐木坦然回答:“作为武士,对曾经的主家抱有如此的愤怨,我很羞愧,却无法克制这样的想法和心情。

    但就算是如此,我也无法忘记老家主曾经赐予与我的恩义。

    倘若你想要毁灭这一切,就请跨过我的尸体吧。我的生命是里见家赐予我的,那现在就让我将这一条生命在此偿还。”

    寂静里,里见久静的笑容渐渐阴沉,只剩下一片冰冷。

    “你已经不是里见家的武士了,佐佐木清正。”

    “无所谓,你在成为杀人魔的时候,不也放弃了里见氏的荣耀么?”

    佐佐木颔首,赞同的回答:“我觉得这样很好,非常好如今,只是两个无籍的浪人在这里决斗而已。”

    不论胜负,这都只是两条野狗之间的斗争而已。

    无损里见家的清名。

    就这样,抬起剑刃,对准了他的面孔。

    直到最后,佐佐木都为此而感到庆幸和骄傲。

    他说:“请拔剑吧,介错杀人魔!”

    那一瞬间,久静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当眼眸再度抬起的时候,就失去了往日用来掩饰的平静与笑意,只剩下死一般的漆黑和冰冷。

    褪去最后的伪装,属于恶兽的面目于此展露。

    染血的剑刃抬起。

    隔着地上融化的冰霜和干涸的血迹,凛冽的杀机升腾而起。

    再无需用任何语言去表达和述说,当下定决心的那一瞬间,便注定只会有一个结果介错杀人魔与浪人佐佐木之间,也只会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去。

    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可能。

    空气在剑刃的寒光之间冻结了。

    好像时间的指针停摆。

    世界一片静寂,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在迅速远去。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的幻影、口干舌燥的呻吟和心神紧绷的哀鸣、让人失魂落魄的奇香和撕心裂肺的恶臭都已经消失不见。

    纯粹的杀意将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尽数斩碎。

    所存留下的,只剩下眼中的彼此,手中的剑。

    明明短暂的不足一瞬,可在感官之中,却好像漫长的永无止境,化作宛如地狱那样的恐怖煎熬。

    直到烈光迸发。

    有暴虐的雷霆从天外呼啸而来,撕裂了他化自在的隔膜,狂乱的舒展身躯,扩散为通天彻地的炽热雷光。

    从天而降!

    重叠在一处的咆哮骤然迸发,混入了雷鸣的巨响之中。

    武士拔剑。

    跨越了漫长的距离,那激烈的对决在瞬间结束。

    恶鬼已然与武士交错而过。

    只有血色喷涌而出,从佐佐木的胸前。

    无坚不摧的纯刃从他的手中脱落,刺入了泥土之中。紧接着,猩红的洪流从胸前的裂口中喷涌而出。

    棋差一招。

    他慢了一瞬。

    胜负立判,生死以分。

    “没想到,最后来代替里见家讨取我的,竟然是一个连家名都没有资格宣之于口的野武士……”

    里见久静回过头,瞥着倒地的对手,嗤笑:“真可笑啊,佐佐木。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你吗你的剑术,从来不值一提。”

    他好像还说了什么话。

    可是佐佐木已经听不清楚了。

    熟悉的恍惚和困倦再次袭来,拥抱着他,想要将他拉入永恒的暗面。

    似乎有人在高声呐喊着什么,但是却太过遥远了,太过模糊。

    他渐渐的闭上眼睛。

    “站起来,佐佐木!”

    黑暗里,有肃冷有苍老的声音从耳边响起:“给我站起来,立刻!你要丢人现眼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

    老师!

    在那一瞬间,他终于回忆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自己究竟是谁。

    “我是……佐佐木,清正!”

    他睁开了眼睛,凝视着这个迅速昏黑和崩溃的魔境世界,凝视着敌人的背影。

    用尽最后的力气,撑起身体。

    破碎的魂灵焕发嘶鸣,带着血,从地上再度爬起,哪怕无法起身,依旧摸索、寻找着自己的武器。

    对决,还没有结束!

    “来啊,久静。”

    他说,“我就在这里。”

    久静的脚步戛然而止,缓缓回头。

    在那一张酷似狐狸的面孔上,原本嘲弄的笑容渐渐阴沉下去,恼怒狰狞。

    “真是阴魂不散……”

    介错杀人魔咧嘴,转过身来,神情就变的丑陋有疯狂:“这一次,我不会再忘记最后的步骤了,佐佐木。”

    踏着地上扩散的血泊,里见久静步步上前,抬起自己的剑刃。

    并没有震怒,也并没有任何的失控和轻忽。

    而是严阵以待,一心不乱,乃至全力以赴的去对待这个垂死的对手,不留下任何的疏忽与翻盘的机会,干脆利落的给予他最后的了断。

    斩断所有的苦痛和烦忧。

    哪怕佐佐木已经没有了起身的力气,就连他的样子也再也看不清。

    回光返照的瞬间已经逝去了。

    如今,座头市的纯刃就刺在血泊之中,他的手中连剑都已经没有了。好像预感到他的逝去那样,纯刃震颤着,发出隐隐的哀鸣。

    可佐佐木没有感觉到可惜。

    就像是久静说的那样,他的剑术,从来不值一提,也配不上这样的宝剑。

    甚至更早之前,他就已经一清二楚。

    “你是,朽木。”

    这是那位被誉为剑圣的老人曾经所下达的结论,最残酷的真相和最令人痛苦的结果。

    不知多少次,那个暴躁的老人怒斥:“为什么学不会放弃呢?偿还恩义的方式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吗!”

    “我想要追随在那位大人的身边……我想要像那位大人一样。”

    曾经的佐佐木跪在地上,大礼参拜,发自内心的祈求:“老师,请您原谅我吧请您,教导我吧!”

    可那位老人的双眼中,只有怜悯与遗憾。

    “佐佐木清正,你不具备天赋与才能。放弃吧,哪怕如何去努力,剑道都不会垂青于你。”他说,“想要赢,剑术和生命,你就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就算是这样,也无所谓吗!”

    应该如何去形容那一瞬间的狂喜和安宁呢?

    就好像一生的愿望得到了满足,所有的努力得到了报偿那样。

    看啊,这并非是绝路,这个世界多么的慷慨,就连自己这样的驽钝之徒也能够领受希望!

    他感激的流泪,不断的叩首:“实在是太好了……我终于能够不辜负那位大人的恩义与期望了……”

    漫长的寂静之后,只有悲悯的叹息。

    “那么,这就是我作为老师,能够教给你的最后本领了如何,舍弃自己的生命。“

    这是那位老人最后留给他的教导,此后所发生的一切,此后所领教的一切,此后所传承的一切,早已经铭刻在他的骨髓和魂魄之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二十年的苦苦修习和等待,不知道多少次痛苦到流泪和失禁的经历,在这一刻,在现在,终于迎来了报偿。

    那一瞬间,他抬起眼睛,凝视着近在咫尺的久静。

    露出笑容。

    自破碎的躯壳之中,有璀璨的光芒冲天而起。

    那是收束了二十年的光焰从魂魄之中爆发而出。

    有巍峨的虚影从他的残躯之中升起,展露不动明王的恐怖威严,双目之中燃烧着肃杀的火焰,随着他的灵魂一起。

    凝固的时光里,浩荡奔行的流光收缩为一线,熔炉之中的意志和决心化作钢铁。逆转生与死的界限,搅动天与地的轴心,森罗万象,皆尽碎灭!

    苦海无边·解脱自在!

    这就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拔刀!

    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