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风月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三件事

    半夜凌晨,铁王党的总会长大政光昭从梦中惊醒,听见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不好了,会长,不好了!”

    下属在门外高声催促,“丹波内圈的那帮杂种要打上门来了!”

    大政光昭陡然间从床上起身,先是愣了一下,再是愣了一下,最后又愣了一下。

    来不及披上睡衣,猛然拉开房门,死死地盯着门外匆忙的下属。

    “你确定?”斑驳的白发之间,一双阴翳的眸子绽放寒光。

    下属颔首:“十五分钟之前从混种同盟里传出来的信息,生天目当了会长,决心向我们开战,要让我们血债血偿!”

    “嗤!开战?就靠一帮杂种?”

    大政光昭咬牙,从牙缝里挤出声音:“真有你的啊老鬼!”

    沉默里,他没有说话,原本睡眠不足的苍白脸色却在迅速的涨红,额头的刀疤几乎渗出血来。

    早已经,怒不可遏!

    按在手下的门框都已经崩裂开一道痕迹,在震怒里焕发尖锐的哀鸣。

    并不是愤怒于对方胆敢发起进攻,而是愤怒于……竟然胆敢拿自己来奠定权威!

    “喂,酒井。”

    大政光昭垂下眼睛,冷声问:“我看起来就这么像是软柿子么?”

    酒井低着头,不敢回答。

    “很好,原本还说总无事令下达之后再去解决他们呢,既然他们胆敢送上门来,我也不介意早点送他们上路。”

    大政光昭抬头,语气森冷:“我这就去和上面联络,你去通知其他的人,大家都做好准备……”

    “今天就将这帮杂种,一网打尽!”

    二十分钟后,荒川家大门前,人潮汹涌,绝大多数混种同盟的战力都被紧急抽调在此处,一时间看上去人山人海。

    槐诗刚刚打开无通讯,就听见来自艾晴的焦躁声音。

    “槐诗,你们究竟在干什么!”

    “嗯?”槐诗茫然。

    “十分钟前,混种同盟出现了大规模异常动向,要和铁王党开战现在警视厅、京都道政府,甚至鹿鸣馆都已经被惊动了!”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他拍了拍额头,忍不住叹息:“那个老头儿原本看上去挺正常的,结果刚刚上位就喊着大家去火并……要我说黑社会火并不是很正常么?没必要这么紧张吧?”

    “你说呢?”艾晴回头看着桌子上疯狂震动的手机,抬起来看了看号码,烦躁的挂掉:“总无事令发布之前,京都是绝对不会容许这种大规模流血事件。如今混种帮派这么激进,只会让情况更糟糕!”

    “有可能打不过?”

    “你说呢?”艾晴冷笑:“铁王党从来都是某些公卿专门干脏活的黑手套,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多年屹立不倒?我刚刚收到消息,京都外围的陆上自卫队有不正常的调动痕迹了!”

    “等等,老头儿不才刚刚发布了命令么?”

    槐诗傻了,“怎么全世界的人好像都知道了?”

    天文会知道还能说是神通广大,毕竟天文会……可二十分钟不到,是怎么搞的全世界都收到明天头条的?

    “你觉得混种联盟难道是密不透风的地方?”艾晴冷淡的说:“不要过分高估极道的操守,里面做兼职的人可是不少呢。”

    原来如此……

    槐诗在一阵恍然之后,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神情僵硬起来。

    紧接着,就听见艾晴冷淡的声音:“说起来,同盟遴选的时候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

    “咳咳,没有,有我上阵,你知道的,一切正常。”槐诗干涩的回答。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没错!”槐诗恨不得疯狂点头增加那么一点信誉度。

    寂静里,艾晴垂眸,看着手机上弹出的简报,语气平静:“除了和生天目家的千金在一个房间里待了大半个小时之外……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瞒着我?”

    啊这……

    槐诗瞪大眼睛,几乎吓得蹦起来:“我什么都没有做!艾晴你要相信我啊!”

    “是吗?”艾晴的语气越发平静了:”看上去倒是不像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我……我要说我不但什么都没有做,而且还差点把她打一顿,你信么?”

    “……”

    在漫长的沉默中,艾晴揉了揉眉心:“槐诗……”

    “嗯?”槐诗还抱有一次侥幸。

    “我能理解你处于青春期,对女性有那么一些不足为人道的好奇和需求,但请不要说这种鬼话来骗我好么?”

    艾晴温和的安慰:“说到底,你乱搞的新闻也并不罕见,没必要不好意思,真的。”

    “我、我……”

    这世界上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多偏见和歧视,槐诗气的一阵发抖,几乎流下眼泪来。

    再然后,他就感觉到手臂一紧。

    就在旁边,‘梨花’小姐抬头对他娇羞一笑,忽然依靠过来。纤细的手臂伸出,挽住了他的胳膊,恰似小鸟依人。

    不知道惹来多少羡慕和嫉妒的眼神。

    可槐诗却已经欲哭无泪,绝望的闭上眼睛。

    死秃子给我滚啊!

    为了避免胸前接下来浮现一个小小的红色光点,他还想要再继续辩解,可频道里艾晴已经没有再说话了。

    隐约听见另一头传来嘈杂的声音,好像已经被混种同盟如此突如其来的行动搅的鸡犬不宁,顾不上再跟他聊有关在小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了……

    而依靠过来的梨花小姐则抬起手指,开始划拉着他的掌心。

    槐诗气得把他的手指给拍下来,可梨花小姐却叹了口气,手指继续在槐诗背后上写道:‘等会儿看我眼色行事’。

    槐诗眉头一皱,才终于嗅到隐约的不对。

    而柳东黎依旧不紧不慢的写道。

    小心……久我。

    久我?

    瞬息间,槐诗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抬起眼睛,瞥向前面正和生天目谈笑风生的久我家当主。

    嗅到了隐约不妙的感觉。

    很快,所有人员都已经整合完毕,紧接着,十几个五花大绑的人就被带到前面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

    有的鼻青脸肿,还有的,面如死灰。

    在他们之中不乏刚刚列席宴会中的人,还有一个之前坐在槐诗旁边的,更不用说原本落合家随行的下属,甚至连荒川家的不少人都已经被带了上来。

    “喂!生……会长。”

    荒川的神情抽搐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连我的人都被抓起来了?”

    生天目挥了挥手,很快,就有下属捧着一个箱子走过来。

    透明的塑料箱子里,装满了手机,监听设备,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发报装备,有的还带着体温和血。

    明显是刚刚扒拉下来的。

    甚至还有一个上面带着半截骨头,不知道是什么狠人,竟然把发信机藏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实际上,今天晚上叫大家过来,一共有三件事情。”

    死寂里,生天目苍介抬头说道:“第一件事,就是让大家认识一下,我这个老头子,从此之后就是同盟的总会长。你们之中有很多人没有见过我,希望有过这一次之后,将来不至于搞错。”

    “还有一件事,就是让大家认识认识他们,这位大家可能已经很熟悉了的面孔。”

    说着,生天目走下了台阶,从下属手里接过一沓厚厚的资料,从每一个被捆着的家伙身旁走过,辨识着他们的面孔,将一本本证据和情报丢在那些苍白的面孔上。

    “这个,是愚连队……这个,是铁王党……这个很高贵,是警视厅大人物们的走狗……这个,是公卿老爷们的卧底……这个,哈,这个就厉害了,竟然是三面间谍,走钢丝的能耐很强哦……这个是俄联人的……这个,根本就是情报贩子啊……至于这个,嫌疑很大,不过我没有抓到证据,但既然身上有发报机,那么干脆一起吧……”

    在细微的雨水之中,生天目甩掉最后一本证据,抬起头来,环顾着周围面孔,告诉他们:“这些人,原本都是我们的兄弟和朋友,可现在,他们都变成了叛徒。”

    在生天目身后,沉默跟随的中年人抬起手,从怀中拔出了手枪,拨动保险。

    顿时,地上那些被捆绑着的人挣扎的动作更大,还有的人奋力呼喊着,嘴巴却被堵住了,发不出声音。

    但很快,下属抬起的手臂被生天目按下去了。

    “今天叫大家来这里,就是想要告诉你们同盟虽大,但是却没有一寸位置,给叛徒存留。”

    死寂之中,生天目从下属的手中摘下手枪,拉动了枪栓:“所以,请你们看清楚了。这并不是什么威慑,只是单纯的想要告诉你们……”

    他说,“如果有一天,我背叛了你们,大家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我。”

    黯淡的夜色中,枪膛里骤然喷出一缕火光。

    照亮了生天目的平静面孔。

    高亢的声音扩散。

    第一个人抽搐了一下,倒地,血色无声扩散开来。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那个老人面无表情的,挨个扣动扳机,中间没了子弹,又换了一个弹夹,然后再继续来过。

    直到最后一个人倒在地上。

    在寂静里,生天目回过头,凝视着身后的所有人,忽然厉声怒吼:“都听明白了么!”

    “是!!!”

    嘈杂的呼喝重叠在一处,宛如雷鸣那样扩散。

    在肃冷的目光之中,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齐声回应。

    于是,生天目满足的颔首。

    “那么,接下来说最后一件事情……”

    伴随着他的话语,骤然有不和谐的铃声响起,就在上方,所有人愕然相顾,最后看向旁边的久我。

    就在他怀里,手机在不断的震动着,发出单调的铃声。

    久我尴尬的低头,将来电挂断了,可很快,铃声又再度响起。如此执着……

    直到生天目挥手:“没关系,接来看看吧,说不定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呢?”

    久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通手机之后,正准备严厉训斥,却听见了另一头的爆炸声,还有枪声,乃至哀鸣!

    “会长!会长!生天目家疯了!袭击了我们的本部,现在护卫队已经全灭……会长!会长?”

    久我僵硬在原地,猛然抬头,然后,便看到了凑到眼前的漆黑枪膛。

    散发着灼热的余温和火药的气息。

    “听清楚了么,久我君。”在骚乱之中,生天目开口问道。

    久我的神情变化,渐渐扭曲:“你究竟在干什么!生天目,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吗!为什么袭击我?不是说要向铁……”

    “蠢货,还不懂么?”生天目冷淡的摇头,“那是我为了调走你们家的守备,随手说来骗你的啊。”

    “喂,生天目,你在干什么!”

    “等一下,不止于此……”

    其他几人瞪大眼睛想要阻拦。

    槐诗的下巴都已经快要掉在地上了。

    这一连串变化,简直让人目不暇接,一个瓜比一个大,根本吃不过来!

    这老头儿究竟要干啥?

    “虽然我们五人之间偶有摩擦,可原本是不至于到这种程度的,可惜……”

    在其他人惊愕的视线里,生天目漠然发问:“接下来的话,我只问一次,久我入间神城未来那个疯子,究竟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