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风月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屠杀

    悠扬的笛声未曾断绝。

    奎师那垂眸,沉浸在这天地妙相的演绎之中。

    绚烂的彩云和无数花瓣和光芒之间,那宛如幻影一般的身姿浮现在了天空尽头的霞光之中。

    仿佛海市蜃楼。

    明明映照在眼中,却不知究竟身在何方。

    或者说,无处不在。

    此刻,当【创世论·薄伽梵歌】领域展开,覆盖在无何有之乡,便从根源之中动摇万象。

    古老的讲述者,英雄之导师,伟业之纪录者,传说之缔造者,再度展现大能现在,仿佛同时有千百张口在传述所发生的事件,有千百双手精心的描绘着每一个瞬间,有千百种的观点和立场苛刻的分析着每一种变化,还有千百种截然不同的视角,在看待眼前的世界。

    并且让世界,变成自己眼中的模样!

    就这样,在奎师那的讲述、观看、品鉴之下,仿佛万花镜一般的瑰丽变化从这地狱中浮现。

    焚烧的火焰如此夺目,恰似湿婆之舞的刚健身姿,挥洒的鲜血是如此的鲜艳,仿佛阿修罗颈中流出的精粹。

    曾经神明和众魔交战时的场景接连不断的展现,又稍纵即逝,变换为另一番模样。

    强者们彼此碰撞,时而脚踏波浪狂潮,时而屹立万丈绝巅……

    就好像,手捧着无形的镜头,在这重新的表述中肆意的添加自我风格的表现和崭新的特效。

    在残忍的厮杀之中,漫长的街道就会变成了阴郁冷硬的黑白色彩,空气中的条纹一般的坏点闪烁,每个人说出的话语和咆哮都会在空气中浮现字幕。

    而当龙血军团在烈焰中冲锋时,光彩淌溢的场景就仿佛油画中的精细描写。

    巨兽在废墟之间翻滚时,撕咬时,就会好像陡然间被抛入特摄片的厂棚,一切都变得粗劣又简谱。

    大地崩裂,天空坍塌,洪流席卷,从粘土所摆成的城市模型中缓慢流过,在定格动画里展现出稚嫩而残酷的景象。

    而当爱德华威特同其他黄金黎明成员下达命令,重组防线时,彼此之间的动作就会残留在空气之中,贴上作为阴影的网点和,所说的话语在一个个大小的气泡中浮起。

    题材,风格,介质……世界像是一部实验性CUT片那样,不断的变化,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姿态。

    当那一双观测之眼俯瞰时,即便是冥府巨人·奥西里斯,在冲突和厮杀中,也会毫无突兀的变成古怪的二头身SD娃娃,同粘土人外道王对战在一处……

    变化,接连不断的变化。

    这便是战争。

    每个人都是主角,不论立场,每个人的故事都在发展,不论善恶,一个个角色和故事碰撞在一处,截然不同的风格便会碰撞出崭新的火花,染上不同的色彩。

    最后,交织成谁也无法把控的混沌之象!

    倘若仅仅是如此的话,那也不过是纤芥之疾而已,根本无足重轻,甚至不会让维斯考特多看一眼。

    充其量,表象和表现的变化无法改变本质。

    战争就是战争,死亡就是死亡。

    但是此刻,在观测者效应的叠加之下,每一次画风的变化现实施加微妙的偏差,令个体和整体之间的统和割裂,无处不在的干扰充斥了每一行定律和矩阵……

    这才是神创论的本质!

    在高维度的观测视角之下,无以计数的变量充斥了人世。

    再度揭露混沌的面貌。

    往日所习以为常的规则和定律此刻都有如泡影,在不同视角的观测之下,绝大多数定律都在无法完整自洽,所有的框架都出现了绝大的漏洞,即便是秘仪所施行的炼金术所带来的效果也被歪曲,无法精细控制……

    不需要战斗,不需要面对敌人。

    只要看,就够了。

    观看,讲述,传达。

    吸引一切色彩,扰动所有引力,黑天之眼遍照地狱,轻蔑的俯瞰着,见证一切。

    而就在大地之上,一道道即便是黑天之眼也无法动摇的漩涡,在无声的扩散。无色又透明,却歪曲了空气和光线,勾勒出了那风暴一般的轮廓。

    无形的风随着风眼的移动而呼啸。

    就像是一只只粗暴的手掌强行扯开了大秘仪的防御一样,为黑天创造出了绝佳的施展环境。

    柯洛诺斯行走在大地之上。

    面无表情的艾萨克们从时轴中走出,掀起崭新的风暴。

    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现实的巨大歪曲,时间上的庞大漏洞。

    即便是在无何有之乡的时间噪点区内,无法使用广域范围的时轴操作,但只是存在于此,就已经形成了一个个漩涡。

    只要存在,就是对无何有之乡的破坏。

    当他在一个区域里存在的时间够长,来自时轴之上的涟漪就会化为狂潮,将整个地区变成时间跨度之上的巨大漏洞。

    完全错乱的时序里,能够看到一个个凝固者惊恐的奔跑,平静的品茶,淡然的谈笑,愤怒的厮杀,然后在毫无规律的跳跃时光中无声的灰飞烟灭……

    而就在奎师那和克罗诺斯所创造出的混乱中,无可阻挡的黑色洪流在灵魂之间奔涌。

    仇恨狂潮在肆虐,分裂,扩散,在无数微妙的情绪变化之间跳跃,凭空汇聚,化为将一切意识尽数淹没,残酷的将凝固者溺死在了最绝望的深渊中。

    在漫长的时光以来,一直以教育机构的慈祥面目示人的象牙之塔,终于展现出自身传承自理想国的狰狞面孔。

    只是三人那毫无任何瑕疵的默契配合,就已经掀起了死亡的洪流。

    毫不留情的,扩散屠杀。

    以汝等之血,沃灌理想国之础,以汝等之尸骸,再造天国谱系之丰碑!

    而就在一道道惊天动地的余波之中,偏偏有一辆‘狗头牌泥头车’纵横来去,畅快奔跑,在无何有之乡中芜湖起飞。

    哪里混乱去哪里,哪里死的人少往哪里冲。

    拖着外道王,大放风筝!

    “傻逼了吧,爷会飞!”

    别西卜桀桀狂笑,浑然没有注意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和槐诗一个狗模样,在空中再一次娴熟的进行了紧急机动,险而又险的躲过了外道王喷出的那一道锋锐吐息,然后再度加速。

    扑向了拔地而起的堡垒。

    在刚刚奠定的防线之前,捏着【宝剑】之记录的爱德华威特抬头看着那从天而降的身影,面色骤然大变,瞬间惨白。

    你他妈的不要过来啊!!!

    轰!

    冥河装甲俯冲而过,焚烧的光翼扩散洪流,将堡垒点燃。

    而后宛如陨石一般从天而降的外道王,则将一切残骸尽数摧垮。只有在气浪中倒飞而出的爱德华无声的落下了两行眼泪。

    防线,又没了。

    赶紧他妈的毁灭吧,累了。

    可就在半空之中,他眼前一花,竟然再一次的回到了无何有之乡的核心之中。

    “接下来,防务将由在下来进行接管,维斯考特阁下希望您能够投入到辅助《格言与箭》的启动过程之中至关重要的反击就交托到您的手中了。”

    “等等?”

    爱德华未曾惊喜,反而震惊失声:“交给亚雷斯塔?维斯考特他疯了么!?我们的计划还没有到应用阶段!就要在这里消耗掉至关重要的成果?”

    “只是处于总体的考量。”

    愚者淡然回答,面对被当做消耗品和工具的命运,并无任何不满:“一切都是为了金色黎明。”

    在那一瞬间,崭新的辉光从无何有之乡中奔涌而出。

    原本千疮百孔的大秘仪副本竟然被那辉光所修补,重新支撑,再度运转,令失控的时序渐渐回归正常。

    在庞大的容器之中,沉睡的天选之人睁开眼瞳。

    其名为亚雷斯塔。

    天选之人中的珍贵完成品。

    其名为,【世界】!

    剧烈变化的画风竟然也迟滞了一瞬,在无以计数的事象记录所交织而出的宏伟投影之前,那个洋溢着金色,宛如黎明一般的未来。

    天选之人·【教皇】!

    再然后,一座座崩溃的城区被重新串联而起,重新统和万物,连接为一体天选之人·【塔】!

    ……

    二十二道截然不同的辉光彼此交织,笼罩了无何有之乡,宛如拔地而起的堤坝,强行遏制住了扩散的洪流。

    以自身为代价。

    在漫长的时光之中,研究,积累,成长,蜕变……无以计数的天选之人中遴选出了这二十二个可以称之为参照物、完成品的存在!

    被授予了塔罗之名号,冠以亚雷斯塔的称呼,此刻从珍贵的培养仓和保存库中走出的天选之人们,每一个具备着有成为统治者的潜力,甚至,其中已经有三位不久之前进阶统治的存在……

    而现在,这些珍贵的成果,在深渊中具备远大前程的作品,黄金黎明的心血结晶,却脱离了保存库,踏上了战场!

    在天国谱系所带来的恐怖压力之下……

    眼看着那一个个灵魂之中所激荡的火光,维斯考特就心如刀绞这简直同拿着实验室里珍贵的试作品去消耗挥霍没什么两样。

    涸泽而渔的挖掘潜力,以弥补如今的困难。

    但凡局势再好一点,他都不至于下达如此的决断,甚至做好了无何有之乡重创的准备可心理底线就是这么逐步退让和崩溃的。

    接连不断的惊喜突如其来,甚至在这之前谁还能想到,竟然会有一天,不知道哪儿来的一条狗东西用圣杯把无何有之乡切了一份经济试用装的小样,给牧场主去嗦一口……

    地狱之神本来就对一切抱有着绝对的食欲和贪婪,如今尝过了黄金黎明的味道之后,可不会说一句真不戳就完事儿。

    况且,即便没有牧场主雷霆之海、亡国、晦暗之眼、吹笛人……哪个又是省油的灯?

    必须及时止损,发起反攻,否则在接下来的诸界之战中丧失所有的主动恐怕都是好事了,一个重创的黄金黎明,又如何应对深渊内部的残酷竞争和蚕食?

    而现在,当外道王的追杀被愚者制止,去往别处支援之后,在拔地而起的封锁之中,奥西里斯漠然的凝视着眼前愚者的投影。

    “你好啊,槐诗。”

    在天选之人们的封锁中,愚者冷声发问:“我是否应该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还好么、吃了吗、饿不饿、冷不冷、少喝点、多喝热水、早点回家……为何总有人喜欢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话呢,愚者?”

    短暂的错愕之后,槐诗忍不住想笑,“你当然可以说任何你想说的东西啊,愚者,但结果不会改变,不是么?”

    “不,我只是,想要提前为你揭示命运而已……”

    愚者的神情依旧冷漠,或者说,刻入骨子中的杀意和仇恨早已经不可动摇:“或许你以为有了奥西里斯就能肆意妄为。

    可即便是欧顿,结局也只有灭亡……今日,你将在凌驾于你十倍以上的毁灭中,粉身碎骨!”

    伴随着他的话语,在他的身后,一个个笼罩在焰光中的身影升起。

    锁定了奥西里斯的存在。

    杀意刺骨。

    可在这稍纵即逝的寂静里,槐诗却陷入了沉默。

    茫然的,举起了一只手。

    “Emmmm……稍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

    槐诗犹豫着,好奇的端详着眼前的对手,难以置信:“你,难道说,很会打架么?”

    愚者沉默,眉头皱起,可神情之中却流露出了一丝迷惑和不解。

    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

    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什么离奇的缓兵之计。

    “啊,这个,怎么说呢,人有信心确实是好事没错啦。”槐诗叹息,无奈提醒道:“或许,你觉得你优势在我,因为你们胜我十倍。

    可是,问题在于面对我和奥西里斯的时候,作为对手,竟然只有区区十倍以上的差距?你对自己的自信心不是有点强到离谱了?”

    再忍不住,捧腹大笑的冲动。

    在来自对手的冷笑话中,驾驶舱里的槐诗的肩膀颤抖着,几乎快要笑出眼泪:“你究竟再做什么美梦,愚者?

    这完全就是彻头彻尾的劣势吧?!”

    那一刻,肃杀的封锁之内,终于无法控制奔流的怒火。

    一道道炽热的轰击撕裂虚空,轰然降下!

    毫不顾忌代价的,抽取着无何有之乡内的所有源质储备,二十二位天选之人,全力出手,倾尽了所有的力量,发起进攻。

    可在破灭的洪流之中,却有灼红的钢铁巨人逆着狂潮,宛如开辟海潮那样,向着天空升起,一道道光翼展开,收束,笼罩在装甲之上,化为肃冷的白衣。

    “放心,很快,你就会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

    钢铁巨神的手中,至上审判之刃再度展开,向着敌人们惋惜宣告:“你们会明白”

    所谓的‘力量’这种东西,被握在谁的手中时,才有意义!

    ------题外话------

    着实推荐一下我的学长妖龙新作《重生香江野性时代》。

    说起来,我大学的时候,学校里一共三个码字的。我还是扑街的时候,学长已经扬名立万,而学弟也已经久经江湖。这么多年过去了,学长成为了富二代,我成了中年肥宅,学弟的码字事业也一帆风顺,成为了大神,成功的拥有了自己的专版和死忠,嗯,在某个不可言说的绿色论坛……这学校风水真不错,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