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抬头 抚琴的人

845 最坎坷的难关

    我的声音怡然自得,语气轻松自在,显然已经确定真凶是谁。

    尤其是我的最后一句话,矛头更是直指项大少爷项彪,使得现场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项彪。项彪当然无比愤怒,

    用手指着我说:“你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

    我冷笑着,说道:“项大少爷,我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昨晚那一切,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包括最后出

    现的黑衣人,就是你假扮的!”

    听我这么说后,项彪愈发愤怒起来,一张脸都憋得通红,恼火地说:“张龙,你说话可要讲究证据,不要含血喷

    人!我怎么可能暗杀老三,二条都是我派去保护他的!”

    昨晚我就跟项海说过今天我要揭穿真凶,但是项海怎么都没想到我会指向他的大哥,所以就连他都急了,立刻说

    道:“是啊张龙,你误会大哥了吧,大哥要想杀我,怎么又派二条来救我呢?”

    四周也都起了一片窃窃私语之声,说我是不是想立功想癔症了,怎么连项大少爷都不放过,这不是想死都找不见

    地儿吗?

    项彪也是越说越怒,甚至直接朝我走来,说要把我当场弄死。

    就在这时,项长生突然怒喝一声:“够了!”

    现场立刻安静下来,连个敢大喘气的都没有了。

    项长生盯着我说:“张龙,自你来到我家,护卫老三多次,绝对算是有功之臣,我们全家都感谢你,但你绝对不

    能造谣中伤!你说项彪是杀人凶手,今天必须得拿出证据来,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我把饮血刀从背后拔了出来,冲着项长生说:“老爷,昨晚那个黑衣人逃走时,我曾无意中在他腰上划了一下。

    你可以看看项大少爷的腰,如果有伤,说明是他干的,如果没有,我张龙甘愿受罚!”

    听到这样的话,项彪显然有些发慌,脚步都忍不住往后退去。

    但是项长生手疾眼快,立刻奔到项彪身前,“唰”地将他衣服撩起,腰上果然缠着一圈纱布,还有殷殷血迹渗

    出。

    “彪子,怎么回事?”项长生的脸猛地沉了下来。

    四周也是一片寂静,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幕,项海都傻了眼,两只眼睛瞪得贼大。

    只有赵虎忍不住笑,躲在一边捂着嘴巴,我真想上去给他一脚,问他到底有什么好笑的,没看见我在这破案呢

    吗,能不能严肃点!

    项彪露出腰上的伤,这就是最直接的证据了,一百张嘴也为他辩解不了。更何况,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戳穿,根

    本没有预案,头上也直冒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却趁热打铁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项大少爷昨天晚上穿的那身黑衣还在房中!”

    项长生立刻摆了摆手,几个人冲进项彪的房间。

    不一会儿,几个人出来了,手中果然捧着一套黑衣服,就连黑布做的帽子都有,衣服上还有一处刀伤,正是饮血

    刀劈出来的。

    我为什么笃定项彪的腰上有伤,以及黑衣服就在他的房间?

    其实昨天我只是怀疑,不过晚上我让小三子去他房间摸了一圈。嘿嘿,小三子虽然找不到上品原石,却能清楚地

    看到项彪身上确实有伤,以及那套藏在床下面的黑色衣服。

    掌握了这些关键性的证据,今天再戳穿他就易如反掌了。

    铁证如山,项彪不承认都不行了。

    “儿啊,你都干了些什么!”项长生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怎么对自己亲弟弟都下得了手!”

    所有人都好奇这个问题,所有人都看向项彪,等待他的答案。

    包括项海。

    大家都知道项海想当家主,也知道项海每天跑去外面,就是想在项长生面前表现自己。可无论项海怎么争,他用

    得都是正当手段,从来没有害过项彪,可是项彪干了什么,他想杀自己的亲弟弟!

    可谓高下立判。

    众人都在等项彪说些什么,可是项彪什么都没有说,反而看向了我。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问题有意思了,我也是看《名侦探柯南》长大的人,每每柯南指出真凶的时候,凶手总会来这么一句,询问

    柯南是怎么看出来的,然后柯南就开始逼逼一堆,也是整集动画的精髓所在,大家最有兴趣的解密环节。

    没想到我也有今天啊。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也成了柯南,忍不住扶扶自己并不存在的眼镜,沉沉说道:“你做得很隐蔽了,不过还是露

    出了些马脚!昨晚你穿黑衣现身时,我和赵虎曾经联手去对抗你,结果不是你的对手,被你一招就破开了,可见

    你的实力之强!当你冲向项三少爷,准备下手杀了他时,二条突然又出现了。我和赵虎、二条整天都在一起,算

    是很了解彼此的实力了,二条也挺强的,但是我和赵虎联手,也未必不是他的对手。所以理论上说,二条根本挡

    不住你,但你还是被二条一刀给击退了我猜,你是担心二条认出你来!”

    项彪皱起眉头:“就凭这个,你就认为是我?”

    “当然不是。”我继续说:“其他偷袭项三少爷的人全都敢于露脸,只有你是遮了面的,说明你是我们认识的

    人,不敢以真面目来面对我们。还有就是,虽然你拿了钢刀,可你没有用刀的习惯,使起刀来仍旧像是长枪。种

    种迹象表明,你就是项家的人,再根据你的实力,不难判断你的真实身份”

    听完我的分析,项彪长叹了一大口气,显然认可了我的这些说法。

    “你真不是个东西”项海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并且握紧拳头,一步步朝着项彪走过去,“你明明想杀我,

    还在我面前装好人,让我去感谢你!我们是一奶同胞啊,我是你的亲弟弟啊,你竟然下这么狠的手,我是一定不

    会放过你”

    “够了!”

    项海还没说完,就被项彪一声厉喝给打断了。

    项彪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项海说道:“动动你的猪脑子想想,我要真想杀你的话,你还能活到现在吗?就

    像张龙刚才说的,以我的实力,二条怎么可能挡得住我?我不过是就坡下驴,佯装被他击败,留你一条狗命!再

    说,二条也是我派去的,我要真想杀你,他还会出现在现场吗?”

    “那你”项海显然有点懵了,不知道自己这位大哥到底什么意思。

    “我就是不想让你再去外面而已”项彪摇头,无奈地说:“杀手门有多可怕,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爸都未必

    是他们的对手!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你为了表现自己,仍旧隔三差五地到外面去,知道家里人有多担心你吗?我

    知道你想当家主,可你怎么争得过我!咱们项家一向尚武,一向都是功夫最强的人来做家主,这样才能护卫整个

    家族的安全,几百年来都是如此、从未改变!我什么实力,你又什么实力,难道你不清楚?

    可你偏偏不肯服气,非要用自己的短板来挑战我的长处。我这么做,不还是为了你着想么,我就是不想让你再出

    门了,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老爸得有多伤心啊!老三,你要想做家主,就努力练功夫吧,等你实力超过了我,

    老爸自然会选你的!你要天生喜欢做生意,那就去做,家族里的生意都交给你,我是不会妨碍你一星一点的!”

    说到这里,项彪又看向我。

    “还有张龙,你也别觉得自己有多聪明,你保护了老三这么多次,哪次不是我先提醒你的?我给你发过两条短

    信,提醒你有人要杀老三,你才恰到好处地救了他,我要真的想杀老三,你觉得你保护得了?你早和老三一起死

    了!什么担心二条认出我来,我直接不派他去不就完了,或者再狠一点,直接把他杀了,你和赵虎也都杀了,谁

    又知道是我?”

    项彪的话说完了,现场仍旧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都陷入沉思。

    项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也无话可说。

    项彪这个人啊,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爸,就是这么回事。”项彪抬头说道:“我就是保护老三,不想让他再出门了,才安排了这么多戏,说白了就

    是吓唬他。他是我亲弟弟,我怎么可能对他下手?我的话说完了,您要怎么罚我,随您的便,我没怨言。”

    项长生轻轻叹气,用手摸着项彪的头说道:“孩子,你做得很好,我怎么会罚你呢?你已经具备了一个家主应有

    的气度和手段,我很欣慰!”

    “谢谢,爸!”项彪红着眼说:“我只希望大家都好好的,您也长命百岁、身体安康!项家如今正遭受有史以来

    最坎坷的难关,大家团结起来一定能够扛过去的!”

    “你说得很好,非常好!”项长生的语气十分宠溺,显然很爱自己的大儿子。

    四周也都一片感慨,纷纷夸赞项彪天生就是做大事的料,项家真的后继有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站在一边的我,心里却非常的不是滋味。

    因为我总觉得项彪不是个好东西,这是我多年来行走江湖的直觉,但对他的所作所为,却又挑不出半点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