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抬头 抚琴的人

1053 救人

    说真的,哪怕放眼整个华夏,有资格叫“老叫花”这三个字的,一双手都能数得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老乞丐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我和程依依也忧心忡忡,因为我们听得出来,那是酒中仙的声音!

    杀手门,到底还是来了。

    皇甫江却乐了:“哈哈,老叫花,傻眼了吧,还不赶紧把我放了?”

    老乞丐看看夜空,知道酒中仙已经在附近了,沉声说道:“你俩先把皇甫江带回去!”

    我和程依依立刻一左一右,把皇甫江又送回屋子,重新将他绑了起来,这才走了出去。慕容云听到叫喊声也出来了,但又被我赶了回去,慕容家的下人也都被我驱散干净,他们面对酒中仙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安置好家里的一切后,我和程依依才重新站到老乞丐的身边。

    老乞丐也放声说道:“老酒鬼,你想干什么?”

    夜空之中又传来酒中仙的声音:“你不是说废话吗,我是来带皇甫大师回去的!老叫花子,春少爷可说了,念在你曾经是杀手门老臣的份上,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只要你乖乖把皇甫大师交出来,就当这事从来没发生过!”

    春少爷能做到这一点,确实挺给面子了。

    老乞丐沉默一阵,说道:“老酒鬼,你进来吧,咱俩好好谈谈。”

    酒中仙说:“也行,你先把周围的人都撤了吧,我也不想无缘无故伤人。”

    门口确实埋伏着不少道上和警方的人,也确实起不到什么作用。

    我看了老乞丐一眼,确定没有问题,才放声道:“都撤了吧!”

    过了一会儿,有脚步声响起,酒中仙果然走了进来。酒中仙还是那样,虽然穿得比较破烂,但比老乞丐干净多了,腰间还揣着个大葫芦。让我意外的是,酒中仙进来以后,并没先和老乞丐说话,而是先和我打了个招呼:“小南王,你可以啊,真是越来越有范儿了!”

    这可太让我意外了,要知道在这之前,酒中仙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过,每次哪怕在同一个地方,他也看不见我,都是我先说话,他才十分意外:“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我还以为酒中仙是说我刚才“一声令下,慕容家附近的人就都撤了”非常有范儿,刚准备谦虚下,酒中仙又说:“竟然敢惹战斧,还把金振华干掉了,实在让我刮目相看!”

    原来是这个事,我便说道:“都是我师父的功劳,我可没有起什么作用。”

    不算夸张,那天晚上要是没老乞丐,至少姑苏、扬州两地都会失守。

    酒中仙撇着嘴说:“可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师父有几斤几两,他哪有那个本事啊!”

    老乞丐愤愤不平地说:“老酒鬼,你不敢惹战斧,就别在这说风凉话!”

    酒中仙“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行行行,你敢惹战斧,你最有本事了!现在被春少爷开除了,你满意了?”

    老乞丐不屑地说:“开除又怎么样,搞得我多稀罕杀手门似的!”

    “你不稀罕杀手门,倒是别缠着我们啊,悄悄把皇甫大师绑过来算怎么回事?”

    得,又绕到这话题上来了。

    老乞丐涨红了脸,憋了半晌才说:“我和皇甫江好歹共事这么多年,就算我不是杀手门的人了,情分总还有吧,找他帮帮忙怎么了?”

    “你那是找他帮忙吗,你是直接把他给绑来了!”酒中仙不留情面地戳穿了他:“老叫花子,春少爷说了,你得罪战斧,日后肯定死路一条,让我们离你远一点哩!别废话,把皇甫大师交出来,否则我可要动粗啦!”

    老乞丐气鼓鼓道:“老酒鬼,你也不给我面子?我就找皇甫江炼个极品原石,十天半个月的事而已,你就不能给点面子?”

    酒中仙摇了摇头:“对不住,这面子不能给,我们现在不能和你有一丁点的牵扯!”

    老乞丐急了:“那你就滚,有多远滚多远!”

    “嘿嘿,今天不把皇甫大师救出来,我是不会走的!老叫花子,有本事你就打败我!”说着,酒中仙便拔出腰间的葫芦来,“咕咚咕咚”往自己喉咙里灌了好多的酒。

    “好,我看看你的本事有进步没!”老乞丐也把拐棍拔了出来。

    显然,两人又要打起来了。

    他们几个一见面就打,我们这些当徒弟的也习惯了,每次都说较量较量,结果谁都打不过谁。

    酒中仙举起硕大的葫芦,便朝老乞丐冲了过来,脚步歪歪斜斜、身子踉踉跄跄,正是醉拳的前奏。老乞丐也手持拐棍,毫无所惧地迎上去。两人很快交汇在一起,细长拐棍和酒葫芦撞在一起,“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无数火花也跟着溅出,这不是我和程依依第一次见他俩斗了,但每次都看得如痴如醉,高手交战确实精彩纷呈。

    照旧,两人谁也打不过谁,不仅仅是平级的关系,还因为两人太了解彼此,对方出什么招、换什么式,彼此心里清清楚楚,不会存在一点失误。

    这就是他们各自带了徒弟,想要举行“武会”来一拼高下的原因,单凭他们自己实在分不出来胜负。

    但也确实精彩极了,我和程依依正看得过瘾,老乞丐突然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们两个小王八蛋,光看着干什么,还不上来帮我的忙!”

    我和程依依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各持武器冲上去帮忙了。

    极品原石是给我俩炼的,我们必须得帮忙啊。

    我和程依依一加入战局,形势立刻发生改变,我俩当然不是酒中仙的对手,使出情意绵绵刀来也不是。但我俩的作用就是扰乱酒中仙,哪怕只能分他一点点神,就算是达到目的了。

    果不其然,我和程依依还没干什么呢,酒中仙的节奏就有点乱了,他想先把我俩打飞,再和老乞丐接着打。

    可想而知,老乞丐能不知道他想什么?根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酒中仙刚想干点什么,老乞丐的拐棍已经戳出,当场就给酒中仙的肩膀戳出一个血洞。酒中仙“嘶”的一声叫,噔噔噔噔往后退去,老乞丐哈哈大笑起来:“老酒鬼,就你这点本事还想救人,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酒中仙冷哼着说:“你不过是沾了徒弟的光,得意什么?”

    老乞丐仍旧哈哈大笑:“对啊,我就是有徒弟”

    “谁还没有徒弟?出来!”

    酒中仙一声厉喝,两道黑影同时急窜而出,朝着我和程依依奔了过来。

    竟然是赵虎和韩晓彤!

    原来酒中仙也带来了自己的徒弟,这回可热闹了。赵虎和韩晓彤也不敢不听师父的话,上来就跟我和程依依斗在一起。赵虎手持骷髅斧,和手持饮血刀的我斗着,韩晓彤则和程依依各持一柄匕首斗个不停。

    我和赵虎不用多说,前不久才切磋过,也是打个平手,我们对彼此都挺了解。

    让我意外的是韩晓彤,她和程依依竟然也能打个平手,多日不见进步可真大啊,不愧是酒中仙教出来的高徒。

    当然,不管我们怎么打,说到底只是演戏,我们怎么可能去拼命呢,无非是做做样子罢了。

    都是师命难违。

    另外一边,老乞丐和酒中仙又斗在一起,两人实力绝对不相上下,但是酒中仙到底受了点伤,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相斗,哪怕一丁点的失误都不能有,所以明显能够看得出来,老乞丐已经完全压制住了酒中仙。

    酒中仙仍在顽强抵抗,但还是回天无力,败象越来越明显了。

    酒中仙把赵虎和韩晓彤叫出来,也是指望他们帮自己的忙的,结果却和我俩纠缠不休,也是不耐烦地道:“行了,知道你们是朋友,别演戏了!”

    竟然被他看出来了。

    我们这边只好停下了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与此同时,老乞丐又抓住一个机会,“锵”的一下戳出拐棍,在酒中仙的另外一边肩膀上也戳出个血洞来。酒中仙又“嘶”的一声,噔噔噔地往后退去,面色显得有些痛苦,老乞丐顿时更加得意:“行了老酒鬼,快回去吧,就你这样还来救人,别丢人了!”

    酒中仙站住脚步,自个摸出止血药来抹着,摇摇头:“老叫花子,你也太幼稚了,你觉得皇甫大师这么重要的人,春少爷会只派我一个人来救他吗?我刚才只是和你玩玩,结果你还当真了啊?”

    听到这话,老乞丐的脸色一下变了:“还有谁来了?”

    “你觉得,能有谁啊?”酒中仙一脸嘲讽。

    真有脚步声响了起来,从前院一直到后院,人影渐渐清晰。

    宽袍大袖、身背长剑。

    “人皮大师”南宫卓。

    这一刻,我和程依依,还有老乞丐,心中俱是一寒。

    我们都知道,这次怕是留不住皇甫江了。

    看到老乞丐的脸色变化,酒中仙得意地笑了起来,语气中也充满得意:“我说过了,今晚我一定会把皇甫大师给救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