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抬头 抚琴的人

1251 角落的人

    毫无疑问,春少爷这个家伙再一次欺骗了我!

    他说他会让赵虎来的,但是赵虎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现在还在眉山。

    我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黑狼马上就要来了,赵虎却没有到,这不是玩我吗?我以为自己成了天阶以后,春少爷会对我高看一眼的,没想到他还是这样,他到底什么意思,想置我于死地吗,有这么恨我吗?

    我无法形容自己此刻心里的感觉。

    愤怒?恼火?

    有什么用呢,黑狼马上就要来了!

    “张龙?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赵虎还在电话里奇怪地问着。

    “没事……”我轻轻地说着:“我在额尔古纳处理点事,随后过去找你,就这样啊。”

    我强行压制着自己颤抖的手,挂了电话。

    我不能和赵虎说什么,赵虎远在眉山,知道有什么用,他也帮不上我,只会让他着急。

    还是得我自己处理。

    看我挂了电话,锥子同样疑惑地问:“怎么回事?”

    我沉沉地道:“我可能被春少爷骗了,他根本没叫赵虎过来……”

    锥子顿时大惊失色:“那怎么办?”

    胡图也很着急地看着我。

    我站起身,走到窗边一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是还没见到黑狼的身影。

    我转身问:“咱们现在有多少人?”

    锥子说道:“还是咱们那些兄弟,赤马会的基本都在医院。”

    胡图点了点头,表示锥子说得没错。

    我在心里略一盘算,感觉这样不行,还是拼不过黑狼,于是我当机立断地说:“咱们走,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完全没有把握,今晚不能和黑狼决战。

    锥子和胡图没说什么,立刻出门去叫兄弟们走,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大家就集合完毕了。我们众人匆匆下楼,不管去哪,先离开额尔古纳再说,黑狼一个人也掀不起什么浪来。

    我正这么想着,走到楼下,就愣住了。

    黑狼站在马路对面,手里持着一柄剔骨刀,正笑脸盈盈地看着我。当然,他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一嘴的獠牙着实让人感到恐惧。哪怕众人昨天已经见过他了,今天也还是忍不住的腿肚子打颤。

    我和锥子还能保持淡定,其他人都快要崩溃了。

    “他……他来了……”胡图哆哆嗦嗦地说。

    黑狼确实来了,来得真及时啊,就没见过他这么守信用的。

    我心里当然沉甸甸的,满脑子都在想:我该怎么办?

    看到我下来了,黑狼还是嘿嘿笑着,还将剔骨刀塞到自己嘴里,轻轻剔着自己的牙,挑出好多的肉丝来,看着真是恶心。

    黑狼一边剔,一边说:“张龙,这就是你的全部阵营啦?可真让我失望啊,上次那几个年轻人哪了,我可给了你一天的时间,以为你能把他们都叫来呐!我跟你说,最近我吃了不少贵人,实力可又涨了,还想一雪前耻,怎么没有来啊?”

    上次我和赵虎、锥子、程依依、韩晓彤联手围攻黑狼,这事显然让黑狼觉得耻辱,心里也憋着一口气,就等我们几个重聚,好能报仇雪恨!

    可惜,我让他失望了。

    就算我的计划能够实施,也只是来赵虎一个罢了。

    我的心中很慌,但面上还是强装镇定,笑着说道:“前辈,你可真守信用,这天刚一擦黑,你就来了?”

    “那当然,江湖上谁不知道我黑狼,说吃你全家就一定吃你全家……别这么多废话啦,你的那些小伙伴呢,到底来了没有,亮出来我看看?”黑狼一边说,一边看着左右,还以为我设下了什么埋伏。

    话说回来,黑狼也真是胆子大啊,就敢单枪匹马过来找我!

    难道他的实力确实有所长进?

    我反而有点庆幸赵虎没来了,要不也死在黑狼手上了吧?

    我沉沉道:“对付你,还用其他人么?就是我身后这些,也不用他们出场,我一个人就搞定你了!”

    说着,我便指着锥子和胡图说:“你俩,带兄弟们走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锥子和胡图明白,我这是故意支开他们,独自面对黑狼,省得他们也陷进来。可想而知,他俩当然不愿意了,刚想说点什么,我又厉声说道:“耳朵聋了?听不见我说什么是吧?都给我走!”

    胡图肯定听我的话,至于锥子,说到底,我也是龙虎商会的老大,是他的上级,真要对他下命令,他也得听。

    两人没有办法,只好带着众人离开,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地看我。

    至于黑狼,则气炸了,挥舞着手里的剔骨刀:“张龙啊张龙,我知道你突破天阶境了,连我徒弟王一飞都不是你的对手,也不枉白狼教导你一场,但你未免也太狂了!是不是不记得我昨天怎么收拾你了?”

    黑狼一边说,一边朝我走来。

    我知道自己不是黑狼的对手,但是也想多拖一点时间,好让锥子和胡图走,于是我又说道:“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别忘了,我是潜龙之体,今天的我已经不同往日!”

    黑狼“呸”了一声:“潜你奶奶个腿!昨天刚突破天阶境,今天就想更上一层楼,你他妈做梦呢?你以为入了天阶境,就跟坐火箭一样噌噌往上窜了?我告诉你,到了天阶,才是真正的寸步难行,单说天阶下品,就分一档、二档和三档,每进一档都是难如登天!更不用说天阶中品和天阶上品……老子和白狼算是江湖上公认的天赋异禀了,多少年前就是天阶下品,如今也不过天阶中品的三档而已!你昨天刚入天阶,今天就想和我一分高下,别说你是潜龙之体,你就是潜玉皇大帝之体也不行啊!”

    黑狼知道的还挺多,对我说的潜龙之体也没感到意外,看来他昨天早就到了,全程围观我和王一飞战斗,眼睁睁看着王一飞死了也没有管。这么说,黑狼也没多疼他的徒弟,八成还急着吃王一飞的脑髓呐。

    至于天阶各品又分什么一档、二档和三档,我是一点都没意外,其实我在地阶上品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地阶也是分着档次的,像我昨天刚出凤凰山时就是地阶上品的三档,否则怎么能和准天阶下品的王一飞打三四十个回合?

    不过,黑狼竟然已经天阶中品的三档了,这倒是让我挺意外的,岂不是说他距离天阶上品,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我和锥子、赵虎联手,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啊……

    我越发庆幸赵虎没有来了,而且锥子、胡图也离开了,让我一个人面对黑狼就可以了。

    我故作吃惊地说:“前辈,原来你已经天阶中品三档了啊,那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之前实在低估了您?要不您再给我一天时间,让我叫些帮手?像你这样的大人物,应该会答应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如果黑狼能答应我,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可惜,黑狼并没有那么蠢,而且他也没有耐心。

    “去你妈的,老子昨天没有杀你,是在还你的那条命,你没有喊帮手来,怪老子喽?”

    黑狼骂了一声,脚步突然急窜,也就是一瞬间,人便来到我的身前,接着举刀就往我头上劈!

    在黑狼看来,我就是白狼的徒弟,但他一点不给面子,该杀还杀。

    我赶紧举刀就挡。

    但是可想而知,我一个刚入天阶境,顶多天阶下品一档的小虾米,哪里是黑狼这个天阶中品三档的对手!

    “铛”的一声,火花四溅不说,我的双臂震得发麻,刀都差点掉了,人也控制不住地噔噔噔往后退去。我在宾馆门口,这么一退,又退回到大厅里了,黑狼再次朝我冲了上来,我赶紧转身就跑,我又不傻,再打下去就是个死,干嘛还打!

    黑狼当然追了上来,一边挥舞剔骨刀还一边骂:“你觉得你能跑得掉吗?”

    我的心中叫苦不迭,我不跑怎么办,难道站在那里让你杀么?

    我和黑狼一前一后,在大厅里奔了起来,这个宾馆在额尔古纳还算高档,所以大厅也蛮宽敞。前台和服务生早就吓得躲起来了,整个大厅空无一人,耳听着身后呼呼风声,脚步声也越来越近,黑狼已经追上来了,随时都能对我劈下一刀!

    我的脑中嗡嗡直响,在心里谩骂着春少爷,就是那个王八蛋把我害成这样子的,明明答应了我,却又言而无信。同时又感谢他,得亏他言而无信,否则赵虎来了,也不知道能否斗得过黑狼。

    总之,心里还挺复杂。

    我没命地往前跑着,只是大厅再宽敞,也有到尽头的时候,再往前就是墙了,到那时候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这间宾馆的大厅不算奢华,但也摆了一些桌椅,可供客人休息。

    快奔到边缘时,我才发现角落坐着个人,正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在喝,一副闲云野鹤、气定神闲的样子。

    看到他,我愣住了,脚步也站住了。

    “你他妈的怎么不跑了……”黑狼骂着,也站住了脚步,同样一脸吃惊地看着角落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