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抬头 抚琴的人

1459 生死一线

    枪毙?!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两个字竟然是魏老说出来的!

    这个话宁老说没问题,毕竟我们有言在先,确实打了个赌,可宁老还没说话,怎么魏老就主张要我死了?我差一点点就以为,魏老是想以退为进了,故意这么说,让宁老给我求情,然后就坡下驴,放我一马?

    毕竟魏老刚卖了一个天大的面子给宁老,帮着宁老遮掩这件丑事,宁老怎么着也该投桃报李,跟魏老说一句“算了”吧?

    他知道我是魏老的人啊。

    但宁老并没说话,而是冷眼往我这边看着,显然巴不得我去死。

    魏老则手一扬,他的那几个守卫立刻走了过来,强行把我架起,接着就往外拖。

    真的要枪毙我啊!

    宁公子和石天惊都急了,想要为我求情,但又不知从何求起,毕竟我们确实有言在先,如果暗室里面没有萨姆,我是自愿死的!

    我被几个人往外拖着,众人也都纷纷跟了上来,我的脑子嗡嗡直响,我想不通,萨姆怎么不在暗室里面,根据手机定位,他明明在宁家的。就算没有办法具体定位哪个房间,可其他地方我都找过了啊,只剩这一个房间……

    怎么会是私生子的!

    我已经没时间考虑这其中深层的原因了,毕竟我马上就要死了,马上就有人枪毙我,我哪有时间考虑这乱七八糟的事!

    很快,我便被拖到门外了,在后院中,魏老的几个护卫将我架着,其中一人拔出手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众人围成一团,魏老背着双手,询问宁老:“现在就毙了他,你没意见吧?”

    宁老一边拉着佩蒂的手,一边冷冷地道:“没有意见!”

    宁老当然没意见了,因为我才将他这件丑事暴露出来,怎么可能为我说话。宁老这一开口,宁公子和石天惊更没有话说了,除了焦急地看着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魏老又看向我,冷冷地道:“张龙,我要毙了你,你有什么话要说么?”

    我立刻着急地说道:“有,我不服!”

    “你有什么不服的?”

    “萨姆确实是在宁家!”我咬牙切齿地说:“之前我用向大力的手机给萨姆打电话,定位清清楚楚显示就在宁家,古老头也知道这件事情,军方的定位系统是不可能出错的!”

    这些事情,其实我之前都跟魏老说过,但我死到临头,当然要拖更多的人下水,否则我死得也太不明不白了。

    我这话一出口,现场众人当然都很诧异,宁老和战斧勾结这件事情,肯定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哪怕是宁家的人。

    魏老冷哼一声:“可你也查过了,萨姆并不在宁家,你这是玷污宁老的声誉!”

    “那是军方的定位系统出错,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焦急地说:“有没有可能,萨姆在其他地方藏着,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没错,我虽然把宁家的每一处房间都查过了,但有没有可能,有些暗室不在明面,比如某个凉亭下面,或是人工湖的下面……以宁家的能力,做到这些并不困难。

    宁老立刻说道:“原来你是怀疑我和战斧有染,才潜进我家里的,我还好心好意,让石天惊保护你们娘俩,免遭何红裳的侵害!哈哈哈,我竟然被个年轻人耍得团团转!好,既然张龙还不信我,那这样吧魏老,你可以派人过来搜查,将我宁家翻个底朝天,发现任何一点和萨姆有关的东西,或是任何一点和战斧有关的东西,我都直接领死,绝无二话!”

    魏老摆手说道:“看你这说的什么话,难道我还不信你么?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你和战斧有染的……说到底,还是张龙这个家伙挑拨离间、搬弄是非,我将除掉萨姆的任务交给他,本身是信任他,结果他却找到你这来了,别说你忍不了,就连我都忍不了!快,把他毙了!”

    站在我身边的一个护卫,立刻开枪就要打我脑袋,但是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闪出,手持匕首朝我这边冲来。

    竟然是程依依!

    之前进暗室时,程依依没有跟进来,以她的身份也不能进来。她在院中等着,结果没等来好消息,却看到我要被毙了,她当然着急了,立刻扑上来想救我,但是现场这么多的高手,怎么可能任由她胡来呢?

    别说其他人了,就是按着我的这几个魏老的护卫,程依依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其中一人二话不说,抬腿就朝程依依的肚子踢去,我不知道魏老的这些护卫有多厉害,但程依依在他们面前一招都过不了,直接就被他们踹中,一个跟头翻到后面。

    再接着,一个护卫又冲上去,大概是把程依依当做刺客了,竟然朝着程依依的脖子掐去!

    “不、不!”我大叫着,立刻看向魏老,但魏老竟然没有什么反应。

    我明白了,为了修补他和宁老的关系,他要完全牺牲我了,毕竟和宁老相比,我只是个不值一提的角色!宁老只有一个,而除萨姆的人,魏老分分钟都能找出一大堆来。

    我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知道还能求助于谁,突然福至心灵,大声吼了一句:“宁公子!”

    “在,我在!”

    宁公子也惊醒了,他可是一直喜欢程依依的,看到程依依命在旦夕,立刻朝着魏老的那名护卫扑了过去。

    “住手!”

    到底是宁公子,魏老的护卫也得给他面子,立刻就停手了。

    宁公子扑到程依依的身前,伸手将程依依挡住了,回头对众人说:“这是张龙的女朋友,情急之下才冲动了,就放她一马吧……”

    程依依被刚才那一脚踹得不轻,捂着肚子趴在地上,脸色都无比的苍白,显然都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坚定地看着我,透露出愿和我同死的决心。

    宁老冷冷地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立刻给我让开,胆敢袭击魏老的护卫,就已经是死路一条,谁也保不了她!”

    整个宁家,甚至整个华夏,宁公子谁都不怕,唯独怕他爷爷宁老。

    宁老雷霆一喝,宁公子魂都快吓没了,身子摇摇晃晃,准备让开。

    “宁公子!”我大叫着:“我就快死了,求你保护程依依,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我这话一出,宁公子当然十分诧异地看着我,不光眼睛瞪大,嘴巴也长大了。

    程依依面色痛苦,却还吃力地说:“你有病吗,我又不是你的私有物,凭什么由你决定我是谁的女朋友?我今天就是要和你一起死,谁都拦不住我!宁公子你让开……”

    我还咬着牙说:“宁公子,反正我一死,程依依就单身了,你也拥有无限的机会……拜托你一定要保护她、照顾她!”

    我当然不想说这样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愿意自己去保护程依依、照顾程依依。

    可时局已经不允许了,宁老要杀我,魏老要杀我,每一个人都要杀我,我不愿意让程依依一起死,只能做此下策了。

    “你真有病……”程依依气得脸都白了,甚至话都没有说完,就“咳咳咳”地咳嗽起来。

    宁公子却咬牙切齿地说:“师父,您这说的是什么话,虽然我很喜欢程依依,但她毕竟是我师娘,我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不过你放心吧,我哪怕是豁出命去,也一定保证程依依的安全!”

    接着,宁公子又抬头对宁老说:“爷爷,您要杀张龙,我无话可说,毕竟是他有错在先……可程依依没错啊,她只是一时冲动,我求您放过她吧,求您了……”

    宁公子一边说,一边给宁老“砰砰砰”磕起头来。

    宁公子到底是宁老最宠的孙子。

    宁老淡淡地“嗯”了一声,说道:“那就放过她吧!”

    我刚松了口气,程依依却咬牙切齿地说:“张龙如果死了,我也不会独活,我会和他一起死的!”

    说着,程依依便手持匕首,朝着自己喉咙抹去。

    我是真没想到程依依会这么坚决。

    “不!”我冲她咆哮着,疯了一样想冲过去,但我动不了,几个护卫仍按着我。

    宁公子也是吓了一跳,伸手想去阻拦程依依,但他哪有程依依的速度快啊。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出,是石天惊扑了过去,他猛地抓住程依依的手,又一把将匕首给夺走了,急切地道:“程姑娘,你冷静点……”

    “放开我!”程依依大叫着:“我说过了,张龙如果要死,那我就和他一起死……”

    “咔”的一声,石天惊一掌砍在程依依脖子上,程依依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昏迷过去。

    接着,石天惊回过头来,面色凝重地看着我。

    我冲他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又喘着粗气冲宁公子说:“宁公子,以后依依就拜托你照顾了……”

    我是真的担心我死以后,宁老还不放过程依依,只能这么跟宁公子说。

    宁公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冲我点了点头,又长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