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抬头 抚琴的人

1460 我的遗愿

    我是真不知道事情怎么闹到这一步的。

    我本来信誓旦旦,确定萨姆一定在宁家的,军方的定位系统也显示了这一点,可到头来怎么成了私生子的狗血事件?魏老应该也很愤怒,大半夜把他叫到这里,冒着得罪宁老的风险为我撑腰,最后结果却让他失望了,他不是开玩笑,他是真的要杀了我!

    程依依昏过去了,现场没有人再闹事。

    宁公子和石天惊都无话可说,眼睁睁看着宁老雷霆大怒,哪敢再为我求情啊。

    护卫又架住我,将枪抵在了我脑门上。

    生死就在这一瞬间了。

    宁老拉着佩蒂的手,仍旧冷冷地看着我,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没有。

    魏老则朝我走了过来,来到我的身前,沉沉地道:“张龙,南王和春少爷倒下后,其实我并不看好你,是你自己主动挑起大梁,要求继续对付萨姆。我经过权衡后,发现你各方面的能力还行,就同意了你的请求。但你太让我失望了,竟然把脏水泼在宁老身上,别说他忍不了,连我也忍不了!现在你要死了,看在你曾经为我做事的份上,我就要满足你一些要求,如果你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尽管告诉我吧!”

    这应该就是魏老最后的仁慈了。

    我是必死无疑,但他愿意帮我做些事情。

    求饶也没用了,魏老显然打算弃车保帅,用我的牺牲,换取他和宁老的和平。

    我的嘴巴干涩,想说什么,嘴巴动了一下,没说出来。

    “要是没有,我现在就要杀死你了。”

    “有……”我赶紧说:“有好几件。”

    “说吧!”

    人在临死之前,脑子必定是混乱的,但我到底经历过许多事了,也不止一次在生死边缘徘徊过,比一般人还是要冷静些的。我稍稍捋了下思路,说出了自己的几个遗愿,也是我在临死之前最想做的几件事情。

    魏老听完之后,沉沉地道:“你这几个遗愿,实行起来都要时间,至少需要一夜才能办完。”

    说到这里,魏老叹了口气:“看在你曾经为我做事的份上,就给你一晚上的时间吧!”

    接着,魏老回过头去看向宁老:“你觉得怎么样?”

    宁老沉默一阵,点点头说:“可以!”

    这是魏老提出来的,宁老怎么可能不给面子。

    魏老又看向我:“好,我就给你一夜,你千万别玩什么花样,你是逃不掉的,明白没有?”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去吧,我就在这等你。”说完,魏老便对宁老笑呵呵道:“宁老,咱俩虽然经常见面,却很少能好好聊聊,今天倒是个不错的机会。来来来,咱们斟茶对饮到天明吧……”

    “好,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宁老将佩蒂交给家人,便和魏老一起进了房间。

    宁家人也渐渐散了,没人主动和我说话,一来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二来我进入宁家的目的不纯,没人愿意和我打交道了。现场只剩下宁公子和石天惊,还有躺在地上依旧昏迷着的程依依。

    直到现在才看出来,真正把我当朋友的是谁。

    我朝他们走过去,但是没和他们说话,而是蹲下身去,轻轻抚摸着程依依的脸颊。

    石天惊略有些激动地说:“张龙,你怎么能利用我和宁公子?还有,你怎么能怀疑宁老,他老人家怎么可能和战斧有勾结……”

    石天惊还没说完,宁公子摆了摆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

    “师父,不管你是怎么想的,现在应该能证明我爷爷的清白了……他和战斧真的没有关系!”说着,他的声音低了下来,“不过,我不觉得你利用我,毕竟是我自己主动拜师,也是我主动邀请你来我家的,自始至终你都勤勤恳恳地教我练功……”

    不等宁公子说完,我就打断了他:“宁公子,依依就拜托你照顾了。”

    有些事已经成了烂账,再说也没什么意思了,还是往前看吧。

    “为什么?!”宁公子吃惊地问:“依依已经没事了啊,你可以把她送回去了!”

    我摇摇头:“我还有其他事要办,没有太多的闲工夫。”

    宁公子无话可说,只能答应了我。

    我长呼了一口气,俯下身去在程依依额头上轻吻了下。

    再见了,我最爱的女孩。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想和你在一起。

    做完这些,我便站起身来,朝着大门外面走去。

    天城繁华,即便已经凌晨,也很容易就打到出租车,我第一时间去了某个高级医院,去看南王。

    我和红花娘娘行动之前,已经看望过一次南王了,可惜两次的目的不一样了。

    第一次是通知他,我们要对付剑神了。

    这一次,是来跟他告别。

    换上无菌服,进入ICU病房,南王照例还在床上躺着,虽然他的身体无比强悍,虽然他大半年就接了两根心脉,但还不足以醒过来、站起来。

    南王闭着眼睛,沉沉睡着。

    睡吧,他太累了,是该好好歇歇了。

    我走过去,拉过凳子坐下,接着便握住了他的手。

    “爸,我的行动失败了,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宁老要杀了我,魏老也护不了我,只能牺牲我了。”

    “我谁也不怪,只怪自己能力不足,虽然我直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不是一个萨姆,而是一个小孩……如果是您的话,一定能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吧。”

    “……”

    我絮絮叨叨地和南王说着,我知道他听不见,可就是忍不住说,是抱怨,是倾诉,也是告别。

    我本来不想哭的,都坦然面对死亡了,成者王败者寇,输了就得认罚,还有什么好哭的呢?

    可是说到后来,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下来。

    “爸,虽然我不是您的亲儿子,可是在我心里,您就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也永远只有您这么一个父亲!”

    “十多年前,您离开家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碎了,您不知道我一个人是怎么撑过来的啊……”

    “爸,我希望您能活着,好好活着……”

    “至于我,本来就不该在这个世界存在,要是没我的话,你和妈肯定还在一起……所以,死去才是我最好的归途吧……”

    我整个人都伏在床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曾经向命运抗争,哪怕天底下的人都不要我了,我也一个人坚强勇敢地活下去。后来我找到了爸爸,也找到了妈妈,还救回了二叔……我做了那么多事,却始终无法改变命运,到头来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哭有什么用呢?

    我擦擦泪,抬起头来,默默地看着南王。

    “爸,我走啦。”我说:“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样的,反正我……我……从来没后悔过做您的儿子!”

    说完,我便站起身来,又朝春少爷走了过去。

    我是来看南王的,不是来看春少爷的,他在我心里一丁点地位都没有。

    我快死了,我也不打算放过他。

    我来到他身前,又狠狠扇了他两个耳光,心电图又照例激烈地跳起来,但我已经不害怕了,我指着春少爷的鼻子,恶狠狠骂道:“你这个王八蛋,要不是因为你,会有今天这个结果?你这样的人,竟然没被萨姆打死,真是天理不容、天理不存!我不杀你,是因为我不想让我妈难过,但我会诅咒你,我也不希望你死了,我就希望你一辈子躺在床上,永远都做个活死人!”

    说完,我才转身出门。

    出门之后,我便给赵虎打了电话。

    别看现在已经很晚,但是赵虎不可能睡,二条他们也不可能睡,他们知道我去宁家抓萨姆了,大家都在等着我的消息。

    声音几乎只响了半下,赵虎就接起来。

    “张龙,你那边怎么样了?”赵虎焦急地问。

    我仿佛能看到赵虎那边,一大群人紧张地围过来的样子。

    “失败了。”我说:“没有抓到萨姆。”

    “啊?怎么回事?”

    “见面说吧。”我说:“你们在哪?”

    赵虎他们都在医院,因为今晚伤了不少兄弟,大家都在陪床。

    得到位置以后,我便打了个车过去。

    刚到医院门口,赵虎、二条、锥子、祁六虎等一大群人就围了上来。

    “张龙,到底怎么回事?”

    “萨姆为什么不在宁家?”

    “依依哪里去了,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我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我去看看受伤的兄弟们,然后再和你们详细讲吧!”

    因为没有抓到萨姆,说明今晚的行动全是错的,兄弟们也白白牺牲和受伤了,作为整个事件的总策划人,我当然有着难辞其咎的责任。现在想想,魏老要处死我也应该,我没有任何的怨言。

    龙虎商会和飞龙特种大队的兄弟都在这间医院,我一个一个地看过去,看到他们的伤,我的心中犹如刀绞。

    虽然人人都会犯错,可我这次的错实在是太大了。

    看完众人,我才回到了走廊上,大家都围着我,等我述说今晚的事。

    我长呼了一口气,道:“从今天起,我辞去龙虎商会南门门主之位,整个龙虎商会由赵虎一人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