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抬头 抚琴的人

1888 功成名就,欢聚一堂

    我,五星级大帅?!

    本来,南王被授予五星级大帅,我还挺为他高兴的,结果转眼之间,南王又把勋章戴在了我脖子上,当然把我吓了一大跳。

    “这可不行……”我赶紧就摘勋章。

    “不,你行的。”南王按住了我的手,认认真真地说:“之前我们来米国时,一直以为没你也可以的,现在才知道没你根本不行……或许没你的话,我们也能成功,但肯定不会这么顺利和这么快,你的到来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整个事件的过程中,你才是居功至伟、首功一件,这‘五星级大帅’的勋章,非你不可!”

    “爸,你开什么玩笑,你才是真正的领导者,整个过程都是你在指挥,‘五星级大帅’也是你的……”

    我和南王僵持不下,都觉得对方才更有资格接受这个勋章。

    看到我们互相谦让,布鲁斯笑着说道:“其实在授予‘五星级大帅’的勋章之前,我也很是犹豫,因为你们两个都是居功至伟……要不,交给魏老来抉择吧?”

    我和南王又都看向魏老。

    魏老看看南王,又看看我,一样笑了起来:“父子谦让,是我炎夏传统美德,既然这样的话……布鲁斯先生,你何不授予两块‘五星级大帅’的勋章呢?”

    两块!

    谁都知道“五星级大帅”的稀缺,老米才建立多少年,授予过多少人?

    我们都是华人,能够授予我们一块,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了,魏老竟然开口就要两块,连我们都有点听不下去……

    但没料到的是,布鲁斯比我们想象的大方多了,直接豪爽地笑了起来:“是啊,授予两块,不就完美解决这个问题了吗?我被关在地下三年,真是有点关糊涂了,得亏魏老提醒我啊!好,那就授予两块,一块给南王,一块给张龙!”

    值钱的是勋章背后的荣耀,勋章本身不值多少钱,所以另一块“五星级大帅”的勋章很快就做出来了。

    在全世界媒体的关注下,我和南王成了有史以来唯二被授予“五星级大帅”的华人!

    这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荣耀,更是全世界华人的荣耀。

    接着,布鲁斯又准备了宴席,邀请全世界两百多位领军人物参与,我们一干人也有幸位列席中。当然,我们肯定自己一桌,不会那么没眼力价,去和布鲁斯、魏老挤一起的。

    即便如此,来我们这边敬酒的也络绎不绝,全是各地的领军人和至尊。

    他们除了恭喜我们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自己那边还有战斧残留的踪迹,凭借他们本身的力量很难除掉,希望我们能够过去帮帮他们。

    我们当然不会拒绝,详细记录下他们的名字后,当场表示会派洪社的人过去,一定帮助他们全力铲除战斧。

    全世界两百多个至尊欢聚一堂,这种场景实在太少见了,一个不落、一个不少,这也是通往和平之路的起点,我们有幸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就连魏老都晃晃悠悠地朝我们走过来,举着酒杯说道:“各位,我为你们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我们也都纷纷站起,和魏老共同饮下这杯庆功酒。

    这一次,我们不仅彻底除掉战斧,还获得了“五星级大帅”的勋章,不得不说我也有点飘了,和魏老开玩笑说:“以后没有什么任务了吧?没有的话,我想回去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了。”

    “没了,必须没了!”魏老满面红光,笑口颜开地说:“这些年来,战斧就是我心头最棘手的麻烦,如今被你们解决了,包括香河、湾岛一系列麻烦,也都即将迎刃而解,你们立了大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功臣,回去以后完全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了。以后别说还有什么麻烦,就算是有,我也绝不会再劳烦诸位了……”

    南王立刻说道:“魏老,您也别和我们客气,还有什么麻烦的话尽管吩咐,能为炎夏效力是我们的荣耀。”

    魏老摇摇头说:“还有什么麻烦,能比战斧的麻烦还要大呢?像是其他的小麻烦,我自己就能解决了,各位都放心吧,回去之后安心享受生活,我也不敢给你们太大的保证,更不会承诺你们什么世代功勋,只要你们自己不作妖、不折腾、不犯法、不放纵,舒舒服服地过完这辈子绝对没问题!”

    这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

    我们几个都齐齐站起身来,举着酒杯冲魏老说道:“谢谢!”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又在米国停留几日,各自处理了下后事,就纷纷回国了。

    其实别人没什么大事,主要是我。

    作为洪社的总瓢把子,洪社的总部也设在旧城,肯定不能这么一走了之。好在现在确实没什么事了,也不需要再和战斧斗争,就连我也被授予“五星级大帅”的头衔,洪社诸人也是趾高气昂,在各城都能高人一等。

    洪社的众龙头当然也都纷纷回到各地,在各地巅峰的帮助下,一起铲除战斧的余孽。

    我也没有忘记万国豪和陈近南交代我的事情,知道洪社很多人都想到炎夏的土地上看看,就郑重地跟魏老申请了一下这件事。

    开玩笑啊,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了,东洋的东帝、老米的五星级大帅,还是炎夏居功至伟的大功臣,魏老怎么可能不给我这个面子?

    那些天,魏老还没有走,整天和布鲁斯泡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合作计划,世界第一强和世界第二强,合作的话简直天崩地裂。

    所以我找到他,说了一下这事。

    “不行。”魏老说道:“洪社的人不得进入炎夏,这是四九年就立下的基本政策,不是我说放开就能放开的!”

    “……”我当然一阵无语:“要这么说,我也不能进炎夏了?我可是洪社的总瓢把子。”

    “理论上来说是不行的……”

    “那你到底怎么个意思?”

    “你不能以洪社总瓢把子的身份去炎夏。”魏老认认真真地说:“你是龙虎商会的CEO,这个还是可以的。”

    我的眼睛顿时一亮:“那就是说,只要我在龙虎商会给他们安排个职位,他们就能进去了吗?”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听见……”

    魏老掏着耳朵,渐渐地走远了。

    而我当然哈哈大笑,终于找到了这件事的解决方法其实也不算是解决方法,关键还是魏老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当即以“洪社总瓢把子”的身份发信给洪社各地的龙头,告诉他们过几天去炎夏参加我的婚礼,顺便可以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去看一看。

    众人当然沸腾,甚至兴奋不已。

    后续操作,交给龙虎商会的工作人员就好,不需要我太多关注,他们能搞定的,不就是安排个虚职嘛。

    于是我也回到了国内。

    再次回来,心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之前完全是阴暗的、惆怅的,尤其是看到龙虎大厦贴着封条,心里那个痛苦和无奈啊。

    现在可好,龙虎大厦重新开放,甚至四处都贴满了喜字,也挂满了红灯笼。

    我们的集体婚礼也提上了日程。

    之前就准备结婚的,但是因为亚菲特的事情,众人又都去了一趟米国,现在总算是回来了,而且无事一身轻,再也没人阻挠我们。

    参加集体婚礼的,本来有我和程依依、赵虎和韩晓彤、二条和红云、锥子和杜小兰,以及南王和红花娘娘。

    其他人没什么,一切都还照旧,可惜南王和红花娘娘是个变数。

    据说红花娘娘已经答应重新嫁给南王,但是因为南王去了米国,还把红花娘娘给关起来,引得红花娘娘十分不悦。南王回来以后,亲自到囚城去接红花娘娘,还送了红花娘娘一辆上千万的跑车,也没赢得红花娘娘的原谅,反而被红花娘娘甩了一个巴掌。

    “想娶老娘,门都没有,开着你的破车快滚!”红花娘娘恶狠狠地放下这句话。

    但没关系,南王并没放弃,并且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仍旧每天缠在红花娘娘身边,希望用自己的一颗真心去打动她。

    渐渐的,红花娘娘肯和南王说话了,但还是不肯嫁给他,死都没有松口。

    我去劝也没用,反而遭到红花娘娘的威胁,说是别看我天玄境六重境界了,我要再敢废话,一样狠狠抽我。

    我当然就不敢再说什么。

    南王也无奈地对我说道:“没办法了,这次集体婚礼,我和你妈就不参加了,以后我们再补上吧,这次就单纯地祝福你们。”

    好日子越来越近,我们把能请的人都请来了,洪社的各龙头当然不用多说,还有东洋黑界的诸位弟兄,以及隐杀组和龙虎商会的人(杀手门就算了,也彻底消失了),甚至藤本父子和布鲁斯父女也都来了,魏老和其他老人也是必须要出现的,至于他们的子孙一代,八成也是要来。

    真可谓是欢聚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