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龙抬头 抚琴的人

1889 我是大功臣

    洪社众龙头早早就到了炎夏,他们以龙虎商会成员的身份,迫不及待地从各处坐飞机赶来,我们几个的婚期还早,所以他们报了个团,到各处去旅游了,先去看了看五岳,又去看了看长江、黄河,最后去天城看升旗,看到泪流满面。

    不只是龙头们,这个先例一开,洪社的其他兄弟,将来也都有机会到炎夏来,亲脚踩一踩炎夏的土地,亲眼看一看炎夏的风景。

    我也终于能够告慰长眠于地下的万国豪、陈近南,这件事我终于做到了,无愧于他们的信任和嘱托。

    他们暂且忙他们的,我和程依依有自己的事要做。

    我俩快结婚了嘛,肯定有很多事要忙,之前赵虎他们已经挑好了婚戒、婚纱什么的,我俩也得赶紧走完这一流程。

    陪女人挑婚纱真是一件麻烦的事,在我看来那些白花花的衣服明明都一样嘛,到底有什么区别呢,无非有的镶钻,有的没镶钻嘛。

    像是我挑西装,随便在某品牌店挑了一身就OK了,合身、舒适不就行了,能要多好看呢?

    但程依依就不行,试了一身又一身,每次都问我好不好看?

    我说好看,我老婆就是穿麻袋都好看。

    但她说我敷衍。

    我怎么就敷衍了,我说真心话还不行吗?

    没得法子,我只能陪程依依一件件地挑,挑了足足一个下午,程依依终于选中了最开始就试的一件。

    我真的是差点吐血。

    看着镜子里面美美的程依依,我也没有忍住,从背后轻轻将她抱住,接着轻吻她的脸颊。

    多么美好、幸福的一刻啊!

    但是我却看到,程依依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

    “你怎么了?”我轻轻问道。

    “我觉得我太幸福了……”

    我当然是满腹疑惑,皱着眉头问道:“幸福,怎么还不开心?”

    “我越是幸福,就越是想起别人的不幸福。”程依依说:“喜欢你的可不只有我一个啊,最终嫁给你的却只有我,让我觉得心里很是愧疚……”

    我很无语地说:“你也想太多了吧,喜欢你的也有不少,成功娶到你的却只有我,难道我也该愧疚一下子吗?我只觉得自己好幸运啊,谁也比不上我!”

    我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

    程依依却摇了摇头:“别人也就算了,可是古玲珑、金巧巧和慕容青青呢?当初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在山上给你立碑的时候,‘遗孀’那栏可是刻了我们几个人的名字,甚至当众发誓这辈子都不再嫁了……现在你又复活归来,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心里肯定很不甘心,八成也在埋怨我‘吃独食’吧?”

    “你管她们干嘛……”

    我还没有说完,程依依便转过头来,认认真真地对我说道:“老公,要不你把她们也娶了吧,让魏老给你开个绿灯,多娶几个老婆也没什么。”

    我立刻摇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想都别想,我只会娶你一个的!”

    “那怎么办……”程依依低着头闷闷不乐。

    我抓着程依依的肩膀,认认真真地说:“你真的是想太多了,我可从来没有承诺过要娶她们,而且这么久过去了,她们恐怕早就把我忘了,这时候应该有自己的新男朋友了吧!”

    程依依沉思一阵,说道:“那这样吧,我们亲眼去看一看,如果她们有新男友也就算了,没有的话必须要给她们一个交代,否则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我的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你准备给她们什么交代?”

    “到时候再说。”程依依道:“我现在还没想好。”

    程依依执意要去拜访她们几个,我也没有办法,只好陪着她了。

    我们连夜就出发,决定先去找金巧巧。

    目的地是蓉城。

    如今,我们的地位非同凡响,就像魏老说的,只要我们不作妖、不折腾、不犯法、不放纵,下半辈子保准可以活得舒舒服服。

    所以我们有私人飞机,而且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所有航线都得为我们让路。

    这些特权,不用白不用。

    那些又接到“航空管制”指示的人,对不住了。

    谁让我是大功臣呢。

    我们这些人重回炎夏,曾经的势力虽然都不复存在了,但在魏老的扶持下,我们的生意遍布各地,我们相继成立了龙虎商会有限公司、隐杀组有限公司,春少爷要是不失踪,“杀手门有限公司”也是跑不了的。

    而且,我们做得还都是垄断的生意,别人也不能来和我们竞争,不需要怎么费心,躺着就能赚钱。

    真应了魏老的那句话,舒舒服服地就能过完下半辈子。

    但是我们坦然接受,因为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我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而且一辈子可能都活在胆颤和紧张之中。

    就包括最近这些天,虽然魏老不断说以后不会再麻烦我们,但是我们谁都没有放弃继续磨砺功夫,只是进展都非常慢罢了。

    比如说我,自从到了天玄境六重后,就一直停滞不前了,毕竟通天丸起不到作用,也没什么机会让我发作潜龙之体,所以短时间内估计就这样了。

    好在这世上最后一个S级改造人也死了,暂时不用那么急迫地想要升级。

    至于赵虎和程依依,在通天丸的帮助下,已经相继晋升到了天玄境。

    顺利的话,罗子殇、红花娘娘等人也能晋升,不过大飞自从回国,就跟疯了一样四处撒欢,到处找人去玩、喝酒,没时间炼通天丸,好在大家也不着急,时间多得很呐,慢慢来呗。

    大家现在普遍吃喝不愁,也没什么新的挑战,所以都变得比较佛系了。

    晚上九点多,我和程依依就赶到了蓉城。

    我俩没和任何人说,一路潜行赶往金家庄园。

    虽然金巧巧帮过我好几次忙,但说实话我对她的印象不是太好,因为她也害过我好几次。金巧巧当然长得好看,大户人家的姑娘嘛,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又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什么名牌衣服、包包、化妆品都往身上怼,再不济去高国整的形,不好看也能变得好看了。

    但金巧巧再好看,我在她脸上也只能看到“心如蛇蝎”这几个字。

    也就是金巧巧后来帮过我们几次,否则金家庄园如今在蓉城绝无这个地位,我要想灭掉她不费吹灰之力。

    我和程依依都是天玄境,虽然一个六重一个一重,但要避过重重守卫和护金军,爬到金巧巧卧室的窗户边上实在太容易了。

    我忧心忡忡地对程依依说:“金巧巧好歹是个姑娘,咱们爬她卧室的窗户不太好吧?”

    程依依说:“那有什么,她是你老婆嘛。”

    “快拉倒吧,我看到她就想吐。”

    “哟,当初人家发烧,是谁用毛巾擦遍人家身体的?”

    “……你还记得这个事啊?早知道不告诉你了。”

    “你敢不说,打断你腿……”

    我和程依依一边说话,一边爬到了金巧巧的窗户边上。

    万幸,拉着窗帘,不需要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了。

    “走吧!”我对程依依说。

    我觉得自己像个下三滥的流氓,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嘘”程依依冲我比了一个手势,让我听里面的声音。

    我便侧耳去听。

    听到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声音。

    嗯……有点不可描述。

    女人明显是金巧巧,我和程依依都能听得出来,男人就不知道是谁了。

    不管是谁,都说明金巧巧已经有了男朋友。

    我冲程依依耸耸肩,意思是说看吧,我说得没错吧,碑上刻几个名字有什么用,人家也根本没有把这当回事啊,该怎么玩还怎么玩,只有程依依傻乎乎地将这当做誓约。

    什么终身不准再嫁,狗屁。

    得亏我没当真,否则我和魏子贤一样,绿帽子能绕赤道一周了。

    程依依也没辙了,只能准备和我一起离开。

    但也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男女也完事了,“啪嗒”一声点着了火,似乎是在抽烟。

    就听男的说道:“金……金姑娘,怎么样?”

    “还不错。”金巧巧满意地说:“挺好。”

    “真的?”男的激动地说:“那我们可以结婚吗,我喜欢你好久了!”

    “不行。”金巧巧斩钉截铁地说:“当年我在张龙的墓前发过誓,此生绝对不会再嫁人的!跟你玩玩还行,想结婚是门都没有!”

    男的悻悻地说:“张龙没有死嘛,现在是大名人啦,还是布鲁斯亲自授予的五星级大帅,听说最近也回国了,怎么没来找你?”

    “那无所谓,在我心里,他已经是个死人了,我也曾经嫁给过他……”金巧巧幽幽地说:“你就当是在和一个寡妇谈恋爱吧,享受这片刻的欢愉就好,就是别再提什么结婚了,我这颗心永远属于张龙!”

    “寡妇吗……”男的似乎更兴奋了。

    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趴在窗外的我当然听得满头黑线,这金巧巧整得还挺他妈贞洁和烈女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