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传奇 黑色炼金师

第三百七十九章 达芙妮的警告(第二更)

    一只猫头鹰,棕羽、头宽、短嘴……看起来是非常的平常。

    也就是平时学校用来送信的那种雕鸮。

    虽然它现在的姿态有些奇怪……

    一般而言,猫头鹰是一种具有很高魔法智慧的生物,它们可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样奇怪的动作,除非

    它其实是在送信!

    琼恩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着猫头鹰,它的右爪下的确卷有一卷羊皮纸。

    也就是说,那卷羊皮纸的收件人就在这附近;但是猫头鹰又无法找到他,所以只能徒劳的做出这样奇怪的动作……

    那么信是寄给谁的呢?

    首先使用排除法,肯定不是寄给福克斯的!

    那么,只有……

    在琼恩的示意下,凤凰尽可能的掩盖着她的气息,然后飞的更高、远眺进行放哨。

    琼恩自己则悄悄解除了身上的“幻身咒”。

    在咒语解除的一瞬间,猫头鹰已经俯冲而下……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名男子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但是它依旧将右爪下的羊皮纸甩在了对方的脸上。

    琼恩从地上捡起了这张羊皮纸

    羊皮纸上的字迹很是娟秀,不过也有些陌生。

    天色太暗了,黑夜之下看不清上面所写的内容……

    琼恩向福克斯轻轻挥了挥手,一人一鸟重新被“幻身咒”所笼罩。

    ……

    其实,光明正大的走在学校里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大半夜的,费尔奇或者洛丽丝夫人都不可能巡逻到禁林的边缘来。

    但是出于对福克斯的“尊重”,琼恩决定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毕竟刚刚福克斯给他突然发出的那个警报,让他感觉有些不安……

    海格小屋的窗子里向外透着灯光,里面还传来了鲁伯-海格快乐的哼着小曲的声音……

    在海格的窗户下坐了下来,顺着这道略显黯淡灯光,琼恩得以清晰地看到信上的内容:

    “琼恩,

    我不知道你在哪,我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你,我更不知道你能否收到这封信。

    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一定要警告你。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他是新来的霍格沃茨魔药课教师,以前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人很不错),他猜到我是你的……嗯,朋友……

    他说他有一些门路,可以知道一些较为隐秘的消息……他让我转告你,一些食死徒已经知晓了你的身份!

    他们知道琼恩-哈特还活着,也已经知道了克里斯托夫-帕特里克就是琼恩-哈特;那些食死徒们认为你是将他们逼入绝境的罪魁祸首,他们试图报复你、甚至试图谋杀你!

    琼恩(羊皮纸的这一段,有些皱巴巴的),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小心啊!

    求求你,不要出事……阿斯托利亚……她还在等你回来呢!

    达芙妮-格林格拉斯”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声音,把琼恩几乎吓了一跳……是小屋里传来的,海格他似乎在往油锅里炸着什么东西、像石块一样硬邦邦的古怪玩意。

    而在此之后,他似乎又在往锅里加着面粉之类的东西……看起来海格在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娴熟的制作着“臭名昭著”的岩皮饼。

    琼恩将目光重新转移到了眼前这封信上,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毫无疑问,达芙妮-格林格拉斯是值得相信的,她应该不会有意欺骗自己。

    琼恩-哈特还活着这个“事实”,在神秘事务司之战后,他也没打算刻意隐瞒;毕竟自己不可能没头没脸的活一辈子。

    问题是,克里斯托夫-帕特里克与琼恩-哈特是一个人这件事,为什么会让食死徒知道?

    要知道,真正知晓这个事实的巫师,绝对不会超过一手之数……邓布利多、格林格拉斯夫人、还是阿斯托利亚与达芙妮姐妹;他们谁看都不像是会出卖自己的样子啊?

    琼恩一脸严肃的看着手上的铁指环,思索了片刻之后、轻轻将其摘了下来。

    ……

    禁林那边又传来了一阵动静。

    胖得像头大海象、身上穿着睡袍的秃老头子,慢悠悠的走出了禁林。

    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脸上有些兴高采烈地样子……看起来,刚刚的禁林之行,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可以说是收获颇丰、甚至满载而归。

    阴影中的琼恩看了看手中的羊皮纸上“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的名字,又看了看慢慢走向城堡的斯拉格霍恩教授。

    这一瞬间,他甚至有点想上去拦住对方,问一问具体是什么情况。

    但是那样似乎太过冒失了!

    眼睁睁的看着斯拉格霍恩远远地走进了霍格沃茨城堡……

    思索再三后,琼恩小心的将羊皮纸递到了福克斯嘴边

    凤凰有些不悦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一小团烈焰以极快的速度,将整张羊皮纸烧成了灰烬。

    “走吧,带我去校长办公室吧!”琼恩小声说道。

    福克斯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琼恩趁此机会,抓住了她的尾羽。

    一记响亮的、带有回音的爆裂声,像一声枪响,划破了寂静的黑夜;接着只见金光一闪,阴影中的一人一鸟,已经离开了这边。

    “谁?”小屋内的海格差点吓了一跳。

    他慌忙举起了石弩,对准窗外;一旁的牙牙也在那里、冲着窗户汪汪大叫。

    警惕了好几分钟,却什么都没出现……海格方才松了口气。

    等他将目光重新转向了铁锅的位置时,海格不由发出一声恐怖的怪叫声。

    因为,锅里的岩皮饼……已经烤糊了。

    ……

    又一次出现在了熟悉的城堡八楼。

    福克斯已经率先飞进了校长办公室,琼恩试图跟上她时,却被那只丑陋的石头怪挡住了去路。

    石头怪以极其糟糕的睡姿,将整条路给牢牢堵住,同时还不时发出震天的鼾声。

    琼恩花费吃奶的力气,总算将它的一条腿挪了挪位置,为自己腾出一条路来。

    “真的是,就你、还看门呢?”琼恩气喘吁吁地摇了摇头:“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而后,他从石头怪身边走了过去,拉开了大门上狮身鹰首状的门环,走上了旋转阶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