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夺舍了魔皇 八月飞鹰

529.马到功成

    老道士转头看了自己的徒儿赵日眠一眼。

    半海道人的说法,落在师徒二人耳中,让赵日眠居中联系,就等于送赵日眠一份功劳,让赵日眠担起一项重要的差事。

    或许,这也算是之前准备袭击小赵道长的一项补偿。

    赵日眠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站在那里,似乎一切都凭自己师父做主的模样。

    老道士冲着半海道人打了个稽首:“道友信重,是小徒的荣幸,不过小徒年轻识浅,修为尚低,恐难当次大任,若道友不介意,由本观化主秦雨眠秦师侄引荐道友,想来更为适合。”

    半海道人微笑:“青牛观高足,想来都信得过,贫道并无异议,只要你们内部商量好便行。”

    说着,他递了一张灵符给对方:“既如此,这张灵符,二位带回转交贵派秦道友,若有事联系贫道,依此灵符即可。”

    “一定,一定。”老道士接过灵符,赵日眠也向着半海道人一礼。

    半海道人言道:“既如此,咱们今日就此别过,二位留步,请代贫道向贵派俞观主和李青原李道友问好。”

    说罢,他飘然而去。

    老道士同赵日眠则面面相觑。

    下一刻,两个人影,仿佛轻烟一般,无声无息出现在他们面前,站在方才半海道人的位置上。

    其中一人,自然是小李王爷。

    另外一个中年道士,赫然正是青牛观有数的顶尖宿老,第十八境的道门强者“藏神手”李青原。

    李青原望着半海道人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其他三人站在一旁,也都沉默。

    过了片刻后,李青原转身朝小李王爷问道:“刚才他出手,小王爷看在眼里,关于他龙皇天锋的修为,可看出什么端倪吗?”

    所有人当中,李故城的神情最为严肃。

    他徐徐说道:“实不相瞒,其中刀意较之原本的龙皇天锋,不那么纯正,倒有些像是我父皇改良之后的模样。”

    李青原微微点头:“小王爷慧眼如炬,有关其根底,我们不妨以后慢慢观察,只是要委屈小王爷暂且按捺怒火。”

    小李王爷的视线也望向方才邋遢道人消失的方向:“道长说哪里话,他当日出手行刺,明显手下留情,否则我早没有命在。

    相较于被他行刺打伤的愤怒和仇恨,我也更好奇他的真实身份和真实目的。”

    “小王爷目光长远,胸怀远大,不为一时忿念左右心神,日后前途必然不可限量。”老道士在一旁赞许的说道。

    李故城言道:“道长谬赞,晚辈愧不敢当。”

    老道士摇头:“小王爷过谦了,大秦皇族需要你这样冷静明智的人。”

    李故城言道:“惟愿国泰民安。”

    “愿大秦国泰民安。”三个道人都点头说道。

    李故城再向他们谢过。

    老道士冲赵日眠说道:“日眠你再走一趟大秦,护送小王爷返回政阳。”

    年轻道士恭声道:“是,师父。”

    等小李王爷和小赵道长离开后,老道士方才转头看向李青原:“那位半海道友,竟然清楚知道是李师弟你隐藏于一旁?”

    邋遢道人临行前让老道士、赵日眠师徒给青牛观中高手代问好。

    提及青牛观主并不意外,但专门提及“藏神手”李青原而不再提第三人,明显是表示他已经看穿李青原的行踪。

    “这位半海道友,确实令人看不清底细。”李青原徐徐说道:“他一身修为,也诡异莫测,难以确定根底,好在目前看来,大家不是敌人,并非没有争取他的可能。”

    老道士的视线望向西秦皇朝的方向:“你说,他会不会是……”

    “按照西秦那位小王爷的说法,秦帝残魂在雍月山脉现身的同时,这位半海道友也一并现身了,似是不同的两人。”李青原言道:“不过他的龙皇天锋,看着确实像是西秦大帝李策嫡传,比西秦一众皇子还要纯正,双方关系还需更进一步查访,眼下不宜过早下定论。”

    老道士点点头。

    归根结底,还是他们青牛观的观主被迫离开红尘界,眼下观里没有武尊境界的巨头强者坐镇。

    否则,又哪里需要这般小心翼翼?

    偏偏在外人面前,他们还必须要打肿脸充胖子,隐瞒观主不在的事实。

    所以有些事,该管必须要管,不能低调封山了事,要不然是个人都知道他们外强中干了。

    到时候不用别人,东周皇朝就先挤压他们喘不过气来。

    可惜毕竟是在唱空城计,观主本人不在。

    有些事情的火候拿捏,着实让人费心思。

    “但不管怎么说,在西秦皇朝能有此意外之喜,都是一件好事。”老道士叹息:“东周这边,局面越来越难了。”

    那位女皇陛下成长势头太快太猛。

    其人又好恶随心,任性妄为,对青牛观充满敌意。

    前些年青牛观在东周皇朝客强主弱的局面,已经完全逆转。

    眼下青牛观主又不在,青牛观的日子自然越来越难过。

    万幸女皇现在忙着给天河老剑仙护法,为免节外生枝,所以没有搞什么大动作。

    否则她一旦心血来潮驾临青牛山,观主不在的事实立刻大白于天下,青牛观怕也很难继续支撑。

    “还是要小心,西秦现在的局面很乱。”李青原说道:“本观先前好不容易从西秦抽身,短时间内要避免再陷进去。”

    老道士颔首:“或许,这位半海道友,能给我们更多惊喜。”

    “但愿如此。”李青原言道:“眼下重中之重,是本观尽快新涌现出一位新的支柱,否则始终都如履薄冰,受制于人。”

    老道士闻言,便看向李青原:“那李师弟你……”

    李青原轻轻摇头叹息:“你我都锐气已失,气血回落,如果没有特殊的天大机缘,否则很难再向上前进,还是年轻人们更有希望。”

    老道士默默点头。

    他是第十七境,能否冲上第十八境都不好说。

    李青原第十八境,但想要冲击武尊境界的巨头之位,如今也已经是希望渺茫,哪怕相较于其寿数而言,他年纪还算年轻。

    但李青原在第十八境也已经停留了近百年。

    对于讲究一鼓作气,勇猛精进的武道修行来说,这一停下来,想再重新起步继续向上,可就太难了……

    希望,还是在真正的年轻人身上。

    但他们还需要时间。

    两位道门宿老对视一眼,都发出一声长叹。

    李青原叹息过后,神色很快恢复如常,同老道士说道:“倒是要恭喜师兄,得一佳徒,虽然年轻,但冷静干练,实乃可造之材。”

    “日眠还嫩的很呢,需要多多锻炼。”老道士笑道:“请李师弟不吝提点指教于他。”

    …………

    陈洛阳的半海道人分身离开炎月谷,消失在红尘天地间。

    他回望炎月谷方向,不禁微微一笑。

    “藏神手”李青原,曾经同叶蚕眠一起来给他陈洛阳助拳,平定郑池之乱,也算是打过交道的老熟人了。

    能肯定对方藏身一旁,自然是白玉瓶的功劳。

    不管是是查赵日眠的信息还是查李故城的信息,都能清楚看到李青原与他们同行,暗中看护,来到炎月谷。

    此老,乃是青牛观权位实力最顶尖的几大长老之一,说话分量十足。

    青牛观现任五主之一的化主秦雨眠,正是李青原的亲传弟子。

    他也是赵日眠在争取的靠山。

    赵日眠自己的师父,那个老道士,虽然也是青牛观宿老,但比起李青原,无论实力还是威望,无疑都略逊一筹。

    赵日眠将接引半海道人的主要功劳让给秦雨眠,李青原不会亏待他。

    小赵道长渐渐表现出更优异的天资潜质,又如此上路,李青原自然会关照培养,拉拢老道士、赵日眠师徒靠拢自身。

    青牛观主不在,直观影响之一,便是青牛观内部的小山头划分,比先前要明显。

    接引掌握龙皇天锋,实力至少是武圣且深不可测的半海道人成为观中新的奥援,秦雨眠这一功立下,李青原便可以给他争取更好的待遇更高的位置。

    协助秦雨眠建功的小赵道长,也有了顺势接班化主之位的机会。

    当然,有机会不等于一定能成功。

    盯着秦雨眠空出来位置的人,不在少数。

    有底气竞争者,自然也都各有依仗。

    最终化主之位花落谁家,还要看大家博弈的结果。

    但除了自己师父外,有李青原帮衬的赵日眠,已经可以说是热门人选之一了。

    辛苦周折,兜兜转转一大圈,小赵道长总算可以看见希望的曙光。

    陈洛阳几乎都想要跟对方道一声辛苦了。

    他接下来,便以半海道人的分身,同秦雨眠、赵日眠以及青牛观不远不近的打交道。

    有所克制,控制距离,对双方来说,都最好不过。

    星宫主人给赵日眠限定的三个月时限,眼看就要到期。

    一日,陈洛阳心中一动,“星宫”中象征赵日眠的那枚“星辰”,光辉里透出黑气,标志着对方完成任务。

    白玉瓶信息一查,果然小赵道长成功登上青牛观五主之一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