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夺舍了魔皇 八月飞鹰

606.过期礼物

    “贵派在东周的人,看来很得力?”陈洛阳问道。

    叶蚕眠行了一礼:“当不得陈教主夸赞,本观与对方,也只是合则两利,不过合作次数多了,信誉很有保障。”

    陈洛阳微微颔首,转而问道:“然则,东周在贵派内部呢?”

    叶蚕眠知道,陈洛阳是在问,东周方面如何知道青牛观主不在红尘界的消息。

    “让陈教主见笑了,树大难免有枯枝,这么些年来,本观也曾出过不肖弟子。”青年道士徐徐说道:“不过这次,事先知道家师不在红尘的人极为有限,本观上下彻查多时,消息应该不是从内部流出的。”

    陈洛阳闻言,面不改色,平静道:“青牛观的门风,我信得过,你们自己多警惕便是。”

    叶蚕眠默默点头。

    “方净山那里,现下什么情况?”陈洛阳转头朝苏伟问道。

    叶蚕眠闻言,精神一振。

    方净山乃是古神教所辖疆域一方灵山,位于古神教同南楚皇朝两方势力交界处。

    陈洛阳既然这么询问他麾下玄武殿首座,那就说明有心应允青牛观留下的请求。

    苏伟立即回答:“教主如有令下,随时可以安排。”

    “那么,就方净山好了。”陈洛阳言道。

    “是,教主,属下马上安排。”苏伟答道。

    叶蚕眠再次向陈洛阳一礼:“青牛观上下,谢过陈教主。”

    然后又向苏伟拱拱手:“有劳苏首座。”

    “叶道长客气,请随苏某来。”苏伟还礼,然后同叶蚕眠一起向陈洛阳行礼告退。

    陈洛阳淡然颔首,目送两人身影消失。

    他独自坐在大殿内,双目中暗金光芒幽幽闪动,陷入沉思。

    …………

    苏伟手脚很快,在他玄武殿的安排与配合下,青牛观很快在方净山暂时安家落户。

    “有劳苏首座。”

    青牛观宿老,“藏神手”李青原向修为实力远不及他的苏伟打了个稽首。

    苏伟客气还礼:“前辈言重了,如有所需,跟我讲便是。”

    “有劳。”李青原、叶蚕眠等青牛观高手客气的礼送苏伟离开。

    待古神教的人离开后,青牛观众人面上笑容,便即消失。

    一个中年女冠,开口说道:“方净山外围,有古神教的人盯着,似是青龙殿所属。”

    “意料中事,毕竟这方净山,还是古神教的地头,我们客居于此,对方有戒心也是应该的。”李青原言道:“我们又何尝不是在提防他们?”

    中年女冠默默颔首,然后看向叶蚕眠:“叶师侄,你见过陈洛阳了,感觉如何?”

    “回奚师叔,陈洛阳素来心有静气,喜怒不形于色,我也无法窥破他心中真是所想,只能说就我观察看来,不像是他泄露师父的信息给东周。”叶蚕眠答道。

    他面前女冠乃是跟俞青牛、李青原一辈的道门高手,与李青原同为第十八境的长老,“通玄金桥”奚青虹。

    “那就奇了……”奚长老皱眉沉吟:“按理来说,他确实没理由这么做,但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

    在场的青牛观高层强者,都陷入沉默。

    因为观主俞青牛不在红尘的缘故,他们此前等于有个把柄落在陈洛阳手里。

    按理来说,陈洛阳应该会一直将之捏在手里才对。

    可是除了陈洛阳外,红尘里怕就只有他们青牛观内部才知道观主不在的真相。

    并且,就在他们这有限的几个人里。

    一时间,大家面对面,竟微微有些尴尬。

    叶蚕眠最后打破沉默:“那一边,除了陈洛阳这位‘魔皇’外,还有别东来那个‘疯皇’,此前他先后与魔宫宫主与天机先生交手,证明他并非完全不能出至尊的洞天,他也是知情人,或许是他走漏了风声。”

    李青原微微摇头:“是个可能不假,虽然别东来同东周、天河无甚交情,但他行事一贯出人意表,不能完全否定这个可能性。

    只是别东来如果真跟东周、天河有接触,依照他纵是弄出大动静的过往,我们不该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而且,如果真是别东来走漏的消息,陈洛阳多半知情,叶师侄你这次去见陈洛阳,他不该没有表示。”

    “会不会是……清微界那边?”奚青虹迟疑着说道。

    大家又都同时沉默了一瞬。

    观主俞青牛离开红尘,返回清微界,清微界那边自然也是有知情人的。

    清微界由道君主宰,然而道君麾下也并非铁板一块。

    说不定是清微界跟俞青牛不对付的人,走漏了风声给红尘界这边的东周皇朝?

    可能性虽然小,但也不能说绝对没有。

    只是那样一来,同样让青牛观上下头疼。

    不过,不管怎么说,总比自家最核心高层里出了东周内奸要好。

    “那个来历不明的半海道人,会不会与此有关?”

    旁边一个老道士捋着长须:“我们这边虽然没有泄露观主行踪给他,但他始终来历不明,在红尘行动,说不定便是奉清微界那边某人命令行事,这次也是他从清微界那边得了消息,作为中转,传声给东周。”

    “不无可能,他始终行踪不定,本观也摸不清他的底细与下落。”奚青虹转头看向李青原:“李师兄,你现在能联络上他吗?”

    李青原淡淡说道:“贫道稍后试试。”

    “有劳李师叔。”叶蚕眠说道:“我们且先在这方净山站稳脚跟,探清楚各方的风向。”

    “陈洛阳,会有动作吗?”奚青虹问道。

    “动,他一定会动,但什么时候动,如何动,我看不透。”叶蚕眠摇头:“师尊曾有言,陈洛阳其人野心勃勃且目高于顶,又是至尊传人,绝对有盖压红尘之意,但同时很沉得住气,腹有乾坤,步步为营。”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我见陈洛阳几面,越发感觉其深不可测,师尊先前果然没有看错。

    而陈洛阳想要代至尊执掌红尘,有两道坎不得不越,一个天魔,再一个便是许若彤这位人皇嫡传。”

    “那我们静观其变,拭目以待吧。”奚青虹转而看向李青原:“除此以外,便是查清泄密真相,有劳李师兄去寻那半海道人了。”

    李青原没有说话。

    集会散了后,他回到自己住处,唤来亲传弟子秦雨眠。

    “之前那半海道人,曾有音信传来?”

    李青原看着自己弟子,开口问道。

    秦雨眠恭敬答道:“是,师尊,半海道长来信,有事与您相见。”

    回话同时,呈上一张符箓,正是当初半海道人所留。

    李青原接过符箓,沉吟片刻后,凌空书写一行文字,文字化作光流,落在符箓上。

    他起身离开方净山,前往赴约,同半海道人相见。

    见面之后,李青原不动生色:“半海道友,幸会。”

    他面前的邋遢道人笑道:“初次相逢,李道友,贫道有礼了。”

    双方都心知肚明,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当初陈洛阳以半海道人这具分身同青牛观第一次打交道的时候,李青原便藏于一旁暗中观察。

    不过眼下大家都不点破,仿佛初次见面一样。

    “半海道友素来云游四方,逍遥自在,这次怎么有空,约见贫道?”李青原没有绕弯子,径自问道。

    半海道人则叹息:“贫道在青牛观挂单,一直没贡献,难免心中不安,因而近日留意,备下一份礼物,本打算给李道友与青牛观,不曾想计划赶不上变化,如今这份礼物,怕是用不上了。”

    “哦?半海道友有心了,道友在本观挂单,本观并没有所求回报之意。”李青原问道:“不过道友如此说法,倒让贫道起了些好奇心,不知是什么礼物,竟这般曲折?”

    半海道人一挥袍袖。

    一团紫气包围下,现出个人影,悬浮在半空里。

    李青原定睛看去,却见那是个年轻男子,正双目禁闭,宛如沉睡。

    “……王地?”李道长动了动眉梢。

    青牛观同天河一脉,同属正道,理论上来说,没什么仇怨,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有时候还会站在同一阵线。

    但天河老剑仙近些年来关照东周皇朝,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青牛观在东周扩大影响力。

    女皇崛起前百多年时间里,东周一直没有武尊巨头坐镇,本是青牛观大好时机,可因为老剑仙与天河的缘故,只能徐徐图之,浪费许多时间。

    是以天河同青牛观之间,多多少少有些暗地里的间隙。

    天河进来的变化,青牛观都有关注,看在眼里。

    有关王地叛出天河的事情,李青原自然了解。

    不过王地跟沈天昭的恩怨,他就不是非常清楚了。

    半海道人简单说了两句之后,李青原恍然。

    这个王地,青牛观交给天河,无疑是一份人情,操作得当的情况下,作用不小。

    但现在自然不用多说。

    青牛观都已经被东周赶出国境了,闹到这个地步,天河也不可能帮忙说情让青牛观重返东周。

    想回去,唯有打回去。

    “本观,确实是用不上了,不过对道友来说,应该还能用得上?”李青原注视面前的半海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