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夺舍了魔皇 八月飞鹰

614.交流

    陈洛阳望着女皇,竖起一根手指:“人皇符诏。”

    在他食指指尖上方,悬浮起一个光团,光团色泽暗黄,昏昏沉沉,凝重晦暗,仿佛大地幽冥。

    光团中心,则是一片仿佛瓦砾模样的符诏。

    女皇见状,脸颊一边鼓动,一边伸出手。

    在她手掌上方,也浮现一个光团,晦暗不明,但灵动莫测,仿佛流水。

    光团里,是一片既像是绸缎,又像是透明纸片的符诏。

    这就该是黑水符诏的真容了……陈洛阳暗自点头。

    他也不客气,手指一弹,自己的黄土符诏啊,就漂浮到东周女皇面前。

    东周女皇那边则是相同动作,黑水符诏飘到陈洛阳面前。

    成叔至同许启臻在一旁见了,都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变化,也不知道是信服女皇的决断还是早知女皇有交换参详的意愿。

    陈洛阳看着飘到自己面前的黑水符诏,没有伸手去接,反而双目闭合。

    但他的灵觉,已经开始静静感触黑水符诏中蕴含的意境同奥妙。

    这一刻,陈洛阳感到自己仿佛灵魂出窍,超脱与时空之上,静静俯瞰时光长河。

    沿着时光逆流向上追溯,仿佛可以看见尽头处,有个身影若隐若现。

    感受其威严气息,陈洛阳心中若有所悟。

    人皇……

    不过,那似乎只是个虚影。

    陈洛阳从中得不到额外的收获。

    看来,如果东周女皇真的是人皇嫡传,那么玄机应该不仅仅在这枚黑水符诏。

    她另有收获。

    或者黑水符诏确实藏有更多玄机,但已经被东周女皇剥离了。

    陈洛阳心中念头一闪而过,然后静下心神,默默体悟黑水符诏中关于时间长河的奥妙。

    传说中的五枚人皇符诏,奥妙各不相同。

    青木符诏衍化创命神树,除了蓬勃生命力外,还在红尘里留下痕迹,将芸芸众生显化为“果实”。

    黄土符诏衍化大地幽冥的同时,开辟一片独立的空间,一个独立的地底世界。

    这枚黑水符诏,则是衍化时光长河,同时在一定程度上能影响主人的时间流逝。

    如果用来对敌的话,似乎也能影响对手。

    蛮荒族王同王后的那枚白金符诏,目前看来威能的外在体现是防御,金刚不坏,坚不可摧……

    陈洛阳睁开眼来,自己的黄土符诏重新回到面前,东周女皇则重新开始有一个没一个的扔水果进嘴里。

    “久等了。”陈洛阳收起黄土符诏,将黑水符诏送回女皇面前。

    “黑水符诏影响下,也没多久。”女皇一边吃荔枝,一边将符诏收了。

    陈洛阳站起身来:“那么,我告辞了。”

    女皇看看眼前堆积成小山的荔枝:“不来点吗?”

    “吃多容易牙疼。”陈洛阳随手一招,两个荔枝飞到手里,不紧不慢自己剥了皮,果肉送进嘴。

    “陈教主慢走,麻烦老叔祖代我送客。”女皇鼓了鼓双腮。

    “是,陛下。”丰宁王许启臻当即上前,送陈洛阳离开大殿。

    女皇冲留在大殿内的成叔至挥挥手。

    成叔至脸皮顿时垮下来,无奈的走到一旁,开始剥荔枝,将一枚枚雪白的果肉部分堆在女皇面前,部分送进自己嘴里。

    女皇则专心致志消灭面前雪白的果肉“小山”。

    “陛下,刚才……那真的是至尊吗?”成叔至手下不停,面上则露出沉思神色,徐徐问道。

    “不肯定。”女皇摇头:“不过,能同时摄拿我跟苍龙岛鲍老太还有沧浪山竹北冥三个人,叶天魔鼎盛时都没这本事,不管是不是至尊,不管至尊是否受伤,纵使有点取巧的可能,也绝对不容小觑。”

    成叔至颔首,剥开一枚荔枝:“也就是说,咱们接着装傻就得了?”

    “至少目前一动不如一静,云老要养伤嘛,而我接下来要跟鲍老太、竹北冥一起去寻徐鹏。”女皇不满意的撇撇嘴:“好麻烦。”

    “麻烦归麻烦,但至少免去了苍龙岛和北冥剑主两个大敌,是一件好事。”成叔至规劝道:“北冥剑主是帮苍龙岛,而苍龙岛先前是为了保徐鹏,现在徐鹏成了幽冥神,至尊下令,苍龙岛主和北冥剑主也要追捕他,同我大周之间,便有了转圜余地。”

    他看向女皇:“不过,北冥剑主为何要相助苍龙岛呢?他在至尊面前,可有交待?”

    女皇两边腮帮鼓起,一动一动:“他妻子转世了,是苍龙岛一个弟子,当时也在场,他是为了救人。”

    “这么巧?”成叔至颇为意外。

    “我当初也没想到。”女皇斜了成叔至一眼:“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在想我当初要是没有大鱼小虾一起捞,把苍龙岛其他人扫进去,竹北冥也不会插手,是不是?”

    成叔至叹息:“岂敢,说到底,跟徐鹏,跟苍龙岛之间的恩怨,是因臣而起,若非如此,当日不会牵扯出这么多麻烦来。”

    女皇摆摆手:“这话就不必说了,是自己人,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谢陛下。”成叔至行了一礼,然后沉吟着说道:“北冥剑主乃至情之人,他亡妻转世之身入了苍龙岛修行,他以后纵使不跟苍龙岛同进退,但也很难再置身事外,这是要再次入世了啊。”

    东周女皇哂然:“这种事最麻烦了。”

    成叔至微微一笑:“陛下,恕臣直言,先前陈教主说今日上门两件事,一公一私的时候,臣还在想,他这私事若是提亲,那该如何是好……”

    话未说完,一枚果核正砸到他脑门上。

    成叔至面不改色:“臣就是那么一说。”

    东周女皇面色不善盯着他。

    “玩笑结束。”成叔至忙正色道:“不过,从陈教主今日言行看来,古神教当前也另有打算,没打算踏足我大周。”

    从始至终,大家都没有提青牛观的事情,形成一种无言的默契。

    女皇言道:“还是要继续留神。”

    “臣遵旨。”成叔至点点头:“天河一脉的云老接下来务必静养,陛下您又要忙徐鹏的事情,如果可以,我们还是尽量同‘鹤仙’沟通一二,请她能多留些时日。”

    东周女皇重新把荔枝肉往嘴里送,边吃边吩咐:“你辛苦辛苦,去天河一趟,请云老出面多留‘鹤仙’些时日,并将今日事情经过,详细告知云老,他自会有定夺。”

    “是,陛下。”成叔至稍微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陛下,江懿那边……”

    女皇咂摸一下手指:“那老狐狸说话不能尽信,谁知道他到底打什么主意?多多查探其下落。”

    成叔至应诺之后,又说道:“禀陛下,还有一事,卫家那条雏龙,这次闭关,可能要成气候了。”

    女皇撇撇嘴:“尥蹶子就拍死他。”

    成叔至苦笑:“有人想不等他尥蹶子,便拍死他。”

    “找你帮忙?”女皇问道。

    成叔至点点头。

    女皇陛下如果不亲自出手,皇族还真没有足够把握铲除卫氏家族。

    比底蕴和积蓄,皇族自然远胜过卫氏家族,但在最顶尖高手的层面上,卫家相当可观。

    以卫零展现出来的天资实力,如果突破到第十八境,更是可能一跃成为东周第三高手。

    这也是部分皇族众人越发难以忍受的原因。

    女皇不出手,能稳稳压住卫家父子的人,便只有“雨师”成叔至。

    “那你想不想动手呢?”女皇语气随意。

    成叔至答道:“眼下卫家心思确实有些活泛,不过更多是为了自保,还不至于真的生出反意,以微臣愚见,没必要逼反他们,卫家父子皆是人杰,能为我大周所用自然是最好,也利于吸引其他高手投效。

    人心多变,以后,或许说不准,不过眼下他们应该还是可用的,当然,微臣会紧盯他们。”

    “交给你了。”女皇随口答道,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水果上。

    “陛下,留点肚子,还有晚宴。”成叔至无奈说道。

    女皇头都不抬:“你在小看我?”

    “臣不敢。”成叔至唉声叹气,告退离开大殿,众多宫女重新进来,继续给自家陛下剥荔枝皮的重任。

    …………

    陈洛阳由丰宁王许启臻相送,在宫中行走。

    走在路上,许启臻问道:“陈教主,稍后陛下在宫中设宴,您看咱们是直接过去,还是您先出宫,下榻休息?”

    “先出宫吧,晚些时候再过来。”陈洛阳脚步不停。

    许启臻点点头,领着陈洛阳出了皇宫。

    定远大将军卫超然,仍恭候在外,见二人出来,便迎上来。

    两位东周柱石,一起将陈洛阳送到居住的地方。

    从陈洛阳那里出来,丰宁王许启臻平静看向卫超然:“这些日子来,定远公四方奔波不停,实在辛苦了。”

    “不敢当,不敢当,老王爷谬赞了,超然只是尽己所能,为大周,为陛下分忧。”卫超然微微低首:“老王爷代陛下坐镇京师,挫退燕然山主,才是真正的国之栋梁,擎天之柱。”

    “挫退,实在夸大了,仅仅借大阵之力暂拒一时,全凭陛下调度有方,老朽不过一把老骨头罢了,还不知能再撑几时。”许启臻语气和缓:“今后为陛下分忧,要看贤父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