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姬叉

第三百零五章 潜入玄阴(月票3000加更)

    东边山里,山涧水潭。

    这倒是这个奇葩地方里难得的正常之地,鸟语花香,清新舒坦。涧水落下成潭,激起水花飘散,点点星星溅了出来,扑面很是舒服。

    而山间幽寂,阳光透过山崖往下照,覆不到全境,有一种幽谷清潭的感觉,就像是当初在古墓暗道通向的山间水潭,明河坐在那里修行。

    而如今身边的却是孟轻影。

    看着水雾蒙蒙,秦弈心神也有些恍惚,总有一些交错的光影在心中晃过,不知来由。

    “哗啦”一声,水潭里钻出一个涂脂抹粉的男道士,把静谧幽潭的意味毁得干干净净。

    那人开口便道:“你们来买什么?”

    不但涂脂抹粉,穿的还是女式道袍,声音也是娘娘腔……关键是一点都没有伪娘美感,只能让人想到太监……

    秦弈一时恶心得没说出话来,孟轻影便在身边道:“我家公子要买天心莲,之前去找了太黄君,说此物已经到了贵宗手里。”

    “天心莲啊……”那人有些犹豫:“这不是我的权限能调动的东西。”

    秦弈这才缓了缓心情,打量了他一眼,却是个腾云一层的修士。作为闭山之时看管阵外状况的,也算是一方管事的位阶了,放在万道仙宫至少是杜平生的地位。

    这种地位调不动天心莲……

    孟轻影在一旁道:“你没权限就去找有权限的人啊。我说你们宗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闭什么山门?”

    “我们山门早在一年前就闭了。”

    “胡说,我昨天一早还看见了你们玄阴宗的人,好像还带人进去了。”

    “昨天那人特殊。”娘炮道士不耐烦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孟轻影心中惊讶。

    宗门闭山,一般都是遇上了非常重要的事,这种时候往往个人因素都要靠边站。齐文能让玄阴宗觉得特殊到了特意接引入内的程度,这就不像是有个相好就能办到的了。除非相好的地位很高?

    真奇怪,裂谷南北本就不相往来,各宗高层更是很少出山,这种交集十分难得。齐文出山行走也没比自己早几年,怎么认识的玄阴宗高层?

    更奇怪的是,如果是有个相好帮忙还算是个人行为,师父多半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就像她找秦弈一样没啥大不了。可一旦是宗门高层的决策,那就等于是玄阴宗公然插手她万象森罗内事?区区中等门派哪来这种胆子?

    这么说来,连她万象森罗宗的后台都不能随便用了,说不定反惹杀身之祸,还不如扮成秦弈的丫鬟呢。

    反正他有钱。

    她在思考,秦弈早已默契接话:“她只是好奇问问。话说阁下若是没有调动天心莲的权限,可否帮忙穿针引线找找别人?不会少了阁下的好处。”

    那人有些贪婪地看着秦弈的戒指,暗自琢磨。

    穿针引线能有个蛋的好处,分点汤水都不够舔的。甚至喊别人一起来,都要分薄了好处。只有背着任何人,自己搞出天心莲来,才能把这人的极品阴阳灵石换到手里。

    若不是察觉这对男女都不是等闲,他都想直接动手了。

    他犹豫片刻,说道:“天心莲是我太师叔祖在养,若我能提供他的行迹,你们自己去偷,又或者是你们引走他,我替你们偷来。这可否也算是我和你们交易了?”

    卧槽鬼才,秦弈真是对这些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可以,我还可以先付订金。”

    说着摸出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阴性灵石丢了过去:“若事成,那个大的阴灵石就是你的。”

    道士接过灵石,喜色一闪即逝,又故作不悦道:“这种事我可是冒了天大的风险,一块阴灵石怎么够?”

    秦弈脸色一沉:“阁下不要贪得无厌。”

    这讨价还价自然也是故作姿态,连个讨价还价都没有,对方自然会质疑你另有目的,不演不真。

    道士急道:“那里的天心莲起码还有五朵,怎么也够换两块!”

    秦弈犹豫了一下,才道:“好吧,如果真能弄到五朵……可以两块都给你。”

    “那你们随我来。”道士再度钻进了水潭。

    秦弈孟轻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得出“不是陷阱”的判断。

    两人也没再说什么,旋即跟了进去。

    潜行没多远,果然就到了一个密道,道士站在里面不耐烦道:“快点,我还有岗位任务,被人发现我离开这么久就完了。”

    两人默不作声地跟着他一路飞掠,七拐八绕了一阵,又跟着他从一个小门钻了出去,眼前便是一个后山模样的地方。

    这便是玄阴宗内部。

    道士又带着两人绕了一阵,到了一个石洞口:“这是我的洞府,你们先住着,等我守岗职责交班了再说。”

    说完直接不见。

    秦弈孟轻影进了石洞,在洞口阴暗处面面相觑了一阵,同时一笑:“这真是个人才。”

    孟轻影笑道:“此人还颇有地位来着,独立洞府。”

    “腾云境,在一般宗门确实是有点地位了。”秦弈随口回答,两人一起入内。

    进了洞府的第一时间,两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奇怪。

    一个并不大的洞府,全是粉色的装饰,还有梳妆台,梳妆台上还有胭脂水粉,和未完成的刺绣。

    这就算了,洞府一角全是木制和石制的各种用具,吊环啊木驴啊应有尽有,这根本就不像仙家修炼的洞府,完全是个密室调教.jpg的**啊!

    天色渐暗,洞内逐渐昏黄。孤男寡女在这样的地方,两个人的脸色红得都跟猴子屁股一样,坐立不安。

    孟轻影蜷着膝盖坐在旁边的蒲团上,两手抱着膝盖,下巴顶在上面,幽幽道:“你一定很喜欢这种地方吧……”

    秦弈差点没吐血:“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孟轻影叹气道:“为什么我和你合作面对的,不是大欢喜寺淫僧,就是玄阴宗变态?难道这和你真的没有一点关系?”

    秦弈气道:“我觉得这跟你才有点关系,因为你面对的都是这种奇形怪状的人!”

    孟轻影“哼”了一声,低声道:“可别只顾着天心莲,把我的事忘了。”

    “没忘。”秦弈打量了一下四周,也压低了声音:“进来了就是好的开始,你可否操纵什么傀儡去探查?”

    孟轻影拔了根头发。

    头发飘啊飘,融于洞中幽垠里,再也看不见。

    孟轻影的眼眸也变得幽深,低声自语:“秦弈,你有没有想过,事情按照这样的发展,要么就是先暗杀了齐文,你可能会失去取天心莲的机会。要么就是先取天心莲,我没有了杀齐文的机会。你我此番的合作,看似目的地相同,却反而有可能是冲突的。”

    秦弈笑了一下:“事情没到的时候,何必去设那种两难的问题?为什么不是各自呼应,让对方顾此失彼?”

    孟轻影幽幽地想了一阵,慢慢道:“因为我不相信我魔道中人有这样的幸运,如果有的话,多半是你顺顺利利,而我陷入麻烦。”

    秦弈奇道:“不应该啊,你不是有气运之龙?”

    “那是它的气运,不是我的。”

    秦弈皱了皱眉。主人与傀儡之间理论上确实不是一回事,但调用傀儡的特性为己用应该是能够办到的,不至于泾渭分明,要不然算什么傀儡?

    孟轻影与气运之龙的祭炼,看来未能圆满,可能还是欠缺了一些什么,无法妥善弥补她的缺失。

    他忽然想起了太黄君说“金火和合、罡火和合,各类特殊和合”的时候,孟轻影当时若有所思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