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姬叉

第五百二十七章 无相之弈

    如果秦弈在这,就会发现……阻止他和明河在一起、并且揍了他一顿把他嵌进树干里、最后立下了百年晖阳之约的“丈母娘”,不是一个老道姑……

    而是一个很漂亮的俗家御姐。

    左擎天当然知道,天枢神阙全是出家的,这货的俗家打扮只是不在乎那道袍形式罢了。

    与混乱之地的人不同的是,她没有故意做什么,不会像太黄君那样去把自己的道袍太极给涂成滑稽,也不会像云中客那样非要骑个鸭子表示自己与众不同。

    她做的一切都是自然。

    想穿道袍的时候就穿道袍,不想穿的时候就不穿。

    想梳头的时候就梳头,不想梳头就像现在一样,流云披散,若风拂柳。

    存乎一心,何必计较。

    这是真无相。

    她从天上漫步而来,手中还摸出个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而莲步轻移,一步千里,明明瞬息即至近乎于瞬移的速度,却生生被她走出了一种闲庭信步的懒散感觉。

    离得近了,可以看见她脸上还有点懒懒的风情,但眼神却明亮无匹,直欲看进你的心里:“饕餮现世,人间浩劫,算了吧老左,你自己都挨不起。”

    左擎天似是对她这种态度有点无奈的感觉,叹了口气道:“别人怕担业力,我巫神宗什么时候怕过?怕这个还修什么魔呢,你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白痴?”

    这语气,两人居然很熟悉。

    或者应该说,两人都很随性。

    “少吹牛了,真的一点都不怕,你们为什么处处规避直接牵涉人间争霸的举动?人皇都送你们手上了,也没见你们欺负一下,巫神宗什么时候这么和蔼可亲啦?”

    “很简单,因为本座仅仅不希望这次的祭礼有任何影响,大乾之运能护持此祭。至于别的……那时候便是大乾倾覆,甚至西域诸国灭得干干净净,众生业力加于我身,又能奈我何?”

    曦月笑了笑:“恐怕还说漏了一点吧……你根本就是等着过河拆桥,饕餮出来第一件事,大概就是吞了人皇。饕餮性质特殊,不但没什么反噬可言,说不定还可以尽吞山河。”

    左擎天终于有了些惊异之色:“这句可不是万里之外掐指卜算性质的东西,更像是基于形势的谋断。这是谁跟你分析的?”

    曦月瞪大了眼睛:“怎么,在你眼里我不能谋?”

    左擎天摇摇头:“你的占卜一定不是精确到此事细节,就算你早已算到了巫神宗相关事,可本座无相屏障在此,你最多只能观大略。若是真的早都算尽的话,天枢神阙来的人绝对不止你一个,你这是临时来的,甚至可能是在外临时而来。”

    “是临时有感,不行吗?”

    “行。”左擎天终于不说话了。

    曦月哼唧了两下,也不知道在咕哝什么,半晌才道:“当初东海那场召唤穷奇,区区腾云位面都搞得一波三折,证明了召唤穷奇本身不难,难的是这种凶魂现世所导致的阻力,各种莫名的因果都会干涉。所以此番对你来说,这个镇运之用的祭坛是最重要的,甚至比亲自操作祭礼都重要很多,对不对?”

    左擎天笑笑:“所以你这阻力不就来了么……”

    两人同时闭上了嘴,气氛瞬间肃杀。

    其实这事有点微妙。

    两人实力是势均力敌的,如果真的要分出胜负,恐怕要一路打上九重天,几日几夜都未必打得完。

    可曦月的目标不是来和左擎天分生死的,她是来破坏祭坛的。

    祭坛本身是很脆弱的东西,左擎天要保护祭坛,那是自己施加了护罩一类去加固,不代表有左擎天本人的防护力。若是清玄子想要打破是很难的,但曦月想要打破却不会比打个豆腐难多少。

    哪怕是威力溅开,祭坛可能都会崩,左擎天在同级交战下确实很难把所有威能都拦截下来,保护得完美妥帖。

    但相应的,左擎天可以随便放大招,龙渊城毁了他都不怕,乃至千里化为死地他都不怕,但曦月怕。

    同属无相,这点气运因果都不在他们眼中,但左擎天是魔道无所谓,曦月是正道,无法目睹甚至亲自促成这种千里涂炭的事,可能有损道心。

    双方都有顾忌,于是这场架是不能这么打的,必须默契地上天打。

    上天打就意味着兑子。

    祭坛留在下面,任由左擎天留下的下属防备清玄子了……

    左擎天的下属已经没有乾元了,主力在饕餮祭坛,宗门还需要有留守,他这边亲自出手的地方确实没打算再带着乾元,只带了四个晖阳巫师施法镇运用的。

    同样别家正道联盟也不会知道最要紧的战局居然在龙渊城,除了清玄子,短时间内也没有别的正道会出现。

    四个晖阳巫师,加上左擎天自己的护罩保护,能不能破坏祭坛就看清玄子有没有这本事了,面上确实有悬念。

    修行到了一定层面,无论正魔都有同样的洒脱不纠结。在两位无相眼中,这也是有一定趣味性的未知之弈,胜败就算再要紧,也会洒然笑笑,下次卷土再来。

    两人对视一眼,心意相同,同时一闪上天,消失不见。

    这什么话都不说,有点蒙太奇的表现让清玄子愣了一下,他好歹也是乾元修士,很快醒悟其中的意味,二话不说地祭起压箱底法宝,轰向了祭坛。

    “轰!”

    龙渊城上方仿佛浮起了蘑菇云。

    四个巫师齐声颂咒,祭坛纹丝不动。

    九天之上,左擎天正在轻笑:“曦月,你要输了。”

    曦月歪头。

    左擎天叹了口气:“太一宗干涉红尘,甚至直接向人皇出手,已经被我们以术法暗中驱动了反噬。哪怕平时清玄子有可能打破这四象阵,此时此刻他也一定破不了。体现在面上,或许只是他急怒攻心,堪不破破绽了,实际上气运确实在起影响。”

    曦月换了个歪头的角度:“这就是你觉得胜券在握的原因?”

    左擎天哑然失笑:“胜负已经很分明。”

    曦月叹道:“你们的饕餮,想吃人皇。”

    “那又如何?”

    “你知不知道,这个人皇是谁啊?”

    左擎天笑道:“当然知道她是秦弈的徒弟, ww 秦弈与我宗有仇,她却想与我们谋皮,却以为我们不知道?走到这一步是小姑娘自作聪明。”

    “你们把目光放在秦弈身上?”曦月笑道:“真就不知道,她有一个不知道几代的祖宗?”

    左擎天怔了一怔。

    巫神宗下面的人当然是调查过李无仙的,但一般人调查还真调查不到祖宗十八代去,被秦弈吸引了目光,就没留意什么祖宗了,汇报到左擎天这边自然没祖宗啥事。

    其实即使知道有祖宗,巫神宗也未必放在心上。不知道多少代的后人,一般修士早也割舍了,根本成不了因果。他们宗邙山尊者自己踩死了后人都不看一眼的,这算啥事?

    可就在左擎天这么一怔之时,下方就已爆起了惊天剑芒。

    左擎天神色大变:“斩玄天剑!李断玄?”

    曦月叹了口气:“李断玄可能早就割舍了,奈何他收了个徒弟,又恰恰是这人皇的姑姑,你让他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