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姬叉

第五百二十八章 她的抗争

    乾元要打无相,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但不代表无相站着不动让乾元随便打,都能完全没事儿。到了乾元层面已经合乎于道,差距绝没有大到随便你打都无法破防的程度。

    更何况留下一个护罩,自己人不在……

    让清玄子破祭坛,那也得留四个晖阳巫师守啊,否则让他无压力的慢慢花时间破,总是能破开的。

    再来个李断玄那还玩个啥?

    更别提剑修是出了名的破坏性强,战斗的话可以通过别的妙法玩他,而这种放个目标让他轰的模式那简直就是送给李断玄秀攻击。

    一剑四象阵破,巫师跌退。

    两剑护罩皲裂,摇摇欲坠。

    三剑祭坛坍塌,烟尘漫天。

    清玄子狂喜:“多谢李兄,援手之情我太一宗感激不尽!”

    李断玄心里有句傻逼要讲,关你屁事,你是我几代玄孙?

    他连回话的闲工夫都没有,转身就跑。

    原地已经化为血海,左擎天出手阻止被曦月挡了之后,终于还是没完全挡掉,已经降临。李断玄一溜烟没了影子,到了老远胸口都还有些发闷。

    无相之击,玄奥异常,都不能完全以威力解释了,哪怕这点擦边,都让他受了些轻伤。

    他都不敢想清玄子还有没有命,跑就完事了。

    天上的左擎天收了手,曦月也笑吟吟地站在他面前没再出手,两人都看着坍塌的祭坛,飘散的烟尘。

    曦月淡淡道:“如今祭坛被破,大乾之运已经不会护持饕餮召唤之仪,你是想在这边行屠杀泄愤之举,还是去那边收拾残局?”

    左擎天安静地看着她,眼里有些怒意,却没什么想要泄愤的歇斯底里。

    到了这个层面,早已经没那么低级。

    天枢神阙乃至于李断玄清玄子阻止巫神宗,那都是天经地义,大家互相为敌互相牵制了上万年,互有输赢,不在一时。

    出手屠城泄愤什么的,那就太LOW了。

    他甚至连清玄子都懒得理。

    “曦月,四凶之魂,势在必行,不是饕餮便是梼杌,你阻得了一时,阻不了一世。不是我巫神宗,也会有其他人。”左擎天身影慢慢淡去,空气中留下他的言语:“你们天枢神阙,很多事自己都是自相矛盾,装什么正义使者、世间仲裁?终有一日,你自己都会成为祭品。”

    曦月安静地看着他离去的血纹,低声道:“人定胜天。”

    一个以感天机为名,自居天枢的宗门,说人定胜天……这话诡异的违和。

    跑得老远的李断玄驻足回首,若有所思。

    当年自己率众起于天南,远远见裂谷上空离火如凰,仙子踏火而凌空,美不胜收,才动了寻仙之念。

    未必是对什么仙子的美色爱慕,而是对那种仙家之境的憧憬和向往,于是踏上仙途,弃国于不顾。

    当时那是这位在和谁争斗吧……

    可她是否知道今日这三剑之果?

    千年之后,她还让徒弟去南离,是否也是预见了有什么变故起于此?

    那片地方好像很奇怪,除了裂谷下面有妖怪,很可能还有什么旋涡埋藏于此,化作一切的缘起……

    而自己当初不过一介学了些杂七杂八道法剑法的凡人,好像涉及了什么了不得的因。

    曦月转头看他,他也在看曦月。

    曦月挥了挥手:“小国王,你那时候没看上我吧?”

    李断玄踉跄了一下,差点栽倒。

    …………

    西凉边境,李无仙安静地站在城头。

    龙渊祭坛被破,与大乾国运相关的牵绊扯断,虽在数千里外,她也有所感应。

    如左擎天所言,曦月想要算他无相相关,肯定算不了精细,只能观大略。要是都这么精准,天枢神阙完全可以找机会设伏,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次之所以会这么准时出手阻止,当然是有人通气喊来的。

    是李无仙遣使天枢。

    这一战对于李无仙,是彻头彻尾的搏命之战,对方随便一个谁的实力都碾压她的军队万倍不止,她的所有操作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莫说别人不敢碰她,一旦豁出去了有什么不敢?

    完全是拿命在赌。

    秦弈李青君旁观的起始视角,有少许的误会,感觉她在谋算一切似的,像个幕后大BOSS一样……然而角度错了……她不是设谋者,她不是BOSS。

    她是反抗者。

    太一宗这样级别的修仙宗门插手争霸事,不管出几分力,大乾也是无力相抗的,只能拱手让出天下,屈膝跪迎西凉军。

    但李无仙不愿。

    她瘦弱的脊梁上,有来自父亲和姑姑的铁骨,也有来自师父那看似笑嘻嘻实则硬骨头的影响,她没想过认输,没想过拱手称臣。

    她并不服气,凭什么仙人出手,妄涉凡尘,这边明明大势所趋,人民安居,政治军事算尽一切,抵不过他们的一句话。

    诚然自己也有修行,也有潜龙观协助,但这种小门小户的低级修士从来在大家默认范围之内,这级别是能被千军万马乱箭射死的,大不了给箭矢涂抹些符水加持,或者预先设阵埋伏之类,总是有可破方式的,没有超过人间战争范畴。

    对方也有太一宗外门什么的,到这个层面都算正常,修士无非就是大号的战将,起不同用途而已。

    这和太一宗的亲自出手并不一样。

    人间事人间毕,他们不该插手,在此之前李无仙甚至都没期待过自己师父插手,毕竟师父被通缉,都不知道躲在哪里。她也没想过去找祖宗,那毕竟是个根本不管后人死活的老混蛋。

    这完全是大乾自己的事情,她最初的谋划,只到南离奇兵终有用武之地。

    然而太一宗不止是外门插手,已经有了全面涉足之势。虽然那时候还不凸显,但李无仙心知肚明,一旦他们外门起不了作用,他们必将亲自插手。

    那时候怎么办?

    跪下?

    李无仙宁愿与虎谋皮,巫神宗和太一宗有仇,可以试着看看巫神宗是否愿意出手。山河气运是她最大的筹码,她相信巫神宗会想要。

    驱虎吞狼,便是如此。

    灵虚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怎么办?

    李无仙知道,不仅是送神难,与虎谋皮最危险的是,老虎要吃了自己。饕餮现世第一个吃人皇,就是她告诉曦月的。

    巫神宗不是无敌,世上还有天枢神阙。

    巫神宗借用大乾气运,试图召唤饕餮,那个时候暗中通知天枢神阙,既是自救,也是赶神。

    博一个太一死,巫神退,而天枢神阙清高不问。

    那便海晏河清。

    她算不到那边李断玄会出手,也不会知道秦弈李青君跟了她一路。她只能做到自己的范畴内能做的一切应对,尽人事而已。

    若天命在孤,便让孤看看。

    是否人间功业,万里乾坤,屠龙之术,叱咤山河,却只能迎来你们看蚂蚁的目光?

    多少仁人志士抛头洒血,英雄悲歌,壮士白头,是否在你们眼中不值一哂。

    你们既怕因果,且算利弊,却又装的什么仙人!

    远处的红门忽然一阵晃动。

    似有地震之意传来,这大老远外的城墙都开始颤动,不少普通士卒都站不稳脚。

    饕餮召唤,必出意外!

    因为李无仙先前“皮了一下”,斩了清微那无效一剑,不是在皮,是送他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