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姬叉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三族之争

    除了已经熟悉的姑获鸟一族之外,秦弈又留意了一下重明鸟和鬼车。

    重明鸟都是魁梧汉子,人数很少,看上去有正气浩然意,威风凛凛。当先一名青年气度沉凝,背有宽大的彩翼。彩翼这种色彩在魁梧男子身上本来应该挺违和的,偏偏在他身上只感觉到了贵气。

    他的神情同样有骄傲盛气之意,看羽裳的时候神色更像是由高到低的欣赏,秦弈觉得他来参与这事好像不太符合氛围,要是娶妻回家倒是比较符合一点……

    重明鸟是种神鸟,至今还是很多部族的图腾,原本地位就不会比凤凰低哪去,比羽人族高才对。大约由于是繁衍艰难,人数稀少,导致有点没落,但依然是寻木城的统治族群之一。这个青年是这一代的重明鸟少主项鸣,修行和秦弈差不多,也是晖阳初期。

    从表现看,这项鸣是一个很有点王子气魄的人,本不该是个入赘者。多半属于那种觉得日后可以一振夫纲的自信吧……

    学学人家顾双林,那眼里都是对羽裳的崇慕之色,看见就觉得他对羽裳的爱慕天日可鉴的样子。若是羽裳真有意从他们这里选择,从眼缘印象上肯定选择后者,毕竟羽裳自己也是个骄傲的人,和项鸣多半会犯冲的。

    反而是秦弈对他印象不错。主要是受了重明鸟这名声的影响,这类族群受天性决定很深,重明鸟这种浩然气的,再坏都坏不到哪去,可比姑获鸟可靠多了。当然秦弈也知道不能凭这种印象说事,同一个族群里,人也是不同的。

    那边鬼车就阴森多了,个个一身黑衣,衣上有九头纹饰,背生九翼,气质森寒如鬼。那种气质第一眼能让秦弈联想起初识时的孟轻影。

    鬼车是一种九头鸟,夜行,如车轮之声,见之凶厉破家。也有姑获鸟的传说与鬼车混杂,如今从这场面看,秦弈确认这是两种族群,若以神州修士正魔区分,姑获鸟大约算邪道,鬼车就是典型魔道了。

    羽人族还真不挑,正邪魔三者都招……可能也含有一种路线倾向的考察意思在?

    稀奇的是这本来很阴寒凶戾的种族,此刻也一个个对座上的羽裳陪着笑脸,一副舔狗样儿……至于吗,你们也很强的啊……

    秦弈暗自擦着冷汗,看了羽裳一眼。这么多人舔她,她真甘愿对自己伏低做小吗?忽然感觉不太自信起来。

    毕竟只是初绒之缘加两天调教,羽裳说是认夫还不如说认命呢,斯德哥尔摩症状的性质可比真正动情的性质贴切得多了,大家只能算刚刚开始。

    真要有别人入眼,不知道她会不会动摇。

    在这一片肃然互相打量的氛围之中,那位项鸣当先打破了沉寂,踏前一步拱手道:“据闻此番又添了一族相争,如何还没到?”

    大祭司淡淡道:“过时不候,诸位何必管别人?”

    项鸣便道:“如此甚好……不知圣女要我等如何比较?”

    秦弈暗叹一口气,这位是很强势的人啊,注定和羽裳不可能相合的。

    羽裳没开口,这种事自有舔狗帮忙开口。

    便听顾双林微笑道:“圣女自会公布章程,项兄何必逼人?”

    项鸣冷笑:“当问便问,心无所愧如何问不得?倒是你们姑获鸟,竟用你这螟蛉参选,足见心不诚,就别装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了。”

    顾双林也不生气,依然微笑着柔声道:“本族年轻人不争气,能达晖阳者暂时只有小弟一人。何况我们与项兄认知不同,族中许多人虽无亲缘,情即父子,并不像诸位分得那么明白……让项兄见笑了。”

    这种温和态度让项鸣想刺他几句都有些刺不出口,微微摇了摇头,索性不去理他。

    那边鬼车族中有人阴恻恻道:“项兄,你是来入赘的,还是来选妃的?盛气凌人的样子,真当你重明鸟还是当初?”

    项鸣凛然道:“便是我重明鸟没落得只剩一口气,揍你厉九幽可不难,你要不要试试?”

    那厉九幽嗤笑一声:“羽裳圣女当前,也就你这等素质。”

    项鸣压着怒火,看了羽裳一眼,似是觉得比试都没开始就闹起来终究降分,终于也忍着没再做声。

    得,这都没开始比试呢,种族天性加上情敌之争,这天然冲突就已经充满了火药味。

    秦弈坐在角落里,还是觉得自己这样舒服,看他们撕去。

    所谓过时不候……那是人没来。他早坐这了,比他们三家来得都早呢。

    还是唯一有座位的参赛者,别人都站着的。

    顾双林还以为他没地位坐角落……什么叫地位啊?秦弈后仰,靠在椅背上舒服地看戏。

    见场中终于安静下来,大祭司终于发话了:“其实该比较什么,诸位心中也当有个数。第一件……诸位各族有何优势,不妨展露一二,既然羽裳看个分明,也服众人之口。”

    第一轮比较:展露族群实力。

    这个不是摆谁家有几个乾元几个晖阳。账面的事情别人都懂,你在寻木城的控制力有多少,大家也看在眼里,能参与角逐本身就代表了第一档实力的。

    而隐藏的实力又不可能这样当众说。所以实际比的东西和凡人没什么区别你拿得出手的东西,代表了你背后的实力底蕴、对此事的重视程度,以及……是否切中羽人族的需要。

    “我先吧。”项鸣扫了情敌们一眼,便从戒指里取出一件霞帔。

    在场的羽人妹子们都低呼了一声,显然有些震撼。

    只一眼就看得出这是一件乾元巅峰之宝,在绝大部分族群或者宗门都可以作为传家宝的档次,要知道无相之物往往都已经代表了先天,无相大能自己手头也就最多一两件,更不会拿出来秀的,也就是说人们能够见到的顶级法宝就是这水准了。

    这还不止,这件霞帔有非常明显的凤凰之意,其中的边纹根本就是凤凰之羽和重明鸟羽交织而成的。

    重明鸟本来就和凤凰有很深的关联,传承下来的东西有凤凰的份儿太正常了。

    光是这件宝物用来做彩礼,想要娶一个羽人妹子回家都没问题,他只用于入赘!

    连秦弈都看得目瞪口呆,暗道自己好像都拿不出比这个更切中羽人心意的宝贝了……

    却听那鬼车族厉九幽冷然道:“不过一件普通凤族蜕羽不用的羽毛织物,羽人族真会缺这样的东西?我看不见得吧。”

    秦弈猛省,对,这种性质的东西,羽人族应该不缺才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牛。

    当然也很不错就是了,羽人族肯定很喜欢,有些羽人妹子眼睛都冒星星了。

    项鸣斜睨厉九幽一眼,冷冷道:“那你鬼车族能拿出什么来?婴儿尸体?”

    厉九幽不理他,转头冲着羽裳谄媚地笑笑,掏出了一片……花瓣。

    秦弈死死摁住戒指,戒指里流苏死命摁住狗子,可怜狗子瞪着眼睛看那花瓣,口水都滴出来了……

    彼岸花!

    不仅是狗子暴走,秦弈自己心中也泛起了惊涛骇浪。

    流苏和狗子都说了,彼岸花当年就不多,幽冥崩了就更罕见,这显然不会有错。流苏甚至还猜测过这玩意很可能只有当初玉真人墓穴里留存那么几朵,别处已经绝种了。

    这鬼车族是自己留存有彼岸花呢,还是……另有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