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姬叉

第六百一十四章 再启修罗(白银加更4/20)

    从确定顾双林想要动武开始,秦弈基本就没怕过。

    别说意外到来的轻影与明河,这他根本没计划在内……光靠他自己,对比姑获鸟的实力,他都已经很有把握了。

    棒棒,狗子,两个乾元,棒棒还是中后期了。而且这俩都属于能越级的乾元,实战能力恐怖无比。虽然它们都是魂体,有很大缺陷,要小心玩,却也不是一般乾元能应付的。

    他自己更是一身的宝贝,飞艇不说,他连湛光都没掏出来呢……法天象地等等神通连动都没动用,就连换命的弃子都还有两颗在身呢……到了现在他压根都没出全力,这还是为了防备姑获鸟可能存在的后台,暂时不敢乱动底牌。

    换句话说就算天上人下来了,他都还有一搏之力,虽然他不知道那是天上人,但确实准备好了对方还有后台的。

    结果后台没来……自己这边还意外来了明河轻影,这强弱颠倒得有点离谱,顾双林到底拿什么和他打?

    顾双林显然不可能知道他秦弈这么多底牌,完全不知彼的情况下,他们所动用的自以为碾压的实力只是针对羽人族加个晖阳新郎而言的,怎么可能算上这几乎等于加了一支宗门的力量?错估了实力的结果就必然注定了姑获鸟的失败。

    唯一担忧的只是寻木大阵,让重明鸟去处理不知道够不够……

    目前看来好像是没出问题。

    那战局也就再也没有悬念。

    最惨的是姑获鸟族长顾常青,他进入了狗子黑雾之中就再也没出来,也不知道是被棒棒加狗子怎么联合玩弄的……

    和秦弈对轰的一群姑获鸟早就已经落在了绝对的下风,在羽裳含恨夹击之下很快全部被放翻,连望天木都被收缴了。

    扑向厉九幽的那个被孟轻影以奇特的影术困住,又被鬼车族轰成了肉泥。

    顾双林被明河拍得七荤八素,又很快被追来的羽裳废了修为,生擒活捉。明河若有深意地看着羽裳,看不出这看似圣洁的姑娘下手这么狠,这可是生不如死的结局……也难怪,换了自己的婚礼被人搅成这样,不知道会不会比她更狠……

    呸,没事想什么自己的婚礼?不存在的东西。

    姑获鸟全军覆没,尽数生擒,而被姑获鸟特殊的术法影响的各族领袖自然也随之慢慢恢复了清醒,硝烟散尽直到此时,大祭司和羽人妹子们困住他们都没超过半柱香的时间,可知秦弈这边碾压得多快。

    其实要不是顾双林作死去惹孟轻影和明河,说不定还能多撑一会……那两只小白花其实都是能越级杀人的暴龙,可怜顾双林怎么能知道?

    各族领袖都很是惭愧地对羽人姑娘们躬身施礼:“我们误中奸人把戏,成了别人的棋子,对诸位刀兵相向……既是惭愧,也要感谢诸位解除奸计,替我们解脱。”

    大祭司笑得很是和蔼:“不客气,身为城主之族,这是应当的。”

    众人默然,互相看了一阵,都有些蛋疼。姑获鸟这么一搞,反倒是送了羽人族一统寻木城的契机。

    各族强者当然不止是来参加婚礼的这么几个,大家都有自己的领地和大本营,有些族群的实力可不见得比羽人族差多少。原本各族意见未必一致,羽人族要寻求统一意见并不容易,才有羽裳各种奔走联合的前提。

    可是从这件事开始,大家承了羽人族天大的人情,谁还能和羽人族起什么争执?

    不仅很难争执,恐怕从此羽人族的统治权威都会从所未有。

    各族愤愤然看了被擒的姑获鸟一眼,全往顾双林身上啐了一口,要不是顾着羽人在侧,恐怕顾双林都要被生撕了。

    这婚礼显然是办不下去了,宾客纷纷告辞。

    羽人们也没留客,看着宾客散去,秦弈淡淡道:“羽岚带你姐妹们出击,姑获鸟老巢一个人都别放过,同时城中发布公示通缉,斩草务必除根。”

    妹子们也没等大祭司和羽裳发话,集体躬身行礼:“是。姑爷。”

    那边明河和孟轻影脸色一下就黑了。

    姑爷……

    虽然婚礼酒席是被搅了,让人心里舒坦了许多,但这名分好像是跑不掉了。

    凭什么啊!你是最晚来的好不好!

    羽岚很快带着姐妹们一阵风般刮了出去,顾双林神色灰败地低声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秦弈淡淡道:“你姑获鸟一族,不可能自己临时起意做这么大的案子,必有别人在支持。对方是谁?”

    顾双林哈哈一笑:“原来你也有不懂的事情。”

    秦弈很是无语:“大哥,我不懂的事多了……也许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区别,我知道自己很多事不懂,时时怀有敬畏与警惕,可你却自以为什么都懂,结果跟个逗比一样。”

    顾双林被堵得无言以对。

    秦弈又道:“你们事败,对方也没有出手,可见并没把你们当回事。你堂堂双面人,总不至于要忠诚于他,替他守节?说来听听,我们或许还能放了你。”

    顾双林道:“我不说,可能还有活路,说了才是死定了。”

    “白痴。”秦弈二话不说地一爪摁在他的天灵:“你以为我真需要拷问你?”

    搜魂之术,十几年前就学了,还是第一次用。这招会把人变成白痴,以前也没有遇上该用这招的人,顾双林有幸成为第一个。

    一搜之下,秦弈脸色就变了:“棒棒,是他们。”

    流苏反倒很是平静:“那就挺正常的了,也不知道来人为什么不出现?”

    秦弈想了一阵,没想明白:“可能只是想幕后控制,并不想公然露面吧,符合他们的行事风格?只是都输成这样了也不暗中出个手什么的,有点怪怪的。”

    流苏沉默片刻:“多想无益,留个心眼便是。如今羽人族强盛得很,可比当初妖城顶得住。”

    秦弈点点头,丢下顾双林,顾双林已经两眼痴呆,彻底变成了白痴。

    秦弈根本不同情他,转头看向羽裳,正要开口说什么……结果一看之下脸就绿了。

    羽裳压根就没管他这边拷问顾双林的事,眼睛看的方向是始终没离开的鬼车族,以及站在他们附近的道姑。

    鬼车族中有人彻底掀开了伪装,长发瀑布般垂下,面庞微显苍白,额头的幽冥火印熠熠生辉,亮晶晶的眸子一会看看羽裳,一会看看明河,眼中都是有趣的笑意。厉九幽垂首站在她身边,恭敬无比。

    而那道姑明河的眼神和她几乎一样,也是在她和羽裳脸上转来转去,只是神情清冷很多,没那么笑嘻嘻的找人厌……不对,一样很讨厌。

    羽裳看看道姑,又看看那个浑身幽冥鬼气的女子,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那个阴森森的女人又是谁?”

    “喂!”孟轻影板起了脸:“我明明是笑咪咪的,多温和的表情怎么就阴森森的了?会不会说话?”

    如果有特效的话,三个女人的眼神中间估计有噼里啪啦的电流火花正在乱窜。

    秦弈的冷汗唰地就流了下来。

    他这才意识到,之前婚礼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妹子们都是识大体也是要面子的人,好歹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现眼。可现在人走了,敌人摆平了,尘埃落定……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都要化身修罗了啊!

    秦弈一个头两个大,差点想把顾双林从地上救醒:大哥你醒醒,再来捣一次乱好不好?我给你钱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