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姬叉

第七百七十二章 表面终结

    有人便问:“贵宗这是要全面介入南海了?”

    羽裳默认。

    散修们面面相觑。

    老实说如果玄阴宗包场南海,依然要捉蚌,这些本来是反对捉蚌的人也不舒服,不过人情在先,此时要说反对的话就不怎么好说出口了。

    另一方面说,其实散修们也不是每个都为了善意而来,他们的徒弟热血,这些老奸巨猾的老道士自己可未必,大家都懂审时度势,甚至还颇有一些想要浑水摸鱼的。

    此时人们看着羽裳和玄清真人,眼里都是深深的忌惮。

    光是玄清真人一个晖阳初期也就罢了,这个羽裳子到底哪钻出来的,晖阳圆满之意简直写在气势上,这玄阴宗到底哪来这么多强者!

    这羽裳子出面,根本不是来谈事的,而是威慑之用。

    什么是审时度势,这就是让他们看着办的。

    沉默了好一阵子,无上真人只好道:“吾等便是不为蚌女而来,也需报仇才是。”

    羽裳微微一笑:“只是如此,那岂不就很好办了?我们负责把那些人捉了送给诸位道友就完事了……”

    “轰隆隆……”远处天际乍现雷光。

    那是秦弈正在出手虐人。

    “混……混沌神雷!”有人认了出来,大惊失色。

    乾元修士,混沌神雷,这位出手包场,那真是除非有乾元级大宗出来作对,否则大势定矣,根本没有什么好挣扎。

    那边替秦弈带路的老者,看着前些日子和自己颇有冲突的抢蚌对手被秦弈虐得死去活来,得意地哈哈大笑:“张老三,你也有今天!”

    那张老三气得吐血:“你得意个屁啊,你把别人全搞死了,你自己也没份啊!”

    “为什么要对我有好处?我吃不到,你们也别想好过。”老者举起一只豹子。

    秦弈瞥了他一眼。

    老者赔笑:“前辈,我再带你去找别人。”

    “不用了。”秦弈淡淡道:“我混沌神雷,应该南海皆见,你们的事情别人应该也有数了,南海虽大,可传檄而定。”

    “是是是,前辈出手,那些幺麽小丑自是得夹着尾巴滚的。”老者点头哈腰:“前辈之前说还需要我们打下手,晚辈愿为犬马……”

    “嗯,本座确实需要你打下手。”秦弈笑笑:“你跟我来。”

    老者大喜过望,屁颠颠地跟着秦弈去了。

    安安抬头看着他们的背影,摇了摇头,自顾自收拢此地蚌女离去。

    过不多时,老者就跟着秦弈到了羽裳边上,看见对面一伙人,老者神色大变,转身想跑。

    秦弈一把拎着他的后领,封住了浑身法力流转,跟丢狗一样丢到了无上真人等散修面前:“之前伤你们徒弟的,就是这伙人了。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南海之事,自此终结。”

    老者挣扎着惨叫:“前、前辈,你不能这样啊,我为前辈立过功,我为……”

    秦弈理都没有理他,对着散修们很和蔼地笑笑,递过一枚戒指:“诸位的弟子们行事,本座很欣赏,这戒指里是一些蚌珠,给他们将养之用,也使血不白流。”

    散修们面面相觑,暗道这位乾元前辈还挺会做人的……这些蚌珠价值很高,用来养伤那是绰绰有余还有赚,那大家对他包场此地的少许不满都散了。

    这事儿倒是挺讽刺的,捉蚌者被揍得死狗一样,捉到的蚌女还被抢回去了,一无所获。而他们保护蚌女的,根本不是为了蚌珠而来,却反倒收获了大批蚌珠。

    秦弈也不多言,携着羽裳飘然而去。

    那老者兀自在地上哀嚎,一群散修围了上来,眼睛碧油油的。

    …………

    南海之事,表面上确实就此终结了。

    仅仅是表面的地域资源之争,一旦有乾元修士下场,那真是如同秋风扫落叶,镇压一境没有任何疑问。

    无非是玄阴宗从幕后走到了台前,羽浮子亲自带队驻守海疆,把这片产妖区域包围起来,俨然成为自家牧场。

    这事儿玄阴宗以前真干不成,程程夜翎都不能走上台前,玄阴宗表面上就是个晖阳宗门,根本不够能力。可秦弈的到来,立刻使得事情变得非常简单。

    当人与妖的冲突变成人类的乾元大能要包场,连性质都变得非常普世,人们习以为常,连个反抗的意识都很难兴起。

    不仅是包场,羽浮子还率众突击了海岸上原本捉蚌制珠的窝点,连早期被捉的蚌女都尽数抢了回来。对外只宣称是为了垄断,别人竟然连个质疑都没有,甚至还有巴结的,主动带着他们去找制珠窝点。

    很多修士害怕得罪乾元大宗,放弃了到手的收益狼狈而归,玄阴宗势如破竹,威震南海。

    这场大规模化妖引起的南海纷乱,表面上已经结束。

    这就是“比别人更凶”的力量。

    秦弈站在海岛的荒山之巅,看着下方安安带着夜翎她们构建海中央的接引渠道,众多海族新妖通过渠道回归禁地,海面从原先的血腥纷乱变成了生机祥和,心中也有少许满足。

    外人以为是玄阴宗包场是为了垄断收益,实际上他们的包场是当然为了救人。

    不仅仅是救妖,确实也在救人。

    秦弈比谁都清楚,矛盾激化下去,一定会有新的妖劫诞生,那些贪婪者并未意识到背后的危险。

    这种大规模把新生妖族当猪宰的行为,不仅是裂谷妖城看不下去,海中禁地也会看不下去。这次恰好因为他秦弈是神州人,安安自然求到了他头上,如果没有他秦弈的存在,蚌族肯定会跑去求龙子帮忙的……

    睚眦它们可没什么好脾气……何况这次被屠戮的妖种还有很多鱼虾类,包括鲨族鲸族,到时候螭吻它们暴怒,打开禁地,率众席卷南海,平推混乱之地,简直是必然。

    海中妖族之盛远超人们的想象,而这时候神州无相有点颓,左擎天玉真人都受着伤,天枢神阙自顾不暇,囚牛霸下狗子一旦席卷,可以想象的所向披靡,又是一场超级大劫。

    那些贪婪者只会变成狗子的养分。它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的事会是怎样的引子,脑袋都快悬在刀刃上了而不自知。

    这一场止干戈,实际是对两族的大功德。

    相应的,一手操作此事的人,意图是大险恶。要么为了诱出裂谷妖城,要么为了致使海天沸腾,两个走向必有其一,不知道他们究竟是瞄向哪一种。

    如果含有把天枢神阙卷进来的终极目标,那对方这一次的算计好像要比以前都牛逼,长进了?

    秦弈越想越是心中有些发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但他至少知道,这事还没完。

    对方可不会愿意自己折腾了半天居然被玄阴宗捡了个大桃子,继续化妖给玄阴宗送材料吗?

    他们必有下一步举措。

    要么就是收了化妖的宝物,暂停此事,另做计较;要么就是公开宝物,引人类更强者纷涌而来,把玄阴宗在此地的垄断冲破。

    当先天之宝现世,引发的动荡就不是这点妖类收益可比了……来的人有什么大能都不稀奇。

    秦弈等的也是这一刻,他就是为了逼对手进行下一步举措。

    别的大能再怎么来,他在此地也是近水楼台。一旦先天之宝现世,自己若能第一时间解决,那便是此事真正的终局。

    只不知道,对方下一步棋会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