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宫 打眼

第四百一十六章 冰剑被毁

    数丈长的透明巨剑轰然落下,站在下方的罗坝浑身上下已经布满了一层冰霜,就连他手中的血泊刀,其上的血色光芒变得黯淡起来。

    不得不说,凌筱这把冰剑威力真是厉害。

    罗坝站在原地,瞪大目光看着从天而降的透明巨剑,猛然持着手中的血泊刀冲着天空中疾速落下的数丈长的透明巨剑劈砍下去,已经变得血色黯淡的血泊刀,突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血煞之气,迎了上去。

    他还是低估了这柄冰剑蕴含的寒气,冲天而起的血煞之气一接触到透明巨剑,速度为之变慢,血泊刀上凝聚的血煞之气,短短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已经凝固成冰。

    罗坝见此心头大骇,正欲准备再次出手,方才发现手中的血泊刀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而且自己握着血泊刀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一层冰霜,整个右臂也都失去了知觉。

    这些,罗坝有考虑过。

    万年玄冰炼制而成的冰剑,可是真真正正的下品法宝,冰寒之力自然不容小觑,可让他完全没料到的是,自己右手居然会连同血泊刀都被从天而降,散发着冰寒之力的透明冰剑冻结在一起。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罗坝根本没有机会再次出手。

    疾速落下的透明巨剑冻结了血泊刀,冰冻了罗坝的右臂,几乎已经耗尽冰剑中蕴含的灵力,因此,透明巨剑突然“咔”的一下自中间裂开一道缝隙,那些先前凝聚成冰的水滴,此刻全部掉落在地上。

    不仅如此,整个透明巨剑也因为冰寒之力的不足,彻底碎裂,失去支撑掉落下去。

    又因为透明巨剑由天而降,冲向罗坝的速度非常快,无论是透明冰剑外围散落下来还没全部融化的冰滴,还是靠近冰剑并且保持冻结的冰块,此刻全部以迅捷的速度冲击到罗坝周边的地面上。

    “唰!唰!”

    最先落下的冰滴,使得罗坝附近的地面经历了枪林弹雨一般,布满了许多大小不一的孔洞。不过这些孔洞并没有持续多久,大块大块的冰块冲击下来,直接将罗坝附近一丈以内的地面全部砸成深坑。

    深入地面数尺的冰块,反射着银色的光芒,全部照耀在罗坝身上。

    一直站在原地的罗坝,右手还在握着血色黯淡的血泊刀,不过在血泊刀的刀尖之上,恢复成原本大小的冰剑,此刻也是变得黯淡无光,而冰剑细若牛毛的剑尖,正好刺在血泊刀的刀尖。

    “给我破!”

    站在下方的罗坝阴沉着一张惨白的脸庞,低吼一声,左手瞬间抓住紧握在右手的血泊刀,澎湃的灵力顷刻间涌入血泊刀,就见已经完全露出整个刀身的血泊刀,瞬间发出耀眼的血色光芒。

    血煞之气再次涌出,血泊刀上的冰剑瞬间就被这股血煞之气侵入进去,顿时,下品法宝的冰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柄散发着血色光芒的冰剑。

    而在这时,罗坝手中的血泊刀,方才砍在已经被血煞之气侵占的冰剑细若牛毛的剑尖上。

    “咔!”

    冰剑直接就被罗坝一刀击碎,化作一片晶莹的冰片,散发出里面仅存的灵力散落下来。

    冰剑彻底被毁,凌筱心神连同受损,她的嘴角立刻溢出鲜血,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惨白,就连体内灵力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变得十分紊乱。

    叶天没想到,罗坝奋力一击之下,竟然能将下品法宝的冰剑击碎。

    这一点,旁边观战的姜文博、杨光和杨君逸,都没有料到,不过他们见到凌筱因为法宝被毁心神受伤,纷纷祭出自己的法器。

    姜文博使用的法器是太极宗弟子专用的太极剑,上面有阴阳太极图,攻击的时候可以分开变化成两柄飞剑,几乎和叶天修炼的《诛仙剑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同之处,叶天先前在无双城就发现了。

    太极剑可以分化出黑白两剑同时攻击,不过它们有个巨大的限制,只能攻击在某一个地方,或者是两个不同位置的固定点,而无法像《诛仙剑诀》一样,可以控制两件、甚至两件以上的攻击法器随意的变换着方位攻击敌人。

    也许正是《诛仙剑诀》的与众不同,先要悟出剑心,而后凝聚剑丹,最终方可悟出《诛仙剑诀》真正厉害之处。

    躲在杨光旁边的杨君逸,手中已经多出一柄飞剑,看它散发出来的光泽,至少也是一件顶级的上品法器,甚至已经无限接近法宝的灵力波动。

    叶天随意看了两人一眼,手中法诀已经打出去。

    一柄上品法器的飞剑自叶天的储物袋中飞出,“嗖”的一下冲向了罗坝,速度之快,犹如阴云之中闪过的雷电,眨眼间已经冲到罗坝耳边。

    站在原地的罗坝,看也不看,反手一击直接迎着冲来的飞剑一刀劈出。

    “铛!”

    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就见叶天控制的那柄上品法器的飞剑瞬间被一股巨力撞得倒飞回来,与此同时,罗坝手中的血泊刀裂开的缺口,又深入了半指的距离。

    “小子,你惹恼我了。”罗坝注意到血泊刀刃上缺口部位再次受损,当即咬破自己的舌尖,对着血色黯淡的血泊刀直接喷出一口精血。

    血泊刀瞬间吸走所有的精血,刀身上立刻散发出一股猩红的光芒,就连刀刃上受损的部位,此时也被猩红的血煞之气覆盖,使得外人根本无法看到刀刃受损的地方。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虹光自罗坝的左侧方向疾速飞来。

    刚对血泊刀变化感到满意的罗坝,还不明白发生什么,立刻踏步向空中跃起,同时握着血泊刀的右手立刻将手中的血泊刀抛在空中,此时,已经完成法诀的左手直接一掌拍在血泊刀的刀柄。

    “嗡…”

    血泊刀忽然散发出血色光芒,接着它就形成一个直径约莫三尺的血红色的圆形屏障,将罗坝护在其中,彻底挡住叶天控制的第二柄飞剑。

    飞剑撞在血红色的圆形屏障,立刻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紧接着一股冲击波自飞剑和血红色的圆形屏障的交汇点,瞬间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就见与那血红色的圆形屏障相连的地面,轰然坍塌。

    叶天注意到坍塌的地面,立刻明白血红色的圆形屏障挡下飞剑所承受的巨力,已经全部顺着血红色的圆形屏障的引导进地底。

    至于那柄飞剑,叶天并未在意。

    因为修炼《诛仙剑诀》之后,叶天逐渐已经掌握控制飞剑的技巧,可以说,只要他愿意让飞剑回来,飞剑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他的面前。

    罗坝自空中落到地上,距离凌筱的位置已经不足三丈远,而他手中血泊刀所指的方向,分明就是冲着凌筱而来的。

    姜文博看到罗坝,已经完成的手中的法诀,指向罗坝低喝道:“去!”

    悬浮在姜文博面前的太极剑化作黑白交替的虹光,冲着罗坝疾速飞去,只不过看似气势汹涌的太极剑,还没抵达罗坝的面前,就被对方一刀劈飞出去。

    见到这一幕,姜文博的脸瞬间涨红。

    他咬着牙关,直接施法将太极剑召回到身边,而在他的右手已然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球,正是太极宗引以为傲的阳雷子。

    显然,罗坝刚才那副不屑的样子,已经激起了姜文博的好胜之心。

    杨光见到姜文博的太极剑被击退回来,快速拉了一把身边的杨君逸,将他护在自己的身后,确保接下来的交手一定不能伤及到自家少爷。

    凌筱强撑着站起来,想要再次出手,可是刚才冰剑破碎给她造成的伤势还没恢复,她连法诀都没完成,张口就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

    几人的动作,叶天全部看在眼里。

    他知道杨光是护主心切,凌筱已经有伤在身,根本无法再战罗坝,至于太极宗的姜文博,看起来也不像演戏,只不过太极宗也并非小门小派,姜文博能够修炼到筑基巅峰,恐怕也不是刚才一招飞剑看起来那么简单。

    姜文博为什么不使用自己的手段,而是换成阳雷子,叶天完全想不明白。

    不过,叶天也没打算追究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罗坝表面看起来非常强势,实际上罗坝手中的血泊刀在刚才和下品法宝的冰剑硬碰的时候,几乎差不多已经算是强撑了。

    若不是罗坝刚才用一口精血加持在血泊刀上,这把刀早就该断成两截了。叶天一直不着急出手,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罗坝也很清楚血泊刀现在的状况,所以才会主动出击,因为只有斩杀了眼前的五人,用他们的血来喂养受损的血泊刀,这笔买卖就已经赚大了。

    五个筑基期修士的血液,足以令受损的血泊刀再次提升一个高度,甚至可以成为一件真正的法宝。这样巨大的诱惑,罗坝怎么可能会放弃眼前的机会。

    就在罗坝想要对凌筱出手的时候,叶天控制的两柄飞剑已经出现在了凌筱面前,不等罗坝的血泊刀挥劈而落,两柄飞剑化作一道虹光,直接冲向罗坝手中的血泊刀的刀刃。

    “咔”

    两柄飞剑撞击在血泊刀刀刃之上,一声脆响响起,就见罗坝手中的血泊刀突然断成了两截。同一时间,两柄飞剑也在碰撞的巨力下,速度为之一滞,罗坝后退一步就躲开了两柄飞剑的攻击。

    而在此时,叶天腰间的储物袋里面突然掉落出来一个金身铃铛。

    那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就见散落在地上的半截血泊刀上面黯淡的血色瞬间消失无踪,彻底变成毫无灵性的半截废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