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宫 打眼

第四百七十三章 净灵珠

    一路上,叶天约莫飞出三十余里。

    先前使用“时光凝滞”消耗了巨大的灵力,让叶天浑身上下的灵力近乎枯竭,好在他囤积了大量灵石,倒是不甚大碍,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不过叶天心中也不禁暗自盘算起来,自从天地间灵力暴增之后,先前遇上的敌手,修为全部都有了增加,而自己还在七品金丹的瓶颈之中,一时半会儿难以突破。

    长此以往,如若不能及时解决七品金丹的问题,必将遗祸连连。

    不过这一路上,也是没有让叶天有所安宁,他一共经过了七个山村,其中只有一个山村的村民还在过着平静的生活,余下的六个全部冷冷清清,村民早就变成皮包骨的凄惨模样,死了已不知有多久。

    叶天继续赶路,神识探查之后,发现前面的村庄已经没有黑心书生留下的作案痕迹,不少村庄里面的人还在忙碌着,为了一天的生计奔走。

    “这又是怎么回事?”

    忽然,叶天发现五十里外的一个山村中,其中的村民全都已经变成一具具白骨,而且他们死的时候,甚至还在忙着家中的劳作,有的死在饭桌,有的死在织布机,还有的死在水缸旁边。

    叶天没再犹豫,化作一道遁光飞出四十余里。

    他小心的掩藏掉自己的气息,凌空而立在山村的上空,目光看着下方不远处的一个破败的小山村。

    山村周围,阴气很重,山村里面更是阴风阵阵,而在山村里面的一处老房子中,一位邪道修士正在修炼阴森歹毒的功法。

    此人实力明显不俗,叶天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他的修为,只能认出他是用一种歹毒的方式夺取活人生魂,经过特殊的方法来祭炼。叶天有些犹豫,不确定该不该出手斩杀此人。

    这时,一行人突然从正东追来。

    领头之人,叶天一眼就认出是凌天宗的刘子毅,跟在他身后的几人中,就有叶天熟悉的内门弟子中威望颇高的白面书生的中年男子,当初在凌天宗入门之时,就是此人一直在找叶天的麻烦。

    还有白面书生的一个跟班,就是之前跟自己大打出手过的郑辰,叶天也是非常熟悉。

    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他没想到会这么巧,自己刚要准备回凌天宗的时候,就遇到了刘子毅和几名凌天宗的弟子。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就是冲着山村而去,叶天站在云端之上,决定先不出手,静观一下再说。

    当先就有一名筑基中期的凌天宗弟子,不知天高地厚,看到了那邪派修士就持剑俯冲而下。

    一旁的刘子毅想要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

    叶天看着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弟子模样,显然应该是个第一次出来的历练的内门弟子。

    这些凌天宗的弟子虽然普遍修为高深,但是毕竟每个峰教的师父心性各不相同,教出来的弟子未免良莠不齐。

    就跟叶天先前在凌天宗,还能遇上一些如同世俗之人一般的坑蒙拐骗,强取豪夺之徒一样。

    虽然是每个修道门派整日嚷嚷着仙凡有别,但是那些修道之人哪个不是从世俗之人入道的,之后的行为又能有几人能够真正的飘逸脱俗,最终还不是如同世俗之人一般。

    只不过当那名弟子刚刚驾驭着飞行法器落到村子之中,就见他的背后突然腾起一团浓浓的黑雾,一个长着许多怪异长角的巨大鬼脸慢慢显现在浓雾中,那鬼脸的大小几乎跟一座小山一般,鬼脸口中的獠牙一张一合,显得格外狰狞,散发阵阵黑气。

    只见那鬼脸双目一闪,好似寻到猎物一般,整个鬼脸就朝着这名凌天宗的弟子疯狂的咬去。

    这名凌天宗的弟子吓得脚下一个踉跄,竟然从飞行法器上面掉了下来,险而又险的躲过巨大鬼脸的大口。

    “孽畜,尔敢!”

    站在空中的刘子毅俯低喝一声,天火神剑已经化作一道火焰光芒,瞬间冲向再次扑向这名凌天宗弟子的巨大鬼脸。

    “天火神剑,想不到老家伙真是舍得,竟然连天火神剑都交予你使用,难不成你是他的亲传弟子?”村子中的老房子里面,响起一个嘶哑的声音,紧接着地面上涌起一股黑色浓雾,不一会就将整个村子淹没其中。

    天火神剑落下,斩杀了那只巨大鬼头,汹涌燃烧的火焰瞬间就让周边的黑色浓雾全部消散,只不过原先本来是凌天宗弟子的位置,此刻突然空无一人。

    “啊!刘师兄救我……”黑色浓雾之中忽然响起那名内门弟子的惨叫声,转眼间就被那黑色浓雾给淹没了,转瞬之间就再也察觉不到任何生息。

    眼见那名凌天宗的弟子身死,刘子毅不禁面露难色。

    他唤回天火神剑,回头看着几名神色有些不定的凌天宗弟子,厉声开口说道:“此人难以对付,你们在后面老老实实的待着就是,莫要轻举妄动,免得妄自送了性命。”

    刘子毅的话音方一落下,就见她持着天火神剑飞出,转瞬间就落在了村子中。

    此时,那些笼罩住整个村庄的黑色浓雾忽然潜入地底,不多时所有的浓雾全部消散不见,而在刘子毅面前三尺之外,出现了一具骷髅白骨,通过他临死挣扎的模样,叶天可以确定正是刚才那名弟子。

    “鬼道人,你欺师灭祖,投敌叛国,我在师门已经请了令下山,今日要取你项上人头回山复命。”刘子毅目光警惕的看着前方,天火神剑平静的悬浮在身前。

    “哈哈哈,信口雌黄的小儿,若是你师父亲自来说这话,道爷还能听一听,就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大话如此,受死来!”鬼道人迈步自房子里面走了出来,只见他面色不屑的看着刘子毅先是嘲讽几句,方才从袖口中掏出一块黑色的铁盘。

    黑色铁盘的中央部位,黑的锃亮,看起来犹如新鲜的墨汁,它刚一出现,立刻从中涌出了一团黑色雾气,朝着刘子毅袭去。

    黑色雾气在空中一阵翻滚,瞬间化成一只巨大的骷髅鬼爪,而刘子毅却是不慌不避,直接应着那骷髅鬼爪而上。

    两人修为差距极大,在外人眼中看来,这刘子毅马上便要被这骷髅鬼爪给刺穿身体,将他七魂六魄杀的一干二净。

    不过刘子毅却从袖口掏出了一颗淡蓝色的珠子来,那骷髅鬼爪一见到这珠子,就立刻又变成了一团黑雾,而后那黑色的雾越来越淡,最后在空中化成了一阵清风。

    “净灵珠!哼,你师父为了对付我,这么多年来真是煞费苦心啊!”鬼道人瞧见那骷髅鬼爪被破,面色顿时不善的起来。

    这净灵珠乃是极为纯净之物,相传万年以前,世间妖魔横行,恶鬼肆虐,却有一处山庄丝毫不受其扰,妖魔鬼怪全全不敢临近,四下里向那山庄之处逃难的人越来越多,这山庄便成了一块乐土。

    一位修道之人途经此地,见此山庄丝毫不受到外界鬼怪影响,便探寻原因,后来发现这地方受到保护的原因皆是因为这个山庄的所祭拜的山神庙中有一枚灵珠,叫做净灵珠。

    当时这修道之人便提出想要借此珠来除尽人间鬼怪,立刻便被山庄的居民拒绝了,之后那些居民害怕那修道之人强取豪夺,便设计毒害他,不过被那修道之人给察觉,最后他一怒之下竟将这山庄内内外外的所有居民屠杀殆尽。

    之后那修道之人便凭借此灵珠杀进人间鬼怪,残余的鬼怪这修道之人跟净灵珠无比厉害,都纷纷躲藏起来不敢现世。

    最后那修道之人完成使命后,又鬼使神差一般的回到那山庄之处,随后那净灵珠跟那修道之人一同消失了。

    外界一向有传闻那人便是凌天宗的创教祖师,而凌天宗则是建立那片山庄的乱坟岗之上的。

    不过终究这些都是市井传言,多少年已经没有人见过这净灵珠了,多数人已经把这净灵珠之事当成一种传说来看了。

    不过鬼道人却是没有想到,这净灵珠居然当真被凌天宗给找出来了。

    先前鬼道人还在凌天宗修道之时,偷偷闯入门派禁地,却发现灵气环绕的山中,居然有一处满是**阴暗之气的峡谷,满是黑色的雾气。

    当鬼道人进到那峡谷之中,却见整个峡谷内都是密密麻麻的坟堆,一个弯腰驼背的老者还在不停在空地上挖坑,那老者身后放着成堆的尸体,有新有旧,每当那老者在地上挖好一个坑后,身后就会散发出一团黑色雾气,那黑色的雾气就好似手足一般,将那些尸体搬运到坑内。

    就这样,鬼道人开始经常潜入到禁地内去观察这老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老者也丝毫不避讳他,只是继续挖他坑。

    鬼道人也是天赐聪颖,时间一长,耳濡目染,他竟然就掌握了用灵力使用那样的黑色雾气,待他学会之后,再去禁地之时,那老者就换了一种方式使用那黑色雾气了。

    就这样鬼道人一直在禁地偷学这种诡异之术,直至被师门所发现。

    现今鬼道人再联想这些往事,跟今日刘子毅拿出这净灵珠,可见先前那传说倒是极有可能真的。

    “鬼道人,你将你手中的法宝交出,束手就擒,随我回师门,或许掌门还能念在你悔过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刘子毅见鬼道人站在原地伫立着不动,眉宇之间有些出神,便如此开口说道。

    “哈哈哈,你这后辈当真是大言不惭,让道爷我束手就擒,先看看你够不够本事。”鬼道人说罢便直接向刘子毅袭来。

    “到了如今,你还不知悔改,我就替凌天宗清理门户。”刘子毅手持净灵珠,面对鬼道人手中的黑雾丝毫不惧。

    净灵珠可净化邪魅妖魔,任何邪异之物都惧怕净灵珠,鬼道人也是不敢擅自靠近。

    “哼,莫要以为有了净灵珠,道爷就会怕了你。道爷修行的时候,你还在某人的肚子里尚未成形呢,哈哈哈……”鬼道人双手笼着一层黑雾,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子毅。

    “鬼道人,你不听劝告,那就只管上前一试。”见此,刘子毅双手将净灵珠推在胸前,厉声喝道。

    “嘿嘿!道爷马上就来。”鬼道人话音落下,瞬间整个人都被黑雾笼罩住,刘子毅在外面凝神观察,却是看不到鬼道人具体处在什么地方。

    此等诡异的身法,着实另刘子毅心惊。

    好在请令下山时,刘子毅的师父有过嘱托:切记,莫要和鬼道人持续纠缠,若是不可为,保命重要。

    如今鬼道人真的冲上来,刘子毅心中也是有些许惧怕,天火神剑围绕在周身,汹涌的火焰几乎将刘子毅彻底裹在其中,净灵珠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