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宫 打眼

第五百三十一章 各自为敌

    “告诉你也无妨,我太极宗跟凌天宗已经联合在一起,准备要这秘境中对你南宫世家来一场瓮中捉鳖。”宿开宇虽然为人胆小怕事,但机智还算过人,哪怕信口开河也是面色不改。

    “给本少爷闭嘴,莫要在此危言耸听!小心我拔了你的舌头。”那南宫世家少主拂袖一甩,却是有些半信半疑。

    “你自己想一想,你南宫世家虽然跟我太极宗有合作,但是双方是不是都有吞并之心,如今这秘境之中,正是对付你南宫世家的最好时机。”宿开宇心中念头飞快地转了转,所言之语甚至能够以假乱真。

    在场之人闻罢都是眉头紧锁起来,那凌天宗号称天下第一大宗,太极宗在燕国也算的上大宗门,虽然比不上凌天宗,但终究也是实力强横的门派。如果当真这两个门派联合起来对付南宫世家,在这秘境之中一旦被其包围后果将不堪设想。事到如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得尽快逃走才是。

    “你这小子说谎话都不待眨眼,不过你终究还是想活下去才说这些话,我且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你乱我众人军心,我就废了你,砍去你的四肢,看看你能不能说真话。”南宫世家少主冷笑一声,似乎敲定了主意,从一旁的随行之人那里抽出一柄折铁大刀,抵在了宿开宇的脖颈处,气焰颇为嚣张的说道。

    “你这个疯子,简直……啊!”宿开宇后半句话尚未说完,就发出了一阵极为凄惨的喊声,“简直……不是人!”

    公羊玉涵眼睁睁地看着宿开宇被卸了一条胳膊,鲜血更是溅到了自己脸上,登时吓得花容失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瞳孔里满是焦急与求饶之意,喃喃自语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你放过我吧!”

    初时这南宫世家少主也都险些信以为真,不过对方越说越精神,却迟迟不见外面有动静时,他的眼中就闪烁着狐疑的光芒。待他刀起刀落,对方的反应也有些异常,尤其是那位清秀脱俗的少女更是惶恐不安,哪里像是胜券在握之人?由此观之,这宿开宇从头到尾都在故弄玄虚!

    “既然这位姑娘开了尊口,本少爷就发发慈悲,放你一马。”那南宫世家少主笑着砍下了宿开宇另一条胳膊,然后用沾满鲜血的手摸了摸公羊玉涵的头,表情颇为真挚,眼神也极其热情,

    公羊玉涵见到宿开宇的悲惨下场,又听到他这般亲切的言语,蓦地打了个寒战。

    少许,叶天飞身来到此地,眼看四周山石残破,掩人耳目的阵法化为虚无,他的不禁脸色微微一变,径自前往那处藏身的洞穴。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行至数十步,那宿开宇栽倒在地,生死不知,两条胳膊也不翼而飞,身上的流光溢彩几乎都要消失了。

    “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滑得像一条泥鳅,谁都抓不住吗?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就沦落到了如此地步?”公羊玉涵瘫坐在他旁边,面无血色,泪如泉涌,偏偏不肯睁眼,口中喃喃自语。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天闻罢面色阴沉,不觉升起一股戾气。

    “你外出打探之时,南宫世家那群人闯了进来,不惜施展了某种秘法拖延住了他们,我才得以侥幸逃脱。不曾想,居然发生了如此变故。”公羊玉涵只说了三两句,又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这南宫世家本意是朝我来的,不想却连累了你二人。”叶天脸色更为难看,牙齿之间发出了“嘎吱”的声响,恼怒的说道。

    “叶大哥,小女子的安危就全仰仗你了。”公羊玉涵柔柔弱弱地说完,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了对方,脸色像染了一层淡淡的胭脂。

    叶天明显一怔,只见怀中少女双颊似火,说不出的娇羞可爱,一双美眸水汪汪地看着自己,显然想得到一番宽慰。尽管此女柔若无骨,身前那种细嫩温软的触感也不禁令人心神一荡,但是这股旖旎之感却是稍纵即逝。

    因为公羊玉涵所言完全经不起任何推敲!

    首先她说宿开宇施展了某种秘法,拖延住了对方。叶天方才跟那南宫世家少主交手过,莫说是那少主本人出手,就算是那些南宫世家的弟子,宿开宇想要对付他们也是难上加难,除非他有什么高级符篆,不过以那宿开宇的修为跟资历来看,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算此女侥幸逃脱,对方尔后也会趁胜追击。区区一介弱女子,以其筑基期的修为,怎么会安然无恙?对方不但人多势众,而且修为与速度也远胜于她。倘若那南宫世家少主亲自出马,只怕转瞬之间就能将其擒获。

    忽然之间,寒光一闪,一柄匕首朝叶天的腹部刺来。

    虽然叶天被她抱在一起,但是叶天从始至终都未放下警惕。况且论修为,那公羊玉涵跟叶天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

    故而此女刚一出手,就被叶天侧身避开,旋即一记虎爪捏住了她的手腕,只听“当啷”一声匕首落地。

    “哼,比你美艳不知道多少倍的九尾妖狐我都杀过,就凭你,也想也这种伎俩诱我上当,怕是真的活够了?”既然已经图穷匕见,叶天也不用给什么好脸色了,当即冷言冷语道。

    “叶大哥,你听我说,我也不想啊,都是他们逼我的,你放了我好不好?”这句话可把公羊玉涵吓得不轻,她的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儿,面色也是一搭儿红一搭儿青的。

    “南宫世家的野狗,用了多少匿身符,还不滚出来受死。”叶天冷冷地扫了周围一眼开口说道。

    仅仅一瞥,公羊玉涵不禁身心一震,只觉对方目光如电,让人看了心惊肉跳。数息之后,她的脸色愈发惨白,遂长长地叹了口气,准备娓娓道来。

    “原本还想看上一出好戏,不曾想这娘们的表演过于拙劣。原来你姓叶,这一切就变得更有趣了。”

    就在此时,数道身影步入了洞穴,为首之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既然咱们双方都知道身份了,就不必客气了。”叶天的眼神中冰冷之色涌现。

    “叶家唯一的传人,我先前听过你不少故事,屡次坏我南宫世家好事,我想到过多次与你相见,不料今日居然成真,你先人被我南宫世家灭族,今日你唯一一个传人又要死在我这一代手中,当真是因果了结。”那南宫世家少主扬起了下巴,不屑一顾说道。

    “果真是这个姓叶的小子,别来无恙啊,待会儿动手时,小女子自然会手下留情的。”身旁衣着粉红缎花锦裙的少女抿嘴一笑。

    听得众人语气不善,形势颇为紧张,叶天眉目一冷,原本属于叶瞳的仇恨被这南宫世家的少主这样提及讽刺,他第一次如同这般恼怒,心中不由暗暗起誓,定要将南宫世家屠的鸡犬不留。

    不知道为何,这群南宫世家的许多人都已经变了五行属性,不知道方才在何处启动了什么阵法机关,此时对方的五行属性已经为坤地,自己为坎水,五行相克之下,自己却没有什么还手的余力。

    想到此处,叶天不敢有所保留,连忙祭出青诀冲云剑,向出口疾驰而去。但凡有人挡在他面前或者拉扯他的衣襟,一剑挥去,就是鲜血四溅,登时吓得众人连连后退。

    “一群废物,还不快给本少爷拦住他,生死勿论!”那南宫世家家主脸庞顿时涨成了驴肝色,手臂不断地挥舞着大喊道。

    众人纷纷就追了上去。衣着粉红缎花锦裙的少女也不再藏私,瞬间抛出了七尺长的红锦绫。其余之人则气沉丹田,凝聚了大量的灵力,施展起五花八门的法诀法器,都不约而同地施展了出来,朝叶天身上招呼了上去。

    只听“轰隆”一声,诸多法诀法器在其身上爆开,那叶天却恍若没事儿人似的,身上仅仅浮了一层尘土。见到此情此景,全场登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一道道错愕的目光,哗然之声四起。

    “这样都没事儿?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修为?”

    就在众人无法置信之时,有两道人影已经闪现到了叶天身后,其中一人捏住了他的臂膀关节,又有一人以七尺长的红锦绫缠住了他的双腿。

    “给我破!”叶天额头上的青筋不断暴涨,丹田内的灵力不断凝聚,手中的青诀冲云剑发出“嗡嗡”的响声,飞剑祭出,旋即银光闪烁,剑影错落,鲜血飘洒。

    那南宫世家的少主也迫于诛仙剑诀的威力,身形陡然暴退三尺,两颊的肌肉都紧绷在了一起,痛得是呲牙咧嘴。若非他及时躲避,只怕整条胳膊都要废了。至于那女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但折损了法器,而且还被剑气所伤,唇角不觉溢出了一丝鲜血。

    此时此刻,众人的目光都涌上了一抹惊愕之色,显然是未曾想到,在众人联手之下,外加许多弟子还有五行相克的加持,居然还让那叶天逃脱了!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叶天明明是坎水属性,且不说挡住了众人的攻击,竟然还能伤害得了他们,难不成这阵法都无法限制住此人?

    “尔等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快随我去追,走了这叶家传人,你们一个都别想活命!”南宫世家的少主见状明显一怔,登时憋得满脸通红,双眉拧成了一块儿疙瘩,当即恼羞成怒道。

    此时公羊玉涵惨然色变,可谓追悔莫及。谁曾想到到叶天居然能够全身而退?她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地长叹一声,倘若没有先前背叛之事,兴许叶天还会救自己吧?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看我怎么修理你!”旋即,身旁衣着粉红缎花锦裙的少女朝公羊玉涵走了过来,用力地给了她一记耳光,怒气冲冲道。

    叶天突破重围之后,往山上飞驰而去,其身后又有五人紧追不舍,二者相距不足百米。

    叶天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凭借法宝强行破了五行之力的限制,暂时脱困了,但是此时镇岳龟山图与青诀冲云剑都有些黯然,少说损耗了四成灵力,看来为了突破这古修所设下阵法的禁制耗费了大量的灵力。不然以自己的坎水属性又如何能够伤得了坤地属性?

    他回头瞥了一眼,不觉又加快了脚步。此险断然不可再冒,否则自己的法宝只怕要受损过度,到时候要变成一堆破铜烂铁了。

    刚行没多远,一道黑气忽然从叶天跟前出现,紧接着黑气变幻成一个人形,是黑魂老妖,他终于又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