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宫 打眼

第五百九十二章 冬雪妍

    一重天。

    冬雪妍行至了一处无主之地,身姿沉稳的落在了地上,她先是四顾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此处乃是一处风景秀丽的山间,山间溪流纵横交错,流水潺潺,景色风水看似宜人,不过灵气充裕程度只能算得一般,也无怪乎这样的山水俱佳之地,是一个无主之地,没有任何宗门在此开山立派。

    不过只有周围那些灵力似乎受到了外力所动,不过好像却不是因为人为而形成的。若不是冬雪妍心思细腻,探查到了这细微的变化,怕是就会以为寻错了地方了。

    在得知了这个情况之后,冬雪妍随即就放出神识查探。

    在这一重天,能拥有神识的结丹期修士极少,所以冬雪妍外放的神识,倒是没有丝毫的顾及。

    这山间没有任何外力所阻扰,她的神识很快就将周围百里探寻一遍,这山间周围有不少妖兽,还有不少修士也在这山间探寻着,不少人在途中与那些妖**战着。

    这里的灵气并不充裕,整个山间也不似有什么天灵地宝的存在,竟然能有如此多的妖兽,想来是因为被什么东西吸引而来的。

    冬雪妍原本还有些想不通,直至她的神识在这山间的一处地方,遇上了一层阻碍,那阻碍她神识之物,并非是什么法宝或是阵法,因为她先前探索过不少秘境洞府,神识被这些东西所阻碍之时,所传达回来的感悟并非如此。

    在这山间的阻碍之地,就好似硬生生的一堵墙,没有任何外力,就好似神识达到了这个世界的边界一般,霎时就折返了回来。

    冬雪妍结合那周围灵气的波动,就断定这里就是天门的将开之处。

    先前的天色大变,世间已经开始流传是天门要开,冬雪妍得了消息,匆忙赶到自己来到一重天时的地方,在那里一待就是近十天,将这个地方里里外外探寻了个遍,却发现根本没有天门的踪迹。

    直至天色再次大变,冬雪妍才知晓自己竟是寻错了地方,就顺着那天色变幻的地方寻了过来,最终来到这么一处山间。

    不过天见异象,闻讯而来的修士自是众多,先前通过神识探查到了修士,不过是少数之人,修为也甚是一般。

    冬雪妍断定,这里的灵气波动的定然会持续加强,这天色中的异象还会持续下去,直至这天门所开。

    虽然冬雪妍自认在这一重天难遇敌手,但这世界之大,远超她的想象,这天门一开,还不知道有什么暗藏的奇人异事又或是古修会伺机而来。

    在一重天之行,冬雪妍已经算得上是修行圆满,如今已经到了结丹期的她,凭借一重天的灵力,恐怕再想突破,已经是难上加难了。

    若是如同寻常的修道之人一般,日复一日的吸纳天地灵气,固本培元稳步上升也是未尝不可,不过时不我待,冬雪妍并不打算在这一重天浪费过多的时间。

    先前,冬雪妍对于自己被下放到一重天一直有所不满,但随着时间过去,她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此事,也是感到了家族似有什么难言之隐,才在无奈之下才做了如此举动。

    开启天门本就并非易事,家族自上而下开启耗费的灵石更是众多,对于本就有些入不熬出的冬家里说,与其说是下放,不如说是一种赌注。

    冬家在三重天的势力日益衰落,到了冬雪妍这里时,已经是步履薄冰,虽然依旧是名号响亮的修仙世家,但实则是外强中干。

    当时冬雪妍在比斗之时出手过重,重伤了一个修道世家的世子,对方原本就对冬家掌握的秘境有所窥窃,就以此接口来发难,冬家自是不能将冬雪妍交予对方,就只得出了一个下策,将冬雪妍逐出家门,并下放到了一重天,一绝后患。

    对方见冬家如此壮士断腕,将冬家年青一代天赋最为卓绝之人给下放到了一重天,也不好再因此生事了。

    不光是如此,因为想将一个人下放到下界,乃是先前一个大能之士所想出来之法,那个大能之士建立了一个阵法,可以撕破空间的限制,不过完成此举却是需要耗费巨大灵石,并且下放之人能不能承受这个阵法形成的灵力反噬,还有空间扭曲的力量,并且能不能再返回,就完全不能得知了。

    长此以往,无人从下界返回,这去下界的阵法,已经被不少人认为是一种骗人驳论了。

    因此冬家对冬雪妍的所行之举,在外人眼中看来,不过是冬家为了保存最后的颜面,做出的无奈之举,因为这送冬雪妍去下界之举,跟送死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这天门之路先前还受一些外力控制,但自下而上之人开启天门之人,已经百年未见了,众人也一直无法探寻一二。

    这也是冬家在叶天开天门而来之后,匆忙赶到后,急切地追问叶天的原因所在,不过当时叶天为了避免麻烦,告知了对方并不认识冬雪妍,顿时让对方心如死灰。

    毕竟隔绝了两个空间的世界,消息完全闭塞不通,所以冬雪妍在想通了家族的用意之后,才十分迫切的想要回到三重天。

    如今她收集了无数在三重天没有的灵药灵草,并将之挑选出来,觉得一些灵药灵草在三重天的充裕的灵力之下,能吸收更多的灵气,生长的更好,得以炼制出来更好的丹药。

    目前,距离她返回三重天的路途已经开始了,先前她被送到这里的时候,空间的扭曲之力险些要了她的性命,那时候的四周的灵气也正如现在这里一般,被莫名的外力所振动,所以她才能如此肯定这里就是天门所在。

    想到此处,冬雪妍就御空而起,朝着那神识无法探知之处飞行而去,忽然她察觉到身受的一处树林中有什么细微的动静,引得她的神识波动,就立刻警惕的落在了地上。

    “不知是何方高人,从小女子一到此地就跟随至此,还请出来说话。”冬雪妍对着身前的那片树林冷冷的说道。

    声过无痕,眼前的树林只能听见虫鸣之声,再无他人之声。

    “客气话我已经说过了,既然还要遮遮掩掩,那就别怪我抹平了这片林子,再来见面说话吧!”冬雪妍说罢,冷笑一声,浑身的杀意顿时四散而来。

    冬雪妍虽是女子,向来杀伐果断,话语间所蕴含的杀气,绝非寻常之人能够相比,霎时就将那藏匿在树林中的人给逼了出来。

    “这位仙子莫要误会,我不过是一介散修,在下名叫刘开,途经此地在此遇上仙子实属巧合,绝无任何恶意,还请仙人多多见谅。”

    说话的是一名貌不惊人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黑色道袍,筑基后期修为。

    那男子面带笑意,又再度给冬雪妍行了个礼,不过此人从一出现之时,眼神暗自地四处飘忽,好似在准备逃跑一般。

    冬雪妍稍微打量了一番这个男子,就知道此人跟着自己定是不怀好意,那一身黑色道袍,想来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而且此人发鬓处有些压痕,显然他先前是带着面罩来遮挡自己面貌的。

    而且这男子的修为不过是筑基后期,但不知道为何自己的神识却是探查不到,眼见这人身上并没有什么法宝或是符篆来藏匿自己踪迹,此人究竟是如何躲过自己的神识探知,也让冬雪妍心中更加生疑。

    “哼哼,好一个巧合?”冬雪妍冷冷的说道。

    “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若是不说实话,就拿命来说吧。”

    冬雪妍此言一出,周身外弥漫的杀气比方才更甚。

    那叫刘开的修士顿时心中暗自叫苦不迭,他本是一名山野之人,靠着在山中寻获的天灵地宝,才有了自身的修为,之后机缘巧合之下,他找了一处修士坐化后的洞府,在里面寻到了一本能够屏息敛气的功法,他之后就是靠着这套功法,袭击一些落单的修士来发横笔财,并且他还依靠着此举,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筑基后期,也算是颇为不易。

    原本这片无主之地甚少有人途径,而妖兽也是极少,所以就成了他的盘踞之地,不想先前天色大变,此地妖兽变多,更是有不少修士也纷纷来此寻宝。

    这刘开在这里生活许久,对于周围环境自是十分清楚,见有修士来此寻宝,立刻就将这山中搜寻了一个遍,却是一无所获。

    不过他顿时另有打算,准备偷袭那些落单的修士,或是那些被妖兽袭击的修士,无论是妖兽或是修士,只要在双方斗得两败俱伤之时,他就会突然出手,坐收渔翁之利。

    这段时间下来,在这刘开手中遇害的修士多不胜数,直到他遇上了冬雪妍。

    毕竟这冬雪妍能够御空飞行,想来是个结丹期修士,不过富贵险中求,先前他也不是没有在修为比自己高深的修士那里得手过,不然他这点天资,不依靠外力,怎么能提升到筑基后期。

    原本他还是打算在这冬雪妍遇上妖兽之后,看一看其修为本领到底如何,再做打算,不料就这么早被其发现了。

    “其实在下真的是误入此地,因为先前这里天色大变,有许多修士都来此地探查,在下寻思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天灵地宝,就也跟了过来,不过刚到此地,就被一只妖兽给盯上了,在下力不能敌,无奈之下就躲藏起来,先前在机缘巧合之下,在下曾习得了一门屏息敛气的功法,才算是躲过了这些妖兽的追赶。先前看到仙子乃是结丹期修士,独自一人来此,就想如果能有仙子照应,那些妖兽定然是不敢招惹的,但是唯恐仙子不允,就只得跟在仙子身后,躲避那些妖兽,在下真的是无心之举,还请仙子赎罪啊。”这刘开说罢,直接跪在了地上,对冬雪妍磕头求饶道。

    这番解释可谓是刘开竭尽所能,声情并茂,说尽了当下所能想到的最好借口,话说出去后,就连他自己也有暗自佩服自己,居然能在转瞬之间,将谎话说的这般圆。

    “既然是场误会,那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你且自行离去,莫要再跟着我,否则后果自负。”冬雪妍冷眼看了一眼那叫刘开的修士说道。

    冬雪妍嘴上虽是这么说着,心中自是不会信了此人的话语,这般说辞,不过是她另有打算。

    “仙子可是要寻那灵气震动的根源,在下先前正好探寻那个地方,可以领仙子前去。”那叫刘开的修士原本见冬雪妍打算放过自己,顿时面露喜色,之后他转念一想,好似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立刻开口对冬雪妍问道。

    “嗯?你只需告诉在哪里就是,我不需要你指引。”听了那刘开的话,冬雪妍眉目一挑,好似收获了意外之喜一般。

    那刘开见冬雪妍这般说辞,面上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只能将那地方如实招来。

    冬雪妍在得知了消息之后,就立刻腾空离去了。

    那刘开眼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狡猾之色,正当他准备去追寻冬雪妍离去的踪迹时,忽然感受背后传来一阵疾风,转瞬之间,他就发现自己看到的是身后的场景。

    刘开尚且心有疑惑,而在这时,只见一道血柱冲天而起,溅射的鲜血洒满了刘开的脸上,渗入他的眼中。

    而在无头尸体之后,一剑斩下刘开头颅的冬雪妍,看着刘开尸首分离的画面,不免面露一丝冷笑,此人死有余辜,就凭这等小伎俩,也想欺骗她上当,当真是可笑之极。

    不过此人既然喜欢偷袭别人,那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是正好。不过此人想引她进入那天门之处,显然是那里有什么危险之物存在。

    之后冬雪妍就去翻取那刘开的储物袋,只见里面灵石跟法器众多,看来此人这屏息敛气的功法,倒是真的得手了不少修士。

    不过寻遍了整个储物袋,这里面却没有这功法,冬雪妍顿感失望,不过她心中一盘算,从自身的储物袋中拿出一个是石匣,将那刘开的头颅装了进去。

    这功法虽然只是小道,但是既然能躲过神识的搜索,定然会有其用途,先前她没有当场杀死此人就是对着功法有所打算,不过此人不知悔改,还想再将自己引入陷阱,那就不能怪自己不留情面了。

    虽然这刘开已经身死,功法又不见,但只要此人的头颅保存完好,到时候寻一个邪派修士,逼迫其炼化这刘开的残魂,定能知晓这屏息敛气的功法如何修炼。

    日暮途远,故这等倒行逆施之法,她冬雪妍也是不得不为之,如今三重天的冬家如今局势如何,她完全不知晓,她只能用尽一切办法,迅速回到三重天。

    她要重振冬家,她收回那些被压制的修为,她要成为冬家的家主,她要让那些逼得她下界的真正之人付出代价!

    就在冬雪妍这般思索之际,在这片无主之地的另一头,一场厮杀刚刚停歇,由于双方的动手很快,外加此地本身的灵气波动,就连冬雪妍这里也是未能察觉到。

    只见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下,倚靠着有几具身体残破的修士躯体,从地上的血迹来看,这几名修士是在受了重伤之后,拖着残缺的身体一路爬到了那颗大树之下。

    而这几名修士显然是刚死不久,殷红的鲜血还在不停的向外渗着。

    “这些人的储物袋中可是有什么好东西?”一名容貌俊朗的男子,看着空中将要变幻的天际之色略微出神,有些漫不经心问道。

    “回主人,灵石倒是有一些,余下的东西,却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之物。”一旁正在翻查储物袋的那名红衣女子听了那男子的话,立刻转头恭敬地回答道。

    “法蓝宗的弟子,我当能有如何了得,不过都是一些穷鬼罢了,就是那法蓝宗宗主破苍天亲自前来,这天门我也是势在必得。”那俊朗男子听了那红衣女子的话,先是嗤笑了一番,之后踌躇满志的说道。

    “主人多虑了,那法蓝宗宗主破苍天在一重天或许还算是高手,但是到了二重天,以他的修为就算不得什么了,所以他若是稍有自知之明,是定然不会来的。”那红衣女子眨着睫毛,悠然说道。

    “即便如此,这天门要开启之事,天下皆知,也不能有所怠慢,你只需好生配合好我就是,如若有机会,我定会将你一同带入这二重天。”那俊朗男子一脸正色说道。

    “是,一切听从主人吩咐。”那红衣女子见那俊朗男子这般说道,立刻喜上眉梢的回道。

    之后那红衣女子将那些法蓝宗弟子的储物袋搜刮一空,分类好后,这一男一女就径直朝着那灵气震动的根源之处行去。

    夜幕逐渐低垂下来,这片无主之地却是杀喊之声彼此起伏,类似方才这样的场景不停的在上演着,所有希望开启天门之人,都随着此处愈发强烈的灵气波动而聚集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