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宫 打眼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三人不敌

    如潮剑气开始肆虐。

    那老者挡在胖子与乐清的身前,身后的怒目金刚也是庞大无比,不比叶天脚下的剑龙小半分。

    而那串佛珠被他护在手心之中,剑气不得伤害半分,那怒目金刚又将他护在身下,如此以来,哪怕叶天的剑气汹涌澎湃,也无法伤害到对方三人。

    “堂堂的怒目金刚,如今被你拿来当龟壳使,真是好生气派。”

    叶天言语只见隐隐约约夹杂了一丝怒气。

    不光是对眼前这久攻不破的乌龟壳,还有对身后裴永天的不满。

    “皈依我佛吧。”

    那老头继续面露慈悲之相,口中的经文源源不断的诵出,久久的回荡于这片战场。

    而叶天信心坚定,自然不会被影响到,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些被裴永天所带过来的军队,如今却发生了骚乱。

    因为那些佛光竟然照耀到了军队所在之地,而那些亡魂军队本就因为被封印了许久,体内充满了怨气。

    如今在经过这相克的佛光一番照耀,自是痛苦不堪。

    “鬼帝走狗,自是不堪一击,扰我军心,当杀!”

    裴永天总算说话。

    莫看他身形怪异,可是一出手,身上气势参天,似有百万冤魂于袖口之内冲出,黑烟弥漫,滚滚而向眼前那黄土高墙。

    乐清三人自然也被这黑烟笼罩,而那本是散发着佛光的怒目金刚,如今虚幻的身上竟然也沾染了不少的黑烟,仿佛被因这黑烟玷污,所显露的气势在一时间也萎靡下来。

    “你以佛光来乱我十万大军心性,我以此怨气来污你怒目金刚元神,我倒是要来瞧瞧,是魔高一丈还是佛高一筹?”

    裴永天身形头大身小,本就怪异,如今在这黑烟的衬托之下更加显得邪恶。

    叶天也趁此机会退于一旁,先前他以一敌二也并非没有出力,如今自然需要恢复一番元气。

    脚底下的剑龙,如今也全部散做小剑,回归于剑阵之中。

    叶天负手而立,白衣猎猎。

    身为战场内的参与者,那滚滚的黑烟自然也顺着他过去。

    只不过在叶天的周围三尺有肉眼难见的银白剑光围绕,那些怨气唯恐避之不及,沾染不到半点衣角。

    “那个白胡子的家伙手上佛珠有些怪异。”

    蜃通过叶天的视线将眼前的战斗看得一清二楚,他的注意点则全部都在那老者手上的佛珠。

    “为何你们这世界也会有佛的存在?”

    叶天好奇问道。

    这就相当于在魔界之中会有供奉于仙的。

    “这不是本土的信仰,应当是来自于那些亡魂的残留记忆,这修罗场中,也与外界有所不同,传闻当初开辟这处空间的也不是鬼界之人。”

    “这片空间是被人开辟出来的?”

    叶天闻言有些心惊。

    先前他在令牌之中查看这修罗场四处的地形与势力分布,光是他可查看的权限就已是广袤无垠。

    强者可以开创出一片独立的空间,叶天也见识过不少,可是这修罗场也算不得是另一种空间,再大些许的话,兴许可以作为一个小世界存在。

    这里的小世界,自然说的不是天山峰那种。

    而是可以自行孕育出规则的世界,甚至若是可以发展得久,还能孕育出天道管理。

    想当初盘古以身开混沌,借助天时地利人和,再配合他混沌神魔的身份,所开出的也不过是一方大世界。

    而如今竟还有强者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开出一方小世界。

    要知晓,如今是大道掌三千。

    昔日里的三千神魔,如今已化作混沌。

    在大道所掌管的世界里还能拥有如此实力之人,必然是极为可怖的,而如此人物都未能留下名讳,这才是真正令叶天所心惊的。

    “传说里这片空间是曾经被一位大能亲手给打出来的,他坐下还有一只灵兽,据说可以断言善恶。”

    “如此……”

    叶天在心中蓦然间想到了一个形象。

    只不过也只是猜想而已。

    “你们这些废物干什么吃的?今日若是不能将他们阻挡在外面,你我都要死!”

    鬼郡王看见自己三名得力手下,竟然被裴永天一人给弄的如此狼狈,忍不住开口喝骂道。

    而乐清没有任何反应,仍然自顾自地回复着自己体内消耗的能量。

    那老者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全力支撑自己的怒目金刚,让他不至于消散。

    至于那胖子则是笑嘻嘻的回头,而后再一转身,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胖爷我许久未曾出手,今日里倒是百年来第一次,也叫你们看看我原本的面目!”

    他说起这话时,脸色蓦然间变得阴沉起来,那一张原本就丑陋至极的胖脸,如今变得竟然有些恐怖。

    “那些人里修为最高的是那个老头无疑,但是令我感觉最忌惮的却是这胖子。”

    叶天心道。

    “那胖子手上可是沾染了不少亡魂的性命,你以琉璃火焰查看一番。”

    蜃说道。

    叶天的眼眸之中随即闪过一丝赤芒,他这火眼金睛看向那胖子的时候,发现对方的手上确实有不少的黑气,如裴永天所散发出来的滔天怨气一般。

    “胖爷我可不是吃胖的。”

    只见那胖子冷哼一声说道,而后脚下一顿身后瞬间冒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身影是黑乎乎的一团鬼影,与那怒目金刚一般庞大,不过身形却要比那金刚更加凝实。

    当一双巨大的眼睛睁开时,叶天才发现那黑影原有一张血盆大口足足占据了整个身形的三分之二。

    而后那怪物正是张开大口,将天空之上的所有怨气全都吸入腹中,身形也因此变得更加庞大,似乎吃了无上大补之物。

    与此同时,身为宿主的胖子体型也庞大了一圈。

    “桀桀,想当初追随鬼帝陛下征战数十万阴兵也是吃过的,不知你这十万有何特殊,倒是让我来瞧瞧,能不能喂饱我这宝贝。”

    这胖子体型巨大了一圈,笑的也更加阴险,身后那个黑影随之而动,一只大手高高举起,然后奋力拍落,目标却不是眼前的叶天与裴永天,而是那身后的十万阴兵。

    只听见轰隆一声,那身后的阴兵随声被击飞一片。

    在如此庞大一怪物面前,这些普通的阴兵根本就毫无招架之力。

    而那怪物很快就将这些被击倒的阴兵抓起来,直接塞入嘴中。

    大嘴一开一合地咀嚼着,而后从其口鼻之中冒出了缕缕的黑烟,那是不少魂飞魄散的阴兵。

    “好胆!”

    裴永天怒喝一声。

    这胖子身后的黑影,在他面前直接将他的阴兵当做口粮,要他如何不去恼怒?

    分明就是打他的脸面!

    “我待会儿让你晓得那些怨气是不是你可吞下的。”

    裴永天怒目,从储物空间内取出来一把扇子,外形似芭蕉。

    而后只见他双手握着扇柄,将那芭蕉扇直接一扇。

    可是那三人却并没有感受到风流,反而是那吸食了怨气的巨大黑影,在被这芭蕉扇一扇之后,体内好似有什么东西开始乱窜。

    “我那袖中的怨气已经被我在封印之中炼化了数千年,早已拥有了自己的烙印。他们每一丝每一缕都受我控制,你如何能消化?”

    裴永天冷笑道,手中的扇子挥舞得越发快。

    而那怪物也似乎承受不住这种痛苦,发出了凄惨的吼叫,最后犹如作呕一般不断地掐住身体,最后从那张血盆大口中吐出了不少的黑烟,这才消停下来。

    而他的身形也在吐出黑烟之后缓缓地变小,那胖子精神有些萎靡,显然也不好受,却暗自强忍着。

    怒目金刚被这黑烟给玷污,已经被老者收了起来,如今的佛珠身上也似乎有着点点污渍。

    如今的阵型是鬼郡王,他手下三员大将,一名被叶天给破,还有二人是在这裴永天的手中吃了亏。

    后者的情势如今在这场战争中一片大好,除却先前被那胖子身后的怪物给吃掉些许阴兵以外,其余并无损失。

    而那城墙之上,正在观战的鬼郡王,此时已是咬牙切齿,可是他本身修为却不高,对于眼前局势根本难出力。

    “看如今这番情况,我劝叶爷也莫要再负隅顽抗了。”

    裴永天冷笑道。

    “不若就此敞开城门放我等进去,也好避免一场血战,再带来无辜的牺牲。”

    “不过是昔日的一介奴仆而已,如今竟敢如此在本王面前放肆,也不知本叶兄长若是在此尔等还敢如此?”

    鬼郡王冷声道。

    “你不过也就是披着一件你兄长赐予的盔甲,若非你兄长是鬼帝,换做寻常之人,你如今怕是早就死去无数次。”

    裴永天见这鬼郡王依旧如此嘴硬,冷声道。

    “我既然说了今日是生死之战,你三人若是不能将他们给杀了,就要死在这里!懂?”

    后者干脆不理会者裴永天,而是对自己的手下如此说道。

    而这受到威胁的三人脸色也是寻常,似乎这种威胁也早就领教过无数遍了。

    “我好了。”

    乐清在恢复了一阵之后,又重新站在了三人的面前,玉手一挥。

    吞天巨蟒又重新出现在她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