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宫 打眼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死亡惊变

    “盖元凯兄弟,其实按照你的经历,完全可以在龙剑府里面获得一个稳定不错的差事,不需要在外面这样来回的漂泊流浪。”

    “而且只要你努力,龙剑府自然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也算是一个稳固的靠山。”

    许山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对盖元凯小声说道。

    “多谢许队长好意了,只不过我这个自由散漫习惯了,可能还是更喜欢这种没有束缚的生活。”盖元凯微笑说道。

    许山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视线突然放在了前面不远处默默无闻的叶天和罗森身上。

    “你们队伍里面怎么还有这样的人,他们明显不像是有和妖兽对抗的经验,你一贯小心谨慎,怎么会带他们?”许山问道。

    盖元凯笑了笑,这一路来已经有过很多人询问,他也已经习惯了。

    “这两位兄弟修为也有元婴期,并不弱,而且还颇有胆识,若是经过一些锻炼,日后说不定能成为对抗妖兽的中坚之才。”盖元凯说道。

    这其实也是盖元凯心里份量稍微重一些的看法,那些猜测毕竟有点缥缈。

    “盖兄有心了,”许山称赞了一声。

    在观察之后,许山发现叶天和罗森在黑蒙蒙的妖域森林之中那种镇定和沉稳很明显不是能装出来的,这让许山也是产生了一些好奇,开口询问两人的姓名。

    盖元凯便分别介绍了一下三人,做了一个简单的认识。

    “在这妖域南洲之上,人族生存不易,这一趟之后若是没有什么问题,二位或许也可以进入我们龙剑府,共同对抗妖兽。”许山说道。

    “可能会的,”叶天应付了一句,转而问道:“按理来说,南洲上人族势弱,妖兽壮大,应该规避争斗,休养生息才是。”

    “但这一路来发现,好像是人族在主动战斗。那妖族庞大,这种战斗,可能是永无尽头。”

    “为何要做这样的选择?”

    盖元凯之前并没有问过叶天和罗森的来历,听到叶天这话,才产生了一些疑惑。

    “两位兄弟莫非不是我南洲之人?”盖元凯问道。

    “我们来自东洲,顺着通天河进入天海之后,来到了南洲青口城。”叶天说道。

    “怪不得,”盖元凯点了点头。

    “原来两位还有这等经历,”许山也明白了,解释道:“二位有所不知,妖兽其实很纯粹。”

    “它们对弱者贪婪暴虐,对强者恐惧臣服。”

    “比如三十年前,凌仓城遭遇妖兽围攻,我们与之迎战,花费极大代价之后,将妖兽击退,一直到现在,凌仓城便一直没有妖兽袭扰,因为它们知道,那里它们惹不起。”

    “但是一般短有数十年,长有数百年,当妖域中新的妖兽成长起来,它们又会忘却之前的恐惧,被心中的兽性催动着,再次发起进攻。”

    “到时候,还是需要战胜它们,才能解决问题。”

    “我们与妖兽战,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为了打怕妖兽。”

    “如此一来,那些妖兽才不敢觊觎人族之地。”许山说道。

    正说话之间,路上出现了一具十余丈长的妖兽尸骸,明显已经只剩下了灰棕色脏兮兮的骨头,上面沾满了残枝败叶,蚊虫泥土。

    人们绕过这具尸骸,继续前行。

    “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公平的。”

    “相应的战斗,便是为了得到相应的安宁与和平,这便是必须付出的东西。”

    “若是只知道一味的休养生息,人族必然无法像现在一样,在南洲之上拥有一片范围不小的立足之地。”许山说道。

    “多谢解惑,”叶天点了点头,行礼说道。

    “客气,”许山抱拳回礼。

    “当然,人族能在这里生存至今,并且有如今的规模,龙霄剑大人和凌影剑大人两位至高无上的存在,也是关键。”顿了顿,许山继续说道。

    “三百年前,我只是结丹修为,刚刚走出了大型城池的护佑,来到妖域参与和妖兽的战斗。”

    “当时数千年难得一见的大型妖兽潮汐跨过边界,进攻青口城。”

    “同时,天海之中茫茫多的海生妖兽一起向青口城发起了进攻。”

    “数不尽的妖兽大军,就像是色彩斑斓的海洋一般,把大地铺满,把天海占据,把天空遮挡。”

    “青口城腹背受敌,城主战死,所有人奋勇拼杀,终于拖到了龙霄剑大人赶来,那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亲眼见到龙霄剑大人出手。”

    回忆的同时,许山的脸上下意识的露出了感叹敬畏的神色。

    “他带领着龙剑府上下的强者们,击退了兽潮,将天海里的妖兽全部赶回了大海,让那次到现在三百年之间,天海里的妖兽从来没有再暴动过。”

    “他追击了三年的时间,将路上的妖兽全部打回了妖域深处,同时将人类活动的范围一次性扩张了数千里。”

    “当然,”许山顿了顿,似乎有些不愿意提起,但又不得不说:“那一次凌云谷的凌影剑大人,那个女人,也是出现了的。”

    简心灵吗,叶天点了点头,脑海里面闪过了这个名字,当日他击败元冥道人之后,那凌影剑的剑主简心灵曾经短暂的出现过,并以极致的速度,带着元冥道人离开。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这两位剑主大人,是南洲之上人族修士最顶峰的存在,同时也是顶梁柱,有他们在,便有着最大的底气。”许山说道。

    “不过你们既然来自东洲,东洲是出了名的繁荣鼎盛之地,人族修士应该更强大吧。”许山看向了叶天。

    “差不多吧,”叶天随口说道。

    “我们南洲最强大的龙霄剑和凌影剑,据说只是那传说中鸿蒙剑谱排名最后的两个。”

    “在他们之前,可是还有七个更强大的存在,也不知道那些强者,出手之间,又会有什么样的威能。”许山感叹着说道。

    叶天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恰好注意到罗森也向自己看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心中难免产生了一个念头,若是这许山知道,就在他现在眼前的罗森,其手里的万象剑可是他所感叹的鸿蒙剑谱之上,现在排位第三,曾经甚至排名第一,又会怎么想。

    罗森的心中则是忍不住在猜测叶天的实力上限。

    他自己曾经是第一,而叶天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刚刚获得第六的无极剑,就在切磋中战胜了他。

    虽然只是切磋,并不能全面的代表真正全力出手的情况,但也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若是假以时日,再加上无极剑那没有上限的成长能力,日后的叶天,又会达到什么样的层次。

    三人心思各异,却是让此时短暂的陷入了安静。

    这一安静下来,却是突然感觉到,周围的情况,好像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

    叶天和罗森的感觉最为清楚,周围这妖域密林之中,气温开始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

    同时,之前一直响彻在夜空中无数妖兽形形色色的嚎叫之声,也减少了一些。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变化程度还在不断的加深。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盖元凯和许山等人也开始逐渐的察觉到了这种情况。

    而这时,气温变冷的速度和周围妖兽嚎叫的减少速度,再次明显的变快了一些。

    很快,暗中诡异弥漫开来的寒冷便让队伍里面一些修为稍低的人开始感觉到了不适。

    以大家的眼里,虽然密林中被黑暗笼罩,但还能清楚的看到,此时周围的一切,树木,大地,花草,都被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这种诡异的气温变化,只可能是有极强的冰类妖兽出没,”盖元凯沉声说道:“紫电狼以速度见长,而且就算是狼群出没,其能力也远远达不到这个级别,在我们没有一点察觉的情况下,就造成如此大范围,如此深程度的降温!”

    “老高,费宏,情况不对,原地警戒,变防御阵型!”许山也看情况不对,沉声下达了命令。

    本来稍微成长蛇形的队伍顿时围了起来,背靠背,面朝外,紧张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其实第一时间人们都认为是凌云谷那些人搞的鬼,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凌云谷那些人明显是遇到了和他们一样的情况,也是变幻了阵型,开始原地观察。

    周围的一切动静都消失了,仿佛陷入了无穷的沉默了寂静。

    与此同时,伴随着安静笼罩的,还有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的严寒。

    盖元凯等人看到,近处的那些树木,藤蔓,在厚厚的冰霜覆盖之中,仿佛凝固了起来。

    脚下本来柔软的花草也在凝固中变得冰脆无比,轻轻一碰,就折断碎裂。

    “结阵!”盖元凯和许山交换了一下眼神,见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队员有点承受不住严寒,再次下达了命令。

    几道灵气凝聚成的微小符文细线从几人的脚下蔓延了出来,交织汇聚在一起,将整个队伍都笼罩了起来。

    另外一边凌云谷的人们,做出了同样的应对。

    “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妖兽有强烈的排它性和领地意识,最近在这附近只有紫电狼群会出没,那就意味着其余的妖兽一般不可能会出现。”许山皱眉说道。

    “我们今天遇到了烈爪风龙,也是违反正常情况和习性的出现,”盖元凯想到了白天的遭遇,有些疑惑说道:“这两者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还没有说完,盖元凯话语突然一停,心里咯噔一下,眼睛瞪起。

    许山也同样露出了不妙的神色。

    “只有一种情况出现的时候,才会频繁发生妖兽改变习性的事情。”盖元凯喉咙有些干涩的继续说道。

    “那就是……兽潮!”

    盖元凯一说这话,整个队伍里面的所有人都是瞬间心提了起来。

    “小心!”

    就在这时,许山突然低喝一声,目光一变,紧紧盯着前方不远处一个位置。

    场间所有人都是目光汇聚在那里,很多人已经纷纷运转期了灵气,随时准备战斗。

    “咔嚓!咔嚓!”

    几声清脆的断裂声响,被白霜覆盖的一堆杂草和藤蔓都断裂破碎。

    造成这一切的是一个黑影。

    但不是妖兽。

    而是一个人。

    “沙月心!”费宏面容一冷,咬牙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他本来还想继续说什么,但突然察觉到沙月心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便立刻闭上了嘴巴。

    “呵呵,”沙月心之前那贴身的甲衣已经完全不见了,身上只套着一件红色的道袍。

    人们很轻易便能看出来,那道袍本来应该是淡色的,浓重的血腥味证明了这件道袍变成红色的原因。

    沾满了鲜血。

    只是不知道这些鲜血是不是沙月心的。

    沙月心那娇美动人的脸颊此时同样布满了冰霜,泛着一种青灰色的诡异颜色,面容僵硬,本来水润的眼睛变得无比呆滞僵硬。

    其中更是充满了无以轮比的绝望和恐惧情绪。

    两声轻笑,仿佛用尽了她积攒下来的力气,在这之后,便沉默了下来。

    沙月心的诡异状态让人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没有人轻举妄动。

    “紫电狼群是假的!”

    半饷之后,沙月心才再次缓缓开口。

    “来的是冰帝狼族,它们出现了新的狼王!”

    “它们会带来冰冷与死亡。”

    沙月心那洁白的牙齿此时也已经被血液染红,她的脸颊也已经明显被冰霜凝固,随着说话之间泛起了狰狞笑容,她脸上的肌肉仿佛被打破的琉璃一样寸寸碎裂开来,让她的脸显得无比诡异恐怖。

    “我很开心的宣布,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了!”

    说完这句话,好像是用尽了她最后的力气,脸上僵硬的肌肉一块块的掉落了下来,很快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堆僵硬的灰白色肉块。

    沙月心的话和她的模样让场间的人们都是被恐惧所笼罩。

    “冰帝狼,那是狼族妖兽之中最顶尖的一个族群,最普通的冰帝狼,都有返虚级的实力。”

    “成年便能达到问道。”

    “其中的王族,更是在真仙之上!”

    “那是与烈爪风龙都不相上下的强大妖兽,和我们这些人相比就是天差地别!”

    盖元凯不断响起的声音干涩无比,他感觉这一次猎杀妖兽之行绝对是倒霉极了,白天遇见了烈爪风龙,晚上又可能碰上了冰帝狼,都是他这个层次远远无法对付的强大妖兽。

    不光是龙剑府的队伍这边,另外一边因为沙月心的死亡和话语,让凌云谷那边的人也有点混乱。

    而且沙月心可是和一整个队伍出发的,怎么到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出现,而且还马上就死去。

    其他的人呢?

    这时,寂静的天地之间,远处突然隐隐约约传来了呜呜呜的风声。

    那风声一旦出现,便开始以恐怖的速度扩大,与此同时,肉眼可见的,前方出现了一道无比清楚的白色风暴!

    无数的白色雪花在凌厉如刀的狂风裹挟之中,就像是一道铺天盖地的白色海啸,向着众人这边远远的席卷而来!

    一路所致,妖域森林之中那些大树就像是枯草一般轻而易举的被压倒碾碎!

    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有什么举动,突然发现在风暴的前方,有一个小小的黑点,正在摇摇晃晃的向这边快速飞来。

    正是和沙月心一同率先出发进入妖域森林中那支队伍的队长,陆滨!

    他神色惊惧,灵气涌动之间身形速度被催动了极致,疯狂的逃窜而来。

    看到凌云谷和龙剑府的两支队伍,陆滨的身形骤然一减。

    “快跑!”

    “队员们已经全部死了!”

    “快跑……”

    陆滨惊慌的连连说着,但是他话音还未落,突然从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清晰的血线,并开始迅速变宽!

    “噗!”

    头颅飞去,滚烫的鲜血从脖腔之中喷了出来,白雾蒸腾,但在寒风的肆虐之下,顷刻间便失去了温度,变得冰凉。

    但这还没完,那些肆虐的风暴从陆滨已经失去了脑袋的身体旁席卷而过,狂风如刀,陆滨的尸体瞬间被切割的四分五裂,每个伤口都光滑如镜。

    陆滨可是元婴巅峰的强者,在这风暴之前,根本连逃跑都无法做到,便以如此惨烈的姿态横死当场,这一幕将龙剑府和凌云谷两方的人马彻底震慑。

    “撤,快撤!”

    到了现在,一切都已经不能再清楚,许山当即下达了命令。

    另一边纪天风也开始带着人惊惧的开始回头向着临蛟镇的方向逃离。

    临蛟镇是最近的要塞,刻有符文的城墙阻挡,就算无法拦住那恐怖的冰帝狼,也绝对能起到一些阻碍作用。

    两队人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临蛟镇,向着那边逃离。

    如此情势危急,两队的速度也相差不大,看起来好像是在一起逃亡一样。

    人们都将队伍催动到了极致,灵气涌动,但灵气的光芒,已经完全被后方那越来越近的白色风暴掩盖。

    纪天风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后面仿佛已经完全变成了一面竖起来的发怒的白色海洋。

    疯狂呼啸的狂风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隆巨响,仿佛连天地都被撼动。

    下方的大地快速的向后移动,但白色却在以更加恐怖的速度往前蔓延,就像是无数只正在快速移动的恶魔之手,正在竭力的向前生长,要将他们这些人全部抓住。

    纪天风察觉到了一个让他无比惊惧的事实。

    他们逃离的速度,要远远的落后于后面白色风暴追击的速度。

    他们之间的差距,在快速的缩小。

    按照这个情况,他们一定会在逃到临蛟镇之前,被追上,被那白色风暴笼罩。

    在他们面前死去的沙月心和陆滨的惨状,一定会降临在他们的身上。

    纪天风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情况发生。

    他一边逃窜,一边思索,突然眼睛落在了不远处和他们并肩逃亡的龙剑府众人身上。

    纪天风眼睛一转,闪过一丝冷意,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如果在森林之中遇到了一直无法匹敌的猛兽,你并不需要跑过他,只需要超过你的同伴!”纪天风轻轻呢喃了一句。

    他嘴唇微动,向身边数人传音吩咐了几句。

    那几名凌云谷的人点了点头,身形闪烁之间,悄悄分散开来。

    片刻之后,纪天风察觉到那几人已经就位,悄悄分出了一丝精力,双手捏了个印决。

    几道灵气从纪天风的体内蔓延出来。

    于此同时,纪天风已经吩咐好的那几人也已经完成了各自需要做的事情,分散出了一些灵气,化成符文,与纪天风施展出来的符文交织在一起。

    编成了一张大网。

    在后方被逼近了的白色恐怖风暴带来的强大压力与激烈变化影响之下,纪天风做的这些事情被完全掩盖住了动静,没有被人察觉到。

    纪天风再次看了一眼后方越来越近的白色风暴,双手印决变幻。

    那张大网,骤然向着旁边龙剑府的众人笼罩而去!

    ……

    ……

    在寒意最开始降临之后很短暂的时间里,叶天和罗森就探查到了一切。

    也用神识‘看’到了陆滨和沙月心那一队人是怎么死在那白色风暴之下的。

    当然,他们也看清楚了白色风暴最中心的那个存在。

    一只身躯足足有百丈庞大的狼,通体雪白色,头上有一根冰晶一样的犄角,背上一对淡蓝色的冰晶双翼。

    它振动着双翅,向前飞行。

    它就像是冰雪的帝皇,无数的雪花和刀刃一样的恐怖寒风自发的缭绕而来,汇聚成了足以遮天蔽日的庞大风暴,在妖域森林中向前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