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抢救大明朝 大罗罗

第504章 枪毙你们

    何腾蛟什么人啊?

    内斗内行的狠人啊!

    左梦庚要是一开始就反了,哪怕拉着部队出城开战,都不一定会输。但是要用什么“鸿门葬”捉何腾蛟,那可真是在找死了。

    何腾蛟哪儿能上他的当?非但不会上当,而且还顺手定了更毒的毒计。

    这回跟着何腾蛟过来的两千步兵根本不是他的亲兵,而是唐老四(就是做掉唐通那位,也是个内讧专家)率领的一团克难新军步兵。那百十个铁甲骑士则是一连的新军骑兵,都是久经战阵,杀过鞑子的精锐!

    左梦庚刚才就该烧了浮桥闭城死守,可他却偏偏想把何腾蛟骗进城去活捉,结果被何腾蛟一番言语哄得晕头转向,一个没留神,就让这帮杀神从浮桥上下来上了岸堤,还展开队形要发射火铳了!

    左梦庚的反应还算是快的,看见不对,也不敢组织抵抗,扭头就跑,连身后的军师黄澍也不管了。黄澍也机灵,瞧见左梦庚跑了,也马上跟前逃跑。跟着左梦庚的一群左家军的大小总兵、副将,看见不对也都争先恐后地逃命。他们都不是孤身一人,全带着各自的家丁护卫,这些护卫也都跟着主子跑。

    一时间,江陵南门之外就全乱了套了!

    不过左梦庚带出来的那三千家丁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他们都是跟着左良玉、左梦庚父子多少年的死党,忠心耿耿啊!而且也不知道克难新军的火铳有多厉害?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两千“何家家丁”就是凶名赫赫的克难新军。

    所以在左梦庚拔腿跑路的时候,他们反而抄起家伙向前冲,想要扑上去肉搏。

    负责指挥家丁的,都是最凶猛左家军勇士,也经常上阵厮杀,都知道明军火铳兵有滥射的毛病。所以他们一边指挥部下结阵向前,一边带头大呼:“杀贼!杀贼”

    不过喊了好一阵子,对方也没胡乱开火,只是不慌不忙的点燃火绳,填装弹药,然后展开了一个射击队形。

    唐老四现在也算是久经战阵的宿将了,还在南京讲武堂里面“镀了金”,还跟着洋将石瑞恩学会了运用莫里斯方阵的正确方法。

    因为对面的这些左家家丁都没有骑马,所以唐老四就采取了火铳兵向前运动,在长枪兵方阵前方展开三列火铳射击队形的战术。他的团有四个营,每个营都有二百四十支火铳,总共有九百六十支火铳,全都对准了正在咋呼的左家家丁。

    站在前列的家丁们已经发现不对了,但是左家家丁的军纪森严,没有命令,他们也不敢跑路他们大多有家有口,都住在江陵城内,如果临阵脱逃,那是要死全家的

    “轰隆隆”

    就在这群左家家丁发现不对劲儿,又不敢逃跑的当口,火铳齐射就打响了。

    九百六十支火铳在三十多步的距离上齐射所发出的轰鸣声简直和红夷大炮开火差不多,轰隆隆的震天动地。九百六十枚铅弹呼啸着喷出火铳铳口,向飓风一样扫过左家的家丁,所过之处顿时就是一片血肉横飞。

    轰鸣声响起的时候,刚跑到护城河边上,还没上吊桥,就被这整齐的好像红夷大炮开火一样的巨响吓得一哆嗦。

    火铳他家也有,鸟铳、三眼铳、斑鸠脚铳的加一块儿,不下一万支。可是火铳开火怎么可能那么整齐?那必然是噼里啪啦跟放鞭炮似的,而且也没那么响因为这些火铳质量不好,士兵们都怕炸膛,所以不敢加足火药,三十步外就没啥准头了。

    可是今天这火铳齐射的声音,听着就不对啊!

    他连忙回头去看,只看见自己那些身经百战的家丁,现在居然混乱起来了,站在前面的人要跑,而阵后的人们则蒙着头往前冲,两伙人撞在一块儿,顿时就乱了套。还有一阵阵撕心裂肺惨叫声传了过来听着这惨叫,左梦庚一阵心脏抽搐,刚才那一阵齐射打中了多少人?

    正感到心惊胆颤的时候,刺耳的唢呐声音忽然传来,然后又是震耳欲聋的轰鸣!

    原本就陷入混乱的左家家丁更乱了,两轮齐射已经放倒了三四百人,伤亡超过了一成,惨叫哀嚎响成了一片,还没中弹的人们也都陷入了恐惧这可是在短短几十个呼吸时间内造成的杀伤!

    何家的火铳兵怎么可能那么厉害?他们到底是哪儿来的?

    “少将军快走!少将军快走”

    护着左梦庚的家丁们也都知道坏了,也不等左梦庚自己反应过来,就一边一个,夹着他往城门口冲去。

    也幸亏他们反应敏捷,要不然左梦庚连跑回江陵城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跟着何腾蛟过来的一百余铁甲骑兵已经上了战马,冲着纷乱的左家家丁发起冲锋了!

    别看只有一百余骑,但是架不住人家冲锋的时机把握得好啊!就在左家家丁们被两次火铳齐射打乱的当口,如猛虎下山一样冲过来了。家丁的阵型瞬间就崩溃了,二千多人发足狂奔,全都向江陵城南门冲去。

    “少将军,快下令关城门!”

    “少将军,不能关门,外面都是咱们的兄弟啊!”

    “少将军,他们只有两千多人咱们调兵杀出去!”

    左梦庚刚跑进城门洞,就被一群跑得比他还快的总兵副将围住了,七嘴八舌的嚷嚷开了。有的人建议关门,有的人反对关门,还有些悍勇的干脆劝左梦庚带兵杀出去。

    被手底下人一阵吵吵,左梦庚只觉得头疼欲裂,刚想吼一嗓子,就听见哭喊之声从背后传来,他再回头一看,原来是被何腾蛟的骑兵冲散了的家丁们已经冲到了护城河边上。还有不下两千人,也没个什么秩序,只是争先恐后地逃命。

    这些都是宝贵的家丁啊!

    现在怎么都成了随便人家杀戮驱逐的肥猪了?何腾蛟的兵怎么那么凶不对!左梦庚这个时候才明白,这不是何腾蛟的人,而是朱慈烺的克难新军!

    “快放千斤闸!”一想到那些连豪格都能打死的克难新军,左梦庚连家丁都不要了!

    随着千斤闸放下,江陵南门内外就被暂时隔断了。那些被堵在外头的家丁,现在就只能缒城而入就是用篮子吊进城去。

    可是何腾蛟带来的新军有九百几十支火铳!其中还有四分之一是射程比较远的斑鸠脚铳。

    坐在篮子里往上吊的人,不就是活生生的靶子?

    “大将军炮!快把大将军炮推上去打何腾蛟!”

    上了城头的左梦庚就听见零星响起的铳击之声和不断发出的惨叫声,就马上知道不对了。

    他的家丁已经成了人家的靶子于是就慌忙调炮!

    可是他的大炮现在的对着城内,哪儿那么容易搬动过来?

    就在左梦庚的部下慌里慌张去搬大炮的时候,城外的火铳声音已经停了。

    左梦庚心想:难道是他们的火铳发烫,不能发射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张开喉咙齐声大呼:“左梦庚谋反,投靠流寇,何抚台奉命带兵捉拿,只拿罪魁,不问胁从,降者免死!”

    什么?左梦庚要投降李自成?一下子数十道目光都射向了左少将军,都来自他麾下的那些总兵副将。

    似乎在问:到底有没有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