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抢救大明朝 大罗罗

第867章 什么?大清没了! 十四(求订阅)

    抢救大明朝正文卷第867章什么?大清没了!十四索尼又一次上路了,这回不是去云龙山见朱慈烺,而是去北京见布木布泰了这事儿得征求她老人家的意见啊!

    如果她不肯去,顺治皇帝也没办法啊,总不能让人绑着自己的额娘送去给朱慈烺吧?大清孝治天下,顺治又是天下闻名的孝子这都孝敬了仨阿玛了!真是孝感动天,绝对可以排上第二十六孝,这么大的孝子,怎么能不经过额娘同意,就把额娘送给新阿玛呢?

    说真的,这事儿虽然是孝行,但是在索尼看来还是个奇耻大辱所以进了北京城,上了武英殿,见到垂帘听政的太后布木布泰,当时就是一个泣不成声啊!

    这一哭不要紧,却把布木布泰,还有从前线跑回北京的吴克善、拜音图,以及留在北京城内的一群大清文武给吓坏了。

    “索尼!你哭什么呀?”

    “索中堂!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索中堂皇上呢?”

    “索中堂,你别光顾着哭啊”

    “索中堂,是不是皇上他已经”

    北京城并没有被包围,史可法没那么多兵力,所以只能挑重点地区下手,这段时间的重点就是天津卫和卫河沿岸,一边围困,一边拔出卫河沿岸的清军据点,以求打通卫河航运。

    卫河通着海口,航运一旦通畅,北伐大军在北直隶一带就不差粮食了,48磅的攻城巨炮也能运上来,以后打北京坚城就有把握了。

    因为史可法暂时没有力量包围北京,所以北京城内的大清朝廷这几日也得到了不少吓死人的坏消息。

    首先是在庄桥村观音堂大战中惨败的吴克善、拜音图两人带着几千残部跑回了北京城,顺便也带回了大清天兵在河间府惨败的消息!

    稍后,多铎派出的使者也到了北京城,带来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消息!大清最能打的勇敢王在河间府的得胜淀兵败,现在决定退出山海关,愿意跟随的十旗子弟请马上离开北京东行北京户口和二环内的四合院咱不要了,一块儿去关外种地吧!

    又过两天,派出北京城巡逻的骑兵带回消息,说是皇太叔的大军从北京城的东南面仓惶而过,向着蓟州的方向而去了。

    皇太叔居然连北京城都不想来了,看来真是叫明军打惨了!

    勇敢王多铎都扑成这样了,大清国还有谁能打啊?

    现在可是三军败绩,皇上被围,大清要完啊!

    看见索尼哭成这样,之前还一直在故作镇定的布木布泰也害怕了,直接从垂下的帘子后面出来了,群臣连忙下跪,太后走到索尼跟前,连说话的声音都抖了,“索尼,你快说,我大清是不是”

    索尼嚎了起来:“太后大清没了!”

    “什么?”布木布泰晃了晃,眼前一黑,就要栽倒,还好旁边的太监吴良辅眼疾手快,扶了太后一下。

    布木布泰稳住了,周围的大臣们却炸了锅。

    “怎么回事?大清怎么就没了?”

    “是啊,刚才还在呢!现在怎么就没了?这也太快了吧?”

    “索尼,你得说清楚,我大清怎么就没了?”

    是啊,那么大一个大清,怎么说没就没了?

    布木布泰也看着索尼,小眼睛中噙着泪水:“索尼,是不是天津城被史可法打破了,皇帝他”

    索尼连忙摆摆手:“没,天津卫城还没被打破,皇上暂时还算安全。”

    布木布泰松了口气:“索尼,那你怎么说大清没了?”

    索尼叹了口气,说:“太后,皇上被困在天津卫中走投无路,又得知皇太叔兵败得胜淀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向大明称臣,还认大明皇帝为父,并且放弃大清皇位和国号,只当一个大明的藩王和蒙古额耶尔札萨克汗了。大明皇帝还想请太后和裕王殿下去南京居住”

    “那北京城呢?”布木布泰追问,“北京城交出去吗?”

    称臣、认爹、送妈都没什么,布木布泰一大妈,还会怕朱慈烺?可是北京城不能交出去啊!

    北京是坚城,周围的土地还算肥沃,这几年的雨水还算充沛,足够养活三四万战士。

    索尼叹了口气,说:“北京城当然得交出去了北京是大明的故都,咱们怎么能长久占据?大明天子给了咱们一年时间,让咱们迁去归化城。”

    归化城是蒙古俺答汗晚年在大青山之阴、黄河滨的土默川平原上修建的一座以元大都为模板的城池,目的是充当俺答汗的统治草原的中心。归化城的名字是明朝所赐,蒙古人管这座城市叫库库和屯,也就是呼和浩特,意为青色之城。

    这座城池虽然在草原上,但是周围却有大片开垦的农耕区,居住着许多从汉地迁移来的信奉白莲教的汉人百姓,在俺答汗统治的时代,汉人居民的人数一度多达十万。

    但是这座城池和周边地区,因为林丹汗的攻打和后来皇太极同林丹汗的战争而没落破败,不过基础还在,只要有足够的人口迁过去,还是可以复兴的。

    可是归化城再怎么复兴,也比不了北京城啊!土默川再怎么开垦,也比不了北京周围的平原。

    “真的要把北京交出去?”布木布泰压着嗓子道,“皇帝该不会以为他真能去土默川当大汗吧?”

    索尼也用跟蚊子叫唤差不多的声音回答:“太后,总要把皇上从天津卫城救出来吧?回了北京,再慢慢想办法吧”

    想办法?

    布木布泰苦笑了起来,自己都抵押在朱慈烺那里了!顺治要是拒不交出北京城,那自己还能活命?

    不过去了土默川一样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她自己就是蒙古人,太知道草原上强者为遵的那一套规矩了。

    “也罢!那就去吧索尼,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想来想去都没活路,大妈也豁出去了,怎么都得把儿子从天津卫捞出来吧?自己反正也一把年纪了,去南边后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如果朱皇帝真要杀自己,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大妈安排了一下“后事”,把北京城交给了苏克萨哈和吴克善以后,就带着福全跟着索尼上路了,祖大寿带着两个儿子,再加骆养性和光时亨带着他们各自的家人,都跟随大妈一起南下他们是当证人,得证明大妈是大妈啊!

    没几日就到了被明军重重围困的天津城了。在天津城西的运河东岸一处由双方军队共管的营帐当中,大妈见到了“二十六孝”儿子福临。母子二人自然是抱头痛哭

    祖可法也在这个营帐里面,手上拿着个圣旨卷轴,脸上的笑容都堆不下了,看着母子二人哭得不行成样子,就笑呵呵开始劝说了。

    “二位别哭了,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干什么?以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南京城内、老山宫外已经建好了两处恭王府,富丽堂皇,不比皇宫差多少,以后您二位可以在那里养老,多好的事情?”

    说着话,祖可法就把手头的圣旨展开了,笑着说:“二位哭完了就跪下接旨吧!这是册封恭王兼额耶尔札萨克汗的旨意,你们接完了旨,这大清国可就正式的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