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抢救大明朝 大罗罗

第1074章 多尼卒了(求订阅)

    请辞的奏章写完了!

    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写的这下赫图阿拉城中的大人物们都知道多尼已经交出权力了!

    权力这个东西是相当奇妙的,它的得到和失去其实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也不是一定跟着名分走。有些人下野请辞后还能大权在手,有些人高坐其位却仍然是个傀儡。

    这个东西,在很多时候就是大家的一个看法,大家都觉得某人有权有势,都怕他敬他,他就大权在握。如果大家都觉得某个曾经大权在握的人现在不行了,不那么可怕了,那么他的地位就会摇摇欲坠。多尼现在就是一个摇摇欲坠的统治者,如果换成多尔衮、多铎那样斗争经验丰富的统治者,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要表现出强硬,不能有半点退缩,否则下面的人心就要散。

    人心一散,队伍就难带了。

    队伍难带了,别说留在关外坚持斗争,就是想跑路去外国都难!

    而多尼现在不仅退缩了,而且还一退到底,直接写了请辞的奏章,还想拿钱走人去国外当富家翁在多尼的追随者们看来,这就是抛弃大家伙自己拿钱去享福啊!

    这样的主公还能要吗?

    从多尼手中接过了奏章,阿济格翻开了一下,然后笑道:“多尼,时候不早了要不你先回去收拾一下?”

    多尼闻言一愣。

    这就直呼其名了?

    “多尼老弟,”岳乐也开口了,“十二爷说得对,时候不早了,你还是回去收拾行装,咱们再商量一下怎么送你全家上路!”

    什么?多尼老弟这就是老弟了?多尼的心一下就凉了,不仅凉,而且还怕!送全家上路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滲人呢?

    他连忙回头看自己的弟弟察尼。

    察尼笑着:“二哥,你就放心去吧!”

    放心去吧听着还是要死啊!

    “我,我”多尼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大家都扭过脸不看他了。

    这可真是人还没走,茶已经冰凉了!

    多尼也没办法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已经失去权力了所以只好垂头丧气的走了,去和老婆孩子抱头痛哭吧!

    自古权在则昌,权失则亡!

    多尼现在失了权,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有旨!”

    多尼一走,阿济格就摸出圣旨了!

    一屋子的满大人哪敢有半点怠慢,呼啦啦一下全都列队下跪,准备听旨了。

    旨意是用白话文写的。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令丽嫔爱新觉罗.阿吉格权领节度建州女官,诸建州官员人等,当听奉号令,不得有误。钦此!”

    朱慈烺还真是想得出来,居然把建州节度使封给阿吉格了!

    “臣等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面的人一起磕头领旨,山呼万岁!

    朱慈烺的旨意再荒唐,大家都不敢不听。因为建州的权力已经归朱慈烺了谁都知道阿吉格只是个生儿子的工具,现在可以充任建州节度使的儿子还没生出来,所以就由她代领一下。至于真正掌权的,就是朱慈烺本人了。

    谁要敢不听,什么黑枪兵、洋马兵、少年兵就要来送大家伙归西了

    阿济格笑着又摸出一叠银票,“这里是20万两,是节度女官给大家的一点心意!”

    “谢节度女官赏!”

    “属下谢赏!”

    “属下谢节度女官”

    有银票拿,当然是人人欢喜了!不过大家心里都明白,这银子不是白给的所以拿完银子后,大家都看着阿济格。

    阿济格点了点头,又摸出一个很大的信封,信封的封面上五个大字“节度女官令”。

    阿济格从里面摸出一张信纸,然后展开在众人眼前,放沉了语气:“节度女官有令,诛杀多尼一门!”

    阿济格的话音一落,已经有人失声叫了起来:“什么?要杀多尼一门我,我呜呜”

    大家扭头一看,哭鼻子的人是多尼的弟弟察尼。

    还是兄弟情深啊!

    阿济格叹了口气,道:“察尼啊,你也别伤心了你二哥也是自找的祸事,不杀了他,天子怎么能相信咱们?”

    察尼哭着问:“那我呢?也要杀我吗?”

    “没说要杀你啊”阿济格明白了,“哦,原来你还把自己和多尼当一门啊!嗨,你误会了,不是要杀你,就是要杀多尼他一家子!诸位,你们看这事儿怎么办?察尼,你先说吧!”

    察尼大松口气,“多尼的确该死他为一己之私,害死那么多人,实在可恨之极,不杀不足以平人怨,平天怒!”

    真是大清好兄弟啊!

    “察尼说的是,必须得杀了多尼!”

    “多尼罪大恶极!”

    “多尼罪该万死!”

    “多尼死有余辜!”

    所有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多尼必须去死!他要不死,全满洲人民都不能答应了。

    阿济格又问:“那么谁辛苦一下,去送多尼一家上路?”

    他问话的时候,两眼却死死盯着察尼,看得察尼寒毛都立起来了。

    “我,我去吧!”察尼一咬牙,上前一步,“我带兵去杀吧!”

    阿济格道:“要把首级割下来!”

    “好!我去割!”

    阿济格又补充了一句:“再找个漂亮一点的盒子装了多尼到底当过摄政王,就是头行千里也该有个好一点盒子。”

    察尼点点头:“知道,知道了,总不能丢了体面。”

    “还有!”阿济格语气放沉了,“刚才我给多尼的银票,记得拿回来这是节度女官赏给咱们大家的!”

    多尼回到自己的后宅时已经知道不对了,不过也没办法了,权力已经没有了,他就是案板上的肉,随便人家下刀吧。

    不过他的福晋科尔沁部来的博尔济吉特氏还不甘心,还在那里劝说呢。

    “王爷,人心已变,此地不宜久留,快些和妾身一起北去科尔沁草原吧!到了草原,王爷还能召集旧部,再和明朝游斗。即便不行,还能远走罗刹国!”

    多尼摇摇头:“不至于如此吧都给了银票了。”

    “银票?”福晋摇摇头道,“你啊怎么就那么容易轻信别人?咱们要是死了,所有的财物就都归人家了!”

    她的话刚说的这里,屋子外面就是一片喧嚣,她的脸色顿时一变,已经紧张起来了,接着就看见一个老仆飞也似的进了屋子。

    “王爷,福晋,四爷来了。”

    “是察尼,”多尼吐了口气,“好兄弟啊一定是来保护咱们跑路的。”

    福晋叹了口气:“但愿吧!”

    察尼看着还真像是来保护什么人,带着一群武士就来了,他自己还捧着一个很大的匣子,见了多尼就问:“二哥,您看着盒子怎么样?还好看吗?”

    多尼看了看,发现那是个漆器盒子,做工非常精美,应该是日本进口的,原本应该是用来装珠宝的。

    “老四,你拿个盒子来干什么?”多尼问。

    察尼笑了笑道:“这不是为你预备的吗?我可是找了半天才找到的你还喜欢不?”

    多尼一头雾水,“为我?我要那个盒子干什么?”

    察尼笑着冲左右一递眼色,两个白甲兵已经扑了上去,一把就把多尼给摁住了。

    察尼笑道:“这个盒子是用来装你的脑袋的福晋,你先拿一下盒子,我来割他的头一刀完事儿,保证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