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抢救大明朝 大罗罗

第1757章 颤抖吧,胖福王!

    大明崇祯元年十月二十一日。

    北京内城教忠坊,府学胡同,英国公园。

    在英国公张维贤的书房之内,两人默默对视。因为昌平皇陵被烧的事儿,张维贤已经请辞在家吃老米了。但是再怎么吃老米,他都是执掌京营多年的英国公啊!不问世事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不想问,别的人还是会找到他。

    今儿找上门来的,是兀良哈万户斡尔朵宰桑总管崔呈秀!

    对,就是那个阉党五虎之一,曾经担任过兵部尚书的崔呈秀!

    在魏忠贤倒台后,这家伙和魏忠贤的另外几十个大走狗一块儿都被逮去西苑太液池中的两个岛子上关了,然后就没了下文。外头谁也不知道这个崔呈秀去了哪儿?也没人知道他是死是活。

    朝中的正人君子们当然都上了弹章弹劾他这个已经被罢免的兵部,给扣上了魏逆死党,意图谋反的帽子。但是这些弹章送到朱由检那里就再没下文崔呈秀始终是个革职不削籍的状态。

    所谓的削籍,就是就是从官名册中除名,从此不在是大明民之父母了!没有了官籍,那么当官的时候辛辛苦苦贪污来的家业,也就很难保全了,除非还有同党在台上当大官。而崔呈秀这家伙所属的魏党已经彻底倒台如果他被削籍,那就是逆党的一分子。一份家业要不了多久就得属了他人!

    但是不削籍那就意味着他还够不上逆党,仅仅是阉党。那些磨刀霍霍,想要分他身家的人就得掂量一下了。

    逆党是没有机会起复的,而阉党没准哪天就翻身了!以崔呈秀的性子,你们谁要在他落难的时候分他的家产,等他翻了身不咬死你们?

    而且革职的官员向来是受到保护的,这是官场潜规则,谁要坏了,谁就是官场公敌!

    所以大家伙就只能再等等看,等着等着,就把他忘了。等他再出现的时候,居然就成了什么兀良哈万户斡尔朵的宰桑总管这是什么官啊?到底算不算大明朝的官啊?

    不过兀良哈万户斡尔朵的宰桑总管算不算大明朝的官并不重要,重要的兀良哈万户斡尔朵是朱由检的财产!所以这个崔呈秀代表的谁,就不言而喻了。

    而这个崔呈秀一入北京城,立马就去了英国公园,找到了已经辞官回家的张维贤,将一份奏折的抄本交给他看。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只听见因为张维贤手掌的颤抖而让纸张跟着一起抖动,而发出的稀稀索索的声音。

    到了最后,才听见老人家张维贤的一声叹息“我就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翻过去只是没想到孙稚绳会上这个本子,虽然这是他左都御史的职责,但是这事儿牵涉到福王殿下啊福王殿下终究是万岁爷的亲叔叔啊”

    原来崔呈秀带来英国公园的是孙承宗参福王勾结阉党奸佞图谋皇位的事儿!

    这事儿在几个月前,倒是让不少参与其中的官员害怕了一阵子,但是后来没见小皇帝追究,大家伙也就渐渐的松了气儿其实这事儿是情有可原的,当时不是代王和大同的八个郡王联名上奏,说万岁爷遇险了吗?大家伙儿商量一下新万岁爷的人选,也不算什么错吧?再说了,立福王是论资排辈啊!如果万岁爷没了,就该他当啊!让什么桂王之子来当,根本就是乱来啊!

    再说了,就算该桂王之子当,那么推举福王的大臣也不能算有罪吧?

    所以大家也就放心了

    可是没想到,孙承宗居然拿这事儿上来弹章,而且还把福王当成了“拥立之事”的主谋。而且还在弹章之中,将光庙、熹庙两位先帝驾崩之时的诸多疑点和拥立福王挂了钩这事儿可就闹大了,搞不好要兴起一场大狱把朝堂一扫而空啊!

    张维贤抬头看着崔呈秀,“崔总管这可是孙总宪弹劾福王和阉党的,你也是”

    他的话说了一半,没再往下讲。

    崔呈秀却是冷冷一笑“国公想说下官也是阉党吧?没错,下官曾经是阉党,而且还跟着魏忠贤犯了罪!但是下官的罪已经赎干净了!”

    说到“赎干净”三个字,这个崔呈秀都咬牙切齿了,看来买赎罪券买得都快破产了

    他的话说了一半,没再往下讲。

    崔呈秀却是冷冷一笑“国公想说下官也是阉党吧?没错,下官曾经是阉党,而且还跟着魏忠贤犯了罪!但是下官的罪已经赎干净了!”

    说到“赎干净”三个字,这个崔呈秀都咬牙切齿了,看来买赎罪券买得都快破产了

    张维贤也叹了口气,心想我的罪好像也挺大,得买多少赎罪券?打不打折啊?

    “英国公,”崔呈秀这时忽然开口了,“这事儿你也脱不了干系代王他们的奏章是你让人送北京的!妖言惑众、诅咒天子的罪过总赖不了吧?”

    “老,老,老夫也买赎罪券吧!”英国公皱着面孔说,“不过老夫为官清廉,没有什么钱啊!”

    崔呈秀皮笑肉笑着道“万岁爷知道你为官清廉京营也没什么空额,就是不能打,一打就打没了八万人!”

    英国公张维贤脸色惨白,轻轻叹息“这都是多少年的陋规了,老夫也不过是照着老规矩办事而已”

    崔呈秀道“甭说那么多了万岁爷没想让您老买赎罪券,您老终究和下官这样的人物不一样!您老是英国公,与国同休,大明天下也有您一份啊!”

    英国公张维贤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好,连忙道“崔总管,要不我还是买赎罪券吧”

    “不卖!”崔呈秀笑道,“万岁爷给您老两条路,一是让令郎世子去军前效力;二是您老跑一趟洛阳!”

    军前效力就是拉去当忠烈!

    已经有好多勋贵当上忠烈了。可张维贤舍不得儿子啊!那是亲儿子,还是公认的孝子不仅张维贤这么认为,张维贤所有的小妾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去,去洛阳是”张维贤只好对不起福王,选择去洛阳一趟了。

    “当然是请福王一家来趟北京城了!”崔呈秀笑道,“英国公,您只要帮了万岁爷这个忙,万岁爷就不追究英国公府这些年来吃了多少空额,而且还会再给你家一场大富贵!”

    大富贵?张维贤心说真的不是祸事吗?听着怎么那么不靠谱呢?

    “那,”张维贤眉头皱着,“那老夫什么时候上路?”

    “当然是越早越好,也别惊动什么人,直接去就行了!”崔呈秀笑道,“万岁爷已经派了锦衣亲军和东厂副提督在南海子营等候,您老爷子再带些个家丁家将,咱就一块儿上路去洛阳请福王殿下。”

    好吗,东厂副提督抄家专家刘阎王刘朝带着锦衣亲军再加上一个英国公,突然跑到洛阳,“请”福王北上这福王殿下胆要小点,还不得吓晕过去啊!

    张维贤这时又问“崔总管,有没有拿人是请人的圣旨。”

    “有啊!”崔呈秀笑道,“是中旨!这事儿可牵扯到朝中的不少阁臣,不方便下大诏。再说了,万岁爷也不一定会治福王的罪,他只是想亲口问一问福王殿下,他到底有没有谋害两位先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