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抢救大明朝 大罗罗

第1758章 不懂理财,就会抄家

    朱由检其实并不在乎自己的大哥和亲爹是不是让拥护福王的阉党奸佞给谋害了的虽然这两位死的都很蹊跷!但是他们不死,朱由检怎么当皇帝啊?当个有爹有大哥的信王,哪能和当个没爹没哥哥的大明皇帝相比?

    而且朱由检打小就不为泰昌帝所喜爱他的生母是被当时还是太子的泰昌帝下令杖毙的!这样的爹,死就死了呗

    当然了,因为父兄之死疑点重重,所以朱由检对紫禁城也有点心理阴影,上辈子是没办法,直到甲申之变后才完全脱离了内廷和勋臣们的包围,但同时也失去了权力。

    而这辈子朱由检能打了,几十年苦练而成的本事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才轻而易举的摆脱了内廷和勋贵,还溜达出了困龙池、伏虎穴一样的北京城,在外边大显身手。

    不过朱由检一直拖到崇祯元年的冬天还不回家,倒不是因为害怕步了父兄的后尘。而是因为手头又有点紧了,大明小皇帝朱由检又没钱了忙活了大半年,没赚到钱,不敢回家过年啊!

    而之所以又没钱了,当然是因为连着打了几个月的仗。这可是真实刀兵一起,黄金万两出去啊!

    从六月份御驾亲征出北京到现在,满打满算还不到六个月,朱由检仅仅打败了一个蒙古大汗,逼退了一个后金大汗,收取了三个州外加两个斡尔朵的土地就已经把一个堆得满满的内承运库给掏空了。

    也正因为内承运库又空了,洛阳的福王殿下才被朱由检这个好侄子想起来!

    谁让朱由检就是个不会理财,只懂抄家的明君呢?

    他上辈子和逆子学了五十年,什么本事都学了,在武艺上面还远远超过了逆子,可偏偏没学会怎么搞金融,怎么办银行当然了,北京周围的经济也不能和江南相比,对金融服务的需求也不旺盛。如果说有什么需求,无非就是帮着贪官污吏往家乡汇银子。

    这种金融业务也不可能走皇家控制的银行啊!

    所以这钱在逆子手里,是盐山银行、海上银行户口上的数字,在朱由检手里则是内承运库里面的“石头”。

    “万岁爷,臣一笔一笔的对了内承运库自六月来所有进出账目,不敢说一点问题没有,但大体上都能对上”

    正在宣府皇城原谷王府、镇国府内的承运殿上向朱由检报告查账结果的,是新任的内承运库右副使沈廷扬。

    这位“沈总舵主”其实他还不是总舵主,他爸爸才是是跟着钱谦益一块儿北来的,本来的目的是帮钱谦益运动一个阁老钱谦益当了阁老,才能推动漕米海运,海沙帮才能抢了运粮军漕帮的买卖啊!

    漕运本身当然是没钱赚的,但是却可以通过带货逃税赚钱。如果漕粮走运河北上,那么逃掉的不过是运河上的十二个税卡。可要是漕粮走海路北上,那利益就大了不仅是逃了海关税,而且还会让天津卫事实上开关啊!以后东西洋各国的奇货,都可以由海沙帮的商船直运津门!

    另外,借着替朝廷运粮的由头,海沙帮就能名正言顺的打造自己的武装商船队。还能把自家的武装商船开到郑一官的地盘上去,而且不给保护费!

    郑一官最近正在走招安的路子,派人和福建巡抚熊文灿,南京镇守太监庞天寿谈了又谈,大概就快妥了。

    一旦郑一官授了抚,以后就不用在瘴痢横行的大员岛上过日子,可以回到老家泉州名正言顺的发展了。到时候他还敢向朝廷的运粮船收保护费?不给还敢抢劫朝廷的运粮船?

    所以这漕粮海运对海沙帮来说,利益实在太大了!

    当然了,光靠海沙帮也推不动这事儿。想着漕粮海运的还有淮河中下游几个州府的士绅奸商,特别是淮安、扬州两个大府的士绅奸商。

    因为黄河南流的水道不能和运河水道交叉要不然几年就得淤塞,所以黄河不能在淮北人工开挖入海通道,只能夺淮入海。但是这么一来,就造成淮河下游和洪泽湖的河床年年抬高。现在洪泽湖都已经成了“悬湖”,一旦泛滥,淮、扬二府的膏腴之地都得完蛋。

    而且由于淮河入海口的泥沙严重淤塞,淮安的入海水道几乎要消失了!这对淮安府而言,是非常不利的不仅是不能开展海外贸易,而且淮河入海口一旦淤塞,淮河水往哪儿去?

    这事儿真是急死人呢!

    可是指着运河发家致富过日子的人也挺多!

    一旦运河止于淮淮河以南的河段没有问题,淮河以北运河沿线的州府能答应?指着运河发财的官员能答应?十几万运粮军能答应?

    所以这事儿不容易成,沈廷扬这样的人物,就只能指望以东南为本的东林党去运动。

    而运动的结果,则是钱谦益只捞到一个翰林学士,而沈廷扬却一步登天,当上了内承运库的右副使这可是个从五品的大官儿,只比钱谦益的翰林学士小了半级

    “都能对上?”朱由检还是有点怀疑这个沈大奸商,眉头一皱,“内承运库中的存银有几百万,这才多少时间?怎么就花没了?”

    “万岁爷,”沈大奸商苦笑着道,“六月份的时候,内承运库里还有652万5千余两银子,现在只剩下150余万两了”

    “花那么多!”朱由检哼了一声,“怎么就花那么多了?”

    “主要是打仗打没的”沈廷扬道,“万岁爷,这兵仗一起,银子真的不够花啊!特别是您还用兵如神,带着麾下的兵将割了那么多的胡虏脑袋,还打了那么多的胜仗,抢了那么多的地盘”

    “你”朱由检一听就有点发火,“你是说朕打胜仗把国家打穷了?”

    “万岁爷,”沈大奸商摇摇头,“国家没打穷,是内承运库给打穷了因为国家本来就穷,户部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银子发犒赏、发行粮、发移镇三州的补贴和建立两个万户斡尔朵的开销这些都得内承运库拿银子来填!”

    “这这这”朱由检急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怎么都让内承运库出钱?谁的主意?”

    “万岁爷,好像是您下的旨”  

    “什么?是朕”朱由检想了想,好像是他下的旨!

    前一阵子他一直觉得内承运库有银子,而内阁又一直和他哭穷内阁是真穷!而且内阁的钱粮还没收上来,支出已经一项项罗列好了!

    而且支出多半比收入要多!因为现在的明朝没有一个可以支撑国债发行的金融体系,所以户部的亏空只能通过拖欠官员俸禄和军卒饷银的方式去实现。

    而朱由检上辈子吃够了军卒闹饷的苦,所以严禁户部拖欠,也不敢裁撤驿卒,就算崇祯元年能有点盈余,还得去填往年的窟窿所以户部根本不可能为朱由检的御驾亲征付账,只能由内承运库垫付。

    如果朱由检少打一点胜仗,少杀一些鞑子,少抢一点地盘,内库里面的银子许还够花,可问题上他太能打了!

    而他的“能打”,说穿了就是把钱用在了刀口上!

    而朱由检还打算来年继续和黄台吉开练,这钱还是得大把大把的花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