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抢救大明朝 大罗罗

第2223章 大阪富商一跪,天下诸侯皆扑

    日本濑户内海,大阪湾。

    大阪城的城下町是“猿关白”丰臣秀吉统治日本的时代发展起来的,这位出身卑微的日本统治者和那些将土地视为统治之根本的封建主不同,他将可以提供大量税收的工商业当成了自己统治天下的根基。

    所以在收拾了旧主织田信长留下的基业之后,这位日本的天下人就在西历年时选中靠近当时日本国工商业中心堺的石山本愿寺之地兴建居城,在石山本愿寺的废墟之上开始建造大阪城。

    大阪城堡的建筑工程异常浩大,在本丸完工(耗时一年半)之后,又进行了二之丸、三之丸、护城河和运河等大型工程的建造。直到丰臣秀吉病逝之时,工程依旧没有全部完成。

    丰臣秀吉在修建大阪城堡的同时,还在大阪城外的大和川与淀川一带修建了规模空前的城下町和港口,还下令将本来在大和川以南的堺经商的大商人,统统都迁移到大阪。

    在善于经营领地的丰臣秀吉的努力下,大阪城下町迅速繁荣了起来,很快就成为了日本畿内地区的工商业中心,同时也成为日本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哪怕在丰臣政权覆灭后的江户时代,大阪城下町的工商业依旧在继续发展。

    到了德川幕府第三代将军将光的时代,大阪城下町的人口已经超过了万,每年通过大阪买进卖出的商品价值以千万两计,由于畿内、西国、四国乃至甲信东海地方的藩主们所收取的贡米以及藩内特产,都需要通过大阪商人进行贩卖,所以大阪城下町也因此有了“天下厨房”和“天下货仓”的绰号。

    不过和“天下厨房”的地位相比,真正能让“大阪富商一怒,天下诸侯惊惧”的局面得以出现的,则是依托“天下厨房”和“天下货仓”的便利条件发展起来的“两替商”。

    所谓的两替商,其实就是从事货币兑换的商人德川幕府实行金、银、铜钱的三重货币制度,再加上许多藩都有自行发行的藩札,货币流通比较混乱,所以就促成了兑换商的大发展。而这些两替商人在积累了一定的资本之后,很快就开始向汇款、押汇、信贷等方面发展,而且他们除了贷款给商人用于周转,还将统治日本各地方的藩主发展成了自己的客户。

    而日本国的藩主们因为种种原因(自身生活奢侈、旗下武士过多、交代参觐费用过高),经常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当中,所以贷款的需求很大。到了家光治世的时代,除了负担比较亲的部分亲藩和赫赫有名的穷藩之外,大部分藩的藩主都欠了债。

    所以大阪城下町不仅是天下厨房、天下货仓,还成了天下债主。

    所谓“大阪富商一怒,天下诸侯惊惧”一说,便是由此而来!

    当然了,天下诸侯也是可以赖账不还的幕府有时候也会帮着他们赖账,镰仓幕府和室町幕府为了避免御家人或农民破产,曾经多次颁布免除债务的德政令。

    不过在江户时代,赖账已经变得不太容易了。因为一旦赖账就会被大阪的“十人两替”拉黑,以后就别想两替商那里获得金融服务了这可不是小事儿!因为在江户时代,大阪、京都、江户、长崎的大商人们在经营的时候已经离不开两替商了。

    藩主的买卖(贩卖贡米和特产)都是大买卖,如果没有两替屋提供兑换、汇款、延迟付款或预付款信贷,这买卖怎么做?而且十人两替不可能同时拉黑藩,他们一次拉黑一两个藩,其他藩都可以正常利用两替商的金融服务,就一两个被拉黑的藩不能,谁和他们做买卖?就算真有人肯做,这价格可就得大杀特杀了

    如果哪个藩被两替商的同业组织十人两替拉黑,藩的运营就会出现极大的困难,藩主惊惧未必,头疼是肯定的。

    至于派人把十人两替都砍了大阪城下町是幕府天领!哪儿能让个穷藩的藩主去随便砍人?

    而且能当上十人两替的,不用说,都是有后台的

    而所谓的十人两替,则是大阪最有财力的十个两替商,分别是天王寺屋五兵卫、新屋九右卫门、键屋六兵卫、坂本屋善右卫门、天王寺屋作兵卫、新屋杢右卫门、泉屋兵兵卫、誉田屋孙右卫门、鸿池屋善右卫门、助松屋利兵卫这十个名字是所谓的商人名,也就是一个代代相传的名字,一个名字并不是单只一人,而是所属两替商号的大掌柜。而那些什么屋的,就是商号的名称。其中的两家两替商泉屋和鸿池屋,在原本的历史上还发展成了日本的六大财阀!

    其中泉屋因为婚姻和继承的原因,成为了住友财阀的一部分。而鸿池屋则发展成了鸿池财阀。

    不过这些能让天下诸侯都头疼的十人两替,这段时间却遇上了更大更凶的大鳄鱼!

    在大阪城下町的中心,靠近淀川的地方,一所看上去和诸侯的豪宅差不多的院子,就是大阪两替仲间行(同业行会)所在。平日总是宅门大开的地方,今儿可是大门紧闭,里里外外戒备森严,全都是衣着华丽的浪士在担任警戒。

    凡是对大阪的两替商们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摆出那么大的阵势,一准是两替行的十位大佬在这里聚会这十个人的身家加一块比德川将军都要富有几倍,当然得多雇一些浪人来保护自己了。

    要不然让人绑票了可怎么办?

    但是大阪城下町中的人们,现在是不可能想到这十个大商人现在正凑在一块儿唉声叹气。

    而让他们哀叹的原因,则是日本的米价最近一年多来一跌再跌这真是不可思议啊!

    明明天下大乱了,米价非但没有上涨,而且还在下跌!

    大阪堂岛官米市场上,一石百米的价格(日本的石比明朝的石大,大约是斤),已经从一年前的金八钱,下跌到了现在的金四钱,而且还在不断下跌。几个月的时间内,大阪的米价居然腰斩这事儿对两替商们来说,可真是一场大灾难啊!

    因为日本国的藩主和武士们都是“米本位”,他们的收入都是以米计算的。而日本的大宗交易和信贷,又是以“一两判”(金币)计价的而在德川幕府开张后的几十年间,黄金、白银和铜钱之间的兑价是基本固定的,因为德川幕府有能力控制金、银、铜之间的比价。而其中的黄金兑白银的价格,一直维持在五两左右。直到那位兴武天皇自朝鲜而来,一举占领了日本国最大的金银产区佐渡岛!

    自从佐渡岛被占领后,长崎、大阪、京都等处就出现了巨量的黄金买盘所有的两替屋内存着的黄金,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兑换一空。到了今年春天,兴武院的军队攻占石见银山后,金价涨得就更厉害了。因为失去了佐渡金银矿和石见银矿的幕府,已经无法控制金价飙升。兑换白银的价格直接从一比十左右,涨到了一比十五左右!

    而随着金价的暴涨,以黄金计价的大米价格自然暴跌一场足以让大阪两替行全部倒闭的金融危机,实际上已经爆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