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枭 寂寞读南华

第二百三十章 冤家路窄!!

    王启依旧留在右卫军中,强子去相州的行程已经确定了,朱恩的生意还准备要往南扩向江南,往西扩向长安。

    而岳峰呢,他的时间更紧迫,他要迅速的去走马上任,担任洛阳令呢!

    又是一场酩酊大醉,这一次是兄弟几人各诉衷肠,除了王启之外,岳峰等三人都是从合宫县而来,三个人都是一穷二白的出身,他们何曾想过有朝一日能混到神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说一千,道一万,这都是被逼的,倘若三人不是身怀大仇,何曾会如此拼死冒险?说不定此时三人依旧还在合宫县衙之中干小吏呢,岳峰也不一定会和傅游艺走那么近,他和傅游艺几乎是沆瀣一气目的就是出人头地,从而掌握更多的资源和权力。

    三人都喝醉了,心中皆唏嘘感叹,岳峰有时候想想也许这就是真实的人生吧。人生的旅途之中,总有太多的无奈,可是付出之后,有时候却又不能知道究竟是福还是祸。

    送走了三人之后,李元芳又光顾了,他此来带来了狄仁杰的密信,岳峰从信中才知道,自己能到洛阳令的位置上,赫然是老狐狸暗中策划安排好久的事情。

    狄仁杰在信中告诉岳峰关于洛阳县的详细情况,洛阳县是大县,现在一共有两个县丞,三个县尉,另外还有一个主薄,一名司曹,四名捕头,六房书吏八十余人,三班衙役有一百多人。

    饶是岳峰早有心理准备,也被这样庞大的机构给吓了一跳,区区一个县,有品级的官员包括岳峰在内一共八人之多,吏员足有两百多人。还不包括下面算不上吏员的武侯等人,洛阳县比合宫县多了三倍人,名副其实是京县啊!

    在狄仁杰的信中,他并没有详细的告诉岳峰该如何为官,但是岳峰读了这封信之后,却也大体领悟到了洛阳县的不同寻常之处。

    尤其是对洛阳县的几个官员,他只看一眼,就惊出了一声冷汗,第一个官员是左县丞魏元忠。

    魏元忠是个什么人物啊,此人早年可是武则天的心腹嫡系,武则天曾经用他对付过政敌长孙无忌呢,后来徐敬业叛乱的时候,魏元忠又立了大功劳,所以此人能文能武,是宰相之才。现在这个人竟然是洛阳的县丞?

    第二个人则是县尉魏生明,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岳峰几乎要一头栽倒,魏生明这可是老冤家了,在这种情况下岳峰和魏生明碰头,那意味着什么?可能岳峰要纸包不住火,身份得泄露了!

    这还没结束,还第三个人,此人便是洛阳县主薄杨炯,这又是让岳峰眼珠子都要滚出来的一个名字。杨炯不是在弘文馆么?怎么现在又厮混到洛阳县任主薄去了?岳峰甚至都怀疑,他的这个洛阳令其实武则天给他安排的一次重大的考验呢!

    他还没有走马上任呢,现在就遇到了这么多难以逾越的困难,这还让他怎么去办差?

    不得不说,狄仁杰的这封信来得太及时了,如果岳峰事先没有准备,仓促之间一下碰到这三个人,他一定得方寸大乱不可!

    “国老说了,考验很严峻,挑战非同寻常,不过,只要你沉着冷静,能好好的想办法,这些困难都不算什么!”李元芳道。

    岳峰冷笑一声道:“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真是说得轻巧!魏元忠我就不说了,此人我不熟,可是魏生明这人着实讨厌得很,这家伙是怎么阴差阳错,混到了京城来了呢?”

    “还有杨炯,这个臭脾气书生现在成了洛阳县的主薄了,嘿嘿,想到这个人,我真就……”岳峰一拳打在交椅上,真觉得蛋疼。

    李元芳道:“魏生明这个人本来被贬斥到了北地,可是其人溜须拍马的本事着实厉害,攀上了来俊臣,来俊臣费了很大的心机将他调回了京城,国老说要对付此人得用侯思止!”

    岳峰瞳孔一收,道:“侯思止,这是个什么说法?”

    李元芳道:“据说这小子有把柄在侯思止的手中,嘿嘿,如果你能抓住他的把柄,还怕他回过头来咬你么?”

    岳峰皱了皱眉头,对李元芳的这一席话很不以为然,用把柄要挟别人本就是十分卑鄙的行为,小人可以做,真正要成大事的人这么做其实后患无穷。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岳峰绝对魏生明那样的人不值得自己和他搏命,岳峰这有用之身将来还有大用场呢……

    不过岳峰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很多事情得靠他自己去办妥,狄仁杰能够在这个时候写信过来告之已经仁至义尽了,岳峰还能苛求狄仁杰能帮他化解危机么?

    ……

    魏生明穿着青色的官袍,小心翼翼的进入酒肆之中,他时刻都告诫自己,这里是神都洛阳,万不可大意,纵然这酒肆之中也是藏龙卧虎呢!

    想想他为官的经历,本来在合宫县的时候他便自忖前途无量,然而谁料到合宫县忽然会遭遇一场大灾难?武攸敏因为合宫县而死,全县上下无一人能逃脱那一场风波,魏生明当时吓破了胆,逃到了京城,却依旧被揪出来,他使尽了手段,结果还是没有逃过被流放的命运。

    这一次他能够重回京城,可以说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所以他十分在意眼下的机会,在京城为官大不易,需要处处小心谨慎,步步如履薄冰啊!

    酒肆里面人很多,魏生明避开了人多的第一楼径直上到了二层,能上二层楼的顾客一般都比较有身份,因而这里也安静很多。

    魏生明选择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来,招呼小二上了一壶茶,而后又上了一些点心,他不动茶杯,更不动点心,就那样盘膝坐着,闭目养神,宛若老僧入定了一般。

    “咚咚咚!”桌面被人用力的敲了几下,魏生明倏然睁开眼睛,他一看来人的模样似面生,当即道:“这位小哥……啊……”

    他只说出小哥两个字,接着便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惊呼出声,因为眼前的这人……岳二郎?

    岳峰岳二郎,当初在合宫县和他就是死对头,此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魏生明脸色倏然变了,脸上没来由的闪过一丝狠辣之色。

    岳峰眯着眼睛盯着他,一笑道:“魏大人,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见面了,别来无恙?”

    “你……”光看相貌,魏生明还有些不敢肯定,可是岳峰一说话,他便能确定眼前此人绝对就是当日合宫县的岳峰岳二郎无疑。

    下意识他站起身来,岳峰压压手道:“别这么紧张,你我能在这里相遇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了!”

    魏生明脸上浮现出一抹阴狠之色,道:“姓岳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当日武攸敏之死一直没有定论,嘿嘿,当初我就断定此事一定是你干的!

    因为你有那个胆子,更重要的是武攸敏死后,你逃得最快,而且逃了之后便不见了踪影。这个案子虽然过去了两年,但是我相信武家一定会对案子的真想有兴趣,嘿嘿,小子,今天既然碰上了我魏某,你就休想逃了!”

    岳峰愕然,旋即哈哈笑起来,道:“魏大人啊,你瞧我的模样是欲要逃的样子么?我看魏大人才像是要逃的样子哦,要不然你站起身来干什么?”

    岳峰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魏生明的对面,好整以暇的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拿起一块点心慢慢的品尝了一小口,自始至终,魏生明都盯着他。

    岳峰道:“坐吧魏大人!你真要抓我眼下也不是时机,就凭你的那点三脚猫,在这里动手只怕也只能自取其辱!”

    魏生明脸一红,道:“哼,你休得太猖狂,魏某人可不是吓大的呢!你既然今日被我碰上了,你还想逃得了么?”

    魏生明脸上的狠辣之意更甚,看到岳峰他真是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啊,当初在合宫县如果不是岳峰坏事,他魏生明何至于落入那等被动境地?

    没有武攸敏的事情,魏生明也有把握压制傅游艺,说不定此时平步青云,扶摇直上的就是他魏生明了呢!

    魏生明这一次回京之后,他曾经远远的看了一眼傅游艺,此时的傅游艺一袭紫袍,腰上挂着银鱼袋,足蹬宰相长靴,手拿笏板,那板眼架势哪里还是当初合宫县小主薄的样子?

    人家现在贵为凤阁侍郎同三品平章事了,在他魏生明是个什么东西?还是个传黑袍官服的九品小县尉呢,两人如何能比得了

    魏生明口中虽然不敢有抱怨,可是心中极度不平衡,极度妒忌是必然的,可是放眼京城,他有再多的情绪也无处能释放。

    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岳峰,这不就找到的情绪的释放口了么?没得说的,魏生明今天要和岳峰新仇旧帐一起算,一念及此,魏生明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就要翻脸!

    岳峰将魏生明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有那么一瞬间,他真一种猫戏老鼠的惬意感!

    唐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