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神道术 当年烟火

第两百零五章 出面(求订阅)

    “风雷镖局?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当初应该是倒向了九印派的。

    如果是有我们烈阳帮插手的话,以师兄你的面子,想要保住一个普通人,应该不难才对。

    除非那人实力很强,或是风雷镖局的高层?”

    白子岳冷静的开口说道。

    “不是风雷镖局的高层,她的实力,也不强,只不过刚刚开始內炼而已。

    只是,她的身份,有点特殊。”

    唐展飞略微有些迟疑。

    “师兄如果不将情况说清楚的话,就恕我很难相帮了。”

    白子岳看着唐展飞,沉声说道。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她是我的青梅竹马,只不过现在的身份,却是吴江县七公子之一,小风雷手王凯的妻子。

    王凯乃是风雷镖局镖头王东来义子,随着这次的风雷镖局的覆灭,一起死在了这次的动乱之中。

    她如今虽然活着,但因为王凯遗孀的身份,也被关押了起来。”

    说着,唐展飞自嘲一笑,道:“我的身份,说得好听是帮内内门弟子,其实又有谁在意?

    我使尽了办法,都没能让人通融,将她解救出来。

    不得已,才找上师弟。

    以师弟如今内务堂护法的身份,总好过师兄我身无一职。

    如若不成,依照我们烈阳帮向来对敌对势力之人的狠辣,很有可能会将她送往烟花之地。

    我与她毕竟相识一场,绝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说着,目光之中,隐隐浮现出一丝决然。

    白子岳一愣,心中嘀咕,唐展飞不会因此拼命吧?

    他倒是没想到,便宜师兄竟还是一个痴情之人。

    不过,对方这么一说,他倒是想起来了。

    他所提到的,应该正是当初在天香阁之中,站在王凯身边的那个女子。

    确实是温婉漂亮,怪不得他会念念不忘了。

    “她现在被关在哪里?”

    沉默了一会儿,白子岳问道。

    “与一群妇孺,被关在了执法堂的同心院中了。”

    唐展飞眼睛一亮,连忙飞快的应答道。

    “执法堂?在这里,我可也说不上什么话。”

    白子岳口中说着,见唐展飞脸上隐隐露出着急之色,叹了口气,毕竟是师兄,之前对他也有过一些帮助,他也不忍对方铤而走险,接着开口说道:“不过,我认识一人,交游广泛,或许能说得上话。”

    “谁?”

    “水务堂护法,王鹏!”

    “是他!”

    唐展飞眼睛一亮,他知道这人,乃是水务堂堂主王磊独子,虽是护法,但实力早就可以认领堂主之职,如果由他的话,确实会少了很多阻碍。

    心中激动,唐展飞连忙飞快的说道:“那快走,有他出面,就安稳的多了。”

    “不急,请人出手,怎么也要带上一件礼物才行。”

    白子岳说着,不慌不忙往后院而去。

    ……

    “我现在,应该叫你白护法了吧?

    没想到,短短时间不见,你的身份,竟然有了这般大的飞跃。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你竟然会找我?是否已经考虑清楚,同意要将那柄刀,转让给我了?”

    水务堂门口,王鹏一脸意外的望着白子岳,好笑的问道。

    “刀乃保命之物,岂能随意相赠?

    我这次找你,其实是有件事情,想要你帮上一帮?”

    白子岳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

    “我身上的长刀,虽然不能转让给你,但有一柄长刀,我想你一定会很感兴趣。”

    “什么刀?”

    “裂纹刀!”

    “什么?”

    王鹏原本镇定的神色,再也绷不住了,震惊的问道:“九印派战堂堂主随身佩刀,裂纹刀?”

    “如果没有第二柄刀叫这个名字,那应该就是这把了。”

    白子岳语气淡然的说道。

    旁边的唐展飞早就得了白子岳的吩咐,没敢插话,只是默默地捧着一个刀匣,并不说话。

    不过在这时候,却还是飞快的打开了刀匣,顿时显露出里面的佩刀。

    正是那死于白子岳手上的余勇身上的佩刀。

    雪白如银,寒光闪闪,只有刀口位置,隐约有几个崩口,却丝毫不影响其是一柄名刀的事实。

    “战堂堂主余勇,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露面,就连九印派的人,对他的消息都是三缄其口,不敢多谈。

    很多人都猜测,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如今裂纹刀出现,显然他的死讯,是真的了?

    是你杀死了他?”

    看到裂纹刀,王鹏瞳孔一缩,紧接着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白子岳。

    “你认为,凭我的本事,能杀死一位二流高手吗?”

    白子岳耸了耸肩,一脸镇定的说道。

    “当然不可能。”

    王鹏猛地摇头,直接否定,然后才说道:“不过白兄能得到对方的佩刀,想必能量,同样不小。

    倒是不知道什么事情,就连白兄都做不到,还要找到我的头上?”

    “我有个朋友,被关在了执法堂,需要王护法出面,周旋一翻。”

    白子岳冷静的看了旁边的唐展飞一眼,开口说道。

    “成交!”

    王鹏心中大定,连忙伸手,探向了裂纹刀。

    “三千两银子,到时候送到我的府上就可以了。”

    白子岳咧嘴一笑,望向了王鹏,道:“王护法不会以为,只是救一个人,就能获得一柄名刀吧?”

    “怎么会?就算白护法愿意,我也不能占你这个便宜不是。”

    王鹏悻悻一笑,却还是爱不释手的将裂纹刀拿在手里把玩了起来。

    他王鹏平生没什么其他爱好,却独爱收集各种兵器之物。

    如裂纹刀这种品阶的名刀,他的藏品虽多,却也没有一件,如今能够入手,即便花费五千两银子有些肉疼,还要搭上一点人情,他心中却也是愿意的。

    很快,一行三人,就向着执法堂同心院方向走去。

    “执法堂虽然主管帮内戒律,但其实早就烂透了。

    一般人出面,或许会做些遮掩,维持一下脸皮,但只要找对了人,想要让他们网开一面,其实并不难。”

    走在路上,王鹏摇了摇头,说道。

    白子岳默然。

    他与帮内执法堂,可素来有些冲突。自然清楚,执法堂之中,可没有什么公正严明之辈。

    反倒多有那种为了私利,杀人害命之举。

    “那为什么我出面,直言愿意付出五百两银子,却还是没人理会?”

    闻言,唐展飞连忙开口问道。

    五百两银子,可是他所有身家。

    他要不是苦寻无门,实在没了办法,岂会找到白子岳的头上?

    “第一,是你那个朋友的身份不同。

    王凯好歹也是吴江县七公子之一,作为他的遗孀,你这个朋友,自然会被重点关注。

    再一个,则有可能是她,还牵扯到了其他事情之中。或者执法堂中有人,想要从她身上,榨取更多的好处。

    所以,才生生驳回了你的请求。

    风雷镖局好歹也是一大势力,油水可绝对不少。

    有人想要透过你朋友,敲骨吸髓,也不是不可能。

    甚至,如果你朋友长得漂亮的话,嘿嘿……我们烈阳帮中人,可少有那种正义不乱之辈。”

    王鹏咧嘴一笑,感慨的说道。

    “那雅儿岂不是危险了?”

    唐展飞心中一急,脚步明显加快了几分。

    “看王护法的模样,是有十足把握了?”

    白子岳紧跟在唐展飞的身后,却不动声色的问道。

    “十足把握倒是不敢说,但执法堂的庄护法,与我相交莫逆,执法堂内诸多弟子,也都会愿意给我几分颜面。

    如若唐兄朋友不是牵扯到某些重大事故之中,或者惹上了执法堂堂主以上人物的重视,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王鹏自信一笑,脚步轻松的跟在了两人身后。

    同心院并不偏僻,只不过因为分属于执法堂,是以平时极少有人踏足。

    很快,白子岳等三人,就踏足了执法堂势力范围,快速向着同心院靠近着。

    然后立即就引起了守在门口的两个执法堂弟子的注意。

    其中一人似是认出了唐展飞,冷哼一声说道:“又是你?早跟你说过,闲杂人等,不能靠近,当真以为我说的话是放屁吗?”

    “再下乃是水务堂护法王鹏,还有我身边,乃是内务堂新晋护法白子岳。

    因为一场误会,我们有朋友被关在了同心堂内,所以想要请两位兄弟通融,让我们将朋友接出。

    对了,我与你们庄护法,交情向来不错。如若他在的话,还请将他叫出。

    我想,我的一点小忙,老庄必然会同意相帮的。”

    王鹏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王护法,白护法?”

    那人吓了一跳,护法的身份,可绝对不低,他们只是普通执法弟子,比之管事都尚且不如,更别说是护法了。

    而且,他也认出了王鹏的身份,水务堂堂主独子,本身实力强悍,一度成为门内的风云人物。

    这等人物亲自出面,他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开口说道,“不知道王护法的朋友是谁?只要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我们也可做主,将人放出。”

    一旁的另一人看到站在白子岳两人身边的唐展飞,心中一突,脸上不有露出一丝慌乱之色。

    顿时就暗暗着急了起来。

    “赵雅儿,我们朋友的名字叫做赵雅儿。”

    王鹏开口说道。

    顿时,两个守在门口的执法堂弟子的脸色就都是一变。

    当年烟火说

    推荐朋友一本新书《风水黑科技系统》,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