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贫道了春 三八住持

第一百四十八章 黑山门

    在离开奥菲家族之后,杨师傅不顾天色已晚,直接叫了辆车,一路指引着司机往郊区驶去。

    随着汽车渐行渐远,造型各异的高楼大厦跟喧闹拥挤的街道被抛在了后头。

    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偏僻的荒林中,坑洼不平的土路上只有这辆车闪着车灯在孤独地行驶着。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闭目养神的杨师傅,忍不住提醒道:“您好,咱们这已经离市区很远了,您究竟要去哪里?”

    杨师傅依旧闭着眼睛,随意道:“黑山!”

    这两个字一出口,司机瞬间被吓得面无土色,直接嘎吱一声把车停了下来,震惊道:“黑山!?那里可是禁地啊,据说山里头怪兽横行,到处都布满着瘴气,几百年来去那里探险的人没一个活着出来!您您去那里干吗?”

    杨师傅猛地睁开眼,一道精光射出,对着司机冷冷道:“你开你的车,我又不是不付钱,哪那么多废话?”

    “可是”司机哆嗦着嘴唇欲言又止。

    杨师傅不耐烦起来,从包里面掏出一大叠钞票直接看也没看地扔到司机怀里。

    “还有问题吗?”

    这厚厚一沓钱可比路费多了几十倍不止,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司机眼睛一亮,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禁地’?估计就是开往阴曹地府他也想试试

    于是他很识趣地闭了嘴,然后把钱揣到兜里,咬了咬又把车子重新发动了起来。

    又行驶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传说中的黑山在车灯的照耀下已经近在眼前了,果然是山如其名,整座山简直黑到了极致,放眼望去啥玩意也看不到。

    杨师傅睁开了眼,吩咐司机把车停了下来,然后收拾了下自己的行李之后就下车了。

    司机巴不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呢,车头猛一调转就急速扬长而去。

    杨师傅孤身一人看着眼前这幅漆黑的画面,脸上不禁现出了追忆的神采,良久过后,他幽幽叹了口气,辨了辨方向就一瘸一拐往山里走去。

    没有灯光,只是靠着从天上投射下来的月色,杨师傅像是回家一样没有任何停顿,轻车熟路地穿过茂密的丛林,不多会就来到了一片开阔地,面前陡然出现了一间显是许久都没有住过人的破落茅草屋。

    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推门而入,一股泛着霉味的腐臭气扑面而来,还有一些小动物逃窜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杨师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摸索着点燃了桌子上布满蜘蛛网的煤油灯,然后借着烛火把屋子草草收拾了下,最后他坐在桌子旁,看着破窗外的夜色,陷入了沉思当中。

    就这么枯坐了一夜,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杨师傅吹灭了烛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离开草屋继续往深山走去。

    目之所及,花草树木越来越茂盛,空气也越来越清新,他们修道之人口中所说的‘灵气’也是越来越浓郁。

    但之前那司机所说的猛兽也多了起来各种各样让人头皮发麻的嘶吼声像交响乐一般格外清晰,让这个深山老林突然之间变得异常凶险。

    难怪司机说几百年间有一些来此地探险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去的,这地方别说生存了,随便遇到一只野兽就一命呜呼了。

    如果说杨师傅还像之前一样是个修行者,这些危险对他当然构不成任何威胁,但是他现在已经被灵玄打成了个废人

    不过只见他像是没事人一样,对这些嘶吼声充耳不闻,依旧神态自若地慢慢走着,随意的像是在逛自家后花园。

    “吼吼!”

    突然传来一道清晰的咆哮声,杨师傅皱了皱眉,第一次停下了脚步。

    只见前面茂密的草丛中窸窸窣窣,一头高大凶恶的吊睛老虎猛然扑了出来,嘴里的獠牙上滴着腥气扑鼻的口水,两只健壮的前爪紧紧抓在地上对着杨师傅嘶吼着。

    这要是旁人早就吓到屁滚尿流狼狈逃窜了,可杨师傅却一点退意都没有,只神色平静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出来。

    玉佩很小,放在手心处刚刚好,造型也颇为复古,在太阳下散发着绿油油的光。

    嘶吼声突然消失了,眼前那头凶恶的老虎似乎对这枚小小的玉佩很是忌惮,它将整个身体慢慢扑倒在地,狰狞的脸上居然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杨师傅瞪了它一眼,嘴里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似乎通了人性的老虎听到这个字如闻大赦,急忙一闪身消失于丛林中不见了,真可谓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杨师傅挑了挑眉,继续往深处走去,不过手上的玉佩却是没有收起来。

    有了那只老虎的前车之鉴以后,潜伏在附近的各种猛兽连面都没敢露,一瞬间逃了个干干净净,周围一下子变得异常幽静,静到只能听见微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而杨师傅也终于是来到了正儿八经的黑山山门,他停留在两棵孤零零的苍天大树前,眼睛里放着光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没多久,不远处响起了两道破空声,杨师傅面前突然奇异地出现了两个人!

    两个留着长辫穿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

    在这样一个深山老林里居然能遇到活生生的人简直是太过匪夷所思了,可杨师傅却一点不惊慌,只见他双手抱拳行了一礼,然后微微欠身。

    “你们好,可是黑山门人?”

    两个人愣了愣,互相对视了一眼,对着杨师傅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脸上的表情很是鄙夷,语气中也满是深深的嘲弄。

    “大胆!你区区一个凡人怎么敢来这里?嫌自己的命不够长吗?”

    杨师傅无奈叹了口气,举起手中的玉佩给他们看了看,“我曾经也是黑山门人,说起来算是你们的师兄,只不过遭遇到了意外,一身功力尽失而已”

    看着他手里那冒着微弱绿光的玉佩,两个年轻人恍然大悟,态度立马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我们还说普通人怎么可能躲过那些野兽来到这里原来竟然是同门之人,而且这玉佩是门中长老们的信物,敢问您是?”

    杨师傅再次叹了口气,幽幽道:“你们是守山门的吧?劳烦去向大师兄通报一下,就说山门弃徒求见!”

    两个人又互相对视了一眼,对杨师傅的态度越发恭敬起来,因为对修真门派来说,徒子徒孙可以有很多,但大师兄往往只有一个,而且无疑都是有着至高的地位。

    杨师傅现在虽然是个普通人,但一来手握长老信物,二来指明要求见大师兄,可见他的地位应该也低不到哪里去。

    所以两人没有犹豫,拱手做礼之后就回山里通报去了。

    修道之人当然比普通人要强上太多,尤其是在办事效率方面过了没几分钟,两人就返回来了,只不过同行的多了一个高大威猛丰神俊朗的中年男子。

    乍一见来人,一直表情变化很细微的杨师傅再也绷不住了,直接就颤颤巍巍地朝着那人跪了下去,嘴里也带着哭腔。

    “师兄啊,好久不见!”

    本来大师兄在听到那两弟子禀报之后,就扔下手头事务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此刻见到自己好多年没见面的师弟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心里面当真是百感交集。

    他闪身过来扶住杨师傅的胳膊,大惊道:“师弟,发生什么事了?”

    杨师傅见到了亲人,防备心尽除,当下毫无保留地就把自己变成废人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说。

    大师兄听了之后怒从火气,怒道:“居然有这么不长眼的东西敢动我们黑山门的人?当真是活腻歪了!”

    杨师傅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添油加醋道:“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简直就没把我们修真界放在眼里,师兄,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大师兄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他冷冷道:“师弟放心,从来惹了我们黑山门的人还没有能活下来的,刚才听你说过些时间她们会参加什么汽车拉力赛?”

    杨师傅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是的,就是凡人之间用赛车的方式来赌输赢。”

    大师兄想了想之后,先是对那两个弟子吩咐道:“你们回去向长老们汇报一下,就说我有要紧事要出去一段时间,等我回来再向他们解释。”

    然后他又转向杨师傅,“汽车拉力赛我决定亲自去解决她们,给你出这口恶气!”